11月的北京,「變慢了」的快遞和O2O。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王付嬌 楊陽YY 

仿佛一夜之間,北京的很多互聯網服務都卡殼了。

據界面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所有倚重「人」的互聯網服務,比如電商、快遞物流、外賣送餐、上門洗衣等各種形式的O2O,近期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中國互聯網經過近幾年的發展甚至一度快過歐美發達國家,只要拿著一部手機,足不出戶也能享受到幾乎所有的便利服務。這一度讓我們無比驕傲。

但是,當居住在城中村的快遞小哥、快車司機、保潔阿姨突然離開時,你才能真切感受到,中國互聯網的野蠻生長是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之上,動輒過百億的公司估值最底層的助力來自哪裡。

1. 「我的快遞好幾天還沒到」

沙先生上周五晚上下了單,給孩子買了智能手表、東莞發貨。按正常的快遞速度,周一怎麽也該到了。

詢問官方客服後,商家表示,快遞發往北京的業務停了,順豐也沒有接上他家的業務。關注近期新聞後,沙先生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11月21日,北京開始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排除,包括物流企業的分撥中心、倉儲設施等。申通等各家快遞公司均發布告快遞書,稱北京配送時效將受影響。

據界面新聞當時的報導,根據微博上的匯總信息,除了中國郵政,目前德邦、百世、順豐、中通等主要快遞均受到影響,多個網點、倉庫被查封,部分分撥中心被關停:順豐五個分撥中心中的三個被關停;京東多家倉庫被查封;百世分撥中心被查封一晚。

界面新聞記者詢問後發現,因為核查等問題,多個倉庫已經出現全部爆倉的情況。加上雙11剛過幾周,許多商家的件並沒有完全消化掉;而黑五又剛過,快遞員的清退使各快遞物流點雪上加霜。

讀者大貓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我的雙11訂單,18號那天下午到的申通大興庫,一直沒出來。不過看狀態今天下午到我們附近的網點要派送了」;另一位北京用戶的件原本要從從廣州發來,訂單卻莫名跑到了哈爾濱。

分析師李成東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最近使用三通一達的電商會有影響,北京市場無法配送或者速度有延遲;網購的大件也無法運到北京,因為很多物流公司的北京分揀中心沒有了,不得已只能用順豐。而對於一些阿里系使用三通一達的小商家來講,順豐顯然太貴了。商家甚至要求消費者加價用順豐。

整個北京地區物流業的影響可能持續到過年左右。重新找倉、完善分揀中心是個漫長的過程。「可能需要一個月以上,沒有分揀中心分揀,配送站有人也沒有用。」李成東說。

分揀中心建好只是時間問題,另一個難題是,不少快遞員的住所也受到了影響。雖然可以短時間內可以住在賓館或者借助朋友家,但是後續快遞公司的用工成本肯定會繼續上升。

百世匯通一名快遞員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最近總部在整頓,整個件減少。一天來好幾波人進行檢查。」他在六道口片區活動,已經非常熟悉附近的路況和住戶情況。

現在公司宿舍也不讓住了,這位始終沒告訴記者姓名的快遞員非常謹慎,他打算過幾天回老家去了,因為「公司放假」。他沒有進一步解釋「放假」是什麼意思。

順豐快遞為了保障送件質量,迅速開始在朋友圈發帖,發送員工宿舍的租賃需求:

公司直租員工宿舍:順義區500人需求、大興區200人需求、朝陽區60人需求。合法合規的公寓或酒店均可,房屋內須具備水電暖等條件。符合需求條件的可簽定長期租賃合約。據界面新聞記者11月27聯系了解,順豐目前已經解決了員工宿舍問題。

2. 「閃送和上門洗衣都沒人接單了」

11月27日下午,有朋友在朋友圈吐槽稱,「閃送」等許多需要人工上門服務的業務的單都沒人接單了。

下午2點14分下的單,半小時內沒有閃送師傅接單,這位朋友只好取消了訂單。在官方客服通話中,閃送提示是它的服務是24小時無休,隨時可以送貨。客服建議錯開高峰時段再下一單,主動聯系快遞小哥試試看。

閃送市場部VP杜尚骉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很多閃送員在找房子搬家。目前還沒有反饋說要明確離開北京的,不過現在受清理的都在找地方住,如果實在找不到地方住的話,估計下一步部分人可能會離開。」

