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個城市推行【租房落戶】,只要租房子就能申請當地戶口。

本文來源:央視新聞、中國新聞網

無錫、鄭州等多地推租房落戶

2017年7月中旬,廣州就承租人子女就近入學提出「租購同權」,此後,各地有關住房租賃市場的動作就未停歇。

參考:

>廣州推出【租購同權】新政,租房子的權益接近於買房子,迎接中國房屋租賃時代。

7月28日,無錫市發布了修訂後的《無錫市戶籍準入登記規定》,取消了有關投資、購房落戶政策,增設了租賃住宅落戶政策,將合法穩定住所的認定範圍擴大至租賃住宅,新政將於9月1日起正式實施。

除了無錫,鄭州、揚州、濟南等多地近期也提出或擬提出「租房可落戶」的舉措

鄭州明確,在縣 (市)、上街區政府駐地鎮和其他建制鎮有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的人員,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子女和父母,可根據本人意願在當地申請登記常住戶口。在城鎮以社區為單位,設立社區公共戶口。對在本轄區實際居住但無本人合法房屋產權的人員,統一在社區公共戶口落戶。

濟南提出,取消投資納稅、購買房屋等落戶限制,對市內五區(歷下、市中、槐蔭、天橋、歷城)以外常住戶口人員,在該區域內同時具備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合法穩定就業且按規定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滿2年,本人及配偶、未成年子女,可在居住地申請落戶。

揚州明確,合法穩定住所,是指購買、自建、繼承、受贈的產權住房、國有經濟組織產權住房、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以及在房管部門辦理登記備案的租賃房屋。

可見,取消購房落戶政策,將租賃房屋納入「合法穩定住所」的范疇,成為一種新的趨勢。

事實上,國務院辦公廳2016年曾先後下發《關於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干意見》、《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兩個文件,規定了大中城市均不得採取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

租房落戶條件高低有別,重點人群更寬鬆

在租房落戶條件方面,各地門檻高低有別,多以在當地繳納社保的年限來劃定。

無錫為租房落戶設置的門檻是:參加城鎮社會保險、申領(簽註)《江蘇省居住證》均滿五年(宜興為均滿三年)。同時,居民之間簽訂的未經過備案的房屋租賃協議不能作為落戶條件,須租住經房管部門辦理租賃登記備案的租賃住宅才能辦理落戶。

鄭州為外來務工人員落戶設置了在鄭州參加城鎮社會保險滿2年的條件;揚州要求擁有穩定就業並不間斷繳納城鎮職工社會保險滿5年;濟南在征求意見稿中提出,對市內五區(歷下、市中、槐蔭、天橋、歷城)以外常住戶口人員,在該區域內同時具備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合法穩定就業且按規定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滿2年。

此外,對於一些重點人群的落戶條件,一些地方還進行了進一步的放寬。

比如,無錫明確,對高校畢業生、中高級技術工人、留學歸國人員全面放開戶籍准入,只需在無錫依法繳納社會保險並申領(簽註)《江蘇省居住證》,準予本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來本市落戶;且不設定合法穩定住所的具體條件,可按實際情況將戶口落在自有住宅、租賃住宅、單位集體戶和社區家庭戶中。

更多城市或可租房落戶,租賃雙方權益如何平衡?

租房可落戶,可謂是「租購同權」在戶籍領域的體現。未來,承租人還能享受哪些公共福利?

此前,住建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在人口淨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廣州、深圳、南京、杭州、廈門、武漢、成都、瀋陽、合肥、鄭州、佛山、肇慶等12個城市成為首批試點。

隨後,住建部有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未來將通過立法,明確租賃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建立穩定租期和租金等方面的制度,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務方面與買方居民享有同等待遇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基於租賃關係的立場不同,房主一般不會願意承租人落戶,這就可能引發權利分割的衝突,關鍵是要看政策細則如何設置與落地。

張大偉認為,鼓勵租賃有兩個辦法:要麼是直接增加租賃房源,北京、上海等地已經在做;要麼是增加租賃權利,但要先征得房主同意或者保護其應有權益。「如果只想與房主分割權利,則可能引發租金上漲。

推進「租購同權」 當下應清理公積金提取障礙

租房者申請公積金用於租金支付,長期以來面臨重重門檻,除了要提供一系列證明,還要提供房租完稅發票,這就意味著要繳納房租總額5%的所得稅,這筆錢往往由租房者承擔,而且只能提取部分額度的公積金,這與買房者可以較為方便地提取足額公積金相比,顯得更加繁瑣且成本更高。

推進「租購同權」,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務方面享有同等待遇,既要著眼未來,推動教育等資源的均衡,更要立足當下,做好清理公積金提取障礙這樣的具體工作。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 研究員 劉衛民:

「未來的住房市場,一定是同屋同權,也就是說我不論是租還是買這套住房的時候,我能夠作為一個市民,作為當地的納稅者受相同質量的社會公共服務。把住房、教育、醫療、養老、產業等等,這樣一系列的政策做系統性的設計和推進,才是我們將來真正發展的方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