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王復仇記:特朗普離開白宮的100天

本文來源:全現在

微信id:quanxianzaiAPP

作者:鄭卜丁

這位前總統一直在進行激烈的爭奪,抨擊他的繼任者,高歌自己的政治遺產。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成為前總統。」 1829年,美國首任副總統、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在連任失敗後發出感嘆。

儘管如此,這些 「悲哀的美國前總統們」還是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新角色:喬治•華盛頓開了一家威士忌酒廠;托馬斯•傑斐遜創辦了一所大學;喬治•布希開始畫畫;巴拉克•歐巴馬寫起了回憶錄……

而對於74歲的特朗普來說,1月20日離開白宮那一天,便是另一場總統復仇記的開始。

隨著拜登百日新政落幕,特朗普的佛羅裏達復仇記正在上演。

「艱難的過渡」

「我只是想說再見,但希望這不是一個長期的再見。我們還會以某種形式回來的。」

1月20日,特朗普身著黑色西裝、紅色領帶,依舊滿頭蓬亂的金發,在馬里蘭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發表總統任期內最後一次公開講話。

與前一日的告別視頻講話一樣,特朗普一次也沒有提及繼任者拜登的名字。

圖片

▲1月20日,特朗普離開白宮,成為美國150年來首位拒絕參加總統交接儀式的前總統。圖片:AFP

發表完最後一次講話後,他牽著夫人梅拉尼婭穿過紅毯,登上空軍一號。

當拜登在華盛頓宣誓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之時,特朗普已經在佛羅裏達州棕櫚灘的海湖莊園享受支持者的歡迎。

特朗普也成為了美國150年來,首位拒絕參加總統交接儀式的前總統。

上一次還要追溯到安德魯•約翰遜離任時。

與華盛頓的落寞離場不同,當特朗普乘坐黑色SUV行駛在棕櫚灘時,數百名他的支持者揮舞著特朗普的肖像和美國國旗,舉著「謝謝你」、「特朗普贏了」等標語。

特朗普坐在車中,看上去很激動,「我愛你們!」他向人群喊道,然後高舉拳頭。

看上去,這位離任總統的心情並未受到很大影響,甚至在第二天,就有美國媒體拍到,特朗普在自家的俱樂部內打高爾夫球。

「特朗普卸任後的心情就如同佛羅裏達的陽光一般明媚。」 特朗普的高級助手、前競選顧問傑森•米勒曾在採訪中表示。

不過,在4月28日,一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導披露說,離開白宮初期,特朗普經歷了「艱難的過渡」。

接近特朗普的人士告訴記者,那期間他曾多次接到特朗普表達不滿的電話,抱怨媒體的報導,以及離開白宮的失落。

而在新的根據地,與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不同,很多棕櫚灘的居民並沒有那麽歡迎這位老總統。

棕櫚灘位於美國佛羅裏達州,邁阿密向北65公里。

2019年常住人口為8723人。

在這裡,美國的政治分歧也清晰可見:棕櫚灘花園的一個十字路口被人們稱作「特朗普角」——因為前總統的支持者們喜歡在那裏聚集。

但西棕櫚灘一幅黑白巨幅壁畫上,則寫著「我無法呼吸」。

此外,多年來,特朗普頻繁出入海湖莊園俱樂部所帶來的交通阻塞和各種不便,讓鄰居們不堪其擾。

而這一次的特朗普回歸,令他們更加擔憂。

因為幾乎全世界每個人都知道,特朗普的低調保持不了多久。

相關文章:

共和黨宇宙的中心

果然,僅僅低調五天後,特朗普宣布在佛羅裏達州棕櫚灘設立「前總統辦公室」,地點就在他的海湖莊園內。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因為特朗普拒絕配合權力交接,拜登也曾在宣誓就職之前成立 「當選總統辦公室」。

圖片

▲特朗普在佛羅裏達州棕櫚灘的「前總統辦公室」。圖片:Politico

傑森•米勒公布在社交媒體上的辦公室圖片顯示,特朗普身後掛著兩幅照片。

一幅是「空軍一號」在華盛頓上空的照片。

作為曾經的總統專機,特朗普親手重新設計配色,最初的藍、白色被特朗普認為更加「愛國」的紅、白、藍色取代;另一幅則是,特朗普乘坐「海軍一號」在拉什莫爾山前飛行的照片。

美國政客新聞網指出,特朗普新辦公室的辦公桌也與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那張有141年歷史的「堅毅桌」非常相似。

