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專訪正遭用戶擠兌的共享單車酷騎,這家公司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

陸媒專訪正遭用戶擠兌的共享單車酷騎,這家公司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

▲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前情提要:

>又一共享單車廠商財務困難,用戶搶退押金造成「擠兌」;押金都到哪兒去了?

本文來源:鳳凰科技《風眼》系列

記者:管藝雯、賀樹龍

在距離酷騎單車總部3公里的一個茶館裏,《風眼》記者見到了處於輿論漩渦中心的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他癱坐在沙發上,滿臉疲憊,一支又一支不停地抽煙。

高唯偉似乎沒有太多耐心回答每一個與酷騎單車有關的問題,答案總比提問短,他的思緒早已飄到九霄雲外,但職業經理人的習慣,使他盡量表現得平和、客氣。

此時,酷騎單車總部所在的北京通州萬達廣場樓下,聚集的用戶越來越多,因為在線上無法順利退款,所以他們跑到線下排隊登記,想要拿回自己的298元押金,生怕這筆錢會隨著這家公司突然倒閉不翼而飛。當然,隊伍中也有不少黃牛,「50塊錢代排隊」,是他們的拉客口號。

酷騎單車正站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沒有人知道,這家公司還能不能活到明天。

而這一切的源頭在於——他們欠用戶和供應商累計5億多人民幣,但公司賬上只有5000多萬。從今年7月開始,高唯偉四處尋求投資意向,他甚至想把公司賣給摩拜和ofo,但沒有人願意接手。

因為資金緊張,酷騎單車從8月中旬開始出現退押金遲緩問題,後來逐步演變成了用戶的恐慌性擠兌,留給高唯偉的時間越來越少。

9月28日上午,高唯偉在上海抱著最後的希望談融資的時候,接到了大股東打給他的電話。幾個小時後,酷騎單車官方發出公告,宣布罷免高唯偉的CEO職務,理由是他「管理能力不足」。

高唯偉自稱對罷免沒有異議,他說自己心情復雜,「沒有力氣氣憤」,酷騎面臨困境,需要一個人擔責,那個人必然是他。

酷騎單車也曾有過好時光,他們在今年6月推出的黃金單車一炮走紅,但也迅速膨脹了他們的野心,使酷騎單車走上了無序擴張的道路。融資不利、戰略失誤、惡性競爭使這家公司一步步滑向深淵,而押金擠兌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整個創業圈都是被資本綁架著走,現實是很殘酷的。」高唯偉告訴《風眼》,自己曾想創立一家「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公司,然而現在,他的野心在紛湧而至的不理解和辱罵聲中消失殆盡。

失去了奮鬥的意義,高唯偉已經不想再創業,他說:「接下來我可能會做做投資、炒炒股,幹嘛非心系天下呢?我就做一個來無影去無蹤、沒有任何人在意的普通人,就挺好的。」

昨日晚間,酷騎單車官方微信轉發了如下內容:「四川的一個集團公司,已經同意全面收購酷騎。他們以10億元的價格,接手了酷騎之前累計投入的價值9億多元的資產,其中包括140萬輛車,並將負責處理好酷騎後續押金退款事宜。」

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的靠譜程度有多少。酷騎單車命懸一線,一場近10億人民幣的賭局,正在亮出最後的底牌。

以下為對話實錄,略經編輯:

5億資金缺口,賬上只有5000萬

《風眼》:目前手頭在處理哪些事?

高唯偉:我今天(9月29日)早上剛回北京,之前三天在上海談融資。最近睡得很少,一天可能只吃一個面包,甚至連水都不喝,但依然焦頭爛額。

《風眼》:9月28日公司宣布罷免你的CEO職務,當時在做什麼?什麼感受?

