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莆田鞋」的真相:它吃的血饅頭並不是Nike的

  官媒批評之後,價格暴漲的球鞋下架,惡意炒作的賣家被封號

本文來源: 鐵拳何處擊

微信id:tiequanhe

作者:何處擊

拳師的根本是啥?是腳底要穩要快要靈,所以,何師父最愛買各種好鞋。

沒想到,最近在各種帶貨平台看到最多的,居然是——「莆田鞋」。

本文說的莆田鞋,不是指地域上產於我國福建莆田的所有的鞋子,而是特指一種違法的產品:「A貨」。

誰能想到,BCI抹黑新疆棉花,從H&M到阿迪耐克都是輸家,最大贏家居然是莆田鞋。

最近幾天的朋友圈裏,你常常能刷到這樣的文章。

圖片

文藝小清新聚集地Ins上的時尚博主,公開宣稱自己的阿迪耐克都是莆田造。

圖片

不光中國人把莆田鞋當成「驅逐韃虜」的英雄,外國人也早就對這場戲仿大賽著了迷。

圖片

▲2018年NBA球星尼克·楊來華,大贊假「椰子鞋」

在都市傳說中,莆田鞋不僅價格便宜,質量還比正品更好。

有人說,如果你的鞋穿了一年還不開膠,那它一定是莆田鞋。

可是他們不會告訴你,莆田鞋用的膠水往往連國標都達不到,存在致癌風險。

他們更不會告訴你,莆田鞋從未真正打擊到阿迪、耐克,吃的全是同胞的人血饅頭。

阿冒們的「鬼市」

在莆田方言中,假鞋販子被稱為「阿冒」。

互聯網上仿佛「正道的光」的「阿冒」,現實生活裏,實際上是只能活動在後半夜的物種。

距離莆田市政府僅僅一公里的安福家園小區,從前是個火葬場,如今是全國聞名的售假聖地。據說,莆田90%的假鞋都是從這個市場發貨。

圖片

當地政府為了打擊假貨,將安福家園升級為安福電商城,還設立了專門的「打假辦公室」。

圖片

可惜,年復一年的嚴打都沒能把這裡變成「假鞋火葬場」,反而催生了「假鞋夜店」。

「阿冒」們的秘訣是:只在月黑風高的時候做生意。

白天的安福電商城空空蕩蕩,一到夜晚卻擠滿了騎電動車的百萬富翁。

人們把這裡稱為「鬼市」。

圖片

圖片

▲白天和夜晚的安福市場對比

「鬼市」的街巷間,流傳著無數的致富神話。一個傳播最廣的說法是,有人在某年的「雙十一」,一夜就賺了400萬。

何師父也是很納悶,既然淘寶「不賣假貨」了,為啥雙十一連阿冒們也要發光發熱?

2018年,美國媒體拍了一部關於莆田鞋的紀錄片。一位年輕的「阿冒」介紹起自己的生意經:

「一款巴黎世家老爹鞋市場價格大約 1200 美元,發售價 800 美元左右,在我這裡通常賣 120 美元。」

圖片

這個年輕人原本留學英國,是一所醫學院的高材生。但是在讀書期間,他見識到了販賣假鞋的暴利。生意最好的時候,他每天能賣出 120 雙鞋,平均月收入高達 10 萬美元!

在這樣的現實面前,道德也變得不堪一擊。

被「莆田鞋」殺死的是誰?

我們要強調,莆田絕不僅僅只有山寨貨。

2018年,莆田一年的造鞋能力超過12億雙,幾乎可以給全中國人一人一雙。直接和間接從業人員達50萬人,占全市人口的近20%。正規鞋企肯定才是這裡面的主流。

莆田自古就是鞋匠之鄉,也並不缺少懷抱理想,希望自主開創一番事業的企業家。蔡金輝就是其中一個。

不甘於僅僅為外企代工的蔡金輝,1997年創辦了自主籃球鞋品牌「沃特」。在21世紀的頭十年,沃特曾經簽下王治郅代言,有過自己的輝煌時代。

圖片

距離莆田不到100公里的晉江,是中國另一個著名的制鞋基地。與莆田不同,晉江鞋企從一開始就以自主品牌出名。大家耳熟能詳的安踏、特步、361度等等,都來自晉江。

但不管是沃特、安踏,還是曾經登上北京奧運會主火炬台的李寧,在2010年以後,都遭遇了滑鐵盧,市占率不斷下降。

圖片

▲安踏、李寧、特步市占率變遷

請注意:安踏2014年後的上升,主要靠旗下FILA等國外品牌帶動

阿迪、耐克的統治力卻更強了。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2013-2017年,我國運動鞋服行業品牌前二十市場占有率中,國外品牌由38.6%升至49.8%,本土品牌由35.6%降至32.3%。

