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 孩子,希望你將來去上海

本文來源:漫天霾

微信id:lblmlsy4

作者:漫天雪798

本文發表於2021年12月26日,為閱讀量10萬+的熱文。

作者附了一個上海聖誕集市的影片如下:

孩子,希望你將來能在上海生活,不為別的,因為上海能過聖誕,大大方方地過。

在上海,過聖誕節,不會有裝逼犯過來說你不愛國;在上海,你可以選擇任何非侵犯性的生活方式,不會有清朝來的破古董說你不熱愛中華傳統文化;在上海,你吃肯德基和西餐,不會有神經病晚期患者拿個蘋果手機拍你並把你趕出餐廳;在上海,也不會有蠢貨看你開輛豐田車就拿U型鎖砸你。

上海從開埠那天起,就是國際化的,是全球文化的交匯之處,上海人對什麼都見怪不怪,會嘲笑那些動輒把中國外國掛在嘴上的人是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

別小瞧過聖誕節這事,它代表著個性、包容和解放,指向了自由和財產權,也就是文明的內涵。

動輒對別人的個性化選擇指手畫腳的人,是野蠻人,只有野蠻人才沒有財產權的觀念,像個野獸一樣憑誰力氣大而取勝。我們文明社會中的人不這樣幹,我們若有觀點需要贏得他人的認同,依靠的說理而不是蠻力;我們對他人沒有侵犯自己財產權的行為堅持的是「關我屁事主義」。

只有在上海這樣的地方,大多數人都認同文明社會的財產權準則,所以人們才有自由。

我家姑娘本來就社恐,喜歡獨立自主和自由自在,所以一定要設法去上海這樣的城市,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目的,屏蔽那些令人惡心的陳詞濫調。

上海人也沒有那麽多閒人裝模作樣地整天盯著別人的生活,上海是一座追求金錢與效率的城市,大家都忙著呢!

追求金錢比追求權力,不知道要高到哪裡去了。

追求金錢,唯一的方式是滿足他人的需求,為他人而生產。在這個過程中,是互利互惠的合作,是資源被調配到最能發揮其效用的用途,是人的才能得到充分釋放。

追求金錢,就是講誠信。因為商業從來不是一錘子買賣,它希望回頭客,期望提升自己的聲譽,期待未來的更大滿足。一句話,就是時間偏好低,富有遠見。眼光長遠的人不會坑蒙拐騙,那不是因為他有多高尚,而是因為他正確地認識到了自己的長遠利益所在。所以追求金錢的人不會整天虛偽地把道德掛在嘴上,然而事實上卻最有道德。

追求金錢,就是熱愛和平。商人的辦法是用自己的產品和服務打動你,他不斷地向你介紹自家商品的特性、優越之處、性價比高,他一直采取的是說服的文明辦法,你不買,他只會反思自己有什麼問題,不斷改進自身贏得你的青睞,而不是遷怒於你。商人從來不會拿著槍對你說,把錢交出來;也不會借助強制力對你說,你愛買不買。

追求權力就不一樣了。追求權力就是不比誰的產品好、服務好、能力強,而是比誰的拳頭硬;就是看誰跟權力更靠近,所以就能更好地剝削他人;就是赤裸裸地搶劫,然後你只能忍氣吞聲。所以追求權力的社會,就是人人不顧他人、設法謀求權力、看誰分贓分得多的動物叢林。

要麽追求金錢,要麽追求權力。這世界上並沒有某些人宣稱的第三條道路。所以這就是二選一,選擇前者,就是選擇市場,選擇後者,就是選擇計劃。往前者靠近一點,就更接近自由;往後者倒退一點,就更接近奴役。

那些包裝得再精美、聽起來再誘人的說辭,如果是依靠權力而非市場在進行,都是騙人的把戲,都是通往奴役之路。

我家姑娘實誠,不喜討巧,不愛打架,厭惡強權,所以一定要去上海這樣的城市,憑能力公平競爭取勝。

上海最初是一座小縣城,現在成長為一個國際化大都市,為什麼?

