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林徽因發現國寶【佛光寺】80周年,當年是怎麼回事?

▲俯瞰佛光寺(圖片來源: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本文來源:鳳凰藝術(微信id:artifeng)

撰文:李鵬

剪輯:王俊婷

採訪:劉凱喬

對於中國當代的知識分子來說,梁思成、林徽因如一座燈塔,以他們的文人風骨與治學風範,指引著每一位知識道路上的求真者所應行進的方向。

▲ 梁思成、林徽因夫婦考察、測量佛光寺

2017年7月5日,是梁思成先生發現佛光寺八十周年紀念日。一周前,北京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聯合鳳凰衛視領客文化、鳳凰藝術的媒體同仁,及國家文化基金支持項目歌劇《林徽因》劇組,驅車前往山西,重走當年梁思成、 林徽因探尋佛光寺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同行者,還包括梁思成、林徽因的長孫梁鑒,以及曾孫女梁周洋;此外,81歲高齡的羅健敏亦特別隨行,羅健敏出生於1936年,1955年考入清華建築系,有人說,這可能是梁思成林徽因的最後一位在世的弟子,他代表了更多無法親身參與的梁思成後輩學人……

▲ 梁思成、林徽因長孫梁鑒

▲ 梁思成、林徽因曾孫女,北京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理事梁周洋

▲ 梁思成、林徽因弟子,清華建築系55級學生、建築設計師羅健敏

▲ 騎毛驢向五台山進發的梁思成、林徽因等中國營造學社人員

一行人此次從大同華嚴寺出發,到太原晉祠結束。而之所以把佛光寺作為重點,是因為佛光寺在當時,被梁思成稱為「中國第一國寶」,之所以這樣說,與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

1937年,正是國家風雨飄搖,中日戰爭一觸即發之際,當時,有日本學者的斷言:在中華大地上已經沒有唐朝及其以前的木結構建築。

為了以事實駁斥日本學者的觀點,找到中國現存的唐代建築, 從1932年到1937年初,梁思成和林徽因共率領考察隊考察了137個縣市, 1823 座古建築。更考慮到當時兩位先生身處的時代背景,交通狀況,可以說是冒著生命的危險,殊為不易。

▲ 佛光寺所在位置

1955年考入清華建築系的建築設計師羅健敏說:

「講述梁思成林徽因先生在探尋時期的不易,更多的是依靠一種信念」。

世紀30年代,日本人曾斷言,中國已不存在唐以前的木構建築,要看唐制木構建築,人們只能到日本奈良去。但中國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卻始終相信國內肯定還有唐代的木構建築。

一個偶然的機緣,在敦煌117號洞窟中,梁思成發現有一張唐代壁畫「五台山圖」,上面繪制了佛教聖地五台山的全景,並指出了每座寺廟的名字。其中有一座叫「大佛光寺」的建築,讓他看到了發現唐代建築的希望。

按圖索驥,梁思成和夫人林徽因騎著毛驢跋山涉水,開啟了尋覓唐代木構古建的旅程,佛光寺也從此成為第一座被發現的唐代木構建築「活化石」。

▲ 佛光寺

山西五台山佛光寺大殿是中國早期木結構建築的典範之作。敦煌五代壁畫《五台山圖》中就繪有五台山大佛光寺的圖像。佛光寺的唐代建築、唐代雕塑、唐代壁畫、唐代題記,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都很高,被人們稱為「四絕」。

據唐代《古清涼寺》記載,佛光寺創建於471年~499年間,即北魏孝文帝時期。隋唐時期,佛光寺已經聲名遠播,中唐以後,寺內曾建有三層九間高達72米的彌勒大殿,更可謂盛極一時。

《宋高僧傳》中記載,唐元和十五年(793)「河東節度使裴度奏五台山佛光寺慶雲現文殊大士乘獅子於空中,從者萬眾。上遣使供萬菩薩,是日復有慶雲現於寺中。」佛光寺距長安路途遙遠,寺中的「祥瑞」竟能遠達長安,傳到宮廷中去,可見寺院在當時的影響。

一直到了唐代宗會昌五年(公元845年)大滅佛的時候,偌大的佛光寺才土崩瓦解,僧人也作鳥獸散,幸存下來的只有殘垣斷壁。

後來,到了唐宣宗大中年間,佛教再一次進入興盛時期,才在一個名叫願誠的法師主持下在原址予以重建。其中,山腰上的東大殿至今保持了唐代重建時的風貌,是不可多得的唐代瑰寶。

▲ 梁思成等人手繪的佛光寺大殿測繪圖

1961年,中國國務院將佛光寺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東大殿外在形象集中體現了唐代木構建築清爽簡單、祥和浩蕩的氣魄。北側的文殊殿是座著名的金代建築,單簷歇山頂:

