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笑聲中百度堅持做外賣,卻連外賣都做不好;中國外賣市場現況如何?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2016年1月,百度將醫療類貼吧管理權賣給醫療商人,輿論抨擊形象重創。

>中國流量最大的網站-百度,把疾病論壇管理權賣給醫療機構?網友罵翻、媒體抨擊。

2016年5月,因輕信百度廣告而致死的魏則西大案,成為百度形象破產的最後一根稻草。

>中國的滔天大案,魏則西之死、百度、莆田系醫院事件的始末。

從此以後,百度在中國大陸人人喊打,每有新聞都是各種嘲諷鄙視。

糟糕的是,百度除了搜索引擎本業仍獨占鰲頭、吃老本之外,其餘嘗試幾乎全軍覆沒,各種產品做一個失敗一個。

直接的影響是市值下滑,昔日與騰訊和阿里巴巴並稱BAT三巨頭,現在市值僅是大哥二哥的三分之一。

>BAT三巨頭,百度已經出局。

>十張對比圖告訴你,Google和百度的差距。

恥笑聲中百度堅持做外賣,卻連外賣都做不好;中國外賣市場現況如何?

本文來源:AI財經社(微信id:Economic-Weekly)

作者:吳倩男

百度外賣正在迴避與美團、餓了麼的正面競爭。

在2月25日的百度外賣年會上,CEO鞏振兵沒提市場份額,而是著重強調在行業中的差異化,他說百度外賣並⾮單純的要做餐飲外賣,未來的重點會放在同城配送上。

年會現場,一名中層員工對鞏振兵的表態不以為意,在他看來這更像是向競爭對⼿的繳械投降:「百度外賣現在做的是什麼?是關停直營城市,關城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放棄。」

2016年是百度外賣水逆的一年,即便它的競爭對手們也沒有料想到,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會在這⼀年遭遇斷崖式下跌。

一位外賣平台高管表示,百度外賣在白領市場具備先發優勢,最高時白領的市場份額能到33%,略超另外兩家。

「2015年三季度的時候,我們還認為它很有可能會沖到40%。」 但在他們的監測中,現在這一數字只在7%左右。

與市場失守相伴隨的是,百度外賣在集團內部的邊緣化。

2017年2月24日的分析師會議,李彥宏承認,公司確實降低了糯米和百度外賣的消費補貼和行銷費用。幾個月前在接受《財經》採訪時,他的表述更為直白:「如果真的做不過(美團、餓了麼),就不做,該做的決斷也要做。」

這與2015年年中豪擲200億,扶持O2O的態度已經截然相反。

百度外賣是百度近幾年來少有的明星項目。它有著成功的開局,有著躋身行業第一的希望, 但卻在短時間裡痛失好局,最終以掉隊和邊緣化收場。

之所以選在百度外賣結局被行業蓋棺定論的時候,復盤它三年的發展軌跡,試圖得出它由盛轉衰的答案。

這個故事就像是一面棱鏡,創業者們,尤其是在大公司內部的創業者,或多或少都能從它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百度外賣的開局,踩上了集團轉型的關鍵點。

2014年百度喊出「連接人與服務」的戰略口號,這家全球最大的中文搜尋引擎,由於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起步太晚,正陷入轉型的焦慮中。O2O似乎是解決問題的一劑良藥。

彼時,O2O概念備受資本和媒體吹捧,它與百度部分業務也確實十分契合。線上支付線下消費的模式有助於推廣百度錢包,商戶信息能夠與移動地圖互補。於是在那一時期,百度接觸了很多O2O項目,最為著名的是分兩次共計2.7億美元全資收購團購網站糯米網。

收購外部團隊然後內部孵化,是百度在做O2O上慣用的路子,原本外賣也打算沿襲這一思路,不過卻生了「意外」。

百度外賣的早期成員告訴AI財經社,開始百度想收購一家外賣創業公司,但盡職調查結果不如人意。這反而讓LBS事業部裡的一個小團隊看到希望,當時這個團隊在做的事情是將第三方外賣平台接入到地圖中,集團的態度使他們意識到獨立出來做外賣的可能性。

