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老舊社區加裝「公共電梯」,搭乘一次收費人民幣一元,刷臉收費

圖片

▲老舊小區加裝電梯。圖/中新社 賀敬華 攝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顧鴻儒

浙江杭州市臨安區一試點小區114台「電梯公交」於2021年5月底全部完工。

所謂「電梯公交」,是借用共享經濟的思維,以乘坐公交車的方式乘坐老舊小區的加裝電梯,按乘坐次數收費,一次一元。

一直以來,加裝電梯是老舊小區改造工作的重點,但在現實中卻會遭遇「卡殼」。

究其原因,很大部分是不同樓層業主之間的利益難以平衡。

例如,據估算,老舊小區加裝一部電梯需要數十萬元,如何將成本更加合理的進行分攤,是平衡高層、中層和低層住戶利益的關鍵。

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的本次試點是一次創新。

據了解,此次加裝電梯不用業主出資,由電梯公司免費為業主安裝,並負責後續維護和運營。

這種模式的確規避了前期建設資金籌集難等問題,但通過「付費乘坐」帶動電梯公司回收成本,能否成功尚待觀察。

以下是新聞影片:

刷臉使用,按次收費

「電梯公交」所在的小區叫做杭州臨安區錦北街道碧桂苑小區,建於2003年。

臨安區錦北街道公共服務中心主任應智音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碧桂苑小區已經建成近20年,居民老齡化較為嚴重。

據不完全統計,整個小區60歲以上的老年人占30%左右,其中,住在3樓以上的老年住戶不在少數。

為了提升居民的生活質量,2020年,臨安區將加裝電梯納為錦北街道老舊小區改造的重點工作之一,改造戶數1849戶,改造總建築面積28.76萬平方米。

據了解,「電梯公交」需要小區業主提前將自己以及家人頭像上傳,在人臉數據、居住單元和樓層等資訊核實後,再根據收到的提示資訊進行繳費充值,隨後便可通過軟件將電梯呼叫到目標樓層;當有訪客到來時,業主還可以在App內點擊「訪客通行證」按鈕,分享乘梯二維碼。

電梯公司加裝電梯項目負責人姜飛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這款App叫做「電梯公交」,在智能手機軟件商城內均可下載,但考慮到一些老年人,對於智能手機的操作較為生疏,因此在設計電梯時,加入了人臉識別技術,子女可將老人面部資訊通過App提交,審核通過後,老人便可「刷臉使用」,並且按次付費,一次一元。

此外,在多人同時乘坐「電梯公交」時,只按照註冊地址的房間號扣費。

在使用時,對於房間號相同的一家人,多人同時乘坐電梯到達同一樓層,不按人數收費,只按次數收費,在電梯承載範圍內,一次一元;對於房間號不同的家庭,即使住在同一樓層內,也需要分開付費。

例如,某單元601共註冊五人,五人同時乘坐電梯上樓時,只需一元。

若父母住601,子女住602,同時上樓時,雖然在同一樓層,但付費需按照兩個家庭進行,每家扣除一元,共需要兩元;若父母住601,子女住501,同時上樓時也需要兩元。

「目前還沒考慮推出年卡或會員卡,擔心這種模式會造成強制消費。站在業主的角度來說,按次付費最為實惠。」姜飛說。

此外,中國新聞周刊了解到,對於「電梯公交」,電梯公司只有20年的產權。

之後業主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免費乘坐,但需要共同承擔電梯後期的維修、保養等費用;另一個是延續「電梯公交」模式,業主只需按使用次數付費,電梯後期的維修、保養等繼續由電梯公司負責。

據姜飛介紹,碧桂苑小區共建設114台「電梯公交」,其中75台在2020年已經正式投入使用,還有39台預計在本月底完成安裝,具體驗收時間,根據電梯特檢院的驗收安排。

一次一元 貴不貴?

這並不是碧桂苑小區第一次嘗試加裝電梯。

中國新聞周刊在碧桂苑小區業主委員會獲悉,2019年碧桂苑小區已經符合臨安區加裝電梯的條件,並且嘗試用自籌資金的方式,號召業主加裝電梯。

據了解,當時加裝電梯的資金主要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政府給予的20萬元/台的補助;第二部分是政府承擔5—10萬元的遷移費用,用於供水、電力、燃氣等管線的遷移;第三部分是自籌資金,需要業主分攤,包涵設計、土建、電梯、安裝費等,約30萬元。

除此之外,業主還要共同承擔後期費用,例如電費、電梯保養費、維修及保潔費等等。

「這種方式,推行得非常困難。」應智音表示,業主自籌模式有很多弊端。

據了解,高樓層居民,特別是老年居民,對加裝電梯的意願較為迫切,但一些低樓層居民,考慮到噪音干擾、遮擋采光、影響屋價等問題,往往持有反對意見,雙方經常相持不下,但加裝電梯需要總人數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同意,這就讓事情陷入了僵局。

「電梯公交」由電梯公司出資建設,避免了業主「眾籌」,用市場化的方式,解決資金的問題,疏通老舊小區加裝電梯的堵點,電梯問題專家吳斌認為這種方式具有復制推廣的價值,是一種商業模式的「破圈」。

「以往,前期需要政府資金投入、住戶籌集資金投入,現在這種方式,前期不需要考慮太多成本的支出,只需要考慮後期怎麽去使用的問題。」

老舊小區原有「不患寡,患不均」的問題得以解決,「電梯公交」的商業模式值得借鑒,但若想持續發展下去,讓電梯公司有利可圖,才是長久發展的重點。

據姜飛介紹,目前「電梯公交」的營收,主要來源於業主的使用費用,但不確定性較大,不同樓棟情況也有所不同,「對於何時能回本,能不能回本,我們壓力還是有一點的,畢竟是新的商業模式,總歸要去探索的。」姜飛說。

經過與業主協商,目前電梯內的廣告收益歸給了電梯公司,廣告費和業主使用費,成為了電梯公司目前全部的營收來源。

「暫時還沒其他的營收模式,我們也在尋求創新,只是目前我們的市場規模很小,當達到一定量後,或許會有機會獲得一些創新營收。」姜飛說。

碧桂苑小區「電梯公交」一次一元的收費標準,也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為了在產權時間內收回成本,電梯企業正在將壓力轉移。

據了解,碧桂苑小區的電梯乘坐費用略高於其他省市。

2018年,北京大興區某小區推出「電梯公交」,單人單次0.2元;湖北十堰市「電梯公交」,使用價格分樓層收取,最高0.3元,其中,65歲以上老年人和殘障人士免費乘坐;河南省新鄉市的「電梯公交」,可辦理年卡或月卡,單次乘坐費用約0.2—0.3元。

與之相比,碧桂苑小區的定價頗具爭議。企業營收難以保證,最終還是會將壓力轉移至用戶,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滿足企業與業主的各自需求,是維持「電梯公交」生命力的關鍵。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