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直播,為什麼成了東北網紅們的賺錢密碼?

2021年5月中旬,快手網紅殷世航因為炒作求婚事件衝上熱搜。

有博主爆料稱,這場訂婚直播給殷世航帶來高達4000多萬的收益,按30%的傭金比例到手1600萬。

也有網友吐槽他的帶貨能力:

「含淚賺了一千六百萬。」

「殷世航早該被封了,經常炒作做低俗直播。」

5月17日,快手發布公告,稱平台接到用戶23萬條舉報,目前已經對殷世航賬號進行封禁處理,快手電商將嚴查其商品質量,收集消費者反饋,並對該商家作出進一步的相應處理。

網友紛紛表示:封得漂亮。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本文來源:20社

微信id:quancaijing_20she

作者: 馬程

上一個通過在快手上結婚出名的人,還是快手帶貨一哥——辛巴。

一場網紅婚禮,上了兩次熱搜。

  東北網紅結婚花人民幣五千萬請42位明星,靠直播營收一億倒賺三千萬

5月15日晚,在快手上擁有八百多萬粉絲,年僅22歲的主播殷世航,舉辦了一場盛大的訂婚活動,他直播間最高人氣達170萬+,熱度破億並登上微博熱搜第一。

就在一眾吃瓜群眾仍在思考,為什麼一個網紅的婚禮能這麽受關注時,5月17日,快手發布消息稱,平台接到用戶23萬條舉報資訊,對殷世航賬號進行封禁處理。

圖片

▲快手電商公告,永久封禁殷世航賬號 圖源/官網

而據網傳資訊,快手內部人士透露,殷世航的賬號被被封期限是23萬天,也就是630年。

這個消息再次登上微博熱搜。

快手電商稱,將嚴查其商品質量,收集消費者反饋,並對該商家作出進一步的相應處理。

而結婚,本就是快手網紅的傳統技能。

在快手上,有人結婚再離婚,一年實現二婚;有人結婚要求婚8次,耗費5年才能「成功」結婚。

每一步,都伴隨著一場平台的圍觀狂歡。

此前,殷世航每天都在直播間上演著各種分手、復合、再分手、復合的情感大戲,並讓「殷世航求婚」、「殷世航專屬BGM」成為抖音、快手上的「流行梗」。

他的女友套璐璐也是抖音和快手的知名網紅,兩人一套戲演下來,這場被稱為「世紀訂婚」的直播吸引了不少關注。

圖片

▲網紅爆料殷世航當晚帶貨超4500萬 圖源/快手

其實,上一個通過在快手上直播婚禮出名的人,就是後來的快手帶貨一哥——辛巴。

當時他砸7000萬,邀請40多位明星加盟演唱會,一躍成為快手最為知名的帶貨紅人。

2021年,結婚、分手、公司開業,已經成為快手網紅的「三件套」。

開一場盛大的活動,再借此帶貨賺錢,是網紅的財富密碼。

以殷世航為例,有300萬人參與到這場狂歡中。

「4年了,終於結婚了,就當隨點份子錢了」,一位殷世航的粉絲,技校學生小清在微博曬出了直播間的訂單,一份9.9元的洗臉巾。

據報導,殷世航的這場訂婚收官秀,直播5個小時銷售額達到了4500萬人民幣。

而這次快手封禁殷世航,也在透露一個資訊,土味紅人的吸金撈金操作,似乎玩不轉了。

在這之上,更為重要的是平台規則和透明度更高的交易關係。

網紅訂婚宴,幾十塊的仿大牌貨品

這是最近半年裏,殷世航第4次求婚。

實際上,從2016年入駐快手到現在,殷世航分別與兩任女友,上演了多場求婚拒絕再求婚的好戲,積累起來100多集的「連續劇」。

5月15日當天,訂婚當天,殷世航身著一身白色西裝、騎著一匹小矮馬亮相,貢獻了多個「抓馬」橋段——在3名蒙著紅蓋頭的女生之間找出女友,帶著爸爸(花錢雇的演員)一起亮相,前女友追到現場撒潑等等,引發了圍觀者的「群嘲」。
圖片

▲殷世航出場 圖源/快手截圖

搞笑背後,殷世航是一個很有經商頭腦的網紅,他曾經開辦過寵物店,還是網紅品牌vkke創辦人之一,在快手上擁有八百多萬粉絲。

總體來說,5個小時的直播,求婚環節只占據了半小時。

其餘時間,都是殷世航和團隊一起演戲和直播帶貨——這包括9.9元的洗臉巾,29.9元的香水,49.9的項鏈,還有69元的「愛馬仕」手鐲,138元的520永生玫瑰盒。