「建造用減柱法,這種不規則的用柱法,元明以後已不多見,就是在宋金建築中也很特殊。這樣的結構形式是我國現存木結構建築中的孤例,也是我國古代科技進步的實物例證。」

此外,文殊殿的殿梁架使用了粗長的木材,兩架之間用斜木相撐,構成類似今天的「人字柁架」,增加了跨度,減少了立柱,加大了殿內空間,足以見當時的妙手神功。深處殿內,殿宇中那些栩栩如生、色彩艷麗如新的塑像,鮮活靈動,似乎會隨風舞動。

更有趣的是,在東大殿佛座背後的一個壁面上還「藏」有一幅極其生動的壁畫,是著名古建築專家羅哲文先生1964年考察時偶然發現的。畫面高35 公分,寬100公分,兩側被後人用土坯牆封護,光線幽暗,所以發現時這幅畫色澤如新,保持著唐代的原貌。畫上畫有天王、天女、鬼怪、妖猴、神龍等,人們俗稱《鎮妖圖》。

▲ 林徽因在測量經幢

▲ 梁思成在佛光寺大殿

▲ 林徽因在佛光寺大殿

▲ 1937年林徽因與佛殿主寧公遇塑像的經典合影。(圖片來源: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佛光寺歷史悠久,寺內佛教文物珍貴,故有「亞洲佛光」之稱。佛光寺外青山環抱,寺內古木參天,殿堂巍峨。

如今,這裡既是佛教信徒朝拜的聖地,也是旅遊者們觀光的勝地。

這一切,都離不開1937年梁思成林徽因與營造學社諸位同仁當年的發現。

一切似乎是冥冥注定,1937年7月5日,佛光寺被發現,比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件,僅僅早了兩天。

天似乎是有意安排,讓這一尊為中國正名的千年古剎,趕在中國近代史上最風雨飄搖的年代之前,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亦讓梁、 林伉儷事業生涯的最輝煌的一刻,在此刻修成正果。

▲ 北京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聯合鳳凰衛視領客文化、鳳凰藝術的媒體同仁,及國家文化基金支持項目歌劇《林徽因》劇組重走佛光寺

從1937年到2017年,在80年的之間裡,世界與中國都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生了太多,值得載入史冊的大事件。

然而,梁林兩位先生的傳奇,似乎從未褪色,總被記起;是什麼,讓兩位先生的故事至今讓人難以忘懷?

在佛光寺大殿外,由來自中國、美國、英國的一眾友人,所舉行的一個小小的紀念儀式, 似乎就是對這個問題,最好的回答。

在大殿外,幾位友人以中英文朗誦梁思成所著的《圖像中國建築史》,郎朗的讀書聲在拂過千年古剎的微風中回蕩,別有風韻。

▲ 梁思成、林徽因弟子,清華建築系55級學生羅健敏朗誦梁思成先生所著的《圖像中國建築史》

▲ 美國《新聞周刊》駐京記者Liu Melinda朗誦梁思成先生所著的《圖像中國建築史》

▲ 英國皇家亞洲學會北京主席白龍朗誦梁思成先生所著的《圖像中國建築史》

▲ 英國倫敦發展促進署大中華區首席代表趙冰冰朗誦梁思成先生所著的《圖像中國建築史》

特來佛光寺為歌劇《林徽因》采風的中國抒情花腔女高音歌唱家,中國歌劇舞劇院獨唱演員陳小朵,亦現場以她最喜愛的以林徽因同名詩歌命名的歌劇選段《蓮燈》,致敬當年的大師風骨。

▲ 中國歌劇舞劇院獨唱演員陳小朵以林徽因同名詩歌命名的歌劇選段《蓮燈》,致敬梁思成、林徽因夫婦

的確,正如歌劇中所唱的:「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蓮花,正中擎出一支點亮的蠟,熒熒雖則單是那一剪光,我也要它驕傲的捧出輝煌。」

這句詩句似乎映出了 民國時期大師們的共同風骨——不管是戰亂頻仍,還是貧病交加,他們始終保持著堅強不屈的品行,一生致力於祖國的事業,鞠躬盡瘁,終不負年輕時「熒熒雖則單是那一剪光,我也要它驕傲的捧出輝煌」的誓言。

80年後,諸位同仁重遊佛光寺,不僅是訪古問今,更是為了致敬那些將千秋家國融於已懷的大師氣象吧。

▲ 梁思成與林徽因

《蓮花》——林徽因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蓮花

正中擎出一支點亮的蠟

熒熒雖則單是那一剪光

我也要它驕傲的捧出輝煌

不怕它只是我個人的蓮燈

照不見前後崎嶇的人生

浮沉它依附著人海的浪濤

明暗自成了它內心的秘奧

單是那光一閃花一朵

像一葉輕舸駛出了江河

宛轉它漂隨命運的波湧

等候那陣陣風向遠處推送

算做一次過客在宇宙裡

認識這玲瓏的生從容的死

這飄忽的途程也就是個

也就是個美麗美麗的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