為了在公司裡爭取資源和話語權,團隊說服輪崗至百度LBS事業部、曾任百度全國管道總監的鞏振兵加入。一場內部創業就此開始。
2014年5月,鞏振兵在LBS事業部內,牽頭成立了創新業務發展部(百度外賣前身),他從之前做百度鳳巢和百度糯米的團隊中選出來一些人充實外賣團隊。

包括後來百度外賣管道負責人陳錦暉、直營負責人陳青、產品負責人王莆中(已離職,現為美團外賣總經理),還拉來原拉手網副總裁、百度LBS副總經理宋黎明(已離職)等。

這些人或有著過硬的業績表現,或是為百度長年征戰打拼出來的老人,重新聚在一起,有一 個未曾宣之於外的共同目標——做到行業第一,未來和愛奇藝一樣獨立上市。

這一隱隱的預期為團隊提供初始階段動力。在開始的一年裡團隊做了兩件事:一是,攻占白領市場。二是,與第三方勞務公司合作,為百度外賣建立專門的配送隊伍,針對這種配送方式後來有個名詞叫「專送」。

「那個時候餓了麼和美團在高校打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精力顧及白領市場,於是我們就從這個空白切入。

但當時的一個情況是,外賣訂單靠商家自己配送,所以平台上的餐廳主要就兩類,一類是如肯德基、麥當勞自有成熟配送體系,另一類是蒼蠅小館,50%的訂單都依賴外賣平台。為了吸引高品質商家,我們自己做配送,三家裡面我們是第一家這麼做的。」上述早期員工如此解釋。
相對於學生,白領的特點是消費能力強、客單高。根據艾瑞、易觀等第三方數據機構的數據顯示,白領的市場份額能占到整個外賣市場中的六成,遠高於校園的三成。

由於切入點正確, 再加上集團資金和流量的支持,百度外賣的訂單量飛速提升:2015年三季度,百度外賣在北京的專送訂單數是美團外賣的10倍,美團外賣總裁王慧文在接受36氪記者採訪時說,這個時候將百度外賣當做美團最大的競爭對手。
百度外賣一時風光無二。對內的一次會議上,李彥宏當著諸多高管的面直接誇贊鞏振兵, 「百度現在之所以落後騰訊、阿里這麼多就是因為缺乏像鞏振兵這樣的幹部。」,對外更為人所知的是,百度外賣在2015年下半年正式拆分獨立,李彥宏高調表示要拿200個億支持O2O的發展。

這時的百度外賣就像一輛加足了油的戰車,所有人都相信,外賣會成為百度新的增長引擎。 在歡呼和喧囂聲中,百度外賣迎來了輝煌的頂點。

然而增長的故事到這裡戛然而止。

鞏振兵在可見的成功面前,做出兩個錯誤的戰略判斷,這直接打亂了百度外賣的良好開局。
2015年底到2016年年初,外賣行業接連出現巨額融資。

2015年8月,餓了麼宣布完成F輪系列融資總計6.3億美元,三個月後又和阿里巴巴集團簽署投資框架性協議,阿里巴巴集團投資餓了麼12.5億美元。2016年1月,合併後的美團-⼤大眾點評宣布完成超33億美元的融資,背後出現騰訊的身影,估值一舉超過150億美元。
拿到錢後的兩家發動了冬日戰役,一方面他們密集地招募地推人員,搶奪獨家店鋪,甚至不惜發生械鬥;另一方面在用戶端發起新一輪的補貼。兩家期望依靠資本的加持快速取勝,餓了麼CEO張旭豪甚至喊出「一個月定戰局」。

百度外賣沒有緊跟這場戰役,它的市場份額依靠慣性仍呈現上升態勢,於是鞏振兵放鬆警惕把很大⼀一部分人力、財力放在搭建外賣生態鏈上

2015年10月,百度外賣投資成立了甄選食品公司來做中央廚房,註冊了包括鞏大夜宵、17 飯、有家下午茶、頂味源等在內的多個餐飲商標。

前百度外賣高管張敏(化名)看著標有 「鞏大」字樣的飯盒擺在面前時,頗為驚愕與哭笑不得,「這是內部對鞏振兵的⼀一種稱呼,卻被做成了外賣品牌。」他認為這完全是瞎搞,也不排除是員⼯工在投其所好。
除了中央廚房外,百度外賣又陸續上馬了生鮮、食材供給、商超、眾包、電商平台質選生活等項目。「當時開了n多條線,能想到的都要做。」

