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扶植中醫產業以緩解醫療壓力,《經濟學人》:中醫繁榮背後,隱憂無人挑戰。

《經濟學人》的這篇文章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政府對於中醫的扶植,在一定程度上是寄希望於它解決全科醫生短缺,把中醫做為基礎醫療社區醫療來使用——當然,這其中隱藏著某種危險。

本文來源:偶爾治癒(微信id:to-cure-sometimes)、丁香醫生(微信id:DingXiangYiSheng)

翻譯:王晨 

經濟學人原文

方元環顧這間那擠滿了人的商店,高興地說生意很好。

他在俄羅斯有一個可靠的供貨商,醫院和制藥公司排隊搶購他的貨品——鹿角。它們纏繞在一起,胡亂堆在地上的大網裡。在中醫的理論裡,鹿角可以用來治療乳腺疾病。

商店的牆上掛著鹿頭裝飾品,鹿頭的下方,還有一只帶著彎刀狀黑角的赤額瞪羚。

「這個我不賣」,他顯然有點急了,「這是瀕危名單裡的動物。」

方先生在世界上最大的中醫市場做生意,這個可以追溯到 2500 年前的診斷和治療系統的市場規模令人震驚。交易的市場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方先生是一萬個生意人中的一個。

市場坐落於一個叫亳州的小城鎮,離最近的火車站要驅車三個小時才到。

他們賣一切你可以想像的醫藥材料:

沉香木碎片,據說沉香木燃燒的煙可以清潔肺部;

曬乾的青蛙和壁虎;

泡在酒精裡的鹿鞭,據說有助於治療運動損傷;

西藏蟲草,被譽為「喜馬拉雅山脈的偉哥」,比黃金還貴。

這個市場有全中國中草藥的定價。在早上九點之前,樣品間就擠滿了批發商們。亳州市場是中醫極度繁榮的一個標誌,也是這種繁榮的結果。

中國官方扶植中醫產業以緩解醫療壓力,《經濟學人》:中醫繁榮背後,隱憂無人挑戰。

在中國,提供中醫治療的醫院(包括純中醫和中西醫結合療法),從 2003 年的 2500 家發展到了 2015 年的 4000 家;

2011 年以來,執業醫師的人數增長了 50%,增長到 45 萬 2000 人;

中國食品藥品監督局批准了超過 6 萬種中藥,這個數量占世界第二大醫藥市場中國的三分之一;

在 2015 年,910 萬人去中醫院和中醫醫生求診,占整個醫療護理市場的 16%,在 2011 年,這個數字是 14%。

雖然中醫一直被受過現代醫學訓練的醫生和科學家懷疑,但它在中國的再次繁榮似乎不可阻止,部分原因是人們預對防性醫療的巨大需求,人們相信中醫能夠幫助他們「防患於未然」,避免進行更貴的治療。

對一些人來說,獲得昂貴的中藥藥材,例如蟲草,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在過去的幾年中」,來自康美醫療的李寧說,「對中醫更廣泛的認可,是因為人們錢包裡有錢了,更關注自身的健康。」

中醫的繁榮也得益於政策層面的傾斜,2012 年以來,政策層面一直堅持中醫和西醫並重,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計劃、政策和指令,目標是在 2020 年可以讓中醫變成人人可獲得的服務。

2016 年初,政府公布了未來 15 年中醫發展的藍圖。提出了中醫應該和現代醫學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它也應當像其他類型的醫學一樣被規範化。去年底發布的白皮書提到,中醫應該在醫療改革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應為它的費用相對較低。

今年7月,中國第一部《中醫藥法》開始生效,它對於生產中草藥的農場和藥廠進行了控制(例如嚴禁一些肥料的使用),但它同時也放鬆了對從業人員的專業要求。

在過去,中醫首先具備一般醫生的行醫資格, 然後再申請中醫行醫資質。新的法律卻規定了中醫獲取資質只需通過當地的實踐技術考試和有兩名有執照的中醫的推薦即可。一些健康專家擔心,這將產生更多的庸醫和騙術。

中醫支持者認為,中醫可以改善公共衛生和衛生保健系統。中醫依賴草藥和一些自然療法,而不是昂貴的診斷機器。根據白皮書,公立中醫院平均的住院費用比一般的公立醫院低 24%;門診病人的花費低 12%。如果中醫和西醫一樣有效的話——這是一個大膽的假設,那麼它將是改善健康的一個有效手段。

但證據證明,中醫的功效是不足的。在科學期刊上發表的臨床試驗報告證實中醫的一些治療是有效的,例如偏頭疼和肥胖。他們也發現一些中西醫聯合治療是有效的,例如在治療精神分裂症上。