閃送成立於2010年,今年8月,閃送剛剛拿完新一輪戰略融資。全國閃送員的註冊人數有10萬人。

與其他快遞公司不同,閃送由於沒有倉庫和中轉,一般都是真人直送,分擔了許多同城物流的業務。根據閃送提供的數據,由於三通一達等快遞的同城配送業務被迫取消,閃送的單量周環比上提高了15%。

時勢並沒有造英雄。從實際成單上看,雖然單量在增長,但接單的人數沒有同步增長,所以整個平台上的單量走勢是下降的。

閃送想出了兩種應對方法。第一,增加了獎勵補貼,公司為北京優秀員工提供了安置費獎勵補貼,優秀閃送員每周獎勵150元,每個月獎勵400元,總計在1000元左右的獎勵補貼;第二,通過大數據提升接單閃送員的效率,減少他們的空駛時間。

但以北京最近上漲的租屋價格來看,這個數字幾乎是杯水車薪。

「大部分人還是在繼續接單。說起來也心酸,我們閃送員白天接單,鍋碗瓢盆都帶著。」杜尚骉說。

不只閃送,幾乎所有上門O2O項目都出現了人員流失、漏單的現象。

北京的泰迪洗衣無人接單強制取消。界面新聞記者詢問了泰迪的取件小哥,對方表示:「今天和送快遞的幾個人聊天,電瓶啥的都沒地方充電了,房租直接上漲。有充電的電瓶都直接被拿走。估計啥都不好跑了。」

2017年,幾乎很少再聽到人們討論O2O。市場上談論最多的是新零售、線上線下融合,一些原先風口浪尖的O2O企業原本就過得艱難,今年冬天形勢就更難說了。

一年前,界面新聞採訪過杭州一家本地生活服務類公司「閃電購」,當時閃電購剛剛接受阿里投資,意氣風發。在阿里的「手淘便利店」項目中,閃電購作為合作伙伴,甚至拿到了有4.5億月活手淘的一級入口,業務遍及全國。

僅僅一年後,淘寶悄悄下線了手淘便利店項目。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整個閃電購裁員過半。該公司在北京市場一直不捨得品牌投入,整個公司策略也由自營品牌轉向to B端當供應商。

3. 生活還要繼續

除了順豐,京東也表示會為員工解決住宿問題。

有京東員工表示收到公司簡訊,稱如員工住所必須發生變化且未找到合適住所時,可直接申請員工宿舍。京東方面還表示,如員工有緊急搬家需求,可申請公司車輛的無償使用。此外,公司還為此次自行在外租房且需要搬家的同事,緊急提供一定關懷費,在月底工資中兌現。

其他互聯網公司也開始行動。

11月25日,58同城匯總了近44萬個包吃住崗位,並在58同城APP端首頁及租房頁面上線了「千元房精選」系列的專用入口,方便用戶查找出租房源。上線當天,58同城平台包吃住餐飲機構招聘信息瀏覽量達到13萬左右。

58同城招聘平台數據顯示,截止到目前在北京地區有近44萬個包吃住崗位,其中餐飲包吃住職位最多為8.5萬個、其次為普工/技工7.8萬個、家政保潔/安保5.9萬個、美容/美發2.39萬個、物流/倉儲2.38萬個。其中朝陽區包吃住職位超其他區域位居第一,其次是海澱、大興、豐台、通州。

儘管如此,依然有不少受影響的人群暫未得到相應的幫助。

某外賣配送員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自己住在北京最北邊。「現在不讓一個房子住太多人,物業來檢查的時候,我們就是假裝沒這麽多人住,還是很受影響,電瓶車充電的地方都少了好多,要跑到很遠的地方充電,送外賣的時間就給耽擱了。」

這位配送員表示,暫時公司也沒有想辦法給他們幫助或者補貼,「一旦幫了一個,還有這麽多人哪裡幫得過來。」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現在很多外賣平台都將外賣配送打包給第三方代理商,為的就是盡量降低用人成本支出。如果員工住房成本大幅上升,將會對他們的後續發展造成影響。

無論快遞、物流、O2O、還是外賣平台都一樣,對這些依靠大量一線服務人員的企業,短期叫不到單只是小問題,後續無論是為員工安排宿舍,還是提高工資吸引一線員工留下,整個服務行業成本將會提升。相應地,在北京享受這些服務的居民也將負擔更高的費用。

閱讀原文

》今天中國發生什麼事?


》網友推薦你看的中國新聞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