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廣東,我34歲,生了七個孩子,有一間工廠、兩家公司

本文來源:自PAI(專門接受網友投稿的媒體)

微信id:zpselfie

作者:榮榮

我叫榮榮,今年34歲,是七個孩子的媽。

20歲那年我生了大女兒,21歲生下老二,23歲生下一對雙胞胎兄弟……之後的十年,我又斷斷續續生了三個,最小的老七現在剛一歲出頭。

雖然家裏多了「七個葫蘆娃」,但孩子們並沒有綁架我的生活和事業。

除了寶媽這個身份,我還是一個自己創業的小老板。

帶娃的同時,我經營著一座家居服工廠,還擁有自己的珠寶公司和護膚品牌,幾次懷孕都沒有放下工作,如今也算事業有成。

圖片

▲我的近照,平時會穿得商務一些。

年紀輕輕就有了公司和工廠,很多人會誤以為我是個「富二代」。

其實我是個從鄉下走出來的苦孩子,現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打拼出來。

我老家在廣東揭陽下屬的普寧市,父母一共生了五個孩子,我排老三。

從記事起,我爸的身體就不太好,一直沒有工作。

聽媽媽說他以前是很厲害的一個人,做了多年生意,可惜後來慘淡收場,人也變得消極頹廢了。

全家就靠我媽一個人養著,她在工廠裏幫人家曬梅子,一個月300塊錢工資,都用在給我爸吃藥養身體上了。

因為家裏經濟條件不好,我大哥和二姐相繼退學。

我媽咬緊牙關要我必須把書讀下去。

但看到她一個女人支撐一大家子,我實在不忍心,初中沒讀完就自己輟學了。

雖然親戚們都說要供我上大學,但自尊心作祟,我始終沒開口問他們要錢。

▲剛剛走出老家的我,看上去一臉稚氣。

輟學後,15歲的我離開家鄉到市裏打工。

我老家的很多孩子都只會說潮汕話,會說普通話是很厲害的一件事。

而我因為平時愛看電視,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很快就找到了在服裝店做店員的工作。

第一個月我領了500塊錢固定工資,不包吃包住,租房子就用掉了150塊。

為了省錢,我每天早上就只花一塊錢吃稀飯,或者花一塊五毛錢買一杯豆漿配一根油條,填飽肚子就可以。

工作一段時間後,我找到老板,問他能不能不發固定工資,看我的銷售表現給提成,老板同意了。

我就一個想法,走進店裏的客人一定要留下,讓她買到滿意的衣服再走。

每一個顧客進門我都禮貌問候、熱情推薦,第一個月我就拿到900塊錢工資,比之前多了400塊的銷售提成。

工作一年後,我的工資加提成已經漲到每月兩千塊。

那是20年前,在我們這座四線小城裏,大家的工資都大多是幾百塊錢,所以能拿到兩千塊錢算是很厲害的人。

圖片

▲工作關係我很喜歡打扮,當時的照片現在看也挺時髦。

雖然工資越來越多,但我總覺得這條路沒什麼前途,永遠都是等老板發工資。

尤其是得知家裏翻新房子至少需要十萬塊錢的時候,我更加迫切地想要賺大錢。

另一方面也在為我自己做打算,將來結婚自己一點錢都沒有的話,對方父母可能會看不起,我得給自己這個底氣。

我其實挺早熟,也有點生意頭腦。

在服裝店打工時,就留意到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聊的話題都是今天去做了什麼美容、買了什麼好用的護膚品,覺得美容這個行業似乎比服裝更賺錢。

2001年,我第一次放下自尊心,鼓起勇氣向親戚求助。

我三姨是做美容護膚行業的,她同意讓我去她的店裏學習,學了技術以後我就可以自己幹。

剛到店裏,我從零學習怎麽幫顧客洗臉,如何找到穴位按摩。

每個月三姨給我500塊錢工資,有時還能收到顧客一兩百的額外獎勵。

因為我願意學,上手快,有很多顧客都排隊找我洗臉。

曾經有三個顧客同時來,給她們安排其他人洗,她們都不要,就等著我。

圖片

▲那時學到的護膚常識,讓我一直以來都很注意皮膚保養。

在店裏幹了一年不到,我手裏已經攢下將近一萬塊錢,對我來說這是很大一筆錢了,但「打小工沒有出路」這種想法又開始在我腦中盤旋,我還是按耐不住那顆折騰的心,總想自己創業。