盡管如此,關於中醫的總體的療效記錄是乏善可陳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回顧了 70 個有關中醫療法的實驗項目,其中的 41 個試驗規模太小或者設計有重大缺陷;還有 29 個,被證實有些效果,但樣本的大小存在的問題和一些其它的瑕疵意味著結果是不確定的。

世界衛生組織駐北京代表人員馬丁・泰勒認為,中醫的作用,更著重於預防而不是治療。

因此,更重視中醫意味著更關注初級衛生保健——這最能夠監測和病人的生活方式、年齡老化有關的疾病(比如肥胖)的發展。雖然是一個中等收入的國家,但中國的疾病負擔已經開始向富裕國家看齊:非傳染性疾病,例如心臟病和糖尿病,占病人的死亡總數的 85%。如果中醫能夠向人們推薦更合理的飲食方案,或者說服那一半吸煙的中國男人戒煙,那麼他們會帶來很大的改變。

一份重要的政府文件《健康中國 2030 規劃綱要》提到,如果沒有一個更好的初級服務,衛生保健系統將滿足不了日益龐大的老齡化人口。

中國官方扶植中醫產業以緩解醫療壓力,《經濟學人》:中醫繁榮背後,隱憂無人挑戰。

但全科醫生的嚴重短缺已經成為一個極大的障礙,甚至一些有小病的病人也去看專科醫生。這種情況增加了雙重成本,首先這些專科醫生是昂貴的,其次會導致醫院的過度擁擠。政府更希望更多人去社區診所就診,但很多人不願去看全科醫生,他們認為全科醫生不如專科醫生。

但這些人很可能願意去看中醫。讓更多的人去看中醫,是對不堪重負的公立醫院系統的一個釋放。

如果謹慎操作,中醫在某些時候會幫到病人,至少可以作為一種心理安慰。但從目前的政策判斷,努力發展中醫是為了讓它和現代醫學平等,這充滿了危險——會導致更多有嚴重疾病的病人避開常規治療。

除此之外,還會給珍稀物種帶來更大的威脅,雖然法律禁止,但它們還是常常被制成中藥。為避免這些風險,中國在管理中醫的方式上需要做大的改變。

根據動物研究所孟志斌的統計,在 112 種常用的中藥材料中,有 22% 的材料是在瀕危名單中的。

一些草藥可以在農場中培植,但另一些原料則來自珍稀動物,從捕獲的動物和走私到中國的動物身上獲得。

穿山甲,買賣它是在全世界都禁止的。但中國醫藥協會的王偉全(音譯)認為,穿山甲的走私行為將繼續,因為國內的穿山甲養殖場不夠大。

中醫的擁護者們並不關心這些,他們只關係中醫未來的發展。北京望京中醫院的文建明(音譯)認為,對一些動物的禁止使用已經導致一些傳統治療方法消失,「如果我們不更好的保護中醫,中醫將有名無實。」

政府也需要提高安全標準,一個例子,一種馬兜鈴屬的植物,用來治療關節炎的,被證實致癌。

2016 年,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吊銷了 81 個中藥材生產者的執照,天士力醫療公司員工閆希軍說,那些有牌照的中藥制藥公司,「這些公司中的 50%——60% 都有或多或少需要解決的問題。」

政府認為中醫是西醫常規治療的補充,這需要醫生熟練兩種治療方式,並當病人需要西醫治療時,醫生會建議他們接受西醫治療。但在中國,沒幾個中醫醫生會橫跨這兩個學科。而新的法律,放寬了他們對現代醫學治療水平的要求,這是在錯誤的方向中邁出了一步。

醫療保健系統的長期目標應該是,以現代醫學為基礎,再提供一些預防性治療,比如中醫,但政府顯然誇大了中醫的作用,中醫之所以在中國使用的如此普遍,部分原因是因為沒幾個人願意挑戰其背後的科學。

中醫明顯是中國的——挑戰這一點往往被認為是不愛國。

為現代性奮鬥的同時又依附於傳統,在中國,是一種常見的矛盾。

就中醫顯示出的種種問題而言,達到一個平衡,遠比看上去的更難。

來源:經濟學人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727945-unproven-remedies-promoted-state-why-chinas-traditional-medicine-boom-dangerous

中國官方扶植中醫產業以緩解醫療壓力,《經濟學人》:中醫繁榮背後,隱憂無人挑戰。

閱讀原文
延伸閱讀:

>浙江小學全面實施「中醫藥課程」,輔修性質不考試,褒貶不一。

>中國官方推動醫學教改,扶持中醫產業,鼓勵西醫離職學中醫。

>中國正進行醫療改革:患者給差評,可能影響醫師收入。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