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成功、來自日本的「虛擬歌手」進軍中國;中國也有自己的虛擬偶像「荷茲」開始走紅。

本文來源:央視財經

記者:陳昊冰

說起虛擬偶像,其實並不是一個新鮮概念。

就拿誕生於日本的16歲二次元少女「初音未來」來說,原本只是一款模仿人類唱歌的軟體的一個行銷副產品,如今卻成為了世界範圍內最成功的虛擬偶像。

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二次元用戶數量達到了2.7億人,2017年預計將達到3.08億人。隨著90後、95後的長大,二次元用戶的消費能力不斷增強,虛擬偶像的崛起和商業化成為了可能。

最近,在一個網絡綜藝節目中,有一個二次元少年,也就是一個動漫形象加入了其中。這個人物名叫「荷茲」,他雖然不是真人,卻依然可以和真實的偶像同場競技,受人追捧進而成為資本的寵兒,這是怎麼回事呢?

網絡綜藝驚現虛擬選手

正在舞台上表演的就是荷茲,他能唱能跳,每首歌曲都呈現出炫目的舞台效果。

根據節目組的宣傳資料,荷茲身高179,喜愛零食、愛好吃。

在節目裡,他表現活潑,經常與人互動。而在錄影現場記者發現,盡管錄影等工種都在像有真人表演一樣地認真工作,但舞台上並沒有荷茲的真實身影。

與他同台的嘉賓給荷茲留出站位,現場看上去有些滑稽。

央視財經記者在該直播節目的錄制現場發現,在這一環節其實是兩個選手要同時來演唱,但現場的舞台上只能看到一個真人的身影,二次元的偶像荷茲是看不到的,現場的觀眾和網友都是通過技術合成的效果來看到最終的影像。

歌手 華晨宇 表示,是生平第一次跟二次元人物互動,很激動。觀眾會看到他每次會側著臉,其實他是對著螢幕,是錄影機拍到的角度,剛好感覺像他在看著赫茲。

事實上虛擬偶像並不是一個新鮮概念。

誕生於日本的16歲二次元少女「初音未來」,原本只是一款模仿人類唱歌的軟體的一個行銷副產品,如今卻成為了世界範圍內最成功的虛擬偶像。

她以一首《甩蔥歌》紅遍網絡,如今的遊戲代言費,甚至直逼一線明星。

2013年8月初音未來的日本演唱會,僅一天時間就吸引了14000人參加。

如今初音未來正努力進軍中國市場,推出聯名手機、信用卡並為遊戲代言,商業價值正在多管道變現。

盛大遊戲副總裁 譚雁峰 介紹,至少從代言費的角度來看,跟現實的明星價值不相上下。該公司合作的深度比較深,相比於國內一線明星的價格差不多,也能達到幾百萬。

打造虛擬偶像花費不菲 商業價值多管道變現

節目負責人介紹說,荷茲的呈現,採用了AR,也就是增強虛擬現實技術,以及實時動作捕捉和3D實時渲染三種技術。

荷茲的製作經營團隊多達140多人,每一場比賽都要花費比普通選手成倍的時間和精力。業內人士也表示,要整體打造一個虛擬歌手,耗資往往要達到數千萬。

投資巨大,收益又如何呢?有日本初音未來那樣成功的案例在前,國內虛擬偶像的商業價值又是如何來變現的呢?

《明日之子》總監制 馬昊 介紹,薛之謙在前面兩期的時候問,赫茲為什麼總是穿這套服裝?其實不是不想給他換服裝,像真人選手,每一期都可以換一套服裝,但是虛擬偶像,要有3D建模,換一身衣服要重新建模,成本也是巨高的,背後都是需要巨大的資金支持。

截至2017年9月1日,在騰訊視頻上荷茲相關影片的播放量總,計超過了9000萬次。在微博上,荷茲的粉絲已經超過了15萬。

隨著荷茲粉絲量和知名度的不斷提升,他的商業價值也在快速變現。

荷茲已經拿下了某比薩的代言,此外還有很多品牌都主動找荷茲合作,包括食品、金融卡等。

企鵝影視副總裁 馬延琨 介紹,包括大家看的B站和A站,以及騰訊視頻本身二次元的人群,甚至一些三次元的人群,已經開始對於虛擬偶像更多的關注了。

B站首席經營官 李旎 介紹,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用戶規模肯定是過億級的。

除了荷茲,一家來自上海的企業還打造了六個虛擬歌手,洛天依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一個。出道五年的她是第一個擁有中文聲庫的虛擬形象。

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音樂總監 潘建 說,有一個鋼琴卷簾窗,是對應的是不同的音高,要讓洛天依唱出歌詞的時候,只需要把拼音輸入進去就可以唱了。

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曹璞 介紹說,比如個人很喜歡一位很有名的歌星,不可能自己寫一首歌讓這個歌星幫唱,但是他就可以讓洛天依去唱。

目前,洛天依的商業合作道路越走越順,她登上了衛視節目,助陣好萊塢電影。2017年開的全息演唱會,最貴的人民幣1280元門票在三分鐘內就全部售罄。

曹璞 介紹,洛天依代言特別多的就是遊戲,除此以外有快消品,飲料、食品、服裝等。代言費就是根據時間或客戶的要求,大約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

虛擬偶像:不一樣的偶像 一樣的粉絲經濟

在QQ音樂的平台上,初音未來的粉絲量將近190萬,洛天依的粉絲接近160萬,在中國國內,這接近於一線歌手的粉絲量。可以說,粉絲的貢獻功不可沒。

而一個行銷成功的虛擬偶像,不僅可以讓行銷商們從遊戲、演藝、版權交易等多個領域中獲益,虛擬偶像的粉絲們也能從中分得一杯羹。

▲邢方媛是一位遊戲插畫師,她至今已經畫了幾百張洛天依的形象。同時作為一名忠實的粉絲,她追星時花起錢來也毫不手軟。眼前兩個書架上擺得滿滿當當的東西,就是她收集的有關洛天依的寶貝。

遊戲插畫師 邢方媛 介紹,最一開始追洛天依到現在,花了大約幾萬塊錢。

而在虛擬偶像的產業鏈上,更有粉絲將自己的愛好變成了事業。Poker是一名自由音樂人,作為洛天依的粉絲,他至今已經為洛天依創作了50多首歌,在B站積累了8萬多個粉絲。其中有一首他作曲的歌,被選入了洛天依的演唱會。

自由音樂人 Poker 介紹說,可以讓自己的歌站在一個大舞台上給大家一起去分享,很激動,聽演唱會的時候甚至快要流淚了。

Poker說,現在他的收入主要來自為遊戲和廣告作曲,來找他的人都是通過他寫的洛天依的歌認識他的。數據顯示,去年我國二次元用戶數量達到了2.7億人,今年預計將達到3.08億人。而隨著90後、95後的長大,二次元用戶的消費能力不斷增強。這也使得虛擬偶像的崛起和商業化成為了可能。

偶像可「虛」 內容要實

虛擬偶像概念,已經吸引了不少資本的關注。以今天的技術條件打造一個可愛的虛擬人物並非天方夜譚,但虛擬偶像的成功絕不在於技術。

由於缺乏像日本二次元那樣深厚的民間土壤,我們的後續開發和經營更應該從人物塑造和內容支撐上下功夫,而這恰恰是我們一些企業的軟肋。還是那句老話,內容為王,服務至上,虛擬偶像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DSC0000.jpg–> (1.3 MB)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