那時候深圳東門步行街的服裝生意正火爆。

我和一位關係很好的朋友一商量,決定合伙到深圳去做做服裝生意。

剛去沒能力開店,我倆只能去服裝檔口上班,我還是跟老板講,不拿死工資,看能力給提成。

互聯網當時還沒有普及,想了解一門生意的門道必須依賴生活經驗。

不忙的時候,我就在其他店門口盯著銷售看,學習她們是怎麽說怎麽做的。

以前我臉皮薄,給顧客推薦,對方不要也就算了。

後來看那些有經驗的銷售店員,發現她們最大的特點就是能放得下面子,推薦的東西顧客不要,她們也不要放棄,而是迂回一點,誇顧客今天的衣服很好看之類的,再委婉地推薦店裏的衣服去搭配。

圖片

▲和好姐妹在深圳,那時腦子裏只想著掙錢。

有什麼訣竅我都一一記下來,回來像放電影一樣在腦子裏回放,自己在家反復練。

在那裏上班之後,我才慢慢了解到開店不只是本錢多少和會不會賣衣服的事,服裝店面、檔口的運營還有很多講究,做生意根本就不是我原來想像的那麽簡單。

已經到深圳一段時間了,可我還是沒能力開店,覺得離賺十萬塊的目標差太遠了。

我有點賭氣,也有點泄氣,決定先回老家看看家人。

那年我18歲,折騰了一遭又回到老家。

沒想到回去第一天,就遭遇了有生以來最慘的一件事。

那時我剛用賺的錢買了部一千五百多塊錢的手機,和銀行卡、現金一起放在背著的小包裏。

正在街上走著,突然感覺身後被猛地一扯,只見兩個劫匪騎著著摩托車飛馳而去,後面那個一手拿著把菜刀,一手抓著我的包……

我一下子愣住了,就那麽一瞬間,幾萬塊積蓄全部被搶走,連身份證都沒了。

報完警,我知道找回的可能性極小,漫無目的地在路上走,邊走邊哭,像天塌了一樣。

後來我才明白「福禍相依」的道理,因為也是在那一天,我有幸遇到了我的老公。

圖片

▲我和老公最早的合照,照片上寫著「勿忘我!」

報完警走在路上,一輛本田汽車一直在身後跟著我,之後開到我前面,司機走下來認真又生澀地跟我打招呼,「我不知道叫你姐姐還是叫你妹妹……」那年他22歲,1米72左右,很清瘦,也很精神,沒有纏著我聊天,只是跟我要了電話號碼就開車離開了。

之後他就經常打電話給我,約我出來吃飯。

熟絡之後我了解到,他家裏也是5個孩子,有4個兄弟1個妹妹。

因為是長子,按照家鄉傳統得先結婚。

他一直在應付家裏安排的相親,卻始終沒遇到喜歡的,直到遇見了我。

他這個人很愛乾淨,我倆談戀愛時,每次去他家,他都會給我準備好家居服,讓我換上舒服的衣服,他會把我的衣服疊好擺在衣櫃裏。

後來我決定自己開廠做家居服,也是緣於這一點。

▲我和老公早期的合影。

當時他家裏覺得我太小了,不建議立馬結婚,所以就先訂了婚。

訂婚後我老公去當兵了,直到兩年後我們才舉行婚禮,也沒大操大辦,就通知了一些親戚朋友,在家裏吃了頓飯。

我還記得聘金是13800元,這個數是我爸爸定的,他說有個寓意就好,不想讓人家覺得他賣女兒。

結婚時我穿的紅色禮服,沒穿婚紗,也沒拍好看的照片,就這麽把自己嫁了。

對我來說,這是件很遺憾的事,現在有錢可以拍照了,但是再補的東西真的就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和老公直到現在也沒有留下一張婚紗照。
圖片

