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此前,李銀河的這篇文章大受歡迎。

>一位中國社會學家談內容審查。文章被轉發10萬次後被刪,她重發後被轉發27萬次。

本文綜合兩個來源:好奇心日報、微信自媒體艾克司(微信id:gh_e2a0ad8a6469)

(艾克司原文《蠢貨李銀河其人》已遭刪除)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昨天(2017年7月24日),《好奇心日報》在其「城市」專欄下發表了文章,談論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的事,這是為數不多的專業媒體對此事發聲:

7 月 23 日早上7點左右,李銀河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名為「有感於禁言」的論述,被多位網友截屏轉發到其他社交平台。她提到,因為自己於 7 月 9 日在微博發表了名為《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的文章,被(微博)禁言三個月。

在這篇目前已被徹底和諧的文章裡(本文文末附上此文),李銀河說:

「在目前健康發展的中國社會中問題較大的一個方面是對言論的違憲審查:書報檢查制度嚴厲,網絡刪帖封號現象嚴重,影視審查制度苛刻。」

「事情為什麼不可言說呢?仔細觀察,其中必定有做錯的事情不肯承認。然而,不承認事實真相對於歷史公論沒有絲毫用處。」「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所有的真相,人們只要想知道,就一定能夠知道。」

所以,她呼籲維護言論自由的權利。

目前,李銀河的微博主頁上最新微博是7 月 18 日發布的名為《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突然失學》的文章。

她之前提到的文章 《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已經在微博刪除。

但因為有感於這個論題,一些網友在看過《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後,對李銀河發起過一些相關問題的付費問答,還依舊被保留在李銀河的微博頁面上。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她說:「贊成福柯說的,哪裡有作用力哪裡就有反作用力。就具體壓力的反抗比宏大話語更可靠。」

但是,「在中國的語境裡,常常會感到福柯的思路會有點超前,因為中國社會面臨的是從中世紀走向啟蒙的階段,所以啟蒙話語是最解渴的,最能擊中痛處和搔到癢處的。」

2017年6月30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審議通過了《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引起廣泛討論。

參考:

>在中國作節目的內規:為已有定論的人物或事件「翻案」、社會陰暗面、同性戀等內容應刪除。

當天,李銀河在微博發布「對《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查通則》的兩點分析」,認為這個通則在創作自由權利和性愛自由權利存在瑕疵,這篇分析點擊量超過了 60000000次。

此文請參考:

>一位中國社會學家談內容審查。文章被轉發10萬次後被刪,她重發後被轉發27萬次。

之後,她針對相關議題多次發聲。直到 7 月 23 日,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

在朋友圈發布的論述中,李銀河提到:

「當人因為自己正義的發聲受到權力的打擊時,心裡會覺得無論如何對那些受到權力更嚴酷迫害的人有所交代,對自己的良心是一種安撫。我喜歡有壓力的生活,沒有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容易喪失生活的動力。受到壓迫才有反抗的動力,增加言說的衝動,增加生活的動力。這是我真實的心理活動,是被禁言三個月的感想。」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7 月 24 日,《好奇心日報》記者聯繫李銀河,問其就禁言一事是否願意接受採訪,她的助理回覆:「商量了一下,先不說話了。」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就在主流媒體與李銀河陷入沉默的日子,網友紛紛出身力挺,除了截屏其朋友圈截圖之外,也有網友用個人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艾克司的一篇《蠢貨李銀河其人》在朋友圈獲得了10w+的閱讀,帶著情緒,卻切實倒出了這些年來,李銀河以其所作所為撐起當代知識分子擔當的種種。

以下是《蠢貨李銀河其人》這篇文章,你會更加清晰地了解李銀河其人,以及她擔負的10w+網友的愛:

維尼小熊的海報下站了一個人。那是李銀河,嘴巴被膠帶封死,活像一個蠢貨。一把年紀,竟然不顧名譽金錢,去幹憤青的事。對,她就是許多人眼中的蠢貨。

那個因為敢於談論同性戀、SM、多人性行為等等一切駭人的名詞,而被一些人視為洪水猛獸的李銀河,那個跳出來質問,皇帝怎麼沒穿衣服的女人。

這個女人據說今天被禁言了,據說是三個月,原因不單單是她那篇關於號召言論自由的文章,而是固執的發了被刪,刪了再發,再刪,再發。

此刻,這個蠢女人號召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奮起抵制審查,捍衛言論自由權利的話音,猶在耳畔。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李銀河,1952年出生。7歲之前,她一直叫「李三反」。其一,她是隨母姓而非父姓;其二,「三反」典出1952年全國開展的「三反運動」。