中間還有兩個彪形大漢,展示售賣菜刀。

圖片

▲求婚現場不忘賣貨。圖源/快手

「他直播間很多東西是三無產品,手鏈仿的愛馬仕,鞋仿的古馳,都是假貨。」一位快手網紅爆料。「手紙可能是直播間為數不多可以買的貨,那是他們家自己的廠。」

實際上,賣什麼似乎並不重要。

粉絲們給到了殷世航足夠的「排面」。

僅衛生紙就賣出了100多萬元,其中采琪采本色竹纖維卷賣了79萬元,抽紙賣了22萬元。

前文提到,當天殷世航直播了5個小時,銷售額達到4500萬人民幣。

如果按照平台30%的傭金抽成比例來計算的話,他這一天的收入為1600萬。

▲殷世航5月15日主要帶貨銷量 圖源/快手

隨後,女友套璐璐在直播中坦白,她只是陪著演戲。「作為補償,一次直播他轉給2500,一共轉了10000塊錢。」

沖上熱搜第一後,一個新的套路又開始了。

第二天,殷世航賬號的昵稱後綴已經更改為了「6.1號結婚」,要故伎重演,再次舉辦「盛大」的結婚典禮。

目前快手永久封禁了他的賬號,訂婚大戲已成絕唱。

就算這樣,殷世航還不忘連線朋友直播,誇耀「一晚4500萬」的業績。

從韓安冉到辛巴,為什麼婚禮可以賺錢?

快手一哥辛巴(辛有志)「出圈」也是靠一場婚禮。

2019年,這一場婚禮在體育場舉辦,整個花費達7000萬,邀請了包括張柏芝、王力宏、鄧紫棋在內的40多位明星。

圖片

▲辛巴婚禮現場 圖源/視覺中國

在現場,辛巴向妻子初瑞雪求婚,接受來自明星的祝福。

雖然「迎娶」的排場非常大,但其實這對夫婦已經結婚多年,生育了一個孩子。

婚禮結束之後,趁著婚禮的熱度,辛巴迅速開播。

根據他的微博戰報,90分鐘內,他賣出了1.3億元的商品;其中一款69元的自研口紅賣出50萬單,打破了口紅銷售的行業記錄。

「婚禮帶貨」的始作俑者是另一位快手網紅韓安冉。

2019年6月,她和小豬先生結婚。

婚禮現場,韓安冉安排了服裝走秀和茶藝表演,實際都是品牌帶貨。

韓安冉本身甚至在敬酒環節賣起紅酒,敬茶環節又賣起了茶葉。

據了解,當晚直播收入高達500萬。

但婚禮才舉辦了一周,韓安冉就迅速宣布離婚,讓她的粉絲仿佛坐了一趟過山車。

▲韓安冉婚禮現場 圖源/微博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無論訂婚或是婚禮,都是一生中最為重要的儀式。

對於以個人特點來吸引粉絲的快手網紅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他們身上最大的流量節點,也意味著巨大的商機。

首先是,粉絲一定會關注,也會送上打賞或者賣貨的「份子錢」。

排場越大、開銷越大,越能夠激發粉絲的「補償心理」,在後續的直播中「償還」。

韓安冉之後,幾乎快手每個有點名氣的網紅結婚,都會成為粉絲關注焦點。

他們往往會邀請頭部紅人出席,並在活動上直播帶貨。

到2020年11月,「結婚」大戲已經到了窮兵黷武的地步:頭部網紅吳迪為3位徒弟辦了一場長達8小時的集體婚禮。

現場依舊上演著紅人博眼球和電商忙帶貨的景象。

快手押注電商,網紅演戲拖後腿

「信任」是今年快手電商的關鍵詞,而殷世航的行為離真誠可能差了有十萬八千里,恰好是快手當下最不喜歡的違規事件。

快手小店5月17日發布消息稱,平台接到用戶23萬條舉報資訊,目前已經對殷世航賬號進行封禁處理,處罰的原因是炒作賣貨、低俗演戲和虛假宣傳。

對應23萬條舉報消息,快手開出了史上最嚴格的處罰條例——封禁23萬天,被網友迅速折算為630年,實際等同於無限期封禁。

圖片

▲殷世航直播現場。圖源/快手

通過演戲賣貨,早已被曝光和吐槽多次。

除了訂婚、分手、離婚這樣的傳統戲碼,快手上更加泛濫的是紅人與電商聯合演戲壓價,把一件商品從高價殺到極低的價格,套路觀眾下單。

2020年11月,快手再次發布公告稱,將嚴打演戲炒作形式的直播賣貨,違規者將面臨扣除電商分數、封禁賬號或小黃車、繳納違約金等處罰。

其中標明禁止「訂婚、離婚、分手、家庭矛盾、團隊矛盾」等惡俗戲碼博眼球。

如果放在2019年,辛巴舉行婚禮時,快手商業化還不足一年,沒有搭建自己的商品物流體系,這樣的行為還不算嚴重。

現在,快手已經建立起較為完善的直播電商體系。

早期的三無產品,或是高毛利率的非標產品,已經與當下電商的規範化發展相悖。

不久前,快手電商負責人笑古曾提到,「最近一個月,因為貨品質量不過關,一些垂直類目銷售額排行靠前的作者被我們封禁了。」

處罰名單中包含老銀(id:3391)等快手珠寶玉石行業的頭部商家,粉絲超過800萬。

殷世航直播間的大牌仿品、非標貨品,也是平台打擊的對象。

這些草根出身的網紅們,繼續靠結婚、分手博眼球,帶貨低質商品,恐怕很難跟上快手的步伐。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