▲這張抱著大女兒的照片是我們家最早的一張全家福。

2006年一月,20歲的我生下第一個女兒。

其實我之前也想過不生孩子,甚至不想結婚,我要賺很多錢,然後去養老院。

我以前逢人就講,說以後不結婚不生孩子,因為我爸媽兩個人是不幸福的,一起生活那麽多年,還是吵得很兇。

我爸脾氣暴躁,我媽太過溫柔,為這個家付出太多,讓我覺得做女人好難,自己一個人簡簡單單過一生算了,可以怎麽開心怎麽來。

但結婚之後,外公外婆勸說我改變了想法。

我外公是個很講道理的慈父,外婆是嚴母,他們教育出來的孩子個個都很優秀。

我幾個舅舅有的是企業家,也有的從事教育行業,三姨在化妝品行業經商,我小姨是個很好的醫生,我媽媽也善良勤奮。

▲外公是我最崇拜的人,他的子女都很孝順。

後來我明白,愛和好的家庭傳統是會傳承下來的,這也改變了我對生育的看法,我渴望能擁有外公外婆那樣的大家庭,能夠好好教育我的兒女,讓愛傳承下去。

於是,生下女兒一年後,我又生下一個男孩。

其實婚後的前兩年,即使沒有避孕,我也一直沒能順利懷上寶寶,可能是我那時候太瘦了,氣血也不足,當時很期待寶寶的到來,後來一直在調理我的身體。

調養好身體後,順利生下老大老二,給了我很多希望。

我和老公從來沒有具體要幾個寶寶的計劃,一直順其自然,懷上我就生了。

2008年7月,我23歲,又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家裏開始越來越熱鬧。

圖片

▲老三老四還沒出生時,我們帶老大老二去拍了照。

2015年,在我服裝事業起步很好的時候,我迎來了第五個寶寶。

是否要留下這個寶寶,孩子們比我更果斷。

我告訴他們我又有了寶寶,想了解他們的看法,老二哭著求我,讓我在他面前發誓不能打掉。

對老二來說,可能不太理解家裏多一個成員的意義,但是每個弟弟妹妹的到來他都表現得很歡迎、很興奮,他喜歡做哥哥,也喜歡有人陪著自己。

老二是個暖男,有一次跟我說,「媽媽你講過,拿掉寶寶會傷害你的身體,我不想你傷身體」,一有時間,他就會主動陪弟弟妹妹玩。

圖片

▲小五到來前,姐弟四人已經留下了很多合影。

當時我除了服裝,還有涉足煙酒商行生意,每個月差不多五六萬的凈利潤,好的時候有十一二萬。

但孕吐之後孕吐嚴重,難受,孕期依然每天工作到凌晨兩點,整個人特別憔悴。

尤其是孕吐的時候,就像暈車和急性腸胃炎發作,上吐下瀉,每天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睡也不是,吃也不是。

但孩子學校舉辦各種活動,我還是會撐著去參加,盡量不缺席。

▲做商行生意時,我要一個人操辦很多事情,事業也在這時開始慢慢起步。

那時候還沒有請阿姨,老公在外地工作,很少在家裏,我就想怎麽省怎麽來,事業起步雖然很好,但是也投入很多,手裏沒什麼閒錢,總覺得自己還沒資格請人幫忙,可能是我從小窮慣了,手裏得有錢才有安全感。

晚上不管是三點睡還是四點睡,早上五六點我一定會起來給孩子們煮早餐。

有時一邊提著垃圾桶吐,一邊在煮早餐,吐完就繼續拿個饅頭啃。

邊化妝邊吐是最痛苦的,孕期聞不了特殊的味道,有一點點香味就想吐。

可不化妝又不行,做生意每天要接觸很多人,我必須打扮下自己,精神飽滿地去面對他人,不然誰會願意跟你做生意呢?

