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超越武漢,成為中國中部常住人口第一大城市

圖片

▲圖 / 新華社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微信id:jjbd21

作者:劉茜

導讀:鄭州常住人口數量達到1260萬人,首次超過武漢的1232.65萬人,成為中部常住人口第一大城市。

截止到5月30日,中部地區六省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已全部公布。

  中國最新人口普查:14.1178億人,性別比微幅下降,漢族91%

對比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從省級層面看,2010-2020年十年間,河南增幅超過其他五省,十年共增加常住人口534.2萬人,增長5.7%。

安徽十年共增加152.7萬人,增長2.6%;湖南十年共增加76.1萬人,增長1.2%;江西十年共增加62.1萬人,增長1.4%;湖北十年共增加51.5萬人,增長0.9%。山西是中部六省唯一常住人口減少的省份,十年共減少79.6萬人。

從城市角度看,在十年間常住人口增長數量方面,鄭州、長沙、武漢在中部城市中位列前三。

鄭州十年共增加397萬人,長沙十年共增加300.38萬人,武漢十年共增加254.11萬人。

鄭州常住人口數量達到1260萬人,首次超過武漢的1232.65萬人,成為中部常住人口第一大城市。

鄭州人口增長態勢超武漢

記者梳理近年來鄭州和武漢的人口數據發現,鄭州的常住人口增長態勢一直高於武漢。

2018年之前,鄭州每年的常住人口增量一直在15萬左右,2018年達到25萬,2019年為21.6萬。

武漢最近幾年的常住人口增長量不超過18萬。

2020年鄭州常住人口相比前一年增加了225萬,武漢相比前一年增加了111萬。

中國中部發展研究院暨區域與城鄉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教授王磊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區域經濟發展的規律之一就是,在發展過程中,各種資源要素向首位城市聚集,帶來人口吸納能力的增強。

「2016年,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獲得國家支持。」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秦尊文認為,這一國家戰略釋放出明確資訊,河南舉全省之力支持鄭州發展,資金、技術、產業等迅速向鄭州聚集。

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鄒薇分析,鄭州臨空港經濟區發展迅速,富士康進駐是鄭州產業發展的轉折點,帶動了華為、中興等企業落戶,鄭州電子資訊產業得以發展,河南全省外貿進出口快速增長。

目前,鄭州市外貿出口額和進口額位居中部省會城市第一。

產業發展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吸引了人口向鄭州集聚。

「湖北的區域發展戰略是『一主引領、兩翼驅動、全域協同。「秦尊文說,既要看武漢,還要看都市圈,武漢被賦予了更多引領作用,需要回應周邊城市的發展需求。

鄒薇認為,中西部地區人口除了流向一線城市外,就是向省會城市聚集,河南的人口腹地優勢也為鄭州人口增長提供了基礎。

湖北常住人口為5775萬人,河南常住人口超過9936萬人,幾乎比湖北翻了一番。

河南省統計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馮文元解讀稱,從全省各地流入的人口成為鄭州常住人口大量增加的最主要原因。

武漢常住人口在全省占比為21.34%,鄭州常住人口在全省占比為12.68%。

鄒薇表示,武漢的人口首位度是中部省會城市第一,鄭州在六個城市中排名最後,武漢人口吸引力並不弱。

「還有一個因素是行政區劃的調整,對人口也會有增量作用。」鄒薇說,武漢的面積一直保持在8500多平方公里,和其他萬億GDP城市相比,這樣的面積不算大。

而省會發展的其中一個路徑就是行政區劃的調整,這會直接帶來省會城市經濟總量和人口的迅速提升。

比如2016年代管簡陽後,成都超過武漢成為中西部第一大省會;2020年長春代管公主嶺之後,長春的面積達到全國省會城市第三,人口擴充到850萬。

兩大「群主」各有優勢

「常住人口數量不是考核城市發展程度的唯一指標。「秦尊文說,人口數量多,如果GDP總量沒有增加,意味著人均GDP的減少,說明人口聚集沒有對經濟效率產生提升作用。

數據顯示,在受疫情影響的情況下,2020年武漢GDP達到1.56萬億元,居全國城市第9位;鄭州GDP為1.2萬億元,全國排名第16位。

業內普遍以經濟首位度來衡量省會城市發展程度,即省會城市GDP占全省GDP的比重,武漢的經濟首位度為35.9%,鄭州為21.8%。

2016年,《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發布,武漢和鄭州同時成為國家中心城市。

鄒薇說,兩個城市的發展各有優勢和短板。武漢最為突出的實力之一就是科教優勢。

「大學和研究機構是培育科技產業最重要的因素。「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說,武漢有92所高等院校,高校數量僅次於北京。

2020年,武漢和北京、廣州、南京、合肥一起進入2020年自然指數TOP20科研城市排名。

與武漢相比,鄭州的211大學只有鄭州大學。

數據顯示,武漢的研究生在校生數超過14萬人,鄭州的研究生在校生數不到4萬。

得益於科教優勢,武漢新興產業快速發展,高新區企業個數及平均凈利潤靠前,而鄭州高新技術企業數量為武漢的37.6%。

交通區位發展來看,王磊認為,對於區域經濟中心來說,交通網絡發展能夠提高資源調動效率,促進生產要素聚集。

以鄭州為中心的「米」字型高鐵網中,目前差大「米」最後的一撇——鄭濟鐵路鄭濮(陽)段,該段預計2022年上半年開通。

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包括武漢在內的十幾個城市都在進行「米」字型高鐵建設,鄭州是最接近完成的一個。

航空發展角度來看,以航空經濟為代表的臨空經濟同時受到武漢和鄭州的重視。

我國共有17個國家級臨空經濟示範區,全國第一個獲批的臨空經濟示範區是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目前武漢正在積極爭取中。

2021年前三個月,鄭州機場累計完成旅客吞吐量530多萬人次,累計完成貨郵吞吐量16.7萬噸,行業排名位居全國第6位,客貨運繼續保持中部地區第一。

秦尊文說,2021年3月,中共中央審議了《關於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中部地區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其中一個重要內容就是促進長江中遊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發展,打造全國重要增長極。

支持武漢、長株潭、鄭州、合肥等都市圈建設。

「武漢是長江中遊城市群『群主『,鄭州是中原城市群』群主『,未來兩個國家中心城市將共同引領城市群協調發展。」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