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商之都杭州告訴你,如何在16小時內花光人民幣一個億

本文來源:鐵頭功社

微信id:onehangzhou

作者:鐵頭社長

西紅市首富王多魚要是在杭州,就不用發愁怎麽在1個月花光10個億了。

2021年2月1日的零點,杭州市給過年留杭務工人員的1000元的現金補貼正式開放申領,2小時以內,就有400多人收到入賬簡訊。

有人統計過,在這2個小時裏,平均兌付時間僅為:

6分鐘。

就地過年的補貼,很多城市都在發放,但可能只有杭州才能發得這麽快。

開放申領當天的下午15點30分,兌付金額已超1億,累計往104440名申領人的資金賬戶裏,匯入這份千元春節紅包。

社長算了下,如果是面對面發放這1個億元,需要大約需要280個小時,晝夜不息地操作近12天。

而現在,只要用人單位在「親清在線」的網頁上,填報非浙江籍員工的個人資訊和賬號,承諾留杭過年。1000元很快就會打到員工的卡上。

秒審核、秒到賬的速度,讓很多圍觀群眾都大呼酸了酸了,很多人督促自己的單位趕緊把自己的資訊上傳到親清在線。

發補貼都不忘了給自己的產品引流,杭州真的不愧是馬雲和黃崢的故鄉。

仔細看看,杭州政府從互聯網公司學到很多玩法,而且玩得更高級。

他們是真的把親清在線當成一個產品在運營的,發布貼的每個環節和流程,都被產品經理們改造過了,就像阿里改善網購的每一個環節一樣,阿里說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親清在線」喊出的口號則是:

讓辦事像網購一樣方便。

比如,對於留杭大紅包兌付政策的宣講,不是通過傳統的媒體渠道發布的,而是:

直播。

為了說明兌付流程,浙江省企業碼建設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和杭州市發改委在「親清直播間」,現場演示和解答疑問。

在紅包兌付的過程中有任何問題,可以隨時在親清在線上找到客服人員,他們都是各個部門的機關幹部,但在線上他們統稱:

親清D小二。

社長覺得最有意思的一點是,只要申領人承諾留在杭州過年,1000元就能到手,換句話說,政府無條件相信你的承諾。

與此相比,在某些app上用戶要轉發各種資訊,在群裏求爺爺告奶奶砍一刀,才換來塊兒八毛的補貼,簡直是天壤之別。

社長有朋友說,發錢只是表象,用發錢獲得用戶,才是這次發錢的真正用意。

這個說法很有道理,之前「親清在線」為了讓企業知曉和註冊,市區兩級部門想盡各種辦法「送碼到家」,像美團餓了麽做地推一樣,一家一家企業上門。

但現在不用政府上門推銷了,員工為了1000元紅包,會催著自家公司主動上「親清在線」登記資訊。

別忘了,現在拼多多的單用戶獲客成本都已經200元了。

「親清在線」背後,是一個新建成的龐大的城市服務系統:

城市大腦。

2018年10月,杭州幾家高新技術企業以志願者的身份,參與到了城市大腦的建設中,阿里雲之父王堅和他帶領的雲棲工程院,是城市大腦技術的中堅力量。

他們要把杭州所有城市管理中心的數據和業務協同放到一個在線平台上。

作為城市大腦的一項業務,親清在線是2020年2月20日接到需求的,政府需要一個線上平台來給企業發放補貼。開發人員加班加點,十二天的時間就上線了。

很像健康碼的誕生過程。

也許只有杭州,才有能力做出親清在線和健康碼這樣的應用,不僅能提出準確的需求,還能讓社會企業形成合力。

而且,杭州政府已經在用城市大腦賺錢了,社長發現,城市大腦背後的公司已經入股了甘肅城市大腦。

不得不說,杭州市政府也越來越像一家互聯網企業了。它的氣質很容易讓人想到7000公里之外波羅的海邊上的歐洲國家愛沙尼亞。

這個人口130萬的歐洲數字之都,發明了風靡全球的聊天軟件Skype。在1997年便開始打造政府的數字化進程,現在已經將政府運行完全數字化。用王多魚的話說:

本來想以官方的身份和你們相處,換來的卻是疏遠。行了我不裝了,我攤牌了,我才是最會玩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