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投書陸媒談【無人貨架】:我們已經吃垮(偷光)兩家了。

本文來源:創業家(微信id:chuangyejia)

投稿作者:浪味仙不浪

創業家編輯部的同志:

你們好,前兩天看了創業家的微信公號發的一篇關於無人貨架的稿子,很有感觸。文中採訪對象所描繪的未來世界十分令人憧憬,尤其是一想到這樣的小貨架上,還能鋪上來自成都的自煮火鍋,搭配90%肉粒的火腿腸,就感到上班也不是那麼一件毫無期待的事了。

但另一方面,我又為這種美好幻想感到擔憂。

他說丟貨率能控制在3%-4%之間,100塊只有三四塊錢收不回來,不知他到底是安裝了個假錄影頭,還是派了寫字樓的保安兼職過來監督,又或是把貨架放在了行政小妹妹旁邊,讓她好好看著。

以我多年在寫字樓上班的豐富經驗,做到這麼低的丟貨率,根本不可能。

我還要告訴他一個悲傷的事實,我們公司已經吃走兩家無人貨架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它們離開的原因是,東西都被人免費拿光了。需求是有的,能不能換錢,大可懷疑。

作為一名資深吃貨,我當然很早就注意到了無人貨架的進場。

剛開始我們都以為是公司的福利,感到很興奮:主管們也不總是那麼摳門兒嘛。經過一輪漫長的傳播之後,我們才知道這玩意兒是要錢的。

此時,坐我對面的A君已經在不知情的狀態下吃完一袋辣條了,錯愕地看著我:還要錢?錢給誰?

嗯,我們在貨架上方一個顯眼的位置,發現了二維碼。

對我來說,這個需求還是挺大的。我們是家公關廣告公司,職責要求我經常要在電腦前處理文件,得長期待在辦公室。以往常常會淘寶一堆零食慢慢吃,但有個關鍵的問題,網上買吃的必須買一堆,否則太不划算。雖然我的需求常常就是一包辣條,卻不得不買一箱。

另一個選擇就是去樓下的便利店。但附近寫字樓很多,一到午餐時間就人滿為患。其它工作時間,又不是很方便下樓。

這麼看,無人貨架是個極好的選擇。陳列的商品也很對我胃口,都是些女生愛吃的爆款小零食,什麼蝦味薯條、魚味豆腐、蟹味蘭花豆、肉味金針菇……都是分散售賣,幾塊錢就能隨便買點什麼。這貨架天天杵在那,看見了就忍不住。

但其他人的反應就不如我強烈了。首先說A君,他在知道要付錢以後就謹慎起來,說自己對辣條其實也沒辣麼大的興趣,他怕辣,也怕麻煩。

另外就是隔壁桌嚴肅的B君,我問他會不會去使用貨架,他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沒說話。他這冷峻的反應符合其一貫孤傲的人設。有一天我看到他加班時去貨架拿了很多東西來吃,付沒付錢,就不知道了。畢竟有人會說,他們已經把二維碼保存在了手機裡,不需要專門掃給你看。

這還真是個純粹自覺的事。

閻總(創業家&i黑馬註:閻利珉,果小美創始人)說裝了錄影頭也沒辦法:有人拿走了東西,也不可能派經營的人去他們公司,跟他要三四塊錢吧?人家面子上也掛不住,勢必今後要說許多無人貨架的壞話,比如擋住了去茶水間的路,要求搬走,云云。

我推測整個公司大概有30%的人對這個感興趣。我司有100人左右,女生稍多一些。挺多人還是很規矩的,哪怕買個五毛錢的蝦條,也會鄭重其事地在二維碼前站定,掏手機認真掃碼,然後在商城裡選購五分鐘……還得填上收貨地址。

整個付款流程也是醉了。你們那篇文章說,這個項目比的就是經營能力,我深以為然。拿第一家進入我司的無人貨架來說,整個購買流程極其複雜,最匪夷所思的是每次都要填一遍收貨地址。

再者。掃一兩次碼還好,每天四五次,再認真的人也會覺得繁瑣吧?既而也就放棄了,或者,直接拿走了。

雖然我從沒看見過有誰拿零食不付錢,但這家無人貨架確實是被這件事打敗了。有好幾次貨架上空空如也,幾天都沒補貨。我們猜測貨架主人一定是在懷疑人生了。

等到貨架又鋪滿的時候,一切看起來又是那麼井然有序。但,兩三天後貨又全空了。

碩大的無人貨架徹底離開了我們。離去得十分安靜,幾乎沒人注意到,就像它來時一樣。

一個創新的無人零售模式夭折了嗎?

一個貨架倒下了,千千萬萬個貨架站起來。

不久,另一家無人貨架又興沖沖地來了。

這次整個貨架的形狀有了很大的改良,更加小巧,和辦公室環境的匹配度更高了。它也省了一筆前期教育市場的費用,起碼大家都知道了這不是福利。

購買流程沒怎麼變,只是不用填收貨地址了。

但也並沒有掀起搶購狂潮。你們文章中的採訪對象說,這一戰有個關鍵點就是選品,要根據不同公司員工的喜好來選。我認為這件事,餘地沒想像的那麼大。零食這個東西主要是供應給女生吧,難道還能給男生多的公司供應煙酒?比如小瓶牛欄山,再搭配花生米毛豆什麼的?

20來歲的女生是小零食最主要的消費者,30歲左右的,更喜歡做的是告訴大家自己在減肥。如果一定要吃,她們更願意在別人面前選購進口零食。每天背著LV、MK進出,她們一定很難說服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掃個三塊錢的蝦條。

對上班族來說,7-11最強大的功能是什麼?必須是關東煮、簡餐、盒飯、冷藏飲料、酸奶啊。無人貨架一個都做不到。

想想就替無人貨架傷心。

該文受訪者說他們在成都的訂單量很大。我很相信成都人民的消費需求,只是不知是否有異地擴張的可能性。目測在便利店遍地開花的上海,就比較難做。無人貨架應該算是便利店在寫字樓的一種補充,做成個獨立的生意,很難。

閻總似乎對這點也早有預測,說這不是個大生意,是為了獲取流量,之後再做線上的事。如果是這麼大的一盤棋,就不適合像我這樣斤斤計較了。

第二家貨架也沒撐過三個月,退場了。丟貨太多。

平時也沒見大家直接拿東西走啊?都是加班的人幹的?又或者真如閻總所說,左手拿12塊的東西,右手付了個棒棒糖的錢?

胡瑋煒(創業家&i黑馬註:摩拜創始人)說,車丟了大不了算做公益,我看這事也一樣,只當是給貧困山區捐食品了。

有人說無人貨架是在挑戰人性,和摩拜、OFO一樣。那麼,摩拜挑戰的是1000塊錢的人性,無人貨架挑戰的是3塊的?問題是後者就擺在我司,確定是咱同事拿了東西沒付錢啊。

情何以堪。

你們的老讀者 浪味仙不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