當競爭對手調集兵力集中猛攻時,百度外賣卻把精力分散出去。回想當時的情形,張敏認為鞏振兵在戰略上的迷茫是之後百度外賣敗退的主因,「我覺得他沒有想清楚要做什麼。」

業務線擴張之外,接下來鞏振兵還做了另一個決定,春節給騎手放假,幫助他們買票回家。

春節時期是外賣行業的巨大低谷,用戶返鄉,餐廳停業,外賣需求驟減。到底要不要在春節留住騎手成了一個問題,畢竟如果要在春節期間保持原來的運力,就必須給騎手節假日期間的高額薪水補貼,這是一筆不太划算的買賣。

美團外賣採用了相反的做法,他們保留了一部分騎手在平台上繼續配送,並且在節後加速和加大了對騎手的招聘:只要騎手在這個期間入職,就會有一些獎金,如果能夠介紹認識的人 一起過來,還會再給一筆獎金。這使得美團在正月十五前恢復運力,而過完年回來的百度外賣在很長時間都招不到騎手。

2016年3月,鞏振兵開始為他的這兩次戰略失誤付出代價。春節後,此前高歌猛進的百度外賣第一次出現了增長停滯的局面,甚至略有下降,僵持數月,未見好轉。

試錯是創業公司的常態,甚至矽谷創業圈有一條金科玉律叫「快速試錯」,當創業公司發現自己的方向錯誤後,要立刻放棄,調整戰略。

可惜臃腫的人員和複雜的組織架構讓百度外賣的反應分外緩慢
到2016年上半年,剛成立滿兩年的百度外賣人數已經到4000多人(包括臨時工),比一年前翻了4倍。張敏經歷了百度外賣招人最瘋狂的階段,「集團對人數有管控,有一些進不來的,用臨時工在外⾯面掛著,而且隨便招,之前掙六七千塊錢,來這裡要一萬八。人力給還到一萬五,好,成交。」

越來越多的人催生了越來越複雜的管理架構。李偉(化名)是2016年入職百度外賣的中層員工,負責一個新業務部⻔門。按照之前的工作習慣,他會先花一個禮拜熟悉企業的組織架構、人事關係,但在百度外賣他用了一個月才搞清楚。

匯報職級非常混亂,直接幹不了活。」

起初百度外賣架構是,CEO鞏振兵下有產品VP、管道VP、直營VP、物流VP,各VP下有各自部門。後來業務越來越多,又出現了大客戶部門、各生態鏈團隊、經營團隊、開放平台, 以及GR、PR、財務等職能部門。

「部門多了後的特點是,A總是扒拉A的人和A的事兒,B也一樣。於是碰到兩個部門要協調,搞不動了」。在這種情況下,百度外賣在兩個部門之間設置了交叉崗。
這樣的設置有助於兩個部門的協調,但也直接導致,「我向我的上司匯報一件事,但他受其他部門制約,做不了主,我就得再跟其他人匯報,倆人意⻅見不一致,我就擱在那了。」

不僅部門之間的牽制影響了執行效率,高管間的頻繁變動也讓中層員工無所適從。

陳錦暉和陳青,都是副總裁,前者管代理城市,後者管直營城市。在下半年的一次調整中, 百度外賣的一改之前代理、直營兩種分類模式,而是按照地域分為了一區、二區和三區,均向陳青匯報,名為副總裁的陳錦暉在這次調整中成了第三區總監,其權力被大幅削減。

