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反腐:抖音員工貪1000萬、騰訊PCG腐敗、百度老員工涉案多

本文來源:豹變

微信id:baobiannews

作者:馬慧

互聯網反腐愈演愈烈。

2月24日,據Tech星球消息,快手前副總裁趙丹陽,因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在去年11月被逮捕,互聯網公司又一位大佬鋃鐺入獄。

據豹變不完全統計,2020年騰訊、阿里、百度、美團、滴滴等互聯網公司公布的貪腐案例超過200起,是互聯網反貪行動中,案例最多的一年,不僅涉及高管,更有基層員工參與貪腐,涉及金額高的多達千萬元。

2020年,互聯網公司的反腐行動呈現以下特點:

一、哪裡燒錢哪裡就有貪腐

互聯網公司燒錢大戰,往往意味著有利可圖,而在業務急速拓展的過程中,有些「蛀蟲」被招進公司,貪腐便發生了。

2020年,社區團購是巨頭們重點燒錢的項目,也成了腐敗的重災區

補貼往往是互聯網公司業務擴張的首選手段,但補給誰、是否公平摻雜了太多不可控因素。

這些年,互聯網經歷的每一個風口,都是貪腐的風暴中心。

二、自揭傷疤讓貪腐者「社死」

早期互聯網公司,把內部貪腐當做醜聞對待,發現貪腐以冷處理為主,捂不住的均是高管級別的貪腐,涉及金額巨大,被警察帶走。

2020年,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開始發布反腐公告,貪腐的詳情也不再遮遮掩掩。

騰訊的反舞弊通報中,直接公布貪腐員工的姓名、職務,以及貪腐方式。

互聯網公司還組成了互聯網反腐聯盟,這個聯盟由京東倡議,已經有約400家聯盟成員,一個員工因為貪腐問題被開除,會被傳到黑名單,聯盟成員企業可以查閱。

「一次被查,終身不得再進入互聯網行業」。

三、反腐制度化

互聯網反腐從騰訊、阿里、百度開始,越來越多的公司加入反腐大軍。

為了最大限度防止腐敗,華為新增六大機制,小米成立三部三委,京東制定三項反腐基本原則和「三不」反腐機制。

設立反腐部門,把反腐常態化、制度化,是互聯網公司的共識。

阿里最早設立廉政合規部,騰訊則是反舞弊調查組,後京東、美團、360跟上腳步,都成立了反腐部門。

騰訊

PCG事業群成腐敗黑洞

PCG在騰訊是令人艷羨的部門之一。

上一次PCG引起轟動的新聞是,1萬名員工每人得到一部華為MateXs折疊屏手機,市價值2萬元。

業績好、福利棒,但PCG也是騰訊貪腐的重災區。

2020年,騰訊公布涉及職務侵占、收受賄賂的22起典型案件中,PCG事業部涉案達26人,占比達到63%。

PCG部門的出現,是騰訊在第三次組織架構上的重大調整,騰訊將移動互聯網事業群(MIG)、網絡媒體事業群(OMG)、社交網絡事業群(SNG)打散,並合併互動娛樂事業群(IEG)的動漫、影業等業務線,目前的PCG涵蓋騰訊視頻、騰訊新聞、QQ、騰訊影業、微視和騰訊動漫多個應用。

組成PCG事業部的業務線都是Toc業務,這也是騰訊對外的窗口。

騰訊公布的案件和中國裁判文書網的案例顯示,這些員工和高管,都是為供應商、外部公司和外部人員謀取利益,其中,視頻遊戲、資訊運營、短視頻社區均有涉及,涉案人員多數為運營崗位,或有調取數據、出售道具、後台發布的許可權。

事實上,遊戲是騰訊的王牌業務,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財報上,遊戲收入增長45%至414.22億元,相當於每天吸金4.5億元。

騰訊微視,是騰訊在面對一騎絕塵的抖音短視頻後加碼後的短視頻業務。

PCG承擔著騰訊變革的希望。

在2020年1月的一封內部信中,PCG總裁任宇昕寫道,「騰訊是一家以互聯網為基礎的科技和文化公司,PCG是騰訊文化戰略的核心推動者」。

為了讓不同業務線的副總裁(VP)都擁有創業心態,PCG甚至設立高管合伙人制度,一起開圓桌會議,8位VP為要不要做短視頻而吵得面紅耳赤。

PCG復雜的屬性,又註定這不是一場融合的變革,這也讓曾一手締造了百億遊戲帝國的任宇昕感到壓力,任宇昕的周邊人告訴媒體,「這一年他壓力很大,白頭髮比之前多了很多。」

字節跳動

一個食堂貪腐1000萬

抖音和今日頭條之外,字節跳動還以伙食好出圈。

一位員工在知乎回答「在字節跳動工作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時說道,每日人均150元的三餐加下午茶。

