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那聲阿彌陀佛——台灣街頭的新型尬舞奇觀

圖片

本文來源:公路商店

微信id:zailushangzazhi

作者:陳只三

夜市是台灣的流水席,光是台北就有18個,要問到底誰才是夜市之王,鹽酥雞和蚵仔煎的攤主得打一場群架,但夜市女王只能有一個,那就是阿彌陀佛姐。

只要有阿彌陀佛姐,隨時隨地都能來一場不插電銳舞派對,所有意猶未盡的夜店遊魂,統統都會被她超渡。

從新北到台北,從樂華夜市到寧夏夜市,總能捕捉到阿彌陀佛姐高亢的嗓音,輕快的語調,以及環繞著她的活潑氛圍。

路過的Justin Wu本來想和她抗衡一下,最後還是忍不住跨越了宗教和時尚品味的隔閡,屈服於身體本能的興奮和律動。

流水的dancer拜倒在阿彌陀佛姐的單車前,她只是巋然不動地吟誦,舞娘的喜悲沒人看見。

圖片

阿彌陀佛姐已經變成了台北的支線任務NPC,只要遇見她就會隨時觸發銳舞劇情。

去年,YouTube團體反骨男孩在街上學跳男團舞的時候,偶遇了阿彌陀佛姐,當場就伴著她的聲聲佛音即興熱舞。

反骨男孩跟阿彌陀佛姐是老熟人了,18年他們就遇到過阿彌陀佛姐,當時還在流行模仿中國有嘻哈,反骨男孩沉浸在rapper的角色扮演裏,慘遭diss back。「可以,稍微暫停一下嗎,因為我要講評。」

「阿彌陀佛不是你能夠講評的,阿彌陀佛是無量壽佛,祝大家平安吉祥,健康快樂,消災延壽,祝大家無病發財,阿彌陀佛這支的,你沒辦法講評啦。」

完全被壓制的rapper當場邀請阿彌陀佛姐加入自己的戰隊,不過挖人失敗了。

「我覺得就是太skr。」

作為引領街舞新風潮的icon,阿彌陀佛姐不只是舞池裏的定海神針,也是音樂人的靈感繆斯,DJ BEE C為她創作了電音迪廳版remix,相當串味。

圖片

相比之下,還是街頭的即興創作更chill,要是運氣好,可以跟beatbox玩家喇叭傑克一樣,跟著阿彌陀佛姐的單車伴奏一段在路上的beatbox。

「一個悠閒的午後~騎公路車經過光華商場附近時,發現阿彌陀佛小姐,由於被她美聲的Flow感動,因此跟她一起騎著車,搭上了Beatbox,沒想到…如此完美…”

喇叭傑克還為她剪了10分鐘的加長純享版,真是耶穌聽了都要羨慕。

如果不是派對現場視頻流出,實在很難想像她的一聲聲「南無阿彌陀佛」,僅靠喉嚨和丹田就能占領街頭。

一切都源於她那聲無限迴圈的阿彌陀佛實在太洗腦了,加上極強的爆發力和穿透力,讓她被封為「阿彌陀佛姐」。

「我在新店區16樓的家裏都能聽到她在路上喊。」

除了洪亮通透的嗓門,阿彌陀佛姐還深諳傳播學的命門,富有創作激情,改編了無數中外名曲兒歌,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唱完一整首《兩只老虎》,《小蜜蜂》,《Apple round, apple red》和哆啦A夢主題曲等。

在聖誕節和新年的時候,阿彌陀佛姐會應節地換成《Jingle Bell》(鈴兒響叮當)和《恭喜發財》的節奏,把阿彌陀佛融進各種歡快的beat。

如果在生日的時候遇到她,還可以跟她點唱生日快樂版的阿彌陀佛,屬於隱藏歌單。

圖片

不過阿彌陀佛姐唱這些歌並不是因為好玩或開心,而是為了超渡。

作為夜市女王,你總能在各種小吃攤前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海鮮熱炒、炭烤串燒、豬腳店……只要有殺生的她都會過去普渡一下,點個炸雞排都有可能免費贈送阿彌陀佛轟炸。

