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黃旗是哪來的自信?

本文來源:地球知識局

微信id:diqiuzhishiju

作者:南城賽金花

2021年5月27日,北京856路公交上。一位自稱「正黃旗」的中老年大媽要求一位乘客讓座,並用歧視性語言謾罵。

這一幕被其他乘客錄成了短視頻,經過幾天的發酵傳播,造成了不良社會影響。6月8日大媽被行政拘留。

這一事件已經塵埃落定,但是,北京大媽引以為傲的正黃旗身份究竟意味著什麼,頭頂通天紋的「正黃旗」人,出門為什麼要擠公交,這背後發生了什麼?

白山黑水間的爭奪

八旗是建州女真設立的軍事制度,這一制度的形成,對後金崛起、滿族形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入關後,它也是清朝統治者維持統治的基石。

一項制度並不會憑空出現,成功的制度往往是社會、歷史、和其它先進位度共同影響下形成的產物。所以想要明白一個制度為何會出現,先要了解上述的這些因素。

▼黃白紅藍與鑲黃白紅藍,共八旗(圖:[email protected]

圖片

圖片

明初期和明中期最大的外部壓力來自蒙古高原,雖然相較於元帝國不可同日而語,草原各部族也鬥爭不斷,但是其軍事實力依舊不容小覷。為了與之對抗,明代加強北方軍備的同時,也在團結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

蒙古高原的壓力使得東北地區在地緣上非常敏感,燕山山脈及關寧錦走廊分隔了關內與關外,一旦突破這道屏障,作為首都的北京就會危在旦夕。所以,如果敵對勢力同時控制蒙古高原與東北,這將為明朝帶來巨大的邊防壓力。

▼明朝北方防線長期處於戰爭狀態給邊防和財政造成了巨大壓力,如果要同時應對兩個方向,恐難以招架

圖片

當時東北生活著女真民族的各個部落,他們有相似的語言和生活習慣,部落之間相互通婚、攻伐。

有的部落與遼東漢人關係密切,融合較好,有的部落蒙古血統成分較多。在無法完全控制的前提下,如果明朝不團結女真各部落,女真各部落就可能倒向蒙古勢力,這顯然不是明朝皇帝願意看到的。

另一方面,朝鮮李朝也在加速北擴,勢力已影響到如今的中國東北地區,一旦當地部族被李朝完全滲透,也是明朝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如果東北和東北各部組均支持明朝,這一地區無疑是明朝左右東北亞局勢的關鍵抓手,但若是丟了,京畿地區便會直面前線

圖片

永樂初年,明朝冊封對其有功的女真胡裏改部,建立了建州衛,不久以後斡朵裏部逐漸遷移到建州衛附近,明朝又先後建立了建州左衛和建州右衛,任命斡朵裏部的首領孟特穆掌管左衛,其弟弟凡察掌管右衛。

孟特穆便是日後清朝皇室的祖先,被清廷追認為肇祖。而胡裏改部與斡朵裏部成為了建州女真最為核心的組成部分。隨著女真各部的發展與融合,逐漸形成了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分。

▼這三部分的名字與方位頗為對應,頗有種內分封而外夷狄的味道

圖片

建州女真與明朝合作較為緊密,漢化程度更高。建州三衛和明朝直接控制的衛所不同,自治程度極高,為羈縻[mí]衛所。作為指揮官的指揮使往往由當地酋長擔任,通常世襲,朝廷對這裡的影響有限。

建州女真也並不總是忠於明朝,他們不時會出兵劫掠明朝或朝鮮的邊民,使之成為奴隸或工匠。明朝則不時出兵攻擊作為反制措施,還會利用建州女真的內部矛盾削弱其力量。建州女真則在服從和叛逆之間反復橫挑,利用擄掠來的人口和資源,擴充自己的勢力。

▼長白山脈在這裡其實形成了一道地理屏障,使得明朝的郡縣組織很難擴展到漁獵部落的腹地,而長白山西部也成為大明與女真部落的爭奪焦點

圖片

旗人哪來的?

明朝後期海西女真哈達部、葉赫部是女真中最強勢的力量,他們傾向於與朝廷合作。這一時期建州女真相對受壓制,同時對明朝、海西女真多有不服。建州出身,與明朝邊官交好的野心家尼堪外蘭也建議明朝出兵征討建州。

凡察(曾掌管建州右衛)的後人王杲帶領建州女真部隊偷襲撫順,並大肆劫掠,之後又進攻遼陽,殺死數名明朝軍官,震動了明廷。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便集結兵力進攻建州右衛。

此時王杲的力量甚至不足以統一建州,所以必然無力抵擋集結了兵力的明軍。權衡利弊後,王杲的親家建州左衛指揮使覺昌安和女婿塔克世選擇暗中投靠明朝。

王杲死後,其子阿台再次反叛,覺昌安為了救出自己嫁給阿台的孫女,和兒子塔克世進入被圍攻的古勒城。尼堪外蘭出面勸降古勒城,然而勸降成功後,明軍背棄承諾屠城,二者也被誤殺在了城中。

努爾哈赤是覺昌安的孫子,塔克世的兒子,王杲的外孫,面對家族受到重創,他要求明朝邊官處置尼堪外蘭。然而後者沒有受到處置,反而背靠明朝成為了女真各部的強勢人物。

對於努爾哈赤,明朝也僅僅讓他承襲祖爵,做了建州左衛指揮使。但這並沒有「安慰」努爾哈赤的怒火,後來他選擇起兵進攻尼堪外蘭,並將其勢力消滅。

遼東總兵則接受了這一既成事實,沒有出兵干預,努爾哈赤成為了女真一霸。

▼其實從大明角度來看,長城以外打成什麼樣,最後都只能承認既成事實,一方面懶於干預,一方面已經無力干預了

圖片

利用難得的發展良機,努爾哈赤修築城寨,逐漸統一了建州各部,並和以弓馬嫻熟聞名的葉赫部、哈達部結為姻親,並依靠自己田莊的收入,組建了自己的騎兵部隊。隨後,建州女真成功抵禦了海西女真葉赫、哈達、輝發三部聯軍的進攻,還與蒙古建立了同盟關係。具備了整合女真各部的實力。