2020年6月24日,字節跳動在內部通報的兩起貪腐案,進一步驗證了上述說法。

通報中,一起是EA前負責人石某,涉案600餘萬元,另一起是字節跳動的行政餐飲前負責人,涉案金額達到1000餘萬元。

這也讓網友笑稱,「管食堂都能貪1000萬,字節果然油水多。」

對於這家成立9年的小巨頭而言,反腐力度還沒有那麽大。

根據豹變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至今,字節跳動的貪腐案不超過10起。

2018年,負責采購設備的高級工程師白某涉嫌簽訂虛假合同、侵占公司財產案被宣判,獲利178萬。

2019年,研發工程師羅某破壞資料庫、出賣數據被宣判,獲利137萬元,2020年,商務經理汪某收取合作公司費用被宣判,受賄430萬。

字節熱門應用多,員工經手的錢也多,抓到的案例,涉案金額都不少。

百度

「老人」頻繁貪腐

百度高管最容易受不住金錢的誘惑。

2020年4月21日,百度前副總裁韋方被內部通報涉嫌貪腐犯罪,已被移交公安。

這是在百度下馬的第四位副總裁。

2019年,在百度高級副總裁向海龍離職後,韋方成為百度搜索公司的新增監事。

百度的副總裁職位一向是高危職位

在韋方前,百度曾有王湛、李明遠和曾良,皆因經濟問題離職。

曾良與韋方的淵源頗深。

2015年,兩人一同入職去哪兒網。

但2年後,曾良被宣布在擔任百度大客戶(KA)銷售部總經理期間,違規給某KA渠道代理商提供幫助,並從該渠道代理商融資過程中謀取私下利益,構成嚴重違紀。

就在曾良離職的前一年,曾被稱為「百度太子爺」的李明遠被人舉報存在經濟問題,百度在通報中提到,李明遠在收購項目時,與被收購公司負責人有私下巨額經濟往來。

在其所管理的業務範圍內,與某遊戲合作伙伴的負責人有私下巨額經濟來往。

這被人看作是「貪腐」下馬。

但李明遠並不承認貪腐,並在朋友圈回應,「經濟往來並非不正當經濟往來」。

事實上,九年時間裡從實習生攀升百度副總裁的李明遠一路順遂,一度被看作百度接班人,但在2016年,李明遠負責的兩個部門業績不佳,導致李明遠降級,這被看作是李明遠將離職的先兆。

同一年,被稱為「百度推廣之父」的王湛被悄悄開除,開除原因裏只寫了「違反職業道德、損害公司利益」。

被人注意的是,2014年8月,王湛的直接下屬、遊戲事業部總經理廖俊,就因「違反職業道德、損害公司利益」被開除並移送司法機關。

短短幾年時間,百度四位高管出事,他們都是「老百度人」。

滴滴

技術采購貪腐1000萬

2020年,滴滴最大的一起貪腐案來自技術。

「滴滴清風」發布的一份反腐公告顯示,一名於姓高級總監涉嫌受賄,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從2016年起,這位總監在伺服器采購過程中累計收取現金1000萬元,並長期要求供應商人員為家人提供旅遊(機票/酒店)等服務。

於先生是原滴滴基礎平台部高級技術總監,內部級別為 T2(T 為技術崗位,數字越大level越高)。

曾在新浪、百度、獵豹、高德和阿里等多個部門任職,後來加入滴滴。

對滴滴而言,技術支持著復雜的打車系統。

滴滴曾經歷了四次技術變革,第一次是網約計程車起步創業,滴滴用電話叫車,並為用戶免去電召費,由此圈到第一波流量。

在擁有基礎數據後,滴滴進一步穩定伺服器。

在2014年與快的的補貼燒錢戰中,伺服器鏖戰七天七夜。

成為出行行業巨頭後,滴滴需要高效搶單、派單並修復安全漏洞,都離不開技術支持。

這起案件之外,2020年,滴滴一共查處了64起舞弊案件(海外15起),其中70人(海外12人)因嚴重違規被開除,11名內外部人員因涉嫌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被移送司法機關。

拼多多

店小二最易受賄

拼多多2020年不太平,員工猝死之外,貪腐也時常發生。

2020年,拼多多頻繁在內部通報商業犯罪、行賄,以警示員工,要守好本分。

4月29日,拼多多向全員發布前廣告商務員工陳某(花名青蛙)的行賄通告,有消息稱,行賄總額超過200萬元。

同時拼多多公布了開除的6名員工,多數為運營,小二。

運營和小二掌管著供應商的排期。一名拼多多的供應商透露,因為多多買菜在當地火爆,也想成為多多買菜的供應商,於是找到了一名小二,希望給到排期的機會,但多次送錢後目前還沒有排上。

拼多多2020年一季度廉正白皮書顯示,自2020年1月1日至今,平台共報告各類刑事案件18件,公安機關共刑拘涉案人員28人,其中3名拼多多員工被國家檢察機關批准逮捕或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另有6人被公司開除並永不錄用。

