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離中國的西雅圖有多遠?

圖片

本文來源:豹變

微信id:baobiannews

作者:沈方偉

如果要列舉一個你知道的福建城市,相信大多數人給出的答案是:

廈門。

廈門應該是福建省被提及最多的城市,而不是省會福州或者經濟最發達的泉州。

廈門為何得名呢?經濟並非廈門這座城市的強項,在福建省內,廈門的GDP僅為福州和泉州的60%左右,在全國城市排名中也是30名開外。

鼓浪嶼、曾厝安、廈門大學等地標,從互聯網論壇時代,就以文藝、清新、小資的標籤,構成了這座網紅城市的集體印象。

這種集體印象也與廈門的互聯網公司有關。這裡曾有最早接觸互聯網的創業者,一度占據了中國網站行業的半壁江山。

從業者的形象和產品傳遞的資訊,為這座城市塑造了精致小資的形象。

2020年福建省前30的互聯網公司中,22家植根廈門。互聯網公司是廈門市政府高度重視和扶持的高技術產業。

美圖、4399、瑞幸咖啡、趣店等等知名企業均坐落廈門。

關於這座城市的未來方向,在廈門互聯網教父蔡文勝看來,是成為中國西雅圖,掌握核心技術,未來走出國門,改變世界。

但在最近幾年裏,知名度如此之高的廈門並未進入新一線城市行列,廈門的互聯網公司也相繼陷入困境,離主流市場漸行漸遠。

本文希望回答幾個問題,為什麼廈門的互聯網公司這些年裏日漸消沉?為什麼廈門的在互聯網投資上屢屢失敗?想要讓城市永葆活力,廈門都有哪些劣勢?

本土互聯網公司變現難

一個你不知道的冷知識是,中國網民中,每八個人中就有一個人一個每天使用美圖秀秀。

美圖秀秀,這款在中國人盡皆知的工具類應用,定位於傻瓜型PS」工具,誕生於2008年的廈門。

十二年後,在美圖發布的2020年Q3季度財報顯示,美圖秀秀坐擁1.2億的日活用戶。

放在今天的互聯網市場上,擁有一款作用億級日活用戶的app,任何一家公司的老板都會笑得合不攏嘴,但對於美圖公司和公司創始人而言,這個數據並不值得開心,而是伴隨著重重危機。

過去三年時間,美圖全球用戶達到11億,日活躍用戶達到5億,但三年後這個數字已經跌落至1億俱樂部。

與此相關的,是公司的股價從最高峰時期沖刺千億港元,到三年持續下跌,至今僅剩下98億港元。

業務上呈現出一片頹敗態勢。美圖過去長期主打美顏磨皮和特效,並無核心競爭力,儘管後續先後發起工具、社交新業務,希望找到提振公司業績的新增長點,但接連遭遇敗北,最大的營收來源廣告收入逐年下跌。

唯一起色的,是自動p圖的智能手機業務,全年銷量72.17萬部,收入18億元,但成本花費27億元,反倒造成近9億元虧損,最終手機業務慘淡關閉。

在過去幾年的廈門互聯網,類似美圖的營收暴跌,商業化失敗是本地互聯網公司遭遇普遍困境,他們都曾經坐擁龐大用戶,卻找不到合適的商業模式和不再適應用戶喜歡的玩法競爭力下降,逐漸被市場淘汰遺忘。

類似的另一個典型案例是創辦於2004年的4399小遊戲,PC時代網頁遊戲占據壟斷市場,曾經推出黃金礦工、植物大戰僵屍、洛克王國等遊戲,最高峰值用戶曾超過5億用戶。

大獲成功的4399,崛起秘訣是盜版山寨,一款pc小遊戲在國內外遊戲網站上架一周,就能在4399上看見團隊高仿的山寨版,而通過用戶充值和廣告,平台曾以低成本實現年凈利潤過億。

但幾乎無原創能力和長期依靠仿制盜版,不能捕捉市場方向推出獨家玩法,也決定了平台不能成為一家具備長期商業價值的公司。

2010年智能手機時代到來之後,4399在幾年時間內遭遇了誕生以來的最大危機,由於遊戲開發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完善,各大遊戲公司相繼占據主流市場,仿制遊戲難度大大增加,4399日漸落後。

