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無印良品又告日本無印良品,同一天長沙茶飲店告贏山寨店,獲賠百萬

2021年4月26日,北京無印良品在北京告了日本無印良品,這是第二次提告,原因和第一次的官司結果有關。

2019年,日北無印良品和北京無印良品打官司爭奪商標權,日本敗訴,不只需停止侵犯北京棉田公司、北京無印良品註冊商標專用權,還需發表聲明以消除侵權影響。

當時,日本無印良品在被要求發布的聲明中,使用了「搶註」這個詞。

北京無印良品認為「搶註」這個詞損害了商譽,所以有了第二次官司。

以下是新聞影片:

4月26日同一天,另一樁正牌 V.S 山寨官司也登上了媒體版面。

法院判決山寨須賠人民幣百萬。

勵志!「忍」了4年,長沙網紅奶茶店老板攢夠了錢,終於告贏山寨,還獲賠百萬巨款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微信id:nbdnews

新式茶飲茶顏悅色有多火?

排隊超過8小時、外賣代購費300元、門店截單限購、深圳新開業當天黃牛炒到500元一杯、超5.4萬人排隊、甚至還有人千里迢迢坐高鐵去一趟長沙,就只是為了喝一杯茶顏悅色…

在我國新式茶飲市場突破1000億元的今天,奈雪的茶、喜茶等門店數量一路飆升,而茶顏悅色的擴張步伐顯得慢了不少,既然市面上供不應求,就有人想著「填補」供需缺口,這其中就不乏抄襲的手段。

「茶顏悅色」此前就慘遭「茶顏觀色」抄襲,並還被「反咬」侵權。

圖片

圖片

▲圖片來源:天心區人民法院公號

4月26日,最新判決來了,「茶顏悅色」贏了「茶顏觀色」,獲賠170萬元,相關話題還直接衝上了熱搜榜。

圖片

茶顏悅色贏了,獲賠170萬元

在茶飲界有一種說法,從山寨品牌門店的數量就能判斷這個茶飲品牌的火爆程度。

沒想到,山寨卻搶先一步將正主告了。2019年,廣州洛旗公司(即茶顏觀色)曾以湖南茶悅公司商標侵權為由,向法院提訴,請求法院判令「茶顏悅色」商標註冊人湖南茶悅餐飲管理公司賠償21萬元,並在公開平台發表致歉聲明,消除不利影響。

2020年4月8日,湖南長沙市岳麓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洛旗公司的訴訟請求。

圖片

▲「茶顏觀色」訴「茶顏悅色」商標侵權案材料:「茶顏悅色」與「茶顏觀色」的商標。材料自岳麓區人民法院微信

值得一提的是,在茶顏悅色遭遇侵權後,最開始也只能在茶顏悅色小票上自嘲式寫道:等我們有錢了就去告他們!(2017年)

圖片

2019年改成:我們現在已經賺了一點錢開始告他們了。 

圖片

2020年8月,茶顏悅色湖南茶悅公司也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與茶顏觀色相關的廣州洛旗公司、廣州凱郡昇品公司和長沙天心區劉瓊飲品店訴至法院。

如今,「兩茶之戰」終於有了結果,4月26日,據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官方公眾號消息,「茶顏悅色」起訴「茶顏觀色」 不正當競爭侵權一案勝訴,獲賠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累計170萬元。

圖片

茶顏悅色認為,自己是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奶茶店,非常火爆,受到全國知名媒體甚至國際媒體報導,具有極高影響力。消費者看到裝潢及整體營業形象,自然而然會聯繫到「茶顏悅色」茶飲。

而自2017年以來,廣州洛旗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洛旗公司)、廣州凱郡昇品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郡昇品公司)共同在其公司官網、微信公眾號上使用與茶顏悅色裝潢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設計進行廣告宣傳,還積極對外進行加盟業務的宣傳與推廣,進行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

經法院審理後認為,洛旗公司宣傳照片無論是從構圖、場景、環境等各方面均一致,僅僅店招上的「仕女圖」進行了改變以及將「茶顏悅色」變更為「茶顏觀色」,是通過照片修改技術進行為己所用的虛假宣傳。

法院判決:

一、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停止在全國範圍內與茶悅公司相同或近似裝潢的廣告宣傳、加盟許可招商宣傳、虛假宣傳不正當競爭行為;

二、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共同向茶悅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150萬元;

三、洛旗公司、劉瓊飲品店共同向茶悅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20萬元;

四、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在《中國知識產權報》上刊發消除影響聲明;

五、駁回茶悅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一審判決後,原被告尚未表示是否上訴。

如今,終於告成功了,網民們紛紛表示:沒想到真的在告!

也有的認為,老板真的太難了。

圖片

「茶顏悅色」與「茶顏觀色」之間到底有多像?

