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爺野生圖鑑】你要知道,中國不是只有大媽

本文來源:局部觀察

微信id:jubuguancha

作者:懷石

中國大爺,一個有別於中國大媽的神奇物種。

當大媽高舉絲巾拍照,大爺雙手靠背獨行。

當大媽抄底國際黃金市場,大爺買菜做飯深藏功與名。

他們整天閉著眼看抗戰劇,圍困在發福的肉身占領的沙發凹陷地,成了保健品和足力健推銷員的親爸爸,讓兒女們在深夜無力吶喊「拿什麼拯救你,我的爸爸」。

世俗不會永遠包容一個長不大的大爺,在妻子的奚落,兒女的期待中,他們不得不走出家門,開始變形記。

  剖析古今中外告訴你,為什麼中國大媽拍照時熱愛揮舞絲巾?

當大爺開始健身,外國人都得低頭

平凡的一天從霍霍公園裏的健身器材開始,給他們兩根牽引繩,就能把自己扭成一股麻花。

他們早已過了立誓撬動世界杠杠的牛犢之志,仍能在每根公園鐵桿上自由起伏。

圖片

以頭撞杠,現實世界裡的硬核「杠精」,宣示著他們對這個世界的倔強和不服,疼痛閾值於他們沒有任何意義。

當年輕人嘗試單杠引體向上,一個都做不起來的時候,大爺早已實現旋轉自由,他們是行走的人體風火輪,360度睥睨眾生。

世界上本沒有路,直到大爺發明了凌空步,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自掛東南枝。

雖然褶皺的臉皮和不再旺盛的頭頂出賣了他們的年紀,但他們仍能練出碩大的腹肌,向這個世界舉起中指。

如果你向這些大爺發起挑戰,那麽三招之內,大爺必定會跪在你的腳邊,一邊給你掐人中,一邊求你不要死。

就連老外的挑戰也不例外。

圖片

誰是公園king?

大爺教育我們,晨練不如來蹦迪,讓我們舉起雙手,一起搖擺。

圖片

大爺又能有什麼壞心眼呢,他們只是愛耍花槍而已,每一個後空翻,都能把馬步紮得穩當。

閃電五連鞭算什麼,看大爺揮舞這上天入地舍我其誰無敵神鞭,把陀螺抽成永動機,打破能量守恒定律。

千萬不要輕易靠近一個正在耍鞭的大爺,否則將得到一頓來自大爺的毒打。

事實上,他們也的確會選擇豎起國際通用手勢,作為晨練的一部分。

這樣的畫面讓老外折服,有老外認為:「這是在祈求世界和平」,堪稱一項「去他媽的世界」運動,適合所有年齡段患者,迅速釋放壓力。」

別說中國沒有極客,他們只是還沒到年紀

你大爺永遠是個孤獨的男孩,他們不像大媽們擁有幾十年如一日的姐妹黏性,喊門是大媽們搞團建的精髓,兩個大媽相約去菜場,當一個大媽來喊門,探頭的可能有5個,成行的至少10個。

圖片

再閒的大爺,都不會長期和另一個大爺黏在一起。

他們低調,終日與花鳥蟲魚相伴,擁有潛心研究一門手藝的良好品德,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爺款式有釣魚大爺、攝影大爺、遛狗大爺、象棋大爺、極客大爺……

器械才是他們最忠誠的伴侶,什麼年紀的男孩,他都需要一輛能夠承載自己漂移願望的小車車。

圖片

在摩托車上仰臥起坐,隨風奔跑,是歲月追不上的速度。

不過友情提醒大爺,說浪就浪的背後,是一次說癱就癱的後半生。

每一個退休大爺,都是預備役手工耿。

給孫子做一輛 「蘭博基尼」,時速40邁,許家印和賈躍亭掰扯不清楚的事,大爺搞明白了。

前有馬斯克造火箭,後有溫大爺搭「航母」,一次可容納20人。

大爺們才是極客精神的傳承人,別說中國沒有腦洞大師,他們只是還沒到年紀。

釣魚,一項對大爺們有著致命吸引力的活動,不是每個大爺都能成 「海王」,但能成為「海王」的大爺一定在釣魚上下足了功夫……

寒江孤影,釣魚大爺是這世間難得的苦行僧,他們不願意和人互動,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釣魚的樂趣在於把魚餌甩出去的一瞬間,即使只有一個窨井蓋大小的洞,大爺也能找到自己的宇宙。

圖片

必要的時候,他們會一腳踹開試圖截胡的貓咪,毫不猶豫送自己的愛寵入湖。

圖片

在釣魚大爺的基礎上,衍生出只穿褲頭的冬泳大爺,這更加不是我等凡人惹得起的野生物種,他們坦蕩的站在零下幾攝氏度的橋頭,在群眾的圍觀和叫好聲中,淡定一躍。

偶爾也會擺出銷魂的姿勢,向奧運會男子花泳項目發起挑戰。

而比釣魚大爺更任性有錢的,是「攝影大爺」,也許你聽過他們更加傳奇的名稱——老法師,他們拍天拍地拍花拍鳥拍美女。

在他們身上有著18歲年輕人才有的斗志,儘管早已老眼昏花,仍要拼命聚焦這個面目模糊的世界。

哪怕體力再不濟,駐個拐杖,也要到三里屯拍妹子。

年輕人笑話大爺拍的不好,大爺笑話年輕人裝備差,畢竟大爺脖子上掛的是用不完的拆遷款,他們不過就是想聽快門按下去的聲響。

比攝影大爺更專一的是象棋大爺,他們癡迷,他們有鐵一般的紀律,只要棋沒下完,任你刮風下雨電閃雷鳴,誰也不能走!

圖片

別說邊上放鞭炮,就算世界炸了毀滅了,屁股也會按死在位置上,絕不挪動。

圖片

年輕時被要求做大人,退休後被要求做自己

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爺,通常出廠時間來自50後、60後。

他們生長於物資匱乏的貧瘠年代,在孩童時代就被灌輸要自強早當家,成年後又奔波於生計養家糊口,沒有人告訴他們如何做自己。

當他們老去,他們的獨生子女有太多的娛樂途徑,太多的自我表達,他們被厭棄成了原生家庭裏的一部分。

他們的人生被重置在60歲這個退休節點上,有大把時間去思考,那個本該在青年時期就解決的問題——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這是一屆細思起來有點悲情的大爺,在他們之前,你爸爸還是你爸爸,聽爸爸的話還是主旋律,他們扮演著承歡膝下的兒孫,只有成材是獲得認可的唯一途徑。

在他們之後,父權結構迎來消解,女性不再只是為了當一個好媽媽,職場女性也能成為頂梁柱,傳統家庭結構模式逐漸分崩。

他們的孩子也不再像當年的他們那樣聽話。

從他們開始,父與子的關係變得模糊。

圖片

他們被時代和家庭裹挾,又在時代的加速運動中,被狼狽甩出車廂,那些曾經引以為傲的往事,化為時代腳本裏微不足道的註腳,甚至是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

圖片

於是,一個大爺出現在夜晚的廣場舞基地,被萬千歡快的陌生人包圍,被流於口頭的音樂圍繞,他們扭動臀部,放下原本維系的驕傲。

圖片

這幫老年得空的人,被催熟後返璞歸真,決定追逐餘生的KPI,在各個活動中爭奇鬥艷,超常發揮。

珍惜這一屆大爺吧,就像從沒被大爺傷害過那樣去愛。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