如果是飲料店,就沒有這種待遇了。

夜市的老板跟伙計們已經對阿彌陀佛免疫,有的還會跟著她的節奏一起輕輕晃動。

圖片

中秋節是阿彌陀佛姐最忙碌的日子,這一天台灣家家戶戶都會聚餐吃烤肉,總有人的烤肉會被路過的阿彌陀佛姐超渡。「烤肉烤到一半,有人在對我的豬肉念經……」

不知道被普渡了的肉是不是吃起來會更安心。

圖片

有時候,阿彌陀佛姐的身邊還會多一個搭檔,坐騎也換成摩托車,雙倍佛音加持,立體環繞。

但大部分的時間裡,阿彌陀佛姐都是一個人。

這並不是什麼誤入邪教,她的腦殼也沒有壞掉,往前倒20年,阿彌陀佛姐是一個成功人生的模板。

從小生長在台北市古亭的阿彌陀佛姐,原名高美玲,在家排行老七,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讀書,考試,從藥劑相關科系畢業後就出來做了藥劑師,開了自己的藥房,一做就是十多年。

鹿港小鎮的青年窮其一生追求的,也不過就是這樣的安逸,卻變成了高美玲想要擺脫的命運。

「有一次,我在家看電視,無聊轉到後面100多台的佛法頻道,看著看著不知不覺感到有一股力量牽引著我,我忽然『頓悟』。」

圖片

高美玲開始覺得自己藥房裏賣的墮胎藥、殺蟲劑都是在殺生造孽,於是她關掉了藥房,跑到寺廟受戒,開始吃素,研讀經書,並且發願要「普渡眾生」。

念阿彌陀佛就是凈土宗的修行方法,只要一直念,就能發願往生極樂凈土,而阿彌陀佛姐把念阿彌陀佛變成了一場馬拉松,我完全感受到那份誠意和體育精神。

這樣的修行方法讓她毀譽參半,有人覺得她太吵了,噪音穿腦,應該被歸為城市汙染,也有人覺得她沒有逼人信教,傳道的同時還很有娛樂精神。

「這個阿姐成功讓一群根本不可能念佛的人,邊唱跳邊念阿彌陀佛,達到一個眾善的境界。」

圖片

也有人被逼得在路上跟她對唱哈利路亞,最後因為笑場輸掉

阿彌陀佛姐被罵的也不少,連她自己的家人都不懂她,好多次她都被在夜市看到她唱歌的二哥破口大罵,無法理解她的堅持。

直到阿彌陀佛姐唱得越來越出名,被各種轉發和報導後,家裏人才開始慢慢不反對她。

她並不排斥那些圍著她跳舞的人,誤入真的時尚趴,也會大方拿起麥克風獻唱,直到因為安可曲太多被勸停。

很多夜市的老板一開始被煩得不行,也漸漸開始和她和平相處,有餐廳的廚師還在老婆要生孩子的時候開心地跟她點唱兩只老虎版的阿彌陀佛歌。

「我唱阿彌陀佛,要讓眾生聽了能』一歷耳根,永為道種『,未來能夠萌發學佛向善之心,』阿彌陀佛『就像是一粒種子,不管是用聽的,看的,只要蕓蕓眾生接觸得到,就一定會發芽。」

疫情也不能阻止阿彌陀佛姐弘法,不過她會戴上口罩,還會提醒太興奮的圍觀路人保持社交距離。

圖片

也有人問她為什麼不直接出家修行,阿彌陀佛姐認為出家人要顧及「威儀」,而她想要「利益眾生」,所以不會出家,要到處去唱阿彌陀佛,一直唱到不能動為止

阿彌陀佛姐已經在台北街頭唱了將近20年,根據聽著她的歌聲長大的人的感受,聲音已經不如以前洪亮了,但精神頭還是很飽滿,有時她還會坐高鐵去台南高雄唱一唱。

宗教音樂並不稀奇,沐浴在神聖的曲調、信仰的恩典之下,整個人都會端莊起來,相比之下阿彌陀佛姐嘹亮的口號式吟唱初聽很鬼畜,聽久了還挺動感。

台灣人對本地百花齊放的宗教信仰見慣不怪,也沒那麽容易被感召了,還不如跳舞。

圖片

沒有人願意追隨阿彌陀佛姐的生活,每天醒來,就是吃飯洗澡睡覺,然後不停地重復。

其實大部分人也不過如是。

閱讀原文

中國外交部宣布制裁軍售台灣的美國企業,但未透露具體制裁措施

xxx

知乎雄文 / 台灣軍隊如何運用民生設施反登陸?

xxx

法溯既往,青島涵碧樓之黃粱一夢十二年

xxx

《天橋上的魔術師》史上陣仗最大的台劇,價值4600萬人民幣的奇幻故事

xxx

台灣已經批准:2015年年底以前,台灣會有至少3000家商店,可以刷支付寶了。

xxx

兩岸最近都發表了觀光廣告,台灣在東京,大陸在紐約;兩支影片都看看吧~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