據了解, 呂良創作了「茶顏悅色」新中式鮮茶品牌相關商標標識、品牌宣傳文案、飲品名稱、門店裝潢等作品,從2013年12月28日在長沙開設第一家「茶顏悅色」新中式鮮茶門店,推廣中國風「茶顏悅色」茶飲料品牌。

其獨特的飲品製作、裝潢設計、飲品命名、宣傳文案、特色促銷等吸引了大量消費者的關注與喜愛。

經過多年持續大量使用,如今中國風「茶顏悅色」茶飲料成為外地遊客來長沙必打卡的招牌美食之一。

原告「茶顏悅色」茶飲獨特的飲品製作、裝潢設計、飲品命名、宣傳文案、特色促銷,經長期統一大量使用與宣傳,已在相關消費者群體中有一定影響,使相關公眾將其裝潢整體營業形象與原告經營的「茶顏悅色」茶飲聯繫起來,屬於有一定影響的裝潢。

2017年以來,洛旗公司與凱郡昇品公司共同在其公司官網、微信公眾號上使用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設計,如模仿原告飲品菜單、飲品名稱、標識、文化標語、門店裝潢設計進行茶飲料廣告宣傳,並積極對外進行加盟許可招商業務的宣傳與推廣,進行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構成不正當競爭侵權。

法院查明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廣告宣傳情況如下:

圖片

圖片

▲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官網

圖片

▲洛旗公司官網(仕女圖都懶得改哦)

洛旗公司和凱郡昇品公司官網使用了「茶顏觀色」及仕女圖「圖片」「圖片」,「新中式鮮茶、越中國越時尚」、「茶顏悅色」中茶西做圖片、「茶顏悅色」門店照片及「幽蘭拿鐵、聲聲烏龍」等產品名稱、飲品單對外進行「茶顏觀色」的品牌宣傳和加盟許可推廣。

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在官網、微信公眾號分別使用了「茶顏觀色」及仕女圖、「新中式鮮茶、越中國更時尚」等。

除此之外,洛旗公司與凱郡昇品公司還實際對外開展了加盟連鎖許可經營業務,統一使用了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一同構成不正當競爭侵權。

法院查明劉瓊飲品店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近似情況如下:

圖片

圖片

圖片圖片

法院查明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虛假宣傳情況如下:

圖片

洛旗公司在官網、微信公眾號、小紅書發布 「茶顏觀色商標2004年由BOSS註冊,2008年取得茶顏觀色商標權」內容。

圖片

▲原告門店圖片

圖片

▲洛旗公司宣傳圖片

洛旗公司宣傳照片無論是從構圖、場景、環境等各方面均一致,僅僅店招上仕女圖進行了改變以及將「茶顏悅色」變更為「茶顏觀色」,是通過照片修改技術進行為己所用虛假宣傳。

其他加盟網站如85餐飲創業網和5198餐飲加盟網載明了茶顏觀色的加盟資訊,但並未有證據證明系兩被告公司委托網站發布。

慢人一步的茶顏悅色

2013年12月,茶顏悅色的創始人呂良在長沙市黃興廣場開了第一家店,店鋪面積不到30平米,從品牌logo(商標)、產品包裝到門店設計都圍繞「中國風」進行聚焦,例如中式團扇、古代美人、歷史典故等等。

「幽蘭拿鐵、聲聲烏龍、纖纖馬卡龍」等新式茶飲都成了年輕人中的爆款。

截至2020年11月,茶顏悅色在長沙的店面突破了270家,均為直營門店。

圖片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曉慶 攝(資料圖)

茶顏悅色的火爆程度引起了資本的關注,2019年7月,茶顏悅色與由雷軍擔任董事長的順為資本進行了股權融資,8月,又宣布完成由元生資本、源碼資本參與的A輪融資。

另外,2019年8月,茶顏悅色的運營主體湖南茶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蘇州元初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為新增股東,持股比例為6.32%。

查閱蘇州元初投資的股權結構發現,其股東之一為杭州阿里巴巴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一消息曾被媒體解讀為「阿里間接投資茶顏悅色」。

圖片

令人意外的是,雖然早已成為奶茶界的明星品牌自帶流量又有資本的助力,但茶顏悅色並沒有馬上將快速開店的模式復制到長沙以外的城市。

直到2020年底,茶顏悅色才走出長沙,進駐常德、武漢開店,武漢還是茶顏悅色出省的第一站。今年4月,茶顏悅色才進駐第二個城市深圳。

2020年年末有報告稱,新茶飲市場規模即將突破1000億元;與此同時,2020年新茶飲消費者規模正式突破3.4億人,其中90後與00後占據近七成市場。

在喜茶、奈雪的茶等新式茶飲借助資本的驅動,不斷在全國各地將門店數量翻倍再翻倍的時候,茶顏悅色的步伐稍顯遜色。

閱讀原文

中國財經博主老蠻:恆大的死法到底會是哪一種?

xxx

汽車廠商想請吳亦凡代言,展現品牌精神:「重新做人的機會」;營銷團隊被全員開除

xxx

重磅!美國證監會暫停受理中國企業赴美IPO

xxx

半年暴增370個新品牌,「檸檬茶」正在中國走紅

xxx

滴滴在美國上市了,市值近700億美元,創始人身家是其他互聯網大佬的零頭

xxx

中國最大出行巨頭滴滴終於要IPO了,去年1300萬司機賺了人民幣1174億元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