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 驚心動魄——敏感時間滴滴赴美上市,性質有多惡劣?

本文來源:超級學爸

微信id:chinasuperdad

作者:學爸蛋總

本來我還沉浸在建黨百年的喜慶氣氛中,可惜被三件事給攪和了:第一,港警被襲,維他奶為兇手站台;第二,航天投資老總酒後暴力事件;第三,滴滴赴美上市事件。

我們今天說最緊張刺激的滴滴赴美上市。作為國內的獨角獸企業,滴滴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當仁不讓之勢如破竹,在紐約上市了。

滴滴赴美上市,本身就疑點重重:第一,日程匆忙;第二,時間敏感;第三,無視監管。我們先捋一捋時間線。

6月10日(北京時間),我國第一部關於數據安全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公布,並將於2021年9月1日正式施行。

6月10日(美國時間),滴滴正式向美國證券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書,計劃以DIDI為股票代碼,申請納斯達克或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美東時間6月29日(北京時間6月30日00:45分),滴滴在美國進行了首次公開發行(IPO)籌資40億美元,當時大部分國人都在睡夢中。

美東時間6月30日早(北京時間6月30日晚)滴滴的股票在紐交所開始交易。而這時國內相關部門都在喜迎百年華誕,全國人民都在聚焦北京。

別的公司上市都非常高調,又是敲鐘又是開新聞發布會又是邀請全球媒體宣傳,都恨不得搶占所有媒體頭條和熱搜榜。

而滴滴上市則極為低調,沒有任何慶祝,沒有任何軟文宣傳,甚至連最基本的敲鐘儀式都省了,公司管理層和投資人連朋友圈都沒發。

圖片

滴滴上市不僅低調,還借助盛大節慶的掩護。全國人民沉浸在激動而熱烈的情緒之中,媒體都在報導黨的百年華誕,我好友的朋友圈幾乎全部都留給了黨。

7月2日,國家網信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

國家網信辦的公告還說,為配合網絡安全審查,防範風險擴大,審查期間停止了滴滴出行的新用戶註冊功能。

圖片

這個「擴大」兩字就很傳神了,因為防範的是擴大而不是風險,說明風險已經發生了,叫停只是亡羊補牢。

7月4日,審查結果出來了,說是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的問題,並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

需要注意的是,網信辦進行安全審查的依據是《國家安全法》和《網絡安全法》,對應的分風險不僅僅是用戶資訊泄漏的風險,更威脅到了國家安全。

滴滴收集個人資訊這個是眾所周知的,不收集你資訊怎麽大數據殺熟。在滴滴面前,我們都是小透明,可能比我們愛人還了解我們。

比如周末,你去哪一家牛雜館了,你去傳承什麼正規非物質文化遺產了,跟誰一起去的,服務員是誰,你老婆肯定不知道,但是滴滴知道。

圖片

當然,隔壁老王啥時候上你家串門,你不知道但滴滴知道。不但你去哪兒了滴滴知道,你在車上的一舉一動,滴滴都知道。

滴滴不僅監控了你的電話還在車內安裝了桔視記錄儀,分為內外攝像頭,可以分別監控車輛前方路況和車內情況。

監控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約束視頻中的人,但也可能造成個人隱私資訊的泄露。現在的問題是,這些資訊都在滴滴手裏,滴滴可以隨意調取監控。

而滴滴收集的資訊,還遠不只這些。按照滴滴的《個人資訊保護及隱私政策》,其中定義的個人資訊範圍大到令人不寒而栗:包括用戶密碼、身份證號碼、面目識別特徵……

圖片

你若用了滴滴,就必須同意這個隱私策略。一旦同意,滴滴就可以在你的授權之後,理直氣壯地收集你的一切資訊。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在高德地圖的打車功能上,只有滴滴沒有寫隱私保護,滴滴寫的是測溫消毒。

圖片

滴滴掌握了你的一切資訊,基本上可以把你進行精準地畫像,直接通過大數據殺熟,或者把你的數據賣給商家,最大程度開發你的商業價值。

對於升斗小民,我們的個人資訊不值錢,但是數億人的資訊匯聚在一起,就是一個大寶藏,也可以成為某些國家獲取中國情報的重要途徑。

滴滴掌握的交通大數據,是可以用來判斷中國現在的交通便利節點,以及人口產業集聚區的,即使只是審計報告、財報附註及相關往來問核,資訊量也是巨大的。

甚至還可以研判中國的大政方針、重大措施。比如新華社新媒體中心就曾經聯合滴滴媒體研究院,基於實時生成的移動出行大數據,得出了各部委的流量。

圖片

圖片

圖片

假如國防部突然某幾天車流量增加,會不會成為給敵人提供預警的信號呢?敵方會不會趁機調動間諜衛星,甚至依靠間諜人員獲取進一步情報呢?

