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攝影:張村城

編輯:陳若冰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老虎台鄉位於新疆天山南麓拜城縣,這裡屬於偏遠山區,平均海拔近2000米,少數民族群眾占98%以上,社情民情較為複雜。然而在這個條件艱苦、反恐維穩第一線的地方,卻有著一支擁有50多年歷史的民兵騎兵連。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騎兵連組建50多年來,人員換了許多,軍馬走了無數批,忠誠可靠的基因血脈不斷。

據老虎台鄉一些老人回憶,騎兵連組建之初,在民兵選拔上堅守一條「紅線」,嚴格落實入隊政治審查,每名民兵都有一份詳細的政審檔案。

他們嚴格落實縣、鄉、村「三級聯審」,從民兵的政治面貌到出生履歷,從家庭成員到社會關係,均詳細記錄在案,並有相關政審責任人簽字。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老虎台鄉所處的高原地帶道路難行,騎兵執行巡邏任務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現年59歲的騎兵連第二任連長尼牙孜·黑牙斯,一身迷彩服常年不離身。尼牙孜父親早逝,15歲就跟著民兵上山執勤、護邊放牧。

「當不了兵,就當民兵。」17歲那年,尼牙孜經過政審和體檢,成為基幹民兵。由於從小擅長騎術,加之身體素質好,5年後挑起騎兵連連長的重擔。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2015年,拜城縣將騎兵連擴編,設7個騎兵排,由各村黨支部書記任排長,傾力打造成穩邊固防的生力軍。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騎兵連的軍事訓練,以騎術和刺殺術為主,重點抓騎兵的集合、解散、衝鋒、越障等課目訓練,並定期組織騎馬巡邊、設卡盤查。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騎兵連民兵和他的戰馬在進行隱蔽課目的訓練。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騎兵連民兵在訓練騎術。作為一支騎兵連隊,精湛的騎術是每名士兵必備的素質,在實戰中也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馬隊經過之處,煙塵滾滾,似乎又回到沙場。騎兵連民兵統一配備了2014年才列裝的、被稱「警用長矛」的組合式警棍。這種防暴利器可對抗刀砍、棍擊,可做打擊、穿刺等使用,是新疆一線軍警官兵處理突發事件時的有效自衛武器。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老虎台鄉三面環山,道路崎嶇,騎兵連每次巡邏都要翻山越嶺,平常的任務也伴隨著很高的風險。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2016年6月下旬,騎兵連民兵艾克拜爾·克熱木在一次巡邏途中,不巧遇上山體塌方,馬匹受驚摔下懸崖,這已是他當民兵以來損失的第3匹馬。面對突發意外,艾克拜爾·克熱木沒有絲毫埋怨,不到3天又買了一匹馬。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據不完全統計,騎兵連組建50多年來,僅在執勤中摔死、摔傷和累死的馬就有200多匹,從來沒有一名民兵向組織提條件、要補償。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一名士兵正在檢查自己的戰馬。在騎兵連,馬不只是交通工具,更是民兵們的戰友。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巡邏途中休息時,民兵為自己的愛馬餵草。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一天訓練結束,騎兵連民兵聚在一起洗手準備吃飯。野外水源稀缺,大家都非常珍惜。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鄉親們為騎兵連戰士們做了手抓飯。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大家夥兒圍坐在一起吃手抓飯。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作為一支反恐維穩的重要力量,騎兵連處理過多次有害邊疆穩定的事件。

2015年9月中旬,一些暴恐分子逃竄到老虎台鄉附近的深山。騎兵連主動請纓執行高原搜捕任務,連續56天在海拔2000多米的帕克塔克山口設卡盤查,民兵們住簡易帳篷、啃乾硬馕餅、喝溝渠雪水,最終協助當地公安和武警官兵將暴恐分子一網打盡。

新疆民兵中有支騎兵連,為當地反恐、維穩的第一線武裝。

▲在老虎台鄉,村民把加入騎兵連視為莫大的榮耀,盡管「門檻」不低,可入隊熱情仍然很高。

有位名叫玉山·吐爾地維吾爾族牧民,曾經3次寫申請要求加入騎兵連。2016年4月,他與家人商量,賣掉10隻羊,買回一匹健馬,經過縣鄉嚴格政審和體檢,最終當上了騎兵連民兵。老虎台鄉千餘名民兵成為鞏固基層、維護穩定的「尖兵」。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