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本文發表於2022年5月21日,被許多上海人、上海學生「共情」,在微信朋友圈廣泛傳播,後來被刪除,全網幾乎找不到了。

作者的微信公眾號是「榕作榕」。

雖然文章被刪,但作者提前備份了原文底下的評論,在5月23日將這些評論集結成一篇文章發表,標題和「我是紅燒公主」的標題一樣很特別,叫做「二千四百三十八分之七十五」(意思應該是指上海人中的75人)。

這些論是2022年上海封城紀實(主要是學生),該文連結放在文末。

以下是《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正文: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這次疫情,我擬定了兩條新的人生標準。

一是交友標準:相對復雜,即能夠和經70多天隔離生活的我狠狠共情,在我訴說這段悲痛經歷的時候,不至於說些屁話,如果能為我淚流滿面,這邊建議直接和我結婚。

二是未來留居城市標準:相對簡單,信賴感。

5月20日,我到虹橋站,在自動販賣機看到一瓶元氣森林七塊五。

我驚喜地和朋友說,元氣森林七塊五啊,這玩意兒不是25r嗎?

朋友們覺得我在這種完全封控的環境下,沒有消費的渠道,應該可以省下很多錢。但事實上,由於物資匱乏,一夜之前,我們後進到以物易物的年代。

我舍友拿到珍貴物資,憑借強大精神力量可以忍住不吃,並且在交易市場上遊刃有余,這種我們美其名稱華爾街之狼。

我是拿到物資,五秒鐘炫掉,我這種,廣富林街敗家犬。

我每天在樓群裏看著螺螄粉跳到過50r,一瓶可樂25r,一顆三頓半20r。原價出物的人,我建議你們寫進簡歷裏,備註一下自己是現世觀音菩薩。

我也在這些數字中一天一天變得麻木,可樂不是可樂,可樂是25r。

就像洗澡不是洗澡,洗澡是動輒5天不能洗,一般2天洗一次。

就像等待不是等待,等待是14+7+7+7+¥%#¥@&**……%¥

就像日增上萬的背後好像不是百姓,只是冰冷的數據。

確診數頂峰日增上萬了,就不再去細究個位數上的數字,「人」在為「人們」殉道。

還有一些觸目驚心的數字,比如得知高鐵票黃牛搶票600塊錢,包車回上海壓邊的江蘇浙江基本8500左右。但是經歷70天洗腦的我已經接受600和8500,我還會禮貌回復這些數字,說好的,考慮一下。但是當一個租車公司告知我回鹽城21000,那一刻,我在想,我是在參與什麼撤僑行動嗎?

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在上海念書的學生,我是活該在上海念書嗎?我是活該被關了70天之後,天天核酸抗原被捅,還要斥巨資回家,斥巨資隔離。這些是我自己本應該承擔的嗎?

為什麼需要我,需要我的學校,需要我的家庭,需要我的家鄉,去承擔這一切?

70多天,我每天都想問為什麼。

為什麼孩子們在花一樣的年紀考上大學,還沒來得及參加豐富的校園活動,沒有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就要忍受這沒有邊際的禁錮。

為什麼在滬打工人員只能蜷縮陰暗角落等不來物資,兩個月分毫未賺,想盡一切辦法,在他們不熟悉的互聯網裏拼命尋找回家的資訊,因為芒種的節氣到了,他們在上海錯失了賺錢的機會,不能再錯失耕種的時節了。

為什麼謙恭有禮的老人們,辛苦了一輩子,頤養天年之際,要被迫灌輸微信團購、核酸掃碼的知識。科技在發展,時代在進步,老人被義無反顧地推向邊緣。

為什麼他們要做出這樣的犧牲。

為什麼啊?

我一直在想,我是什麼時候變得絕望的呢?

是生日也要關在學校裏,靠舍友幫我去樓裏討麵包和酸奶製造蛋糕嗎?

是黃牛告訴我搶票服務費600,我被關70天回家還要自費掏錢繼續隔離的時候嗎?

是吃完無數個紅燒牛肉麵,再去搬物資時看到裝運車輛後備箱摞得像山一樣紅燒箱子嗎?

是我吃了一百頓包菜和西葫蘆,去食堂買飯,看到仍然有堆得像山一樣的包菜西葫蘆的時候嗎?