1967年,作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先聲,李銀河跟大她5歲的哥哥徒步「長征」去白洋淀,直到有一天,河北省安新縣公安局來了一幫警察,將村子裡的北京知青全部押送回北京。李銀河回憶,一個長相英俊,名叫江山的男生向警察抗議,被五花大綁押上敞篷卡車,他緊緊抿著嘴唇,一滴淚水掛在臉頰上。

1969年,李銀河在上山下鄉的運動中,合法下鄉到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不久又到山西老家沁縣插隊,直到1974年文革結束,來到山西大學讀書。就是在這裡,她遇到了王小波。用李銀河自己的話說,我能在幾秒鐘之內,從一群人中分辨出他在還是不在,我心裡明白,我愛上了他。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畢業後的李銀河,先後在光明日報、國務院研究室和社會科學院任職,1982年赴美學習社會學,並於1988年獲得博士學位後,回國後師從費孝通進入性學研究領域。目前,李銀河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的研究員和教授。

王小波曾對李銀河說:「我不要孤獨,孤獨是醜的,令人作嘔的,灰色的。」這個身高1.84米的黑臉大漢說,在見不到她的日子裡,自己難過得就像旗桿上吊死的貓。1980年1月21日,王小波和李銀河登記結婚。1997年,王小波因心臟病突發辭世,當時,李銀河正在劍橋大學做訪問學者。

也許是多年對亞文化的研究,令這個60多歲的老婦女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思維方式。目前,李銀河和一個名喚「大俠」的,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別者生活在一起。

不止如此,李銀河還大方的承認自己的虐戀愛好。「我對虐戀的愛好在很小的時候就露出端倪,它和我對性的感覺從一開始就密不可分。」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沒人統計過,中國究竟有多少虐戀人群,有多少人以非主流認同的方式生活,而像李銀河一樣如此毫不避諱,簡單的面對自己的,卻是鳳毛麟角。她像一個孩子一樣單純的剖開自己給別人瞧,也大聲說出心裡的話。這話,不止是那句,我喜歡虐戀,也包括,瞧,皇帝不是沒穿衣服麼?

身為一個輿論風口浪尖上的人物,深處一個網絡審核漩渦最為猛烈的時刻,能高聲喊出自己的聲音,是殊為不易的。

也許正因如此,網絡作家尼佬在微博中說,當得起一聲 「Mother」 的中國人,也就李銀河了,且她並不是那種經驗主義的mother,而是實踐自由到死的戰士,當你知道她仍然澎湃地愛著的時候,她那毫不時髦的眼鏡和髮型也變得像是22世紀朋克應有的樣子。

這個「mother」今天被迫閉上了嘴。

多麼愚蠢,非要鬧到不能張嘴,非要鬧到自己出點事。這對許多中國人來說,難道不是愚蠢的嗎?

然而,吾輩永遠要記得,她捍衛的不是她一個人的自由,而是千千萬萬你我他的自由。就像劉震雲說的,我以我血薦軒轅,哪怕知道萬萬同胞會拿自己的血沾饅頭吃。

在大家忙於閱讀2000萬人在北京的生活時,我想借用一個網友的留言:這麼正義而勇敢的人,怎麼能讓她一個人戰鬥。

我們的尊嚴不值什麼錢,可它是唯一我們真正擁有的東西,是我們最後一寸領土,但在那一寸領土裡,我們是自由的。

—— V字仇殺隊

那位奮起反抗中國內容審查的教授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了。

以下內容為李銀河被刪除的原文:【我們為什麼應當徹底取消言論審查制度?】

文革後這四十年,我國的社會生活漸漸恢復正常,整個國家從非理性狀態漸漸回歸了理性,國家越來越富強,人們的心情也越來越輕鬆愉快,在世界各國的橫向比較中,中國人是對未來生活持樂觀態度占比最高的國家。在這個社會中,絕大多數人都有了安全感,不會僅僅因為思想和言論而受到刑法制裁、行政處分和思想批判。說絕大多數而不說全部,是因為尚有少數例外事件偶爾發生(例如近期對湖北作協主席方方的小說《軟埋》的批判)。

