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拉麵哥」爆紅被人潮嚇到躲起來,抖音封鎖的山寨帳號就有兩百多個

山東拉麵哥爆紅之後,他的攤子吸引了許多人在附近或表演或直播,典型的蹭流量。

上一次比較出名的類似情況是上海流浪大師,許多人為了想紅都去跟他拉關係,甚至有人向大師求婚。

山東拉麵哥平靜的生活遭嚴重干擾,停業避風頭。

抖音官方為他發文呼籲克制,並封鎖了假冒山東拉麵哥名號的帳號兩百多個。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3月4日,被圍觀的山東「拉麵哥」沒有出攤,但在他的面攤前仍然擠滿了前來圍觀、直播的人群。

圖片

▲3月4日,「拉麵哥」的攤前擠滿了前來圍觀的人,然而「拉麵哥」沒有出現。本文圖片均為相關人士提供

三塊錢一碗拉麵,15年不漲價。

近日,山東「拉麵哥」程運付以其樸實的形象走紅網絡,煩惱也隨之而來,大批人群的現場圍觀打亂了他的生活。

有媒體報導稱,「拉麵哥」攤位前每天被數百位主播圍堵直播,其中不乏一些低俗直播現象。

圖片

▲「拉麵哥」曾多次發抖音說希望回歸正常,但圍觀仍在繼續。

3月4日,目擊者向澎湃新聞發來的現場圖片顯示,現場人群擁擠,有人身著古裝、戴官帽,在現場拍視頻,有人站在平房的屋頂上圍觀。

此外,還有橫幅上寫著「發揚拉麵哥精神」「山東拉麵哥」字樣,周圍有多處在打廣告。然而,「拉麵哥」並沒有出現。

同日,「拉麵哥」程運付告訴澎湃新聞,他正在家休息,今後會正常出攤。

以下是新聞影片:

對於各種網紅前來直播這一現象,程運付稱,他並不反感網紅拍攝。意外走紅後,感覺「還行」,最近很忙,「忙著賣拉麵」。

今後有哪些生活計劃?程運付說,暫時未想那麽多,今後還是會賣拉麵,還是三元一碗。

圖片

▲同日,一位在程運付攤前拉橫幅廣告的當地村民告訴澎湃新聞,他在當地經營著一家廢舊金屬回收店,因為「拉麵哥」人氣旺、人流量大,所以才在今天上午在「拉麵哥」的攤位前拉橫幅廣告。

4日,山東臨沂費縣縣委網信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為保障人員安全,最近「拉麵哥」出攤時,他們會組織當地人員維持現場秩序,此外組織專人臨時搭建免費的停車場,也同時為前來直播觀看的人提供免費的茶水。

對於有報導稱部分網紅在「拉麵哥」攤位前直播出現低俗、媚俗的內容,前述工作人員稱,他們也注意到了,目前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在負責監管。由於地域管轄權的問題,縣委網信辦不方便對其開展相應的工作,「目前也沒有好的辦法去治理」。

前述工作人員稱,網紅直播是自發行為,政府不方便以強硬的形式來干預。此外,「拉麵哥」的熱度能否持續長久下去,還有待觀察。其表示,「拉麵哥」一直都很樸實,也不希望受到過多關注。

澎湃新聞注意到,「拉麵哥」在抖音、快手平台開通了個人賬號。截至目前,他的抖音個人賬號已有超過220萬粉絲。

走紅對「拉麵哥」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2月27日,「拉麵哥」曾通過快手賬號表示,「影響了我出攤以及個人的生活」,現在最大的心願是出攤、正常生活,做拉麵給老百姓吃。

連日來,「拉麵哥」亦多次通過抖音發布視頻,提醒到場圍觀的群眾注意安全。在最新發布的視頻中,他與電影《失孤》中主角原型郭剛堂一同出鏡,並呼籲網友們幫助郭剛堂尋找孩子。

2月28日晚,短視頻平台「抖音」通過官方賬號「抖音黑板報」發布消息稱,抖音用戶「山東拉麵哥」走紅後,有用戶專門跑到當地合影、拍攝視頻或進行直播,嚴重干擾了他的正常生活。

2020年2月26日至2月28日,抖音對相關內容進行打擊治理,共處置直播間52個,處置冒充「拉麵哥」賬號202個。

以下是另一段影片,可以看到各種蹭流量的奇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