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部分的主流APP都可以讓你借錢

本文來源:中新社

微信id:cns2012

記者:謝藝觀

點外賣時,想領一張外賣券,發現完成借款才可領取;打車時,想領張優惠券,結果需要授信貸款;想在文檔裏碼點字,不小心點進了借錢頁面……

現在幾乎打開手機上任意一個App,基本都能看到借款入口,當APP都想借錢給你,「原來宇宙的盡頭是鐵嶺,互聯網的盡頭是借貸。」

圖片

▲截圖自餓了麽頁面。

「手機裏的App,99%都可以借錢」

當這句話從越來越多的網友口中說出時,我們會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使用手機時總是被金融產品充斥了螢幕。

「將來,所有的商業巨頭都是互聯網公司,也都是金融公司。」雷軍在2017小米年會曾如此預言。現在看,快預言成真了。中新網記者體驗眾多App發現,絕大部分App如今都提供了借款入口。

除了支付寶「借唄」、微信「微粒貸」、京東「京東金條」、度小滿「有錢花」等較為熟悉的借貸產品,電商App中,蘇寧有「任性貸」,國美有「國美易卡」,唯品會有「唯品花」。

生活類App中,美團有「美團借錢」;餓了麽有「餓用金」;出行類App中,滴滴上線了金融服務,攜程、去哪兒有「借去花」、「拿去花」,驢媽媽有「小驢白條」;內容類App中,今日頭條有「放心借」,騰訊視頻有「小鵝花錢」,芒果TV有「芒哩·好貸」。

就連八竿子打不著的工具類App也來湊熱鬧。如,美圖秀秀出現「借錢」按鈕,貝殼找房上線金融服務,WPS有「金山金融」,百度地圖、百度網盤是「有錢花」。

圖片

▲截圖自美圖秀秀頁面。

最秀的是各家手機廠商。在手機出廠的時候,就裝上了自家的錢包App,小米有隨星借產品,OPPO是分子貸,華為錢包和度小滿「有錢花」、蘇寧「任性貸」以及南京銀行、平安銀行等合作提供借貸服務。

「排名前100的流量巨頭,70%都開始了金融變現。」某諮詢機構的金融板塊負責人去年的統計結果顯示。

不過在變現方式上,不是所有App都能推出自營借貸產品。沒有金融牌照或不想組建金融團隊的,會選擇與持牌機構合作,或者在結算頁面等為其他借貸產品導流。

圖片

▲截圖自華為手機錢包借錢頁面。

如,眾邦銀行去年曾表示,3年間,連接了京東、攜程、滴滴、58同城等近100家互聯網頭部平台,與超過1000家金融機構開展了資金合作。

各種App為何熱衷放貸?

金融變現熱潮下,甭管你是哪個領域的平台,只有擁有一定量級的用戶,都誓要在這個領域分一杯羹,拼命向用戶呼喊:你沒錢,你得借錢,跟我借!

甚至有的企業為了搶灘金融業務,擺出了「你可以不借,但我不能沒有」的架勢。

架不住潮流的裹挾。周鴻祎曾信誓旦旦:「踏踏實實做好安全領域的產品,不打算涉足互聯網金融」,但他後來也推出了360金融。

但App熱衷放貸,對於消費者來說,或許是一份超額的體驗負擔。「什麼App最後都要變成借貸軟件嗎?我就想簡簡單單的叫個外賣、打個車,別逼我辦信用卡,引誘我借錢。」

「當前我國消費結構正從生存型消費向教育、旅遊等發展型和品質型消費過渡,消費金融市場巨大。因此,商業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各類互聯網公司高度重視消費金融,並加大投入發展。」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向中新網記者解釋各類App沉迷消費信貸業務的原因。

奧緯諮詢數據顯示,中國消費信貸市場規模預計將從2019年的13萬億元增長至2025年的24萬億元,期間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1.4%。聚焦到在線消費信貸市場規模上,2019年達到6萬億元,預計到2025年將大幅增長至19萬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20.4%。

圖片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而隨著移動互聯網創業浪潮接近尾聲,頭部App基本完成用戶積累,到了流量變現的階段。

「P2P網貸機構全部停業退出,也讓互聯網企業看到了前者留下的市場空間。」有互聯網從業人士表示,手握龐大流量而不做互聯網金融,就如捧著「聚寶盆要飯」。畢竟互聯網企業前期市場推廣和用戶增量階段需要大量投入,甚至是賠本賺吆喝。

大眾熟知的互聯網頭部企業都曾經歷過虧損。淘寶花了6年才迎來盈利,美團花了9年,京東則花了12年。滴滴創始人及董事長程維2018年還表示,「2012年成立以來從未盈利,6年累計虧損390億元。」

APP搶著放貸,警惕居民杠桿率上升風險

據董希淼介紹,部分大型互聯網平台,借助支付渠道優勢,基於小貸公司開展消費信貸業務,一方面以聯合貸款模式獲得客戶和資產,一方面以資產證券化(ABS)形式拆入外部資金,「小馬拉大車」,杠桿倍數急劇放大,業務合規性存疑,系統性風險集聚。

「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桿率過快上升的透支效應和潛在風險。」央行發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2011年以來,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持續走高,2011年末至2020年上半年的上升幅度超過31個百分點,居民債務繼續擴張的空間已非常有限。

圖片

▲資料圖:中國人民銀行。中新社記者 張興龍 攝

央行報告還指出,在我國消費貸款快速擴張過程中,部分金融機構忽視了消費金融背後所蘊含的風險,客戶資質下沉明顯,多頭共債和過度授信問題突出。2020年以來,部分銀行信用卡、消費貸不良率已顯現上升苗頭。

「一些機構發放無指定用途的個人消費貸款,部分信貸資金未按指定用途使用,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以及股市、債市、金市等金融市場,對貸款用途和流向的監控也成為『老大難』問題。」董希淼說。

不過,網絡借貸的「緊箍咒」不斷收緊。2020年7月以來,數個互聯網貸款管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相關法規或出台,或已公開征求意見。行業也出現一些變化。如,「花唄」調整了年輕用戶額度,微粒貸也下調了消費信貸授信額度。

在董希淼看來,針對消費金融,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強行為監管,規範經營秩序,有助於防控各類金融風險,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亦有助於更好地推動其健康可持續發展。

對於各種APP的「放貸」現象,你怎麽看?

閱讀原文

為了讓你來借錢,這些中國借貸廣告很努力

xxxx

中國互聯網巨頭紛紛開銀行,前景波瀾壯闊,但官方仍有若干限制。

xxx

美團推出金融服務「美團月付」手段拙劣被罵:買菜、外賣、騎車都可能「被貸款」

xxxx

【少年借貸則中國強】坐擁龐大用戶的中國互聯網各大巨頭,都在放貸

xxx

「刷臉支付」叫好不叫座,麻煩又不安全?

xxx

每逢春節都會上演的紅包大戰,今年阿里、騰訊帶頭撒了20億人民幣,圖的是什麼?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