圖片

▲在鏡子前拍下我的孕肚。

2016年10月,我生下第五個兒子,開始接更多的工作。

去服裝工廠做家居服,做親子裝,自己拍版。

剛開始我沒有資金,就去尋求合伙人,我把理念和設計方案都給對方,告訴對方只負責生產,我負責銷售,這樣資金問題就解決了。

只要願意邁出一步,用真心去打動人家,都會遇到好的合作伙伴。

2017年生意越來越忙的時候,我又懷上了第六個孩子,來年2月生下她,是個女兒。

因為工作實在太忙,沒時間打理長發,我一出月子就理了短發。

雖然我是易孕體質,但生孩子一樣會很傷身體。

每次生完至少有一個月惡心吃不下飯,頭髮都會大把大把地掉,臉色發黃,身體很差,還要去餵奶。

所有後來生幾個小的我都是及時斷奶,餵孩子喝最好的奶粉。

圖片

▲生完小六後的我。

2019年,我的易孕體質再次生效,家裏又添了個老七。

前四個孩子在辦戶口時交了20多萬,後三個小的我公公又重新去交了一次,據他說,七個孩子光社會撫養費就有100多萬了。

懷上老七之後,我老公就趕緊跑去結紮,徹底斷了我再懷孕的可能性。

受外公外婆的影響,我是很渴望大家庭的,但老公是個浪漫主義者,他喜歡戶外,但孩子多了,每次一家人一起出去玩就會很麻煩,老公就總是開玩笑問我,「幹嘛生這麽多?」

孩子多的家庭可能都會有個困擾,就是孩子會吵鬧打架,但是我們家裏的幾個孩子感情真的很好,哥哥姐姐都會幫忙照顧弟弟妹妹。

我們家不會請阿姨幫忙帶孩子,請的兩個阿姨只負責煮飯和打掃衛生。

家裏幾個大一點的孩子上完課就在學校裏上晚自習,回來就陪弟弟妹妹玩。

我們家老二最貼心。

有一次我工作回來比較晚,去衛生間,他一直坐在衛生間門口,我問他幹嘛,他說怕我在裡面暈倒了。

他只要有什麼好吃的,一定要讓我嘗一口,我不嘗他就不吃。

圖片

▲哥哥姐姐很疼弟弟妹妹,他們可以互相幫助,彼此疼愛。

生容易,餵容易,但教孩子是件難事。

我從小是看著我弟被揍大的,他一天不是在池塘裡面就是在樹上,所以我爸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找到我弟就是一頓打,這種教育方式差點影響到我。

有一次老二因為對姐姐沒大沒小,我就在他身上打了一巴掌。

後來老公跟我溝通了一個小時,說得我心服口服。

他說孩子的意願不能強硬反對,就像現在的孩子不想讀書,你打他罵他逼他讀書都是不對的,只會讓孩子遠離你。

我聽了很愧疚,發誓永遠不會再對孩子這樣。

我老公平時工作比較忙,在家時間很少,但在教育孩子上我們會一起溝通。

我跟他兩個人每周都會給孩子們開小會聊聊天。

孩子們對我們有什麼想法,哪怕內心有什麼不滿都可以講出來。

開會的時候總是全家哈哈大笑。

圖片

▲對我來說,最好的教育是傾聽,讓孩子懂得愛才是最重要的。

吃飯時候我經常跟孩子說,爸爸現在不知道吃飯了沒有,爸爸很辛苦,我們要記住爸爸的辛苦。

我跟老公兩個人絕對不會在孩子面前說對方的一句不好的,爸爸要幫媽媽做點事,垃圾桶倒一倒,衣服幫忙疊一疊,我們家沒請阿姨的時候,孩子一定會拖地、做家務,因為爸爸這方面做得很好。

每天早上送孩子們去上完學,中午我就去工廠,下午一般會在抖音開直播,自己一個人從頭播到尾,吃飯或者上衛生間就臨時讓小姑或者二嬸過來說幾分鐘,我很快又回到直播間。

一場下來,銷售好的時候有20多萬收入,去掉成本能掙不少,所以我一直堅持直播。

去年,我們在廣州買了新房,是個不到400平米的大平層,有五個大房間和寬敞的陽台,一磚一瓦都是我自己打拼下來的,沒有跟婆家拿,也沒有跟娘家拿。

圖片

▲我家的房子,客廳牆上布置了很多我和孩子的照片。

這麽多年來,我一直都清楚,賺來的每一分錢都對應著一分錢的汗水。

最近一段時間,我幾乎沒在凌晨三點前睡覺過,每天有很多新品要播,要花大量的精力準備,累得有點崩潰。

大一點的孩子開始進入叛逆期,最近我覺得孩子也開始有點懶,早上叫他們起床很難,他們都放了假,我還要給他們做假期安排。

有天晚上繃不住了,就蒙著被子哭了一場。

但每次看到孩子們,我還是會不自覺地開心。

每天看他們打打鬧鬧,有玩有笑的,真的很幸福。

現在周末我會盡量把所有的工作就都放下,在家裡面陪伴孩子們。

最近的幾個男孩子學習成績有點差了,老師找我溝通,我知道不能再這樣子下去了,就開始把大部分工作交出去。

圖片

▲在工廠加班累到睡著了,身上披著家居服保暖。

我知道自己在事業上可能沒辦法做再大了,也成不了企業家,我內心還是以家庭為重。

如果說我把心思都放在事業上,就沒法顧及我的家庭,這確實是一個抉擇。

我希望孩子們以後都有自己想要從事的工作,不會因為錢的事擔憂,我能做到這個就夠了。

等我把錢賺夠了,孩子也都長大了。

到那時候,我要跟朋友一起去全世界走走,開始我的下一個旅程。

人生就像一場輪回。

現在是我照顧孩子們,等我到七八十歲腿腳不便的時候,能被當成孩子一樣照顧,這輩子就是幸福無憾的。

閱讀原文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杭州59歲大姐做社區團購幫鄰居買東西,一天營收人民幣五千元,一天賣150隻鴨子

xxx

你以為你在創業,其實你只是在為社會打工

xxx

史無前例的「原地過年」,年輕人們用很多方式賺錢

xxx

我在河南小縣城開了兩家奶茶店,聊聊我的經驗

xxx

東北95後女孩的創業之路:大一輟學,如今年收入百萬人民幣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