昨天,接駁車的司機說可以讓家長放點食物和生活用品在接駁車在隔離酒店停車的位置。

我媽問我:想吃什麼水果。

我思考了5秒鐘,走馬觀花細數了我70天吃的一些珍貴的水果:八個人一起切分的蘋果、宿舍四個人一起分的梨、長相醜陋在宿舍樓差點喪失交易尊嚴的橘子。

我記得那天下午,燕姐抖抖嗖嗖從我們宿舍門口遞進一個梨,並告知我這是我們一個宿舍的,我還覺得很好玩,立刻和我全國各地的朋友分享,太搞笑了吧,怎麽會四個人吃一個小梨,這得是人生中多珍貴的記憶吧。

那個梨要是能說話,估計當時得直接罵我傻逼吧。

最後我和我媽說:蘋果和橘子以外的一切水果。

但是我還是想感激蘋果和橘子,感謝你們頑強的生命力,在此次疫情脫穎而出,在我靈魂衰竭的時候,給了我力量和勇氣,我以後還是會經常支持你們。

謝謝蘋果,謝謝橘子,謝謝你們初心不改,在這個幻滅的時空,保持本我。

我難以去細數我究竟看過多少數字堆砌的消息。

3月10日那天,我得到的資訊是只用關14天,所以最初的幾天我願意接收5天無法洗澡,我願意接收關在宿舍四四方方的小場所,我願意接受

可是14天之後,沒有任何結束的消息。

之後,新聞告訴我,4月5日是拐點……

我等到了4月5日……

朋友們又和我講4月15日會解封……

4月15日,我又聽說4月22日會全面解封……

4月,不知道是誰的謊言,這些數字像是皮諾曹的鼻子附體。

五月開始,我不再相信任何數字。因為3.10-4.30,足以讓一個樂觀的enfp失望透頂。我變得狂躁、敏感、易怒。

我原來的性格是不喜歡任何爭吵,普度眾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假裝看不見。但是現在的我變成了,你跟我說一句不對勁的話,我可能一個語音電話打過去糾正你,順便還要跟你列舉一二三,擺事實講道理,摁著你的頭皮跟你掰扯清楚。

直到我安靜下來,我會覺得很恐怖。

因為原來的我不是這樣的,我也不喜歡這樣。

可是我不得已變成了這樣。

15號是我精神崩潰的臨界點,15號之後我的精神狀態就是:極度焦躁、不安。

我拼命地聯繫社區,聯繫一切疾控電話,確保我從學校踏出去,一直到進隔離酒店的那一刻,都是萬無一失的,每一環我都要確定。

因為我真的太害怕了,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我也不願意再去為任何人去承擔風險。

不知道怎麽和大家解釋這樣的七十多天的生活,濃縮起來最直接的感官就是:我變得很歇斯底裏疑神疑鬼。

以前你告訴我,五點我們在學校北門見面哦。我會說好滴好滴。

現在我會說:請問你確定是五點整嗎?是學校北門的哪個位置,是門裡面還是門外面,是距離門多遠,你能保證會在那個時候一定出現嗎?

我好像有病。

但是我沒有辦法控制我的歇斯底里。

哪怕你現在邀請我深夜三點,出去走五公里。

我沒有關係,我可以走,只要你向我保證:一切消息屬實。

你要向我保證。

我在想,這70多天的歇斯底裏會不會給我刻上烙印,會不會讓我在今後的學習生活、家庭環境偶爾迸發的焦慮中崩潰,會不會讓我遇到愛人時永遠不會交換承諾。

昨天下午,我在隔離酒店,狼吞虎咽。我爸媽好像跟我有心靈感應,他們給我發消息說水果都嘗一點,不用都吃掉。

可是啊爸爸媽媽,我與世隔絕,物資匱乏70天,我好像是一個幹癟的海綿直接被扔進太平洋。我根本不敢浪費任何食物,浪費一點我都會覺得很痛苦。

所以我昨晚我腸胃難受地躺在床上。

真的很諷刺啊,上一次腸胃難受,是因為在學校吃不下去飯,餓到胃疼,躺在床上流眼淚。不爭氣的是我,還是我的腸胃,是不是太久沒吃過好東西了。

與此同時我收到jeoy的信息,她比我提前兩天回家隔離,目前已經是吃到在床上痛苦地癱著。

joey說:我們沒有死於新冠,而是死於胡吃海喝。

所以我們會犯了七宗罪之一的暴食,我們會下地獄嗎?

半個西瓜,我幾乎全都吃掉。隔離酒店不能開空調,半個西瓜剩了一點,放了一夜,今天早上西瓜其實已經餿掉了,可是一大早我還是忍不住又舀了兩口。

眼淚還是掉了兩滴,我覺得很難過。

因為西瓜餿掉了,我沒有完全吃完,所以我很難過。

以前我一直信奉一句:真正的受難者,也許會低聲下氣,但是絕對不會趾高氣揚地販賣自己的苦難。

可是我們一直都在低聲下氣,我們像是放了一夜的西瓜,悄無聲息地餿掉了。

但是現在,出苦難,25r。

===============

原作者後來將評論集結成文發表,網址在這裡

以下是部份微博用戶的評論:

原作者後來將評論集結成文發表,網址在這裡

抗疫期間,國際大明星們在家裡快憋壞了

xxx

兩個月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福利院,發生連續死亡

xxx

疫情期間咳嗽怎麽辦?通過此「三問」可自測是否中招

xxx

擁有上千棟摩天大樓的魔都上海,其實也有寧靜古鎮江南風情

xxx

中國手機廠商傷腦筋,競爭慘烈又遇肺炎

xxx

停業十多天損失人民幣50億,海底撈迎來了第一筆銀行貸款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