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想紅的山東拉麵哥,到底被哪些人「套路」了?

本文來源:中新社

微信id:cns2012

作者:袁秀月


因為15年來堅持賣3塊錢一碗的拉麵,來自山東臨沂市費縣的農民程運付火了。

但火了之後,「想讓大家吃上最便宜的拉麵」的程運付卻無法專心做麵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自媒體們湧向他家門口,用蹭流量的方式製造了一個罕見的流量奇觀。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程運付如何從一個普通人走到了流量的中心?

圖片

以下是新聞影片,拉麵哥哭了

誰捧紅了拉麵哥?

「蕭縣彭佳佳」是抖音上一位專拍鄉間美食的美食博主,最初名為「尋味人間(蕭縣站)」,賬號運營時間並不長,2020年8月才發出了第一條短視頻。

在過往的短視頻中,彭佳佳尋找美食的軌跡大多在安徽蕭縣地區,單條點贊數在1至5000徘徊,好的能超過2萬。2月21日,彭佳佳和團隊成員第一次來到山東臨沂費縣,第二天對「拉麵哥」進行了拍攝。

在短視頻中,「拉麵哥」操著鄉音說,他一碗面3塊錢已經賣了十五年,一碗掙四五毛,因為老百姓們錢來得沒那麽容易,所以不漲價,還表示:「我把人情看得比較重,我把錢看得比較淡。」

圖片

幾句話迅速火爆網絡,「臨沂大哥賣3元拉麵多年未漲價」登上抖音熱榜第一,短視頻播放量超過兩億,彭佳佳的抖音粉絲數一路從7萬漲到了89萬。

外界將彭佳佳稱為「拍火拉麵哥」的人。不過,第一個拍攝程運付的卻另有其人。據媒體報導,最早在網上發布「拉麵哥」視頻的是一個名為「唐哥美食」的博主。

2月25日,該博主也在抖音發布了自己之前拍攝的視頻,表示自己是第一個拍「拉麵哥」的人。

在評論區中,有網友誇該博主有遠見,也有人指出雖然博主拍得早,但是聊天沒有挖掘出內容,沒抓住要點。

圖片

這個要點就是「3元拉麵15年不漲價」,在「拉麵哥」的走紅之路上,這個標籤深入人心,其背後離不開一位名叫「我的農村夢」的美食博主。

從2020年10月23日開始,他連續發布了30餘條「拉麵哥」的視頻,十多條點贊數過萬,最多的一條超過33萬。

視頻內容包含「82年滄桑拉麵哥」1100元彩禮娶媳婦、至今未蓋新房、感恩老婆等,不過最受歡迎的還是那些「3元拉麵」物美價廉的視頻。

圖片

此外,記者梳理發現,2月21日,「唐哥美食」、「永城美食」都發布了「拉麵哥」的視頻,後者還在視頻中插入了某電商家電的廣告,點贊數超過179萬。

圖片

「拉麵哥」被圍堵後

在上述短視頻中,程運付多次介紹過自己。1982年出生,今年39歲,因為面相顯老,很多人都說他是70後,還有人問他五十幾了,有孫子了沒。實際上,程運付的兒子今年才十幾歲,正在上中學。

程運付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他的拉麵手藝是跟當地一個拉麵師傅學的,大概2005年左右,他開始輾轉在周邊各個村的集市上賣拉麵,因此也擁有了很多老顧客。他笑稱,方圓二十里,提起做拉麵的都知道他。

而之所以沒有開門店,開始是錢不夠,後來則是捨不得這些老顧客。他表示,都是家裏幹活的老鄉,麵賣貴了怕人家吃不起。

因為短視頻火了之後,程運付非常驚訝,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火的。

這些短視頻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他們湧向程運付的拉麵攤,拉麵賣得火爆。但很快,人越聚越多,蹭流量的自媒體們也蜂擁而至,程運付只能收攤回家。隨即,他的家又成了被圍堵的地點。

圖片

程運付說,一開始他特別不適應,還有些害怕,因為不管做什麼都有人跟著拍攝。讓他接受不了的是,還有拍客拿著手機進到屋子裏來,後來程運付只好關上了院子的門。

2月27日,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我就是個燒麵條,做拉麵的,現在父老鄉親都不敢上我的攤來喝拉麵了。希望自媒體(拍客)能離我的生活遠一些……」