但是,目前健康發展的中國社會中問題較大的一個方面是對言論的違憲審查:書報檢查制度嚴厲,網路刪帖封號現象嚴重,影視審查制度苛刻。審查部門抱著「守土有責」的態度,嚴防死守,有時到了神經兮兮的程度,一些審查事件(僅舉《武媚娘傳奇》一例即可管中窺豹)荒誕搞笑,淪為公眾笑柄。我在6月30日發布的微博「對《網路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的兩點分析」一文日前點擊量已經超過六千萬次,高點擊率表明了公眾對審查制度的極度焦慮。

最近王小波的《綠毛水怪》改編電影,與導演聊天時,他們說劇本的審查立項過程是小心翼翼的,因為雖然是個單純的愛情故事,但是故事發生的時間涉及文革,就可能通不過審查。聯想到過去有人要拍《黃金時代》也曾無法通過審查而在簽約之後被迫下馬,未通過審查關口的原因不明,大約是涉及知青題材吧。成名作家尚且如此,遑論無名之輩。審查尺度之嚴到了風聲鶴唳吹毛求疵的程度。為什麼會這樣呢?他們怕的究竟是什麼呢?他們守土有責守的是什麼「土」呢?表面看是有些題材還有點敏感,比如文革,知青上山下鄉,黨內鬥爭,社會上的歷次政治運動;實質可以一言以蔽之:不可言說的事實真相。只要某段歷史中尚有事實真相不敢示人,涉及該題材的言論、研究、文學作品、影視作品就變成了敏感話題。

為什麼有些事情不可言說呢?仔細觀察,其中必定有做錯的事情不肯承認。然而,不承認事實真相對於歷史公論沒有絲毫用處,除了讓人們看到自己缺乏道德勇氣之外,完全於事無補。原因僅僅在於,在這個互聯網時代,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所有的真相,人們只要想知道,就一定能夠知道。再屏蔽,網路信息還是無孔不入。這種局面跟秦始皇時代把書一燒就萬事大吉相比,差距可就太大了;跟互聯網出現之前只要守住印刷機器這個「土」就沒人能知道事實真相相比,差距也是蠻大的。

目前的信息傳播手段已經造成了這樣一種局面:凡是人們想知道的,他們都能知道;凡是人們不知道的,都是他們不想知道的。只要某人想知道某事的真相,很容易就能知道。即使中文信息全部封鎖,人們還可以看外文;即使中國網路全網封鎖,人們還可以翻牆從外網獲得信息。而如果把目標確定在要讓所有人都不想知道真相,那幾乎是任何權力都無法做到的大工程。既然做不到,再做就是無用功,與其做無用功,不如不做。這不是唯一合乎邏輯的推理嗎?

各國憲法中全都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條款,中國也不例外。但是具體實行起來,中國與老牌的西方民主國家,還有很大差異,主要就表現的審查制度上。馬克思在他生活的年代(19世紀)就參與了爭取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鬥爭,有長篇專論批判普魯士的書報檢查制度。中國共產黨在1920年代至1940年代也是堅決主張取消言論審查制度的。現在,時間之輪已經轉到21世紀,中國人民還在爭取這個權利,儘管我們的主流意識形態是馬克思主義,我們的憲法中也早就有了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條款。

拿19世紀馬克思在德國爭取言論自由的鬥爭、20世紀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主張取消審查制度的鬥爭與21世紀在中國爭取言論自由的鬥爭相比,二者有一個共同點,一個不同點:共同點是,主張言論自由是進步的,堅持審查制度是落後的;前者順應歷史潮流,後者逆歷史潮流而動。不同點在於,在19世紀和20世紀,審查制度是有效的,確實能夠限制信息的傳播;在21世紀,審查制度已經越來越無效,因為無論多麽嚴厲的審查也無法真正限制住信息的傳播,人們只要想知道任何事情的真相,他們一定有辦法做到。

鑒於中國已經邁進了現代國家的門檻,鑒於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有「自由」一項,鑒於憲法中寫入了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條款,現在是徹底檢討目前社會生活中存在的審查制度的時候了,就在此時此刻。當行政部門出台違憲的審查條款,按照部門的意志隨意審查言論(所有的出版物、互聯網文章、影視作品),隨意責令某些書籍影視作品下架的時候,我呼籲全體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奮起抵制,積極主張自己受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權利,為在中國徹底取消審查制度而努力,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尊嚴。

推薦閱讀:

>中國到底有沒有言論自由?有或沒有,都只對一半。

>一位中國電視編劇告訴你,製作國產戲劇是什麼體驗?

>你可能知道【倒車】在中國的意思,最新流行語是【高速路上倒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