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轟動一時的中國淘寶村,快爛掉了。

本文來源:生活日報(微信id:shenghuoribao)

在山東曹縣大集鎮,至今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

一個村子裡的小夥相親,兄弟們開車助陣,結果頭車出了村,尾車還沒進村,陣勢十分壯觀;姑娘一看,當即就答應了。

據說,這個傳說就發生在大集鎮東北兩公里外的張莊,那個曾因有人一夜暴富而名動江湖的「中國淘寶村」。

▲張莊的「淘寶村」牌子破舊不堪,也沒人去修。

如今,張莊街頭依然立著「淘寶村張莊歡迎您」牌樓,暴富傳說也依然在流傳,但張莊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張莊了。

那個象徵著江湖地位的牌樓早已破舊不堪,連村民曾引以為傲的「淘寶村」三個字都爛掉了,沒人去修,那些象徵著巨大財富的傳說也不再是勵志故事。

人們講起時,語氣中多了幾分辛酸與調侃。

1

曾經的實木加工之鄉開始轉型

山東曹縣,一直是實木加工之鄉。

「他們那兒的人有錢」,是魯西南其他縣區對曹縣的普遍評價。

在周邊縣區很多農民心裡,曹縣就是魯西南的「深圳」。因為那裡有諸多實木加工廠可以吸收大批勞力。

一個實例是,曹縣正北是牡丹區王浩屯鎮和大黃集鎮,兩個鎮子有不少農民每天早晚趕趟到離他們二三十公里遠的曹縣莊寨鎮打工。

說起相距不遠的曹縣,牡丹區王浩屯鎮一些居民感嘆:「那兒的人聰明,瞅準商機,一看掙錢,說幹啥都去幹啥。」

商業嗅覺靈敏,喜歡跟風,是曹縣人給外界留下的印象。

上世紀九十年代,曹縣實木加工產業崛起,產品遠銷美國。眼見有人賺錢,很多曹縣人爭先幹起了這行,有些鎮子甚至家家戶戶都辦起了實木加工廠。

長久以來,實木加工,一直是曹縣人迷信的搖錢樹。

不過,近些年,隨著實木加工市場飽和,利潤越來越薄,越來越多的曹縣人不再迷信實木加工產業。失去搖錢樹的人們,開始尋求新的搖錢樹。

「淘寶」,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入了一些人的視線。

▲丁樓一家服裝加工戶,把服裝晾在田間地邊。

阿里研究中心發布的2015年度中國「淘寶村」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底,曹縣「淘寶村」34個,占山東64個「淘寶村」的一半;「淘寶鎮」4個,占山東6個「淘寶鎮」的三分之二。