2017年,已經日薄西山的4399謀求上市,吸納更多資金挽救公司頹勢,但因涉及多宗侵權訴訟,以及被舉報財務造假、股東偷稅上億,而未能成功。

美圖也好、4399也罷,他們都沒能逃脫初時驚艷、長大了了的命運,後續進駐廈門的互聯網公司依舊沒能沖破藩籬。

政策優惠卻吸引不了「金鳳凰」

引進互聯網和高新技術產業,是廈門市政府的一大設計思路。

這份設計多年來始終寫在廈門市政府工作報告的開篇位置,成為廈門招商引資的工作重點。

政策內容從企業與個人增值稅減免到優先拿地,項目獎勵一應俱全。

符合條件的企業總部落戶廈門,企業增值稅地方留存前五年內可減免70-80%,後五年內可減免40%,新經濟企業符合國家級項目政策的,單個項目可以獎勵50-300萬元。

瑞幸咖啡、神州優車等企業落戶時,廈門市給予了極大的政策扶持,在引進之初被打造為廈門互聯網復興的門面招牌。

但幾年之後,這些公司在廈門的落地,並未給當地帶來互聯網產業的升級和進步,反倒是各家公司相繼陷入泥潭,讓廈門成為互聯網公司的魔咒。

探其根本,在於廈門並沒能吸引到真正的好公司,而迫切渴望成效,導致引來的公司要麽以投機和造假聞名,要麽業務不具備長期商業價值和穩定的增長前景。

廈門引進的瑞幸咖啡,曾立志打造中國咖啡第一品牌,創下了中國公司登陸納斯達克的最快速度。

▲瑞幸小藍杯

瑞幸咖啡的奇跡,講了一個中國版星巴克的故事。

公司開業9個月虧損8.57億元,虧損的代價是瑞幸半年內開出1500家門店,賣出3670萬杯咖啡。

這個數據中的大部分銷量,並非來源於正常出售,而在於免費贈送和大額折扣。

瑞幸創立之初便表示花費10億元教育市場向用戶贈送咖啡,將帶來咖啡行業未來五年內四倍的增長,而每賣出一杯咖啡,代表公司虧損10-12元。

一個與此相聯繫的巧合是,廈門是中國擁有咖啡館密度最高的城市,15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擁有2200多家咖啡館,平均一平方公里內14家。

不過,廈門大眾點評統計的咖啡館最受歡迎的飲品並非咖啡,而是紅茶。

虧損的邏輯沒有讓地方動搖,反倒是咖啡第一品牌的誘惑讓當地動了心。

最終,瑞幸成為廈門的明星企業。

然而,門面擔當很快淪為醜聞主角,瑞幸咖啡爆出22億財務造假之後,股價開盤暴跌81%,之後經歷董事會重整,最終在2021年2月5日進入破產保護程序。

瑞幸的潰敗,成了廈門引進互聯網的獨角獸失敗的一個註腳。

轉型中投機

為何廈門互聯網公司遭遇困境且難以創新呢?

或許可以從各家公司掌舵人的管理風格中窺見一二。

最早讓256、4399、美圖等廈門互聯網公司,在中國互聯網市場上站穩腳跟的兩個人,是蔡文勝和吳欣鴻,而兩人今天的身份,分別是美圖的董事長和CEO。

在戰術選擇上,多年來兩人都長居廈門,偏安一隅。

蔡文勝的辦公室掛著一塊「隆中領略」的牌匾,多年來,他自比諸葛亮:諸葛亮在南陽種田,但謀略天下,不忘整個世界。吳欣鴻習慣性保持低調、務實,強調穩紮穩打,但卻缺乏東征西戰」的野心。

▲美圖秀秀董事長蔡文勝

面對今天瞬息萬變的互聯網,這樣的思維能否奏效還需重估,未在戰場中心感受,僅僅偏安一隅向內觀望,恐怕難以感受到那些影響戰局的關鍵變數。

之後的局面,就只剩下劍走偏鋒。

在美圖股價暴跌期間,蔡文勝兒子大舉減持,引發機構股東相繼減持,股價進一步大跌。

蔡文勝進軍數字貨幣,站台新發行的數字幣美鏈。

在公開宣稱數字幣前途無限之後,大量用戶進場抬高價格,美鏈開盤暴漲40倍,市值接近300億美元。

兩個月後,美鏈突遭駭客攻擊,合約出現重大漏洞,價值歸零。

當多家媒體相繼指出美鏈與蔡文勝和美圖有關時,得到的回應只有一句話,美鏈不是美圖工作的,也不是我個人做的。

過去兩年中,瑞幸咖啡因財務造假事件負面纏身,元氣大傷。

屋價高企人才流失

人,是一座城市的核心,也是城市永葆生命力的最核心要素,對於廈門這樣一座被定義為網紅城市,希望在互聯網上有所成就的城市來說更是如此。

但在今天的廈門,現實並沒有如此理想。

第一財經研究院自2016年以來發布《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每年評出15個新一線城市。