滴滴在美國上市很可能有如下情況:第一,從事敏感職業的用戶,他們的資訊存在暴露的風險;第二,中國人的整體資訊泄露;第三,國家的地理地圖數據,受到嚴重威脅。

沒有在美國上市,國內數據也被禁止出境,也在政府的監管範圍之內,危害可能還沒那麽大。但是在美國上市之後,性質就變了。

2020年12月,特朗普簽署了《外資公司問責法》。不光要求公司不受中國政府控制,還要求在美上市公司披露機密資訊,同時美國政府還要審核。

圖片

公司一旦在美國上市,就需要嚴格遵守美國所有制裁和實體清單制度,不說變成美國的二鬼子企業,也差不多了。

所以一個主營業務在中國的企業,恬著臉逆勢到美國上市,也是夠夠的了,行為已經表明了立場,故意或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非故意地出賣國內資訊,都是合乎邏輯的。

美國一邊要求企業擺脫中國的控制,一邊卻在給企業安插一些奇怪的人士。滴滴有個獨立董事,此人在西點軍校畢業,前美國軍官,曾是美國陸軍的一名情報軍官。

圖片

這好歹還是明面上美國政府對滴滴的監管和要求,更重要的是,美國可能會把滴滴當做監控中國的二傳手,這種風險非常大,而且非常容易實現。

大家可能低估了美國對全球的監控能力和決心,大家聽說過棱鏡計劃,棱鏡計劃只是美國眾多監控計劃中的一個。

美國情報系統以「搜集一切」為目標,以維護美國霸權利益為核心標準,企圖在任何時候窺探任何角落。

比如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上世紀就構建的全球監控體系——梯隊系統,可以監聽全球幾乎所有的電話、傳真、電子郵件。

中國也是被監控的重點。美國情報史學者里切爾森說:「只要(中國)把信號發到空中,我們總有辦法弄到它。也許無法搞到所有的信號,但我們確實能過濾出不少有價值的東西。」

所以為啥我們要發展自己的通信產業,所以為啥我們要發展自己的大飛機,所以為啥我們要發展自己的晶片,所以為啥要發展自己的互聯網,所以為啥要發展自己的操作系統。

正是因為我們的互聯網是獨立的,也正是我們的通信產業是獨立的,所以美國要罵我們互聯網不開放,所以美國要打壓華為。

滴滴赴美上市,相當於給美國遞刀子。因為既沒有什麼核心技術,對美國也沒什麼威脅,反而可能成為刺探中國情報的利器。

美國人既可以通過官方審查,要求滴滴提供數據,也可以通過情報人員滲透,或者通過滴滴采購特種設備,秘密竊取數據。

滴滴除了收集個人資訊和數據,還收集中國道路的實景資訊。每一個掛靠到滴滴旗下汽車,都在義務地為滴滴收集道路以及街景資訊。

2020年10月,滴滴註冊了滴滴地圖,依靠上千萬的滴滴司機,滴滴地圖成為全網最詳細的實景地圖。

道路資訊的安全核心在於敏感部門,一般出於保密需要會在街景地圖中設置不同的查看精度,甚至偽造地理資訊。

國家測繪局的測繪地理資訊,包括大地坐標系、地心坐標系、及獨立坐標系的轉換參數,就屬於絕密,全國高精度數字高程模型也屬絕密。

國家等級控制點坐標,軍事、國家安全要害部門的點位名稱及坐標,國家經濟重要工程設施的點位坐標,都屬長期秘密。

但實際上,地圖的使用是有嚴格規定的。導航地圖本來就是要分公開和機密部分,甚至還要引入人為數據誤差,甚至人為錯誤。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懷好意的人,卻正在想方設法,利用各種人為或技術手段,竊取關鍵情報,從這個角度,滴滴必須在政府的嚴格管控之下。

對滴滴的監管,我認為:第一,滴滴不可以收集與用戶乘車無關的資訊;第二,滴滴的監控應該直接接入公安部門,公司無權調用;第三,滴滴高管必須進行政審;嚴禁資訊擅自出境。

我認為,滴滴這次突擊出海上市,有試圖搶在《數據安全法》生效之前,逃避中國政府的監管之嫌,搶先把生米做成熟飯。一旦做成熟飯,政府再監管難度就大了。

不叫停,國家和個人資訊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你叫停了吧,那麽上億註冊用戶和千萬滴滴司機咋辦,那麽多洋股東咋辦?說白了就是企圖挾民自重,甚至挾洋自重。

有些人發了財之後就忘本了,真以為市值800億美元全因為自己本事有多大,忘記了哺育他們的14億人口的大市場。

資本家就是資本家,國家安全和用戶隱私,不存在的。這一次博弈,本質上還是中美的較量。很遺憾,滴滴選擇了在1911年10月9日入宮。

在美國不斷敵視中國的大背景下,中國必須加強在美上市企業的互聯網安全審查監管,守護好數據主權和資訊主權,最終是為了守護國家安全。

而作為出頭鳥的滴滴,僅僅是個開始。

閱讀原文

拜登政府維持一個中國政策,陸媒:一天兩場集體逼宮,目標全是中國

xxx

美國商業周刊專訪滴滴出行CEO程維:滴滴是如何將Uber擠出中國的?

xxx

外媒誤傳裁員,壟斷全球70%市場、中國的科技巨頭大疆

xxx

美國法官暫緩下載禁令,TikTok:我們很高興

xxx

他從中國賺了百億美金:阿里、京東、小米、滴滴背後都有這個男人。

xxx

美國宣布對駐美中國外交官的活動設限,多項活動須經美方批准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