因為上海自由。

因為上海自由,所以人們用腳投票紛紛來到這裡,上海沒幾個土著,上海人都是「外地人」,來了都是上海人,跟深圳一樣。人多了,上海更發達了,更自由了、更繁榮了。

所以誰要是對你說,人口太多了、負擔太重了。那你就對他說,既然有這個認知,你為什麼不自殺?既然認為人是負擔,你為什麼不加入納粹?

人是最大的資源。

人來了,帶來了更精細的分工和更大範圍的合作,所以每個人都從中受益;人來了,就帶來了更多的資本,交換就更頻繁了,創造的價值就更大了。

上海是市場化程度最高的地方,是資本積累最豐富的地方,所以企業非常多。企業多了,勞動力就相對稀缺了,企業就要競爭勞動者了。競爭的辦法就是開出更高的工資和提供更好的工作條件。因此上海是機會最多的地方,是工資最高、工作環境最好的地方。
上海人愛發財,因為到上海來的人就是奔著發財而去的。上海人這股子勁頭有點像北美殖民地初期的美洲拓殖者,他們信奉的是「財富即美德」——富裕,是上帝對我的智慧和勤勞的犒賞;貧困,是上帝對他愚鈍而懶惰的懲罰。他們對貧困也是同情的,但是從來不是無原則地同情。

由於大家都愛發財,上海就是富人最多的地方。富人越多,就越投資辦廠,勞動者境況就越好,貧困階層就越是受益。

由於信奉財富即美德,所以對財富就只有羨慕而沒有仇恨,所以社會少了很多戾氣,講究的是契約精神和合作共贏。

啥地方要是仇恨資本,仇恨富人,仇恨大企業,姑娘你就不要去,因為這些人整天想的,實際上是自殺。

我家姑娘心境澄凈得如同泉水,從來裝不下狹隘的仇恨,所以要去上海;我家姑娘沒多少裝腔作勢的「鄉愁」意識,十幾歲就生活了好幾個城市,走哪兒愛哪兒。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你家鄉,所以要去上海。

由於商業氛圍濃厚,所以上海人辦事比較靠譜。

上海人的觀念,塑造了上海政府。你看上海官方做事情,都跟商人一樣,講究成本與收益,權衡當下與長遠。疫情防控,也搞得跟做生意一樣,實現了最低投入下的最高產出。所以上海是全球「優等生」。

你看上海的流調和溯源,準確識別,精準發力。由於流調到位了,有限的資源就能好鋼用在刀刃上,只需要在重點區域,以及密接者開展有針對性的檢測和控管,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樣,既可以集中優勢兵力實現動態清零,又避免了傷及無辜。這背後,是一系列的科學、專業、應急策略的雄厚準備。

由於基礎工作到位,所以坐地鐵不用看綠碼,因為黃碼和紅碼已經被精準管控;所以它的商業、交通正常運轉,對生活的影響降到了最低;所以不用每個人到處掃碼、登記甚至發誓,搞得健康碼都能崩潰;所以不用全員核酸檢測,把檢測也搞崩潰;所以上海迪士尼能放煙花,上海不封城。

上海不搞雷霆萬鈞,上海不是腿疼就把腿鋸掉,上海不搞一人得病全城吃藥。上海讓人放心與安心。

上海也不需要繁文縟節的介紹信,不需要來回跑斷腿。

為什麼?因為上海人不喜歡這樣,所以他們就不敢這樣。執政觀念,是由人民的觀念塑造的。一個人人喜歡商業交換的地方,你要搞雷霆萬鈞的動作,人們就不答應;一個喜歡和平合作的地方,你動不動就搞戰時狀態,會令人非常反感;一個大家都忙著做生意賺錢,喜歡自負其責的地方,讓人認為國家萬能什麼都依靠它就有點搞笑。

所以你能怪誰呢?你就是雪崩時的那一片雪花,你敢說自己沒責任?你要是還不改變觀念,今天呼籲管一管,明天呼籲查一查,後天呼籲啥都免費,這地方就一直是那個衰樣,永遠趕不上上海。

觀念越是落後的地方,越愛折騰,越折騰就越窮,越窮,面對突發事件就越缺乏應對能力,想抄作業都沒那個能力。

所以我家姑娘一定要去上海,哪裡不光是自由,關鍵是能保命。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