報告發布五年來,廈門僅有2016年初次發布時位列新一線榜單,之後無緣上榜,排名已經掉落到30名附近。

想要發展互聯網,廈門並不是一座不能留得住人的城市。

或者說廈門培養出優秀的人才,卻留不住人,其根源在於人才政策和人才環境。

首先是高級人才的離開。

廈門大學2020年高校畢業生就業調查顯示,廈門高校畢業生中,僅有23%的人考慮在廈門就業,30%學生選擇廈門以外的省內其他城市,19%的學生選擇廣深,6%和8%的學生選擇浙江或上海。

▲廈門大學

其次是對人才吸納的並不積極。

在近年來各地上演的刀光劍影的搶人大戰中,廈門提供的各種條件主要針對互聯網公司及其員工,而對個人都並不優厚。

2018起,西安、南京、成都等大批城市相繼推出大學本科學歷即可落戶,更直接給予房補、面試補貼、錄用補貼等吸納人才。

相比之下,廈門對並未推出有力的吸納人才的扶持政策,現有政策十分誠意不足。

直到2020年才通過了一個廈門高校畢業生落戶獎勵計劃,本科、碩士、博士落戶分別獎勵1萬、2萬、3萬,其他地區落戶廈門並無任何獎勵。

對這個落戶政策,廈大論壇內吐槽聲一片,前排最高贊的回復是:不走等著為廈門樓市做接盤俠嗎?

這一點,直接戳中了廈門無法吸引人才的一個核心因素,高昂的屋價和樓市泡沫。

炒房,是多年來廈門經濟始終無法回避的問題。

廈門的屋價僅次於北上深,超越廣州,位列全國第四的屋價水平。

廈門平均單價達到了每平方米48285元,主城區新屋價格在65000元以上。

按照廈門當地的本科生畢業工資水平,在廈門買一套房子需要不吃不喝58年,相比之下北上深也僅需40年,與當地收入嚴重不符的屋價正在逼走年輕人才。

剩下已經購房的人,也正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危機。

匯豐銀行在2019年的一次負債率調查中得出,廈門市家庭負債率已經連續五年位列全國第一,達到160%以上。

相比之下,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的負債率也僅為98%。

整個城市看似繁榮的背後,是隨時可能崩盤的泡沫,和整體性風險。

在收入上,隨著本地互聯網公司的蕭條遇冷,互聯網行業逐漸進入下半場,這個過去十年間中國社會最大的造富神話開始降溫,廈門並未能從中獲得太多實在的好處。

2020年瑞幸咖啡遭遇滑鐵盧之後,公司直接裁掉廈門總部50%的研發人員。

一位瑞幸前員工告訴豹變,那次裁員涉及數百人,幾個月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唯一的出口只能去長三角或者廣州深圳,廈門缺少合適的就業機會。

成為中國西雅圖還有多遠?

2016年冬天,蔡文勝在港交所敲響了美圖上市的鐘聲,不久之後,迅速沖上了千億市值的巔峰,他也因此成為廈門首富。

在上市發布會上,他將廈門比作美國西海岸的西雅圖。

原因是西雅圖也和廈門一樣,是一座風景秀麗的小城,而在那裏,卻誕生了微軟、亞馬遜、波音、星巴克這些影響世界的公司。

眼下,廈門需要改變的不是世界,需要改變的是這座城市自身。

無論是各家互聯網公司內部混亂艱難的近況,真正走出困境,而廈門這座城市想要在城市排行榜中更進一步,避免傾覆於各種虛擬與實體的泡沫,更需要避免投機,追求實用,營造適合培養人才,吸引人才紮根的土壤。

畢竟,西雅圖並非是靠泡沫,急於求成,高屋價建成的,那些真正影響和改變的東西,是讓創新和創造成為可能,吸納真正具備創新和活力的新生代人才落戶,方才幫助城市永葆活力與生機。

否則,成為中國的西雅圖」的道路,只會是心嚮往之,道阻且長。

閱讀原文

2019年中國的第一抹春色已經來了!20萬畝的金黃

什麼是重慶?重慶是怎麼來的?

xxx

中國北疆國門-滿洲里,曾經是道地的東北城市

xxx

雲南下了一場雪,境內處處美景,像是穿越了千百年。

xxx

2015最完整的黃山旅遊攻略,黃山本地人撰寫。

xxx

西安重啟搶人大戰:全中國凡高等院校在校學生,均可遷入西安落戶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