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國城市化水平依舊低於世界平均水平,要給成都、武漢、天津機會 就能發展成一線城市。


本文來源:參考消息網、鳳凰新聞

編譯:朱麗峰

俄羅斯媒體報導指出,中國經濟已經迅猛增長了大約40年,但還有一個強勁的增長源尚未徹底發揮作用:城市化。如今,超大城市作為帶動經濟增長和增加人民福祉引擎的實力,終於贏得應有的關注。

據俄羅斯電視台新聞頻道網站9月7日報導,在過去十年裏,中國致力於從基於廉價勞動力的生產增長模式,向在高生產率基礎上創造高附加值的創新模式轉變,城市化對促成上述飛躍具有決定性意義。

但中國目前雖然是全球第一人口大國和第二大經濟體,只有半數民眾住在城市,不到10%的民眾定居在超大城市,中國的城市化水平依舊明顯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軍日前指出,在過去25年的快速工業化進程中,大城市在資本積累、吸引外商投資和培養本土企業家精神上並無壓倒性的優勢,反而那些中小城市借勢而為,一舉崛起,成為製造業的中心。

報導稱,上世紀90年代,昆山一躍成為中國最重要的電子產品製造中心。在廣東省,類似昆山這樣的小城市,比如東莞、惠州、中山、順德,也在中國確立世界工廠地位的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但即便這些小城市取得的成績令人鼓舞,人們還是應該認識到,超大城市才是未來中國最具增長潛能的地方。

中國眼下有4個常住人口在2000萬以上的「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但這種城市的數量與中國的經濟和人口規模顯得不成比例。

沒有充分理由認為,它們的經濟發展潛能和可容納人口數量已經接近臨界值,此外,中國還有多個蓬勃發展的二線城市,如成都、天津、杭州、武漢、蘇州等,只要給它們機會,它們就能發展成一線城市。

報導稱,為了最大限度地發揮大城市的潛力,中國需要徹底放棄限制城市土地開發的配額管理制度。

這個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實施的制度不僅嚴格限制了城市可開發的土地數量,而且把過多的建設用地用於建造廠房。對土地開發數量的控制無疑加速了中國一線城市地價和屋價的上漲。

好消息是,中國政府已經試圖通過「撤縣改區」等手段,來緩解甚至突破行政區劃對經濟潛能釋放的制約。

例如,上海市行政區域中近一半是農村。在地方政府「撤縣改區」之後,城市總體布局和規劃的空間就得以擴大,這些得到中央政府廣泛支持的做法無疑為未來的城市升級以及工業和商業發展創造了條件。

報導稱,大幅提升城市群在未來經濟增長中扮演的主導角色,是中國推動經濟朝城市驅動型增長模式轉型的另一個戰略:利用一線城市的輻射能力,帶動欠發達地區的發展。

報導稱,以經濟實力而言,中國最重要的城市群分布在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囊括了廣州、上海和深圳等超大城市,都市圈的形成從規模和互補性方面大大提高經濟生產的活力。

中國政府已經開始行動。2017年3月,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目標是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全球創新發展高地、全球經濟最具活力和優質品質的生活區域。大灣區涵蓋了廣州、深圳等九個城市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

從2010年至2016年,大灣區的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從5.42萬億元人民幣增加到9.35萬億元人民幣,成為排在東京和紐約之後的世界第三大城市圈經濟體。但粵港澳大灣區的人口快速增長,人均GDP不到東京的一半,這表明其潛力還遠未枯竭。

此外,中國領導人看來正在關注第二個大灣區——環杭州灣大灣區。覆蓋上海南北兩翼、跨越浙江和江蘇兩省約10個關鍵城市的環杭州灣大灣區,將對提升整個長三角洲一體化和發展長江流域經濟帶戰略產生重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環杭州灣大灣區背靠寧波舟山港、洋山深水港這樣的世界級大港。以GDP計算,環杭州灣大灣區的經濟規模已接近舊金山灣或東京灣的規模。

報導稱,中國過去40年來的經濟增速史無前例,但中國尚未成為發達國家。隨著讓知識和技術占據更重要地位的經濟升級改革的推進,發揮超大城市的潛力是促進經濟發展的最佳手段之一。

閱讀原文

中國「新一線」城市正在擴張,撤縣設區,各大城將愈來愈大。

xxx

在中國一線城市住久了,可能會產生哪些錯覺?

xxx

大陸的「全封閉小區」是怎麼回事?民眾家裡的院牆真的要被拆掉了?

xxx

在中國,為什麼有些城市會以「貧困」為榮?

xxx

中國各地競求發展,新城鎮建案超過3500個,能住34億人,怎麼辦?

xxx

中國推出大灣區規劃,11座城市任重道遠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