對於自主運動鞋品牌的失敗,我們固然可以從企業自身層面找到不少原因,比如明星天價代言、線下開店過快等等。

但是別忘了,這個十年是中國老百姓消費能力高速發展的十年,放眼任何一個行業,國產替代都進行得轟轟烈烈。

國內運動鞋行業的總體市場規模,同樣是在穩步增長。根據Euromonitor統計,中國運動鞋服市場零售規模從2007年的790億元提升至2019年的3166億元,年均增速12.3%。

為什麼幾乎所有的國產品牌,同時止步不前?

你肯定不能說,每一個中國老板都集體昏了頭。

理論上,運動鞋就像大多數消費品行業一樣,結構分化明顯,國外大牌率先壟斷高端市場,但自主品牌也無需一上來就正面競爭,三四線以下市場的巨大蛋糕足夠大家瓜分。

但莆田鞋打亂了這個格局。

它們率先採用了「降維打擊」的方法,把仿真的阿迪、耐克高端款新鞋,第一時間以比國產鞋還低的價格「空降」到二三四五線城市,讓國產鞋替代這個進程無限期被拖後。

而且,在莆田鞋的宣傳下,大部分小鎮青年可能根本沒聽說過「侃爺」,卻能第一時間知道,「椰子鞋」時尚時尚最時尚。「阿冒」們給阿迪、耐克做的免費廣告,少說價值幾十億美金。

國產品牌不得不在羽翼尚未豐滿之時,就跟真假美猴王同時開戰。

無論是請明星代言,還是進大商場開店, 每一個難言是昏招還是無奈之舉。

不難想像,在這種環境下,敢做自主品牌要頂著多大壓力?

「10個人裏有9個人說我神經病,」莆田自主品牌ONEMIX的創始人郭景如此感嘆。

甚至,國產品牌在海外的生存環境都比國內更好。

另一個莆田品牌索羅芬,就是牆內開花牆外香的代表。通過主打高科技元素,索羅芬在美國市場的平均客單價做到了50-60美元,在國內卻還沒有什麼名氣。

中國人不缺技術,缺的只是一個正常的成長空間。「阿冒」們每賺一分錢,都在扼殺中國製造的崛起。

轉戰亞馬遜的「黑帽」

伴隨著假鞋的蓬勃,造假文化還在向整個產業的上下遊蔓延。電商,也正在變成重災區。

莆田「阿冒」們當然懂得電商的威力。他們喜歡引用馬雲的一句話:「有人就是想要在淘寶上買58元的勞力士,我能怎麽辦?」

淘寶越做越大之後,馬雲不敢再賣58元的勞力士了。但「莆田系電商」,早就成了江湖上響當當的名字。他們賣的東西,也不再限於鞋子,基本中國能造的小商品,他們都能賣。

淘寶賣不成,很多人轉戰亞馬遜。

電商出海,堪稱中國近些年規模最大的軟實力輸出。Marketplace數據顯示,截止到2020年底,亞馬遜的美國、英國、德國和日本四個核心市場中,中國人占到頭部賣家的42%。

莆田系電商,是中國海外電商中最能「打」的人。只不過,他們之中很多人的打法,同樣見不得光。

圖片

在網上開店,最重要的是吸引流量。

賣家要麽有絕對的產品優勢,要麽直接花錢,在搜索引擎上購買靠前的位置,要麽通過聰明地設置商品關鍵詞,讓用戶更容易搜到自己。後面這種方法,叫做SEO(搜索引擎優化)。這都是正當操作。

