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網友問候全家,成都「共享貓咪」在輿論壓力下已經關門

本文來源:紅星新聞

微信id:cdsbnc

記者:沈杏怡


9.9元一天的「共享貓咪」,近日引發關注。

3月11日,這家寵物店店主之一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這幾天以來,他們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網上鋪天蓋地的全是各種謾罵,對我們的人生攻擊甚至上升到我們的父母。我姐姐看到那些評論,看一次哭一次,她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我的微信號也被人公開,好多陌生人來加我,發給我辱罵的資訊,現在每天都有陌生人來我們店。」

  成都「共享貓咪」服務,人民幣9.9元一天

張女士向紅星新聞記者表示,這家店是她和哥哥姐姐一起經營的。由於自己年紀輕,經驗不足,此前考慮不周,沒有顧及到「共享貓咪」帶來的負面影響,現已暫停共享服務,正陸續收回共享貓咪,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每天都有陌生人上門

不敢單獨去店裏餵寵物

這家位於成都339購物中心的寵物店曾貼出多個廣告招牌,招牌上顯示:9.9元帶貓咪回家陪你。

店主介紹,店內有10隻共享貓咪,都是一歲左右的成年英短系列貓,從藍貓到金漸層都有,目前店裏10隻共享貓咪均已被租走,有租貓需求的顧客需要等候。

同時,店主表示,共享貓咪需要支付押金,根據不同種類,金額從1200元到上萬元不等。租客需要提供身份證復印件和原件,家庭地址環境照片,並簽訂租貓合同,租客必須是居住在成都本地,且家中沒有其它寵物。

此外,店主要求租客必須在該店購買貓主糧和用品,花費在兩三百元左右。

圖片

▲網友留言

許多網友對「共享貓咪」的經營模式表示反對,認為貓對於周遭環境很敏感,且天性膽小,頻繁更換主人和生活環境,會讓貓咪產生應激反應,輕則不利於貓的健康,重則對其生命產生威脅。

新聞發布後,在網絡上快速發酵,隨之而來的質疑聲把店主張女士等人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這幾天來,他們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紅星新聞了解到,這家寵物店是張女士和其哥哥姐姐三個人共同經營的,新店剛開張一兩個月,之前的店就開在隔壁,後來把旁邊的紋身店盤下來,改成了寵物店,甚至連紋身店的舊招牌都尚未摘下,而「共享貓咪」這項業務也剛開展一個月。

圖片

「得知我們店上了新聞的事,我立刻就從重慶趕了回來,當時腦子是懵的。」

張女士回憶道,「一打開新聞,下面的評論全是罵我們的,非常難聽,甚至上升到對我們的父母進行人身攻擊。」

張女士說,這幾天裏,姐姐根本不敢上網,網友們評論裏的激烈措辭讓姐姐看一次哭一次,「姐姐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我也好幾天沒睡覺了,一睡下腦子裏全是亂的。」

此外,張女士說自己的微信號也被泄露,這幾天總是有陌生人來加她的微信,並發來攻擊性的語言,位於339購物中心的寵物店,現在每天都有陌生人上門。

「也不知道他們來的目的是什麼,就拿著個手機拍,我們也想好好去跟他們解釋,可是一看到我們來,他們就跑了。」

張女士表示,因為這樣,現在她不敢獨自來店上打掃清潔和餵養店裏售賣的貓狗,都會請哥哥陪同一起去。同時,為了澄清「不照顧貓狗」的網絡傳言,現在他們在店門上張貼了一個清潔打卡表,「每次我們餵食和清掃以後,都會記錄在上面,讓大家都能看到。」

共享的貓咪是經過挑選的

若遇愛貓飼主會退掉押金贈養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被共享的十來隻貓咪,都是他們救助的貓咪。

「我哥哥家的小院裏,養了許多救助回來的貓咪,這些貓咪有的是流浪貓、有的是被主人遺棄的。」

張女士解釋稱,用於提供共享業務的貓咪,都是從這些貓咪裏挑選,選出其中個性溫順親近人的。

圖片

▲「共享貓咪」寵物店

張女士說,提供「共享貓咪」的業務初衷並不是為了掙錢,因為他們前期在救助這些貓咪上的花費也很高,他們更希望通過「共享」這樣的方式,來讓這些貓咪找到合適的主人。

「『共享』是為了給沒有飼養貓咪經驗的人提供一個適應的過程。」

圖片

▲寵物店內的貓咪

張女士表示,曾經有兩位「共享貓咪」的飼主,在飼養一段時間的共享貓咪後,與貓咪產生很深的感情,提出想要領養,自己就退掉了押金,將貓咪贈養給飼主。

紅星新聞記者提出希望能採訪這兩位飼主,張女士表示,她曾聯繫過這兩位飼主,希望他們出面幫忙澄清,但由於網絡輿論太大,兩位飼主均拒絕了。

已暫停「共享貓咪」業務

向社會大眾道歉

張女士說,目前已經暫停了「共享貓咪」的業務,被租出去的貓咪「該收的都收回來了」。面對譴責的聲音,他們目前已在店門上張貼了道歉信。

張女士表示,為了救助流浪貓狗,他們也付出了很多,暫停「共享貓咪」業務並不代表他們會暫停對流浪貓狗的救助。

圖片

▲致歉信

紅星新聞記者質疑,相對於貓來說,狗的性格更開朗一些,為何在開展共享業務時,沒有選擇「共享狗狗」呢?

張女士說,他們前期考慮後發現,救助回來的流浪狗,由於此前也許受到過人類的虐待,所以攻擊性更強,沒有飼養經驗的主人,很容易被咬傷等;加之養狗的話,需要每天遛,這一要求對不少人來說門檻較高。

對於網友們的質疑,張女士表示了歉意,她承認是因為自己年紀太輕,做事的時候沒有考慮周全,未曾顧及到這種行為的負面影響。

「如果當時想到了這些,或者說是先去網上查看了相關資訊,也不至於衍生出現在這種情況。」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