另據一名前白宮官員稱,新辦公室的椅子是特朗普從橢圓形辦公室調來的。

此外,特朗普還在辦公室顯眼位置掛了一幅紀念邊境牆的牌匾,特朗普修了一部分美墨邊境牆,這是他2016年競選的主要承諾之一。

特朗普新設的「前總統辦公室」,處處暗藏特朗普曾經的政治遺產,也儼然成為特朗普指揮支持者一雪前恥的總司令部。

就在新辦公室設立三天後,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就親自來到特朗普的「前總統辦公室」,拜會了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請求特朗普幫助共和黨拿下眾議院,二人的合影很快流傳在互聯網上。

圖片

▲凱文•麥卡錫與特朗普在海湖莊園。圖片:社交網絡

當時,就有媒體分析指出,作為共和黨領袖,麥卡錫親自前往海湖莊園拜山門,這意味著即便卸任,特朗普在共和黨的地位依舊很高。

「海湖莊園和棕櫚灘現在是共和黨宇宙的中心。共和黨人的所有道路都通向海湖莊園。」 傑森•米勒對《華盛頓郵報》說。

構築輿論新陣地

在新辦公室內彰顯功績對於特朗普來說,顯然遠遠不夠。

要知道,曾經熟練使用社交媒體的特朗普,從2009年第一條推文(今晚一定要打開電視,觀看唐納德•特朗普在《大衛•萊特曼深夜秀》的節目),到1月8日的最後一條推文(回答所有提問者,我不會出席1月20日的就職典禮),一共發布超過5.6萬條推文。

美國國會大廈暴亂後,推特以「存在煽動暴力風險」為由,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推特賬號。

但這並沒能阻止前總統攪動數字世界的野心。

特朗普3月末在「前總統辦公室」宣布「美國第45任總統官方網站45Office.com」正式開通。

政客新聞網發現,「前總統辦公室」是特朗普首次使用「前」這個字眼,也是最後一次。

此後,他選擇使用一個無需改變的稱謂——「美利堅合眾國第45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特朗普喜歡卷土重來,而『前』代表他承認自己的失敗。」

圖片

▲美國第45任總統官方網站。圖片:截圖

網站繼續推進「美國優先」議程,並以885字細數了他任內以「史上最非凡的政治活動達成的各項成就」。

此外,網頁內,還有多張特朗普的特寫獨照,與梅拉尼婭的合照,甚至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握手照。

英國《衛報》指出,該網站的特色之處為,任何登錄訪客可以填寫表格,邀請前總統夫婦出席相關活動。

包括在婚禮、喪禮、退役禮、降生禮、畢業典禮等場合送上問候。

「新網站可能只是特朗普努力重新建立其在線形象的第一步。」特朗普的一位顧問表示,「他還計劃推出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預計會在6月問世。」

自從被推特等社交媒體封禁以來,特朗普主要采取通過電子郵件發布新聞聲明的方式。

在接受《新聞周刊》採訪時,特朗普稱,「這種方式比推特更好,更優雅。現在推特很無聊,很多人都離開了推特。」

而在推特上,沒有了特朗普的日子,一些人表示很清靜,另一些人也有些懷念。

3月13日,前紐約市長、特朗普前私人律師魯道夫•朱利安尼發布了一條推文「我們需要特朗普重回推特」,獲得了6.5萬次點贊。

不只在社交媒體上,一些傳統媒體也回想起了特朗普時代。

3月26日,《金融時報》刊發了一篇名為《媒體真的很懷念特朗普》指出,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訂閱量增加了兩倍。

而今年1月至2月,其在線流量下降了26%。

與此同時,美國《紐約時報》的點擊量下降了17%。

自拜登就職以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黃金時段的觀眾人數銳減了45%。

懂王復仇記

與拜登的保守與謹慎不同,回歸海岸的特朗普變得更加放飛自我。

2月15日,特朗普出現在佛羅裏達州的一場集會上,這是他2月13日在參議院的彈劾審判中被判無罪後的首次公開露面。

特朗普在車內向支持者們豎起了大拇指。

一位從佛羅裏達州那不勒斯市而來的支持者塔拉•克裏特當被問到「是否認為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已經結束時,」她回到,「100%不會。」

特朗普也沒有讓他的支持者失望。

2月28日,特朗普出席在佛羅裏達州奧蘭多舉行的一年一度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演講中,他痛批了拜登政府上任以來在邊境安全、移民政策、能源政策等等問題上的舉措,將拜登政府和民主黨稱為「巨大的失敗者。」

▲2月28日,特朗普出席在佛羅裏達州奧蘭多舉行的一年一度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圖片:CFP

