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朱元璋是怎樣升起的?屠戮功臣是怎樣的派系盤算?

中國人大多對明太祖朱元璋殺功臣的故事耳熟能詳,但卻很少有人了解朱元璋稱帝前對老同事的屠戮,以及這種屠戮背後的派系邏輯。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作者:陶禹廷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素以「屠戮功臣」著稱。

但是,後人常常誤以為,明太祖只有在君臨天下後才拿老同志開刀,起家之初則是一副知恩圖報、寬厚仁慈的形象。

▲明太祖朱元璋(1328-1398)

明史專家商傳所著的《明太祖朱元璋》一書,就如此描述朱元璋和郭子興(他的上司兼岳父)的關係:

郭子興趁機說:「不如我去換朱元璋駐守泗州,以鞏固後防,保衛濠州。」

趙均用聞言也不疑慮,竟放郭子興帶本部人馬去滁州換防。

朱元璋在滁州聞訊大喜,馬上集合人馬,迎接郭子興及家眷入城,合家團聚,大擺宴席,互敘離情別緒,人人興高采烈,個個歡天喜地。

次日,朱元璋召集眾將,請郭子興首席坐了,然後拱手交出兵權,說:「元璋及手下三萬兵將願聽命於郭元帥指揮。」

郭子興大喜,也不推辭,總理滁州軍務。

著名暢銷書《明朝那些事兒》裡,也有類似的笑話。

如此有情有義的青年朱元璋形象,與暴戾的晚年朱元璋全然不同。不過,歷史事實並非如此:無論是稱帝前還是稱帝後,朱元璋的風格一向就是內部傾軋。

讓老主管斷子絕孫

公元 1352 年,朱元璋時年 25 歲,因戰亂頻繁、生計艱難,只身投奔濠州的紅巾軍元帥郭子興。郭對他頗為器重,不僅視為親信,還將養女馬氏嫁與他為妻。

郭子興(1302-1355)

次年,朱元璋受命離開濠州,南下攻打定遠,途中收服兵民二萬三千餘人,趁勢開辟了根據地滁州,部眾擴大到三萬人,甚至超過了郭子興在濠州的班底(一萬左右)。

不久,郭子興因為在濠州遭到排擠,率軍轉移到滁州,接管了朱元璋的兵權。

不過,郭子興也並非完全自成山頭,而是從始至終都隸屬於劉福通、韓山童創立的紅巾軍系統。朱元璋在稱帝前,也一直奉紅巾軍的「龍鳳政權」為正闕,接受「龍鳳政權」冊封的官職。

因此,朱元璋的幾萬兵力歸順的並非他個人,而是衝著「紅巾軍」這桿大旗而來。郭子興作為紅巾軍的「元帥」,收回朱元璋的兵權也屬順理成章,很難說是朱元璋「知恩圖報」。

在相當長的時間裡,朱元璋的部眾都隸屬於紅巾軍系統

獨立開辟根據地後,朱元璋在「龍鳳政權」眼中的輩分也低於郭子興,甚至低於郭子興的長子和舊將。

公元 1355 年初,郭子興病逝,「龍鳳政權」發下詔旨,封郭子興的長子郭天敘(封號「滁陽王子」)為都元帥,其舊將張天祐為右副元帥,朱元璋則僅為左副元帥,相當於三號人物。

《紀事錄》,原名《皇明紀事錄》,元末明初俞本撰,後由張大同刪定。《紀事錄》的作者系明初一位粗通文墨的武人,曾追隨朱元璋起事,記敘了諸多明朝建國前的軼聞。

不過,早在郭子興死前,野心勃勃的朱元璋已經晉升為總管,官職僅次於郭子興,「龍鳳政權」的冊封顯然不足以令朱元璋滿意。

於是,一場「意外事故」發生了。

公元 1355 年冬,郭天敘、張天祐二人攜兵進攻集慶(南京),朱元璋命陳野先助陣。

陳野先本來是元朝降將,曾因謀劃叛變而被人告發,朱元璋明知他心向元廷,卻故意派他率舊部協助。陳野先果然發難,「邀郭元帥飲,殺之;擒張元帥獻於福壽,亦殺之(《紀事錄》)」。

後來,陳野先被鄉兵誤殺,其子陳兆先率餘部再次歸順朱元璋。對這支曾經降而復叛的部隊,朱不但未予懲治,反而表現出優待和信任,「擇(陳兆先部)驍健者五百人入衛,解甲酣寢達旦(《明史·太祖紀一》)」。

郭天敘和張天祐死後,朱元璋終於如願坐上第一把交椅。

美中不足的是,郭子興的三兒子郭天爵尚在,且被「龍鳳政權」封為中書右丞。公元 1358 年,朱元璋終於以「謀叛」為罪名殺死郭天爵,消滅了郭子興的最後一位男性後代。

讓老同事駕鶴西遊

朱元璋成功清理老上司的後代後,還是沒有成為真正的獨立君主。

一方面,江南紅巾軍派系林立,許多「歸順」的部隊仍保留著原有的從屬編制;另一方面,朱元璋還要向亳州的「龍鳳政權」宣誓效忠,全員接受「小明王」冊封的官職。因此,朱元璋和下屬的關係更像是「同僚」,而非官史鼓吹的「君臣」。

