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某村自封「網紅村」,村民聯手搞直播,被地方當局約談、斥責和摘牌

圖片

本文來源:金錯刀

微信id:ijincuodao

作者:雲搖


廣西有個網紅村「火了」!

不是因為多受歡迎,而是因為這個網紅村太短命了。

這是廣西玉林市博白縣的門口坡村,村民自主成立了一個「網紅村」。

圖片

全村的年輕人齊上陣,準備在直播的浪潮裏大撈一把。

結果開業7天,就喜提當地政府約談,批評,摘牌一條龍服務。

圖片

▲素材來源:博白縣網絡協會

這件事引發多家媒體評論,《紅星新聞》評價:真正的「網紅村」,不該是「群魔亂舞」的樣子。

圖片

《廣州日報》評論:「網紅村」不是自封的。

大部分頭腦清醒的網友,則對此表示大快人心:「封的好,早該懲治一下了」!

但諷刺的是,不少網友對政府這次出手,並不買賬。

他們認為政府小題大做,甚至有人認為,他們不偷不搶,憑本事賺錢不過分。

圖片

是小題大作,還是短命活該,我們先看看這個網紅村到底做了什麼?

沒下限的網紅村,為了火有多拼?

在直播元年,土味視頻並不少見。

今天是唱著社會搖的精神小伙,明天是喊著無情哈拉少的社會人。

圖片

但像廣西網紅村這樣組團「尬土」的還是少見。

網紅村有這樣敢於先鋒的精神,自然少不了一個「精神領袖」。

他就是街頭主播「東方不敗」,嘴裡喊著「頭戴鍋蓋,身穿麻袋,我就是東方不敗」的口號,在大街上做出各種誇張怪異的動作。

靠著各種獵奇行為,他吸引了幾十萬粉絲,成了村裏有名的網紅。

「東方不敗」原名叫黎木桂,他怪異的行為開始村裏人都很反感,因為他「瘋瘋癲癲」的樣子,村裏人都叫他癲仔。

可是就靠著這種奇葩風格,他賺到了錢。

平時一天能賺個300~500元,多的時候一天能賺5000元,除了能發財,最重要的是,他靠著直播娶了老婆。

人均不到半畝地的門口坡村「像個光棍村」,娶老婆是相當難的。

而初中畢業的黎木桂不僅省了十幾萬的彩禮,還娶了個大學生(大專)老婆,這讓他一下子在村裏火了起來。

圖片

▲黎木桂和他老婆,圖源:博白趣聞

沒什麼成本,還能掙錢,村裏的小年輕一下子就集結起來,向東方不敗拜師學藝。

以東方不敗為首的八個95後,成為了村裏的八大主播,他們跟「東方不敗」一樣,剃了「聰明絕頂」的髮型,有人還把直播平台的logo剃到頭上。

圖片

穿上紅西服,拿上自拍桿,他們的網紅生涯便開始了,很快「絕頂3號」,「綠毛4號」等賬號橫空出世。

為了吸引流量,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表演。

他們穿上病號服,重新定義什麼叫「精神病小伙」。

圖片

表演騎路邊的水牛,只是他們的常規才藝。

圖片

當PK失敗後,他們還會喝醋、喝辣椒水,吃生雞蛋、吃芥末、吃生大米,或滾泥地、泡魚塘等等。

在直播中,拿出一個大碗,將一板生雞蛋逐個打入,一口氣喝完了20枚生雞蛋。

一分鐘後,憋不住了再跑到屋子拐角的樹下吐。

▲場面應該比發哥更刺激

這樣的表演,是他們的常用手段。

其中一個網紅告訴《城事論談》的記者,他一天泡了三次魚塘,吃了兩次生面粉,掙了30塊錢。

圖片

▲直播田裏打滾,圖源:《城事論談》

前段時間,為了吸引更多的流量,他們計劃了一個「網紅村正式開村」的活動。

活動當天,他們在村頭立了一塊「網紅村」的牌子,隨後就開始了一場「群魔亂舞」的直播。

圖片

有各地來的30多個小伙,穿著紅西裝,拿著自拍桿,開始花樣直播。

只見有個主播跑到一片空地,對著鏡頭立下了flag,「老鐵,給我刷個大飛機,今天我就給你打個滾!」

還有人伴著石灰粉,開始騰雲駕霧的跳舞。

圖片

不出他們的所料,這場出圈的直播,為他們吸引了不少的流量,

火是火了,但他們沒料到,流量的反噬來得那麽快。

靠本事賺錢,憑什麼被封殺?

在流量裏「畸形沖浪」的小青年們,很快就和村口的廣告牌一樣倒下了。

但也許他們心裡和很多網友一樣不平衡,我們靠本事賺錢,憑什麼被封殺?

是因為他們犯了兩個最致命的錯誤。

1.錯把低俗當有趣

在網紅村建立之初,他們曾揚言要打造出10個許華升。

很多人不知道許華升是誰。

許華升也是廣西的網紅,在全網有超過5000萬個粉絲,甚至還被央視點名表揚過。

但許華升是靠什麼吸引這麽多粉絲的呢?

