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胡錫進談clubhouse:在中國,言論要與中國的治理體制相適應

2月9日,clubhouse上一個「胡錫進後援會」的房間火了。

主要是以反諷的方式辱罵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香港Matters平台有人記錄了幾條發言,轉貼如下:

1.建議大家把因為胡主編、兔主席夢遺的內褲寄給艾未未這個大反賊。

2.如果大家都是去胡,那我們都是胡。

3.我不但是胡椒粉,我還是爽歪歪和螢火蟲。

4.每次有人叫出「胡錫進」三個字我都心裡咯噔一下,他是太陽啊!你們怎麼能叫出他的名字。

5.我是胡老師的顏粉。

6.胡編是我的生命之火,慾念之光。

7.雖然我是個順性別者,但是我每晚都會長個丁丁來為胡主編夢遺。

8.胡主編的丁丁是一國之丁。

9.胡主編就算是 gay ,也不可能是零。

10.我陽痿十幾年了,我現在每次做愛看著老胡的照片就會硬。

11.我覺得不是你找到了老胡,是你的雞巴找到了老胡。

12.射精只有老胡能射。

13.「我剛特別激動,我想對剛剛那位gay說,我覺得你還不夠愛胡,因為我之前也是個男生,也是gay,但是為了胡老師離婚後,我能夠正式的追求他,我特意飛到朝鮮去做變性手術,手術特別成功(集體鼓掌)。做完手術之後,我就覺得我離老胡又進了一步。我當時還不知道胡老師長什麼樣,直到我看到了他的照片,英俊外貌深深吸引了我,我才發現他是一個這麼臥薪嘗膽的人,那麼多人在微博上誤會他,他還能開放評論,是多麼無私的風度。」

對此,老胡在微博上發了一條貼文如下:

作者:胡錫進

Clubhouse突然受到一些人的追捧,上面一個專門黑老胡的群今天尤其挺火的。然而,雖然國內一些人在議論clubhouse,但它說到底是個很小眾的事情。

必須承認,有一小部分人對「言論自由」有著極高的要求,但他們的那種願望不可能在現實環境下得到滿足。在中國,圍繞言論事務的安排要與中國的治理體制相適應,言論體系不能夠對國家治理構成衝擊和破壞,這是底線。人們需對此有基本認識和理解。

完全不受控的互聯網言論平台在今天中國的現實條件下不可能出現。我們社會需要不斷磨合探索的是,如何讓互聯網言論平台既受到法律的監管,又有足夠大的空間表達意見,實施輿論監督,形成整體上的建設性。這方面是有很大作為空間的。

美國社交媒體封特朗普的賬號,成批封來自中國大陸的賬號,印度新德里部分地區為阻止騷亂斷網等,都在告訴世人,互聯網的自由在任何社會都是有底線的。

中國的治理體制帶來了幾十年的高速發展,以及人民的巨大福祉。我們必須理解這種治理方式對於管理輿論場的更多需求。當然了,如何在這當中盡量支持言論空間的活躍,同樣應是這種管理的目標之一。這需要政府機構和公眾的共同努力,形成全社會的建設性互動,摸索其中的平衡方式。

經常有人對老胡說,你太理想主義了,這不可能做到,或者憲法第一條,或者第三十五條,彼此不可能融合。

但我要說,在中國復興的過程中,就是需要我們開展歷史性的探索,做別的國家做不成的事情。讓憲法第一條和第三十五條充分協調起來,就是中國全面成功的最重要標誌之一。

上一次胡錫進被這樣針對,是一場「模仿胡錫進寫文」的活動:【胡體】模仿環球時報胡錫進寫文,老胡本人親自參賽

胡錫進:美若真向台灣駐軍,那就請準備迎接戰爭吧

xxx

網紅《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上綜藝節目選秀了,開口就是政見演說

xxx

冒名頂替上大學,胡錫進:有三種

xxx

美國參議員連番發言,中國官方多部門表示抗議。胡錫進:如果在美國有資產,早點撤出

xxx

中國外交部回應美國:南海行使自衛權不是軍事化;胡錫進認為美軍的「臂章」是挑釁

xxx

新疆人抗議防疫措施過當,「進京」陳情有效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