如此混亂的局面下,朱元璋的內部清洗當然不能終止。而且,他的「同僚」也確實不能讓他放心。

濠州出身的紅巾軍將領邵榮,就仍具備挑戰朱元璋的實力和意圖。

由於明代官史的刻意淡化,相比郭子興,邵榮的身份極少受到關注,但他的地位異常重要。

在朱元璋端掉郭子興家族後,邵榮一度位及行省平章,僅次於朱元璋的行省丞相。

同時,邵榮的輩分也不同於常遇春、馮勝等後來投效的將領。他是德高望重的老首長,早在郭子興剛剛起事時就已追隨左右,很可能對朱元璋誅滅郭氏早有怨言。

公元 1362 年 7 月,在外征戰的邵榮回到南京。八月,他和參政趙繼祖(另一名郭氏舊部)密謀兵變,企圖在三山門外劫殺朱元璋。計劃被朱元璋提前察覺,「(朱元璋)易服從他道還(《明實錄》)」,躲過了伏兵。

《明實錄》雖然是一部價值極高的官史,但通過對比俞本的《紀事錄》,也能發現不少替朱元璋漂白的曲筆。

事後,元帥宋國興告發了邵榮和趙繼祖的企圖,朱元璋命壯士生擒二人,用鎖扣住,置酒相待,問他們為何謀逆。邵榮避重就輕地回答道:「我等同年出外,取討城池,多受勞苦,不能在家與妻子相守同樂,所以舉此謀。」說罷追悔哭泣。反倒是趙繼祖大呼:「若早為之,不見今日獵狗在床下死。事已如此,泣何益(《紀事錄》)?」只顧痛飲。

此時,朱元璋還不具備稱帝後至高無上的地位,在處置邵榮等重要人物時,尚不敢妄下殺手。為避免異議,朱提出將邵、趙二人「禁錮終身,聽其自死(《紀事錄》)」。

直接提出誅殺邵榮的是部將常遇春,他激烈地反駁道:「邵榮等反得成,豈肯留我等性命?妻子亦沒為奴婢。上位有天命,其事敗露,乃天誅之也。 今反留之,是違天也。勿教後人仿效。遇春心實不甘(《紀事錄》)。」

常遇春(1330-1369)

常遇春的支持讓朱元璋痛下殺手,縊死邵榮、趙繼祖,籍其家。至此,朱元璋基本肅清了郭氏的影響。

重用嫡系,打壓旁系

接下來,就輪到其他派系遭到打壓了。

如前文所述,朱元璋在十餘年間(到朱元璋稱「吳王」為止)長期和麾下將領維持著一種「同僚」關係。這種「同僚」關係不僅威脅著朱元璋的核心地位,也不利於他鞏固個人權威。

不過,這些派系的影響力遠不及郭氏舊部,而且北元尚未滅亡,政權更替戰爭還需要他們出力。所以,朱元璋沒有立刻舉起屠刀,暫時採取了「扶植嫡系,壓制旁系」的態度。

朱元璋的這種策略,尤其以明軍針對元朝的第二次北伐最為露骨。

公元 1372 年,李文忠、徐達、馮勝分別從東中西三路出擊,各自率五萬人遠征北元。其中,朱元璋的嫡系徐達和李文忠半途遇挫,合計折兵數萬人,唯有旁系將領馮勝在西北所向無敵,掠得大量土地物資。但朱元璋不僅不懲罰徐達、李文忠,反而以貪污為罪名忽略了馮勝的戰績。

左起:李文忠(1339-1384)、徐達(1332-1385)、馮勝(約1330-1395)

他們和朱元璋的個人關係,顯然是朱元璋重要的決策依據。徐達是朱元璋的摯友,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外甥兼養子,二人都是朱元璋如假包換的嫡系。

而馮勝率部加入江南紅巾軍時,軍中的最高領袖還是郭子興,朱元璋只能算馮勝的「上級」,馮並非一開始就「臣屬」朱元璋,難免招至後者的猜忌和排擠。

而且,朱元璋自己的核心圈子很小,大約包括了摯友(如徐達)、親屬(如李文忠)、警衛(如郭英)、養子(如沐英)等少數幾類人。

餘下的開國功臣,包括馮勝、鄧俞等在內,因為和朱的私人關係較淺,都屬於政治上不夠可靠的「旁系」。

屠殺功臣是派系鬥爭的延續

朱元璋於 1368 年稱帝,直到公元 1380 年,「胡惟庸案」事發,朱元璋終於開始有計劃地鏟除開國功臣。他以胡惟庸謀反為名頭,捕殺了上萬名大臣,不過其中大多是後歸降的「偽軍」將領,1355 年之前投效的功臣則幾乎沒有受到波及。

可以推想,胡惟庸案並不是朱元璋個人的獨斷,而是經過「江南紅巾軍」核心層一致同意的。

當然,朱元璋最後也沒有饒過那些「江南紅巾軍」中的「旁系」。

在至高無上的皇權面前,老同事和新同事的待遇本質上並無區別

公元 1392 年,朱元璋長子朱標病死,本就不穩的明初政局暗流湧動。由於朱元璋和上層勛貴多有姻親,太子的死亡勢必引發「外戚功臣」對新儲君的擁立之爭。

這既不利於皇太孫朱允文繼位,也不利於朱氏江山的穩定。為此,在朱標去世的第二年,朱元璋又以「藍玉謀反」為名發動了新一輪大清洗,一口氣剿殺了李善長、馮勝、藍玉等大部分高層勛貴,把「旁系」功臣屠戮得乾乾淨淨。

經過「胡藍黨案」的內部清洗,除了朱元璋的鐵桿嫡系外,只有就藩各地的朱氏皇子能夠倖免。結果,這些藩王填補了「旁系」功臣原有的軍事地位,成為了大明朝新的「派系」。

公元 1402 年,憑借北平、大寧的精兵悍將,燕王朱棣攻克南京,一舉從朱允文手中奪取了帝位。

朱元璋生前辛辛苦苦替皇太孫布置的局面,最終還是沒能逃過被「派系」砸爛的下場。

閱讀原文

》今天中國發生了什麼事?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