高唯偉:當天早上九點多我接到大股東電話,十一點半左右公司發布了罷免我的公告。對此我沒有任何意見,也沒有力氣氣憤,我現在的心情很復雜。其實這些事情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目前的問題能得到解決。我現在還在幫酷騎單車做一些善後的事情,工作得有始有終。

目前造成的不好影響,需要有一個人出來擔責,我首當其沖。股東們對我的不滿就是我沒做好,我的確是管理經驗不足,公關、資本方面的經驗不是很足,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產品、研發、供應鏈上。

《風眼》:為什麼會出現今天的局面?

高唯偉:兩個原因導致了今天的局面,一是資金不夠,7月份之後我們資金開始有壓力,因為購買新車的投入比較大;二是競爭對手的背後操縱,即使我們的退款處理及時,也會出現目前的局面,因為這件事情整個過程都是有競爭對手在背後策劃的。

一開始高峰的時候每天有三、四萬的用戶去退押金,退一筆我們得交一塊多的渠道手續費,所以每個月會產生一百多萬的通道費用,我們認為公司無法長時間承擔這樣的重負。

所以在8月25日,酷騎退押金的周期就從原先標明的1-7個工作日,改成7個工作日。這個節點之後,事情開始往不好的方向走,被競爭對手找到機會,不斷去發一些暗示、引導用戶去退款的文章,後來就開始散布一些惡意的謠言,比如酷騎要倒閉、名存實亡、卷款十個億等,最後愈演愈烈,形成了目前押金擠兌的狀況。

▼用戶在酷騎單車總部樓下排隊退款

陸媒專訪正遭用戶擠兌的共享單車酷騎,這家公司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

《風眼》:如果沒有所謂的同行惡性競爭,酷騎還會面臨今天的困境嗎?

高唯偉: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大機率不會面臨今天的局面,因為整體上,我們每天充押金和退押金的數量是成正比的。

《風眼》:接下來酷騎會如何處置這種局面?

高唯偉:我們很快會發出消息(29日晚間已發出),現在有一家四川比較有實力的集團公司,已經達成10億元價格全面收購酷騎單車所有資產的意向,他們也會負責用戶押金退款的事情。這是最近三天剛剛談好的收購,目前還在盡調,如果他們確認收購,肯定能夠一次性解決酷騎的所有問題。如果最後資方沒有進入,我們只能盡力往前走,走到哪步算哪步。

之前我們也和很多單車企業去談被收購的可能,包括摩拜、ofo都談過,只能說他們沒有眼光,沒有發現酷騎的價值。

《風眼》:目前公司賬上還有多少錢?欠款有多少?

高唯偉:我們目前賬上加在一塊總共還有五六千萬,其中微信那邊的資金是4000萬。我們自有資金投入了3個多億,還有2個億左右的賬。我個人沒有在酷騎裡面投入資金,主要是張夫芝和畢言兩人投入的資金,我在公司有期權。

我們一直沒有拿過外部的融資,酷騎是2016年11月18日成立,屬於行業裏成立得比較晚的公司,資本太瘋狂了,都投向了第一第二名,第三名之後的公司,資本相對比較謹慎。

目前我們的欠款包括兩個方面,一是3億多元的用戶押金退款,二是2億多元的供應商欠款,一共5、6個億。

《風眼》:目前員工優化的情況如何?

高唯偉:現在酷騎在全國的員工一共有三四百人,一個月前我們有七百多名員工,這次優化了大概50%的員工。本來我們招的CTO(公告稱9月到崗)都已經到崗入職了,來了幾天,但是因為這些負面,所以又走了。

現在有黃牛代理用戶去退押金,一個收50元,我們肯定不能滿足他們這種退款需求,對我們和用戶都是一種傷害。但是不滿足這些黃牛的需求,他們就在我們的辦公場所大聲喧嘩,擾亂我們正常的工作秩序,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就讓一部分員工在家辦公。

《風眼》:這些問題解決之後,你還可能繼續擔任酷騎CEO嗎?

高唯偉:我不確定,得看各種情況,看資方的想法,如果他們想要我繼續擔任CEO,那我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去做,如果不需要,那我就離開。

競爭扭曲了商業模式

《風眼》:當時為什麼想做共享單車?

