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在杭州買了房,月供人民幣兩萬、消費五千元

本文來源:房東看世界

微信id:SEASFO

作者:房東的ID(微博大[email protected]洛杉磯房東)


最近我有一位朋友在杭州買了房,我在恭喜他之後他給我說了些心事,他表示買房很不容易,自己每個月要花2萬供樓,然後每個月消費大約只有5千,平時盡量不在外面吃飯喝酒,甚至盡可能地去蹭公司食堂以減少消費。

我問既然壓力大,怎麽這麽果斷就買了呢,他回答如果不買又怕幾年之後更高、付出更多的代價。

他還說他身邊很多同事的生活狀態和心態基本上都是這樣。

後來,我把這個現象在微博上發了一下,說月供高而消費低是做大消費市場最大的困難,沒想到引起了無數網友的共鳴,轉評贊非常活躍。

這裡就分享一部分比較具有代表性的評論,這些內容都來自各個粉絲,為了保護因素,截圖中把他們的網名蓋掉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可以看出,這個現象確實具有相當的普遍性,而且評論區有不少人的月供消費比例比他更扭曲,有人月供1萬但月消費只有2000,還有人對他可以月供2W的能力感到羨慕…

杭州雖然是一個高屋價的熱點城市,但杭州的城市體量的屋價水平相比一線的北上廣深還不算很誇張,難度係數最高、最具代表性的地方還是一線城市。

那麽月供2萬在一線城市可以買到怎樣的房子呢?

我們按照三成首付、30年按揭和目前最新的LPR加點利率進行反推,月供2萬加150萬首付差不多正好可以買一套500萬總價的房子。

500萬總價預算在北京、上海、深圳可以買到的基本上是剛需中的剛需房,普遍情況是60-80平米兩室一廳,樓齡二十年甚至更長的老破小。

500萬在廣州的選擇面稍大一些,但也沒辦法買到很好的房子。

所以說月供2萬、消費5千的人就很慘嗎?

也不是這樣,要做到月供2萬 消費5千,首付至少要一口氣拿得出150萬現金,在此之後一個月稅後凈收入至少也要2.5萬,在扣除個人所得稅和五險一金之前的收入得有3.5萬,如果是夫妻雙方收入,平均一方的稅前月收入也在1.7萬,這個數字已經遠遠高於一線城市平均收入水平了。

2020年,北京、上海、廣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6.9萬/年、7.2萬/年、6.8萬/年,深圳的數據到目前為止只更新到了2019年,是6.25萬/年。

和統計數據對比之下,明顯可見這批高負債低消費的人群並不是弱勢群體,他們其實是高收入群體,畢竟只有高收入才能挑戰這個難度係數的遊戲啊。

而無數還沒有攢夠首付或還沒有月供能力的人還在爭著搶著去過「月供2萬,消費5千」的生活,因為他們預期屋價未來會繼續上漲,晚上車不如早上車,一有條件馬上就會上車。

根據2019年北上廣深四個城市的常住人口數據,這四個城市人口總和為7456.2萬,雖然只占中國總人口的5%多一點,但卻匯集了全國大比例的優秀人才、中產階級和富人,他們可以說就是中國經濟轉型的先鋒群體,但是他們中的很多人把大部分力量用在買房供房去了。

中國的居民的負債結構非常有特點,不像其他國家分布在信用卡、學生貸、房貸、車貸等多個不同方向,而是高度集中於房貸一個地方,用於消費的貸款比例很小,所以房貸引起的債務提升對消費會產生反作用。

這不是我憑空說的,而是央行在2019年7月發布的《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中指出的,該報告指屋價上漲所導致的居民杠桿率每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就下降0.3個百分點。

另外,依賴負債而上漲的屋價逐漸脫離普通人的收入水平,對人口增長構成壓力,出生人口帶來的消費不是一時的,而是一連串的,因為從孩子出生到成人,要從買尿布、奶粉,到上興趣班,買書籍文具和電子產品,最後還要上大學、就業成家。

2020年中國進行了的第七次人口普查,這一年全國的新生人口數據暫時沒有發布,但有個別省和市發布了數據,中金公司研究部將這些數據可視化地展示了出來。

正是因為高負債帶來了這麽多問題,我們看到央行和銀保監會在2020年最後一天出大招限制房地產貸款的比例和增速,很快,各個熱點城市的商業銀行加強了房貸的審核,甚至有城市對房貸的LPR利率進行針對性加點、推遲放款時間,或取消了一些貸款產品。

監管部門這樣做一方面是主動化解潛在金融風險,另一方面是盡全力保護居民未來的自由現金流,不想讓房貸過快增長、蠶食居民的消費能力。

這裡也可以做一個確定性非常高的展望:未來我們看到的大多數金融調控,一定都是朝著平抑潛在金融風險和增加居民消費能力的方向去的。

試想,如果我們身邊這種普遍性情況從「月供2萬、消費5千」變成「月供5千、消費2萬」,那中國的市場毫無疑問可以稱霸全球,很可能會比美國、歐洲、日本加起來還大,那時候美國、歐洲和日本的跨國公司甚至願意主動讓出一些權益來爭奪中國市場,而中國在世界經濟上的話語權會比今天還要大得多。

圖片

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吐槽的或許只是少數,因為信仰的力量是無窮的,月供2萬消費5千的生活同樣快樂,他們期待第二年屋價又漲個30%,這樣的話首付就賺回來了。

要抑制居民負債增長、擴大消費,最重要的是把買房致富的現狀和預期打掉,並且進一步加強社會保障,讓人敢於消費。

對於普通人來說,更應該理性負債、量力而行。這倒不是為了國家的消費升級,只是為了你自己的財務健康而已。

總之,中國消費總量增加、結構升級還有更長的路要走,如果買房還是可以輕鬆賺到比經營實體經濟更多的錢、能帶來比擴大消費更爽的體驗,那麽這就會是擴大消費路上最頑固的一個阻礙。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