度娘顯示他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從2011年就開始做短視頻,拍的《爆笑古惑仔》、《打工創業血淚史》等段子,從一個草根的角度,用搞笑的段子,傳遞一些正能量。

他的每個視頻都很用心拍攝,而且都在傳遞正能量的內涵。

而且和那些老鐵雙擊666,禮物刷起來的主播不同,他從來不向粉絲要禮物,自己收到的禮物都捐獻給了貧困地區。

之所以被央視表揚,是因為他賺了錢後給村子裡捐錢修路,疫情期間還給武漢支援了2000萬。

圖片

這才叫正能量的網紅,而網紅村一邊喊著復制許華升,想的只是復制他的成功。

有很多廣西人都直呼,這是在給當地抹黑,醜化了廣西在外地人眼裏的形象。

圖片

網紅村的「創作」素材、語言表現會讓外界認為這是本地色彩,醜態百出的低劣表演,對當地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就像博白縣電視台說的:「如果他們傳播正能量,會大力支持的。」

真正的網紅村,應該是那些靠村民的極致投入,和辛勤努力,把自己的家鄉名片推向世界的地方。

像靠做棺材征服日本人的山東曹縣;做泡菜征服韓國人的山東仁兆鎮;為全世界貢獻了三分之一襪子的浙江諸暨大唐鎮;被外國人瘋搶的假發小鎮許昌,他們才能稱得上是「網紅」。

網紅村的牌子應該立在口碑裏,只想通過比醜獲取流量,賺快錢,必然會倒塌。

2..低估了直播的影響力

網紅村之所以如此短命,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他們群魔亂舞直播的地方,隔壁就是一所學校。

很多學生上下學都能看到一群奇裝異服的大哥哥們,滿地打滾。

「網紅村」走紅後,有附近村的村民稱:簡直是低俗,嚴重帶壞整個村的風氣,讓村裏的小朋友都沒有心思讀書。

村裏有人爆料,家裏的小孩子看了他們的直播後,學他們去泥地裏打滾。

很多小孩子心智還沒成熟的時候,看到什麼就學什麼,而他們的低俗表演,能給孩子們帶來什麼?

當主播的門檻變低了,讓一些人整天夢想著成為網紅輕鬆月入過萬,這樣的思想已經影響了一些年輕人的價值觀。

現在80%的中小學生,夢想成為主播,網紅和明星,因為「很輕鬆」,而且「來錢快」!

▲素材來源:CCTV7

正是有這種無論幹什麼都能直播賺錢的認知,才會導致竟然有「母親去世,女兒求贊」,這樣荒唐又可悲的事情發生!

圖片

▲素材來源:網絡

醜行、低俗、惡搞,不應被當做網絡流量和賣點。

集體審醜的狂歡,早該結束了

無論美醜,無論善惡,只要有流量,就能變現。

這幾乎成了互聯網的共識。

像去年爆火的馬保國,幾乎全網都知道他是個超級大忽悠,卻仍忍不住縱容他在網上狂歡。

圖片

被全網嘲笑後,非但沒有銷聲匿跡,反而利用黑來的自來水,準備洗白後流量變現。

就連被封殺後,都有很多網友替他喊冤。

之前有個男網紅,直播街頭「索吻」,騷擾多名女孩,還尾隨醉酒女要送她回家。

圖片

▲圖片來源:青蕉拍客

搭訕五十多歲的保潔阿姨,問阿姨:「你需要男朋友嗎?」

圖片

▲來源:直播截圖

甚至要去街上親十個女孩,有女生經過時,向她們說:

「嗨,美女,你能讓我親一口嗎?」

「我就親一口你。」

「美女,你倆長得好漂亮。」

圖片

這麽明顯的耍流氓行為,很多網友卻在彈幕裏歡呼,慫恿男子快去親,並叫他撩妹高手。

正是觀眾們的起哄、打賞和叫好,讓這場畸形的直播狂歡越走越偏。

還有這次全網黑的網紅村被約談後,雖然口口聲聲說接受批評,會文明直播。

但有記者發現,「網紅村」部分村民1月25日仍在直播。

風口浪尖中,門口坡村主播們停掉了那些累積相對較多粉絲的賬號,轉而用一些小號來直播。

著裝、造型和舉止並無改變,甚至那塊被摘掉的「網紅村」的牌子,改成被兩個村民用手拿著,當作背景。

被約談,被全網批評,不但不以此為恥,反以此為榮,重新攫取一波流量。

這些流量成了「無形推手」,將直播行業的畸形放大到了極致。

直播本身沒有錯,但是網紅和平台都應該守住底線。

「網紅村」的出現,是相關平台失範、縱容的結果,亟須監管部門和直播平台制定更為嚴格的處罰制度。

這場「風波」不該止於摘牌和約談,否則網絡世界就會像《娛樂至死》中說的:

人們已用笑聲代替思考,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發笑和不再思考。

參考資料:

城事論談:廣西「網紅村」調查:小鎮青年的夢與痛

博白趣聞:博白「網紅村」和8名「專職主播」:一場鬧劇,卻有人因此娶了大學生老婆

唐唐頻道:廣西「網紅村」被摘牌,活該!

閱讀原文

如日中天的中國網路直播商機(亂象),遭官方出手整頓,4313直播間被關,1.6萬主播被查。

xxx

教授年終獎金只有8元?四川一大學教師在校門口拉布條抗議

xxxx

專門講古詩的62歲老教授,在青春奔放的抖音上火了

xxx

盤點這些年中國明星的代言:明星才是奢侈品在中國的「金主爸爸」?

xxx

【放過李子柒】李子柒爆紅幕後團隊與全商業版圖

xxx

擔心鈔票上有病毒,無錫老人用微波爐「消毒」;各銀行如何為鈔票消毒?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