高唯偉:我和張夫芝、畢言在做誠信貸的時候就認識了,我們比較看好這個方向。共享單車商業模式非常好,只是由於同行不理性的惡性競爭,比如免押金、1元包月等等,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風眼》:酷騎單車創立到現在10個月中,你覺得節點性的成就有哪些?

高唯偉:去年11月到今年3月,是酷騎從0到1的過程,我們3月份推出了酷騎1.0版本的單車,當時投放了十多萬輛;

從今年3年到7月,是1-3的進步,6月份土豪金單車推出的那個節點之後,被大眾廣泛知道,我們就開始大範圍投放單車,總投放量是140多萬輛;

如果沒有出現目前的危機,我們接下來可能就是3-8的階段,我們配置共享雨傘的第四代單車的樣車都已經做好了,但目前資金不夠,沒法投入生產。

《風眼》:有沒有給酷騎算過賬,不燒錢的狀態下多久能實現盈利?

高唯偉:正常情況下,騎一次0.8元(黃金單車半小時1.5元),每輛車一天的騎行頻次在1-2次,一輛單車成本是400多元,考慮損耗和運維費用,差不多6個月就能回本。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是好的,但是要有合理的規劃、理性競爭、對用戶有一定的約束。

▼用戶在酷騎單車總部樓下排隊退款

陸媒專訪正遭用戶擠兌的共享單車酷騎,這家公司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

《風眼》:酷騎在產品方面有一些創新,但這些在資本面前是不是作用不大?

高唯偉:我們早期的單車沒有太多亮點,後來的土豪金單車的配色以及和海爾無線合作的充電裝置比較有創新,我們後面又計劃推出配置共享雨傘的單車,這些都是我提出相關想法並且親自去推進的。

融資方面一直是我在負責,我們從今年7月份才開始找融資,之前的資金來源就是我們的自有資金和押金。酷騎的單車很好,包括成本、工業設計、顏色搭配、騎行體驗都是行業裏很好的。但是這些東西需要資本支撐到一個臨界點,這方面是酷騎的弱項,可能是沒有特別獨具慧眼的資本,或者是有這樣的資本但我們沒有找到。

曾想改變世界,但現實殘酷

《風眼》:最近幾天,你有沒有思考過目前越來越多單車企業出現危機的原因是什麼?

高唯偉:原因可能有三方面,第一,共享單車作為一種新興事物,監管上沒有經驗,缺乏統一的規劃;第二,由於資本的瘋狂,造成行業的不理性競爭,瘋狂投車、燒錢,造成企業的收益都不太好;第三,部分用戶對單車的破壞,扔在草叢裏、橋底下、河溝裏等等。

共享單車要活下去就兩條路,要麽就是要有強大的資本,要麽就是做一個地方的小品牌,沒有其他路了。我現在很後悔當時酷騎單車的發展沒有聚焦,應該在幾個地方做深做透,而不是鋪太多的城市。

《風眼》:此前有沒有如此強烈得意識到資本的重要性?

高唯偉:以前沒有這麽強烈,但我現在感覺,錢是第一位,整個創業圈都是被資本綁架著走,現實是很殘酷的。

《風眼》:自己會去看微博、貼吧裏關於酷騎單車的內容嗎?

高唯偉:第一沒時間和精力看,第二裡面也有很多水軍。有的時候退得晚了幾天又怎麽樣呢,不至於去辱罵,酷騎又沒有跑路,又沒有不給用戶退押金。

《風眼》:這件事劃上句號之後,你還會繼續創業嗎?

高唯偉:可能不會,創業太累了,傷心,不是人過的日子。本來我創業是想創立一家「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公司,自己有名又有利,但是當你遇到一些情況,比如讓用戶、供應商不爽,甚至遇到趁火打劫的行為,感覺沒意義,缺少了奮鬥的意義和價值。

《風眼》:如果不創業了,打算做什麼呢?

高唯偉:做做投資、炒炒股,幹嘛非心繫天下呢?我就做一個來無影去無蹤、沒有任何人在意的普通人,就挺好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