但這樣的呼聲並沒有起作用,在流量中心的「拉麵哥」已進退維谷。

「拉麵哥經濟」

在向外界表達「太累了」之後,程運付有幾天躲在家裏沒出門,但這並不妨礙一波一波的人來到梁邱鎮馬蹄河村。

這個距離費縣三十多公里的村莊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熱鬧。有人跑五百多公里到山東臨沂,為吃碗拉麵排隊半個多小時。有人說要去找拉麵哥求婚,有人穿著奇裝異服表白,還有人拿起話筒在「拉麵哥」家門口輪流表演唱歌。

圖片

為了應對如此大的客流,馬蹄河村組織30多名志願者連夜修起了6個臨時停車場,還組織志願者來清理周邊環境、拓寬鄉間道路,馬蹄河村附近鄉道上樹起了「拉麵哥故鄉」的招牌。

各地網友們的到來帶動了村裏的經濟,「拉麵哥」家門口成了熙熙攘攘的大集市,村民們紛紛開始擺攤,既有餃子、板面,也有「拉麵哥家門口的羊肉串」、「拉麵哥家鄉特產食品」,還有人用三輪車拉遊客、做民宿。

據媒體報導,拉麵哥走紅後,馬蹄河村村長李維明時常和程運付聊天開導他,「我跟他說,你紅了之後不能像個新娶的媳婦兒一樣躲在家裏不見人,還是要出來拉拉麵。人家大老遠來也就是為了見你一面。」

3月3日,「拉麵哥」回應一夜成名,表示之前有點壓力,「媳婦兒跟我說,咱就是個賣拉麵的,別有這麽大壓力,現在習慣了,好了。」

程運付對中新網記者也表示,後來他慢慢想通了,大家都是從全國各地來支持他的,人家也得賺錢,那就好好招待他們。

之後,「拉麵哥」把自己的面攤兒挪到了家門口。因為直播的人太多,運營商還直接將應急的5G基站臨時搭建在「拉麵哥」家旁邊。還有人看到了商機,做起了WiFi出租的生意。

圖片

誰「套路」了拉麵哥?

3月10日,因為《星光大道》走紅的「大衣哥」朱之文與「拉麵哥」視頻連線,鼓勵他盡力做好自己,兩人還相約吃拉麵。

朱之文從過來人的角度對程運付說:「大家喜歡你,一定要圓了大家的夢,不要讓大家心涼了,每一個人找你去,把他當成朋友,也要因人而異。不管你的路怎麽走,坎坎坷坷,能走過去就是陽光大道。」

兩個人的互動引起了網友的討論,有人認為,拍「拉麵哥」的可能和拍「大衣哥」的是同一撥人。有人分析,相比「大衣哥」,「拉麵哥」在流量消耗殆盡後面臨的或許是更加殘酷的現實。

圖片

2月28日,抖音發布聲明,表示反對用戶蹭熱度、惡意炒作,對熱點當事人過度消費等行為,一旦發現相關內容,平台將做下架、不推薦等處理。

近日,快手也對「拉麵哥」的相關內容進行限流,在快手直播搜「拉麵哥」關鍵詞,顯示無相關內容。

單從數據來看,直播「拉麵哥」的關注度也在下降。

3月6日,有主播靠直播「拉麵哥」人氣就能衝到山東榜第五名。而一周之後,同樣直播「拉麵哥」,人氣值相差達數十倍。

不過,從近兩日的直播中看到,圍觀「拉麵哥」的人並沒有變少。3月13日下午,程運付想從家裏出去一趟,剛出家門就被人群圍住,大家起哄他唱一首劉德華的歌曲,有觀眾大喊「要上春晚了」。

圖片

直播間的主播接了一句:「春晚都沒這麽熱鬧」,他繼續說道:「劉德華來了估計都沒這待遇,拉麵哥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是大家的。」

起初拍攝「拉麵哥」的幾位美食博主也陷入爭議之中。

3月9日,程運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已與他人簽署短視頻賬號運營協議,但很後悔。簽署時並不懂真正含義與意圖,現在不想被別人利用掙錢。

網友紛紛懷疑,「蕭縣彭佳佳」、「我的農村夢」就是「拉麵哥」的簽約公司,是他們套路了「拉麵哥」。

3月11日,「蕭縣彭佳佳」通過直播回應,稱「拉麵哥」被騙與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她在評論區寫道,清者自清,時間會證明。

「我的農村夢」則沒有做出回應,也沒有繼續更新,有網友在評論區要求他把「拉麵哥」合同的事說清楚。

圖片

對於未來,程運付曾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他打算等這陣子過了,自媒體拍客都散了,他再繼續去趕集賣拉麵。

他透露,自己對於拍視頻、直播等都不太了解,還需要學習,同時他也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幫助家鄉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