陳錦暉是百度外賣的初創成員,是內部公認的幹將。在到百度外賣之前,他在百度管道部做了鞏振兵7年助理,與鞏振兵的關係不可謂不鐵

有接近陳錦暉的人士表示,陳錦暉與鞏振兵關係之所以疏遠,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陳錦暉不服陳青,但鞏振兵卻十分重用她。到2017年2月份,陳錦暉開始休假,5月份正式宣布離職。他在朋友圈寫道:「2014.4.4-2017.5.4,1126個日夜,苦過痛過,哭過笑過,激動過徘徊過,衝動過徘徊過,一切的一切都在身體和腦海裡留下深深的痕跡,無愧無悔無憾。」
除陳錦暉外,據北京商報報導,百度外賣原物流負責人朱勇也在今年春節前後因內部架構調整離職。而更早的時候,百度外賣早期產品負責人(現美團外賣總經理)王莆中、副總裁王耀弘、副總裁宋黎明、原百度外賣產品總監劉燦等在2015年到2016年這兩年裡相繼離職。

集團的耐性是有限的。

2016年6月,李彥宏在接受《財經》雜誌採訪時被問到:「會不會考慮放棄(外賣)?」,他回答說:「如果真的做不過,就不做,該做的決斷也要做。」直言對現在的成績並不滿意,因為「現在的市場地位還不是第一。」

這種不滿最直接的反映是集團降低了對外賣的投入。當時的一個背景是,百度外賣的補貼率高居不下,一度接近20%,即100塊的交易額⾥裡,十八九塊都是百度外賣掏的腰包。集團看到如此高的補貼率,卻遲遲不見市場份額增長,便要求百度外賣減少補貼。

7月份,百度外賣第一次大力度降低補貼。用戶反饋直接,「光7月一個月,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就得掉了4個百分點」,上述外賣平台高管如此說道。

百度集團的強勢干預,成為百度外賣2016年下半年迅速沒落的又一原因

雖然百度外賣早已從集團獨立出來,並且引入外部投資,但集團對它仍然有很強的把控,外賣的管理層並無話語權。
百度外賣的走勢,不得不遵從於百度集團的戰略走勢。而在2016年,經歷魏則西事件、輿論一邊倒的指責、股價下跌、市值縮水,百度開始重新考慮自己的定位。
2016年10月,李彥宏首提百度要轉型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他在多個場合公開表示,人工智能將成為百度未來增長的新引擎,涵蓋所有產品和服務。媒體們解讀,與人工智能關係不大的百度外賣正式在內部遭到放棄。

集團減少供⾎血使百度外賣陷入到資本短缺的境地,這時候它所有的舉措似乎都是圍繞著「錢」 展開。

百度外賣首席戰略官韋迪整個下半年都在香港、美國為融資奔波,11月份傳來好消息,有投資機構表達了投資意向。為了向投資者展示出更好的成績單,韋迪所帶領的戰略部在去年11 月20日到今年1月21日的這兩個月時間裡制定了新的打法——不顧流水,將盈利提升。具體來說:在商戶層面,多收取5%的傭金,在用戶層面,提高配送費。

騰訊科技在5月8日的一篇報導裡寫道:這樣的做法在短期內確實提高了盈利,北京某區域的收入到12月底時翻了將近七倍。

但負面效應也很快顯現,由於傭金提高,一些商家開始把百度外賣的訂單轉到美團或是餓了麼上去,有的商戶甚至直接在百度外賣的店鋪描述裡標註 「百度外賣配送費過高」,勸導用戶從美團外賣等其他平台上下單。
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一路下跌,直到北京的市場份額下跌了10%以上,內部才叫停了這一策略。除此之外,裁員、直營轉代理等縮減成本的舉措都在內部實行著。

新年過後,中層員工李偉選擇了離了職,原因是」感覺看不到希望」。

結語

百度外賣今日的境遇,與戰略錯誤有關,與團隊混亂有關,亦與集團的強勢干預有關。但也如一位離職的高管所說:「創業失敗是個大概率事件,這太正常了。」

現在百度外賣在做的事情是在系統上與順豐打通,發展同城配送。百度外賣在國貿商圈的配送已經全部包給了順豐。之後兩家進行資本上的聯動更是大概率事件,據AI財經社此前的報導,雙方將按照5:5的出資比例,共同出資通過設立合資公司來經營。

不過一切都未到最後確定階段,百度外賣的未來還存在變數。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