決定性的轉變發生在1599年,建州利用聯姻等手段,趁著哈達部受到葉赫部攻擊,又遭遇饑荒時將之吞並。吞並一個同樣強大的部落,為建州帶來新生力量的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管理難題。

原本建州的軍事制度具有濃厚的漁獵民族風格,延續了狩獵小隊的編制。以血緣為紐帶,將統一村或一寨的壯丁,每10-12名編為一個小隊。這樣的編制固然靈活,親朋好友變為一個小隊也方便配合。但是這顯然為軍官的工作增添了很多麻煩,一旦參戰人數較多,就會變得難以控制。

1601年,努爾哈赤參考金代的軍事制度,對舊軍制進行大規模改造與重建。軍事制度變革之後,建州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1607年擊敗輝發部,1613年吞並烏拉部,人口和實力迅速膨脹。

1615年,軍政合一的組織——八旗制度雛形初現,每300戶為一個牛錄(佐領),五個牛錄為一個甲喇(參領),五個甲喇為一個固山(旗),每一級都由相對應的額真統帥。

▼然後在1619年的薩爾滸之戰後,組織能力大幅提高的努爾哈赤成功「下山」,從此大明的遼東局勢一發不可收拾

圖片

隨著時間的發展,八旗制度逐漸成熟。至少在1622年,四正色旗和四鑲邊旗的八旗型制正式確立。

望文生義的正黃旗

然而,現代人所指的正黃旗,並不是與努爾哈赤親密度最高的那一批人馬。

隨著建州的勢力越來越大,努爾哈赤久經考驗的胞弟、子侄們開始摩拳擦掌,準備上演一場場父慈子孝的奪權大戲。努爾哈赤在八旗之上,又設置了諳班(大臣)和貝勒(王)。貝勒理論上總管各旗,實際上只能直轄各旗的護軍,形成與軍事將領額真們互相牽制的局面。

▼比如皇太極就是努爾哈赤的四貝勒,領兩黃旗

圖片

然而,在權力交接給皇太極的過程中,依舊出現了殘酷的權力鬥爭,並波及到八旗制度。兩黃旗為努爾哈赤所統領,而正黃旗的名字前還帶有「正」字,通常會讓人誤以為它是排序第一的旗,不知道前幾天公交上的正黃旗大媽是不是也出現了這種誤解。

其實鑲黃旗才是排序第一的旗。日後,鑲黃旗下走出鰲拜,慈安太后這樣權傾一世的角色。慈禧太后則是鑲藍旗抬入鑲黃旗。

正黃旗名人相比要顯得黯淡一些,能為大眾所知的,除了納蘭性德,便是鴉片戰爭時期的主和派琦善。

▼如果不考慮這個正字,僅從視覺習慣來看,也是右側圖案更高貴些

圖片

最初,不論鑲黃、正黃都不在皇太極手裏,而是屬於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多鐸和阿濟格。於是,他便將原本的鑲黃、正黃降格為鑲白、正白,將自己統領的正白旗改為正黃旗。將鑲黃旗(即原鑲白旗)給了長子。之後正藍旗因為被卷入謀反事件,與正黃旗重新混編,形成了新的鑲黃、正黃旗。之前的鑲黃旗又變成了正藍旗。

入關後,半數八旗進入北京駐防,其餘的則守衛在長江、黃河、大運河沿線、關外、蒙古等重要城市的據點中。他們往往占據各個城市的一角或新建一座城,形成滿城。旗人作為軍事貴族,不但擁有俸祿米,而且享受免稅免勞役的特權,在入關之初,一度廣泛圈地。

▼可以看海,亦可滑冰(圖:陳思宇117 圖蟲創意)

圖片

隨著清代擊敗各地反抗勢力,平定三藩,又擊敗強勢崛起的準格爾部,一步步進入到一個相對穩定、和平的時期。

依靠提供兵員換取經濟、政治特權的八旗子弟們,迅速進入到了一個特權還在,但是義務大大減輕的時代,從平定三藩起就表現出不堪用的跡象。衣食無憂,缺少壓力的生活逐漸造成了整個階層的普遍墮落,武備廢弛成為常態。

就這樣,旗人從壟斷暴力,令人生畏的軍事貴族階層,逐漸淪為落魄貴族。他們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也從讓人敢怒不敢言的老爺們,變成了日上三竿起床,去牛街吃口點心遛鳥的閒漢。

隨著人口膨脹,八旗子弟的經濟特權也不再優越,不少八旗子弟生活困頓,有些甚至走向流氓化。最終作為清朝武裝力量核心的八旗,既無力鎮壓起義,也不能禦外辱。使得滿清政權不得不依賴漢人大臣與團練武裝,旗人地位進一步下滑。

辛亥革命後,旗人的社會地位曾一度淪為底層。而如今,大清都已經亡國110年了。

▼下班了下班了(圖:潘笑沖 圖蟲創意)

圖片

參考文獻:

1.柯嬌燕,常書紅.八旗漢軍的起源與內涵新見[C].2002.
2.任玉雪.八旗牛錄起源時間問題再探[J].滿族研究,2004:8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