2015年,曹縣被阿里列為全國十大「淘寶村集群」之一,列第二位。

到了2016年,報告顯示,曹縣依然位列全國十大「淘寶村集群」,淘寶村增至48個,被阿里列為2016年集群化帶動強勁三大區域之一。

毫無疑問,在許多曹縣人眼裡,「淘寶」已然成為繼木材加工之後第二個搖錢樹。

他們相信,從事「淘寶」真的能像牆體廣告寫的那樣,「東奔西跑不如在家淘寶」、「在家網上開店,家庭事業兩全」。


2

「淘寶」成被看好的新搖錢樹

「淘寶」之所以成為曹縣人看好的搖錢樹,是因為有人確實通過電商賺過錢。

曹縣最先接觸電商的大集鎮丁樓,就有人發過財。

據報導,村民任慶生是丁樓最先接觸電商。他被一些媒體描述為曹縣「電商鼻祖」。

任慶生後來接受採訪時說,原來,大集鎮有不少人從事影樓行業,丁樓有些村民就從事服裝生意,為影樓加工服飾,只是銷路太窄,賺錢不多。

2009年,他看到商機,發現學生演出需要大量演出服,於是專門為學校定制演出服。摸對門路後,任慶生的生意越來越好,甚至開始通過網絡銷往全國,也就是玩起了「淘寶」。

任慶生電商道路的成功,引起其他從事服裝行業的村民效仿。他們紛紛做起定制演出服的生意,通過「淘寶」賣到全國各地。

這幾位村民賺了錢,其他村民開始眼紅了。對於從未接觸過網絡的村民而言,神秘莫測的「淘寶」,似乎無所不能。

▲丁樓街頭處處可見標語

丁樓一位年過五十的村民回憶說:「弄個電腦能把服裝賣到全國各地,一年能掙十幾萬,能不讓人眼饞嘛?」

就這樣,隨後四五年裡,越多越多的村民開始玩起「淘寶」賣演出服。到了2015年,丁樓村全村300戶家庭,已有280家開有淘寶店。

2013年12月27日,涉水電商4年之後,丁樓和張莊,同時被阿里評為「中國淘寶村」稱號。

3

萬餘村民跟風玩「淘寶」

眼見丁樓有人掙了錢,周圍其他村子的村民紛紛跟風。

距離丁樓3公里遠的張莊,就是其中之一。比如,丁樓村民丁培環初嘗甜頭後,便動員家住張莊的內侄,一起做服裝貿易生意,開了一家「豪達拉丁表演服」。

再如,今年(2017年)24歲的張豹,已經做了7年服裝貿易生意,也正是在丁樓的任慶生賺錢之後跟進的。

據報導,2013年時,張莊400餘戶村民,80%以上人員都在從事網絡銷售工作。

除了張莊,其他村子也紛紛跟風。

孫莊曾是蔬菜種植專業村,在丁樓和張莊被阿里評為「中國淘寶村」之後,也開始向淘寶村轉型。不到兩年時間,村子460戶家庭有310戶開有淘寶網店。

之前有報導稱,截至2013年,曹縣大集鎮先後註冊了服飾有限公司72家,有近萬名村民從事服飾加工和網絡銷售。

2013年全年,大集鎮演出服銷售額,就達到了近人民幣2億元的數字。

▲「大集鎮西街淘寶村」

從2009年到2013年,僅僅4年時間,大集鎮就有萬餘村民玩起「淘寶」,一年銷售額近2億元……

乍一看,村民似乎真的找到了新的搖錢樹。

可是,這看似可喜可賀的數據背後,真相究竟是怎樣的呢?


4

一件衣服賺不到1塊錢,許多都在硬撐

「別人能不能掙錢我不知道,反正我幹五六年了沒掙著錢。」張莊一位村民聽說通過「淘寶」賣演出服能掙錢,

2010年就在臨街做起了服裝生意,但一直不見好轉。

當記者表示「聽說一年能掙幾十萬」時,她笑了:「幾十萬?能掙幾萬就不錯了。」

張莊另一位做刺繡的村民也大倒苦水。「都說幹淘寶能掙錢,我就想,別人賣演出服,那我就給演出服做刺繡,肯定能掙錢。」

他借來十幾萬元,買了兩台刺繡機器,準備大幹一場,可事與願違,兩年多了還沒回本。

在最先接觸「淘寶」的丁樓,情況也不樂觀。

「幹的人太多,利太薄,一件衣服掙一塊錢就不錯了。」

一位做服裝加工的村民說,為了堅持下去,有時不掙錢也賣,為的就是衝量攢用戶。而村裡像他這樣情況的更是不在少數。

「都在硬撐著,拼價拼量,看誰家底子厚誰就能活下去,再沒什麼轉機,一死一大片。」

當記者提到上述可喜可賀的數據時,這位村民笑著說:「我說我一年掙1000萬,你信嗎?看數據有什麼用?掙不掙錢別人不知道,我們自己還不知道嗎?」在他看來,數據是一些人給自己臉上貼金。

「淘寶年年評什麼淘寶村,還不是給自己打宣傳,對我們有用嗎?現狀該怎樣還是怎樣。」

他說,「淘寶從來沒出過什麼扶持政策,我們傭金一點不少,聽他們講師上課還得交錢。」

很多媒體用「家家兩輛豪車」「家家蓋別墅」這樣的文字描述丁樓和張莊,實在太過誇大了。記者走訪丁樓時,確實看到有幾處樓房,但絕大部分民宅依然是紅磚瓦房,與魯西南其他村子別無二致。

特別之處不過是,凡是臨街的房屋和牆壁,都印刷著振奮人心的標語,像什麼「東奔西跑不如淘寶」、「在家網上開店,家庭事業兩全」。

5

曾經的淘寶村風光不再

曹縣倪集鎮餘樓,也被阿里評為「中國淘寶村」。

放眼望去,除了村頭立著一個「中國淘寶村•餘樓村」的牌子外,餘樓與其他村子沒有什麼明顯區別。

在路邊,記者能隨時看到上世紀90年代風靡全國的農用機動三輪「時風」「巨力」。在其他地區,這種農用機動三輪很少看到了。

▲在「中國淘寶村」餘樓村,街頭常見「時風」「巨力」

走訪大集鎮西街時,記者被氣派的牌子「大集鎮西街淘寶村」吸引了。

牌子旁邊是一條演出服淘寶街,有廠家也有物流,煞是壯觀。

然而,這些門頭無一例外全部關門歇業。

街上空無一人,偶爾能看到一兩個下地幹農活的村民。

▲「大集鎮西街淘寶村」門頭房全部關門歇業

記者發現,無論是丁樓、張莊還是其他「淘寶村」,無論村民能否通過「淘寶」掙錢,村頭都會立著一個氣派壯觀的「中國淘寶村」牌子,臨街房屋和牆壁也會印刷著關於淘寶致富的標語。

在大集鎮駐地,「淘寶」字眼更是處處可見。甚至鎮中心幼兒園,都被命名為「中國淘寶鎮中心幼兒園」。

一家賓館也取名叫「淘寶賓館」。連零食店,也取名叫「淘食店」。路邊路燈也掛著鐵牌,上寫「中國淘寶鎮,大集歡迎您」。

然而,如果去掉這些「淘寶」元素,大集鎮與魯西南其他鎮子並無多大區別:街上到處是電三輪或電瓶車,而非豪車;路邊到處是熟食或蔬菜攤;一輛電三輪丟在路中間,能堵上半小時……

更令人擔心的是,記者探訪多家服裝廠時,被廠內髒亂差的環境震驚了。

實在難以想像,「淘寶上」那漂亮高大上的演出服,竟然是在一間又一間家庭式作坊裡製造出來的,衛生與質量都難以保證。

▲家庭式作坊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