他對歡呼的支持者們表示,「我甚至可能決定第三次擊敗他們。」

分析認為,這暗示了特朗普可能在2024年繼續參加競選,同時也再次暗含對2020年選票造假的指責,儘管他沒拿出任何鐵證。

在離開白宮的100天裏,特朗普沒有錯過一次奚落對手的機會。

3月20日,他在海湖莊園發表演講時,嘲笑拜登乘坐「空軍1號」時連摔3次。「我今天看到拜登上舷梯那一幕了,我想說,我並沒有輸給他。」

視頻顯示,特朗普發表上述講話時,底下觀眾笑成一片。

甚至在他3月末出席當地新人的一場婚禮時,也將祝福的舞台變成了吐槽大會,身著燕尾服的特朗普稱美墨邊境處於「史上最糟糕」的狀態,並稱這是「一場人道主義災難,將摧毀美國」。

在這場婚禮上,他還指責拜登政府放棄了對伊朗實施制裁,想要重新與其談判。

在對拜登政府的政策進行了一番評論後,特朗普向現場來賓大喊「你們想我了嗎?」

到了4月,拜登即將迎來百日大考,來自佛羅裏達的批判之聲越來越猛烈。

4月19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特朗普稱,將幫助共和黨在2022年中期選舉時拿下國會參眾兩院。

他還敦促拜登恢復對某些穆斯林國家的旅行禁令,以使美國免受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之害。

特朗普還吹噓自己同普京以及金正恩關係良好,甚至「互相喜歡對方」,但拜登就做不到。

在拜登宣布美國從阿富汗全面撤軍後,特朗普則表示,美國本該更早離開阿富汗。

4月25日,特朗普再次向繼任者拜登插刀,指責其在任期的前100天沒有開除任何人。

「我不到一周就解雇了臨時司法部長薩利•耶茨,3個月時間我開除了46個人。而拜登則永遠盯著辦公桌對面那些失敗者。」

「競選總統時,他(特朗普)是一名憤怒的反叛者;作為總統時,他是一名憤怒的反叛者;成為前總統後,他更會是一名憤怒的反叛者。」歷史學家馬克•厄普德格羅夫表示。

再戰2024?

說到激動之處時,特朗普連共和黨人也不會放過。

4月10日,在海湖莊園舉辦的一場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捐款人活動時,特朗普直接向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和前副總統彭斯表達不滿。

麥康奈爾在大選後表示拜登明顯贏得大選,這惹怒了特朗普,二人到現在仍然不和。

一位與會者透露,特朗普沒有按照事先準備好的發言稿講話,突然稱麥康奈爾是「狗娘養的混蛋」(son of a bitch)。

隨後,特朗普再次脫稿稱,最近與彭斯進行了交談,並告訴彭斯仍對他感到失望。

特朗普的出格言論引發了一些與會共和黨人的不滿,他們認為這無益於共和黨在明年中期選舉前的「團結」。

而另外一些特朗普的盟友則希望他能夠重點闡明2022年11月中期選舉的計劃。

不過,自特朗普卸任以來,佛羅裏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南達科他州州長克里斯蒂•諾姆、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共和黨參議院委員會主席兼佛羅裏達州參議員裏克‧斯科特、佛羅裏達州馬可.盧比奧紛紛前往海湖莊園,參加共和黨籌款活動。

就此,《華盛頓郵報》指出,目前來說,共和黨仍然是特朗普的政黨。

最清楚的證明就是,人們仍在借助特朗普的平台來籌集資金。

路透社/益普索4月6日公布的民調也顯示,儘管特朗普下台已有時日,但他仍是共和黨內最受歡迎的政治明星。

約80%的共和黨受訪者對他仍有好印象,而60%的共和黨人支持他再戰2024。

4月20日,特朗普對福克斯新聞表示,「我正在認真考慮成為一名候選人,但是出於法律原因,我現在還不想談論這件事,為時過早。」

共和黨政治分析師阿方索•阿吉拉爾認為,特朗普是否將參加2024年大選,將取決於2022年立法選舉的結果,共和黨希望在2022年重新獲得對參眾兩院的控制權,而在共和黨基層保持人氣的特朗普可以幫助實現這一目標。

民主黨分析人士理察•塔皮亞則認為,特朗普接受共和黨提名去競選第二個總統任期的可能性很大。

但他也不排除共和黨內分歧得不到解決、反特朗普保守派的選票分化,甚至特朗普出走共和黨,成為獨立選舉人等情況。

圖片

▲到了4月,特朗普對拜登抨擊越來越猛烈。圖片:CFP

當地時間4月28日晚間,拜登上任100天後首次國情咨文演講,第二天一早,特朗普趕緊向福克斯新聞撥去電話,對前一日拜登引以為傲的疫苗分發和管理政策進行抨擊,並直接表示,自己才是「疫苗之父」。

傳記作家格溫達•布萊爾表示,特朗普永遠需要有一個敵人,如果沒有敵人他甚至會轉向身邊的鯊魚並說「你就是敵人」。

「而如今,擊敗拜登已經成為了他前進的燃料。」 格溫達•布萊爾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