但這些辦法成本都太高,於是就有人動起了歪腦筋,開發出各種非法的SEO。他們把合法SEO叫做「白帽」,非法的叫做「黑帽」。

一種常見的「黑帽」手法是流量劫持,把別人的商品偷換成自己的。

前段時間,有人把亞馬遜上的「港毒」商品,直接替換成了愛國口號,用的其實就是類似手法。

圖片

當你為他們叫好時,卻不知道,亞馬遜上大量中國賣家正飽受其苦。自己辛辛苦苦在亞馬遜上排到高位,消費者點擊去,卻跳轉到「黑帽」的網址,前期投入全白費。

「黑帽」們的另一個大殺器,是舉報同行。

去年下半年,不少亞馬遜上的中國賣家突然發現,自己店裏的商品全都「變狗」。

圖片

亞馬遜上的商品失效時,圖片會被替換成各種狗狗,所以電商圈把商品失效稱為「變狗」。

「變狗」的原因,是亞馬遜官方接到投訴,說他們的商品侵犯了別人的知識產權。但實際上,這些都是公版商品,本就沒有侵權之說。

後來有人扒出,投訴者是一個莆田系賣家,他不久前自己設立了一個獨立網站,上架了相關公版商品,然後跟亞馬遜說這都是自己的版權,對其他賣家發起投訴。

圖片

其它「黑帽」手法,還包括註冊大量機器人賬號,去別的賣家商品下發表明顯的虛假好評,觸發亞馬遜的封店機制……

亞馬遜跟淘寶不同,不需要你買了東西才能評價,所以這招簡直毫無成本。

「黑帽」不是無差別攻擊,他們挑選的對象都是跟自己產品類似的賣家。而一般來說,跟他們賣同樣商品的,還是中國同胞。

針對外國人,他們也有高招。2019年的一起案件顯示,有莆田賣家在國外發布明顯低於市場價的商品,待顧客付款後,實際發貨的卻都是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小玩意,撈一把就走。

圖片

這樣的造假者,一手竊取了中國同行的生意,一手敗壞了全體中國人的名聲。

愛國者的眼中釘

我們今天的主題,當然不是「地圖炮」攻擊莆田人和他們的產品。莆田兩三百萬同胞中,造假的肯定也是極少數。絕大部分老百姓都清楚,造假和山寨對中國的傷害有多大。

何師父想擊打的是一種觀念:面對別人的作惡,我們自己的惡就可以被姑息。

實際上,惡就是惡,永遠不會成為進步的動力,它違法的遮羞布。

造假,最最傷害的,往往不是被模仿的對象,而是每一個愛國者念茲在茲的「國力」。

比如說,今天人們念叨的國產計算機操作系統的失敗,就是一個被盜版毀掉發展空間的慘痛案例。

站在2021年,我們知道,微軟對操作系統的統治力來自其強大的生態。但是在2000年,中國上網計算機總數才只有650萬台,網民人數1690萬,占全國人口的1%多一點。

正版Windows系統高昂的售價,當時也讓很多中國人望而卻步。

當1999年第一套紅旗操作系統問世的時候,中國有足夠大的市場去培養自己的生態。直到盜版摧毀了一切希望。

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說,微軟故意放任盜版Windows的流傳,就是為了殺死中國操作系統。

事實並沒有這麽單純。實際上,微軟從90年代就開始頻頻起訴使用盜版系統的中國用戶。1999年,微軟更是起訴了中關村的標誌性公司——亞都,讓這家明星企業岌岌可危。

  批評微軟「盜版策略」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其實是中國芯要角,他做過什麼?

然而,歷史在這裡拐了個彎。

1999年5月,美國悍然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中美關係急轉直下。微軟,自然成了美帝國主義的象徵,亞都卻被捧為反抗霸權的旗手,法院直接駁回微軟訴求。

從此,微軟在中國的維權基本偃旗息鼓,「蕃茄花園」們開始大行其道。

然而,那種「反美」方式帶來了一時間的爽快,丟失的確實中國人自主研發國產計算機操作系統的「黃金十年」。

20多年過去,中美的鬥法仍在不斷上演,但不同的是,中國人愛國的方式已經更加成熟、理性。

並且我們已經明白,「鬥法」勝利的基石不在於一時口頭勝負,而在於根本性的國力對比。你有足夠的現代工業化體系、文化軟實力、民族自信,那自然不怕什麼無理制裁。

造假,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造假,是愛國者的眼中釘。

真的愛國者,會堅守正道的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