從名單上看,這些人中有招商小二、運營員工,也有高級別的招商經理、商務總監等。

大疆

供應鏈腐敗損失超10億元

大疆的反腐風暴來得風風火火。

2019年,大疆在內部公告,腐敗問題導致公司損失超過10億元

其中最重要的是供應鏈腐敗。

大疆早前的公告稱,僅在2018年,由於供應鏈腐敗,大疆的平均采購價格超出20%以上,高價物料高出20%-50%,低價物料不少以高於市場2-3倍的價格出售。

大疆由此開啟反腐風暴。

其中最典型的一起是,在2015年至2018年期間,兩名采購經理受賄超300萬,2020年這起案件宣判。

明顯變化的是,這家行賄公司在半年內收到來自大疆的采購訂單額飆升16.9倍,由每月21.5萬元升至364.8萬元。

據大疆委托人陳述,截至報案時,涉及呂龍和伊丹案的采購額共計約7500餘萬。

兩名采購經理則收取采購額的5%作為好處費

大疆創新方面還表示,根據外部供應商、合作伙伴和內部員工舉報的線索,公司發現腐敗範圍比想像的大,已處理的只是冰山一角,很多人仍在調查之中,預計牽涉範圍過百人。

可以預見,大疆的反腐動作才剛剛上路。

美團

貪腐轉向社區團購

王興把社區團購作為美團的重點業務,派美團高級副總裁陳亮掛帥,投入大量資金,推出「千城計劃」。

開城的過程中,美團優選團隊擴充,而且涉及資金量大,被貪腐者盯上。

2020年12月12日,美團在內部簡單通報了一起腐敗案,美團優選陜寧(陜西、寧夏)省區負責人馬軍,因受賄被刑事拘留。

這是美團在一路攻城的社區團購業務中,首個通報的違規案例,也被定義為「優選首案」。

美團在內部信中指出:優選業務起步不久,業務模式新、員工新,需要更重視廉政問題。

事實上,一方面因為巨頭湧入社區團購,掀起新一輪補貼燒錢大戰。

根據美團第三季度財報,美團在Q3季度為新業務虧損20億元。

從過去的經驗看來,燒錢就有腐敗滋生。

另一方面,社區團購的供應鏈條錯綜復雜,從團長到共享倉、網格倉和中心倉,以及原產地或供應商,平台采購掌握著後方的穩定,也浮蕩在誘惑中。

根據南方都市報消息,馬軍在職期間索要、收受多家網格倉合作商賄賂,以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網格倉是一個倉配物流站,連接物品和人。

社區團購每到一地開城,先找到當地的網格倉庫,建立後方的倉儲。

這也意味著網格倉是加盟模式,可選擇性大。

在社區團購平台中,有空隙的不僅是網格倉。

2021年,滴滴出行通過公號「滴滴清風」發布一起違規案件,原橙心優選BD王某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違規註冊團長,通過非法手段惡意售後,騙取平台商品及傭金20餘萬元。

另多名業內人士透露,社區團購的平台采購有很多利害,而網格倉的承包和運輸也有許多玩法。

社區團購成了互聯網公司反腐的新陣地。

阿里

價值觀強大,貪腐依舊無法避免

在所有互聯網公司中,阿里的反腐制度和觀念最深入人心,這也被稱為「阿里味」。

有餓了麽的員工曾向媒體回憶,「阿里的人來了以後,就灌輸不拿公司一分錢的理念。」

自2012年阿里廉政部成立後,阿里雷厲風行,下課了6位高管。

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2016年中秋,阿里的5名員工在公司內部的秒殺月餅活動上搶了133盒月餅,被公司以不符合價值觀為由勸退。

阿里的反腐制度一度被看作典範。但嚴格的價值觀管理面前,貪腐也沒有停止。

2020年11月25日,原阿里巴巴副總裁,天貓快速消費品和服飾風尚事業部負責人胡偉雄(花名:古邁)已確認被警方帶走,早在11月25日,胡偉雄就已經在內部被調查。

在當月,裁判文書網公布了優酷原總裁楊偉東受賄罪一案,在職期間,楊偉東受賄855萬元,一審判處有期徒刑7年

結語

反貪,是跟人的貪婪和欲望作鬥爭。

在互聯網高速增長的十年裏,商業玩法層出不窮,也提供了更多貪腐的門道,所以你可以看到,從基層員工,到身價千萬的高管,總有人經受不住金錢的誘惑,走向貪腐的深淵。

互聯網公司因為防貪制度的缺位,而流失巨額資金和高級人才,慘痛的教訓之下,他們正在防貪問題上抓緊時間補課。

戰勝人性的弱點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這需要整個社會達成共識,營造一個晴朗的商業環境,才是終極解決辦法。

閱讀原文

錯過互聯網、錯過一堆巨頭,上海能靠AI彎道超車嗎?

xxx

阿里雲、騰訊雲紛紛宕機後,用戶只能坐等損失?

xxx

網易與被裁員工達成和解,再度道歉並已處分五名涉事員工

xxx

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登場,回顧習近平對烏鎮高度網路化的「嘔心瀝血」。

xxx

中國知識經濟兩週年,這個行業是不是涼了?付費聽課有解決你的焦慮嗎?

xxx

別了,播音員、主持人!剛剛新華社傳來大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