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在香港上市,展現「下沉市場」威力,一堆員工財務自由

2021年2月5日,快手在香港上市。

保持一貫低調的作風,快手選擇在自家公司裡的一個會議室「敲鑼」。

成立於2012年的快手,一直在中國農村鴨子划水,避開了在一二線城市火拼的各大互聯網巨頭和精英階層。

直到2017年,一篇通過快手發掘中國農村各種奇葩的文章爆紅,中國社會才驚覺有這樣一個APP的存在。

才發現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短視頻APP,居然已經有了四億用戶!

當時輿論稱為微博、微信、QQ之外,中國第四個社交APP。

  微信、QQ、微博後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工具、風靡四億中國農民的【快手】,怎麼回事?
  被各種嫌棄的中國農民社交APP【快手】,獲社交第一騰訊、流量第一百度投資,估值150億人民幣。

那一年,抖音才剛出生未滿一年。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

南抖音、北快手。

快手展示了什麼叫「下沉市場」,為中國最後一塊「人口紅利」,各大巨頭紛紛「下沉」,也吸引了許多草莽創業。

但是拼多多早就在做了。

成立於2015年的拼多多,靠著下沉市場的養分在三年之內就到納斯達克上市了,如今市值是中國互聯網企業第四位。

今天上市的快手是第五位。

前五依序是:騰訊、阿里、美團、拼多多、快手。

本文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麗

剛剛,快手敲響了港交所上市鑼聲。

投資界獲悉,2月5日,快手成功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中國短視頻第一股誕生。此次IPO,快手發行價為115港元,開盤暴漲193%至338港元,市值衝破1.3萬億港元。

這是創投圈過去十年最受矚目的成長案例之一

2011年,26歲的「東北老鐵」程一笑在北京立水橋奧北小區的一套兩居室裏,創立了GIF快手。兩年後,湖南湘西小伙宿華加入擔任CEO,快手步入正軌。十年過去,這兩位80後程序員打造了中國短視頻一個巨無霸。

在北京敲鑼現場,快手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宿華,聯合創始人、首席產品官程一笑分別致辭。宿華和程一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快手最在意的始終是人,是對人的尊重,對勞動和創造的尊重。

▲快手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宿華

一路走來,快手背後集結了一支豪華的投資人隊伍。招股書顯示,快手上市前經歷了11輪融資,背後站著騰訊投資、五源資本、DCM、DST、百度投資、紅杉中國、博裕資本、 CMC資本、淡馬錫、順為資本等一眾知名創投機構。

快手上市背後,又是一場盛宴。以此計算,宿華、程一笑二人分別坐擁1700億港元、1400億港元身家。當年五源資本的200萬投資締造了一筆萬倍回報。此外,還有一大批快手員工成為人生贏家,一大波百萬、千萬富豪在今天誕生。

兩位80後程序員搭檔

創業十年,做出市值1.3萬億港元

一間百平米的兩居室,是快手的起點。

2011年,來自東北鐵嶺的程一笑從人人網辭職,在北京立水橋奧北小區的一套兩居室裏,開啟了自己的創業之路。程一笑出生於1985年,此前畢業於東北大學的軟件學院,一開始他的創業想法是要做GIF圖版的美圖秀秀,讓每一個用戶的動態都能公平地被看到。隨後,一款動圖生成工具——GIF快手誕生,這正是快手的前身

彼時,為了讓產品研發迭代,需要人力的程一笑說服了前同事楊遠熙和大學舍友銀鑫一同加入創業。分工方面,程一笑主要負責iOS端,楊遠熙負責安卓端,銀鑫則負責伺服器,還另外招了一名員工做設計。就這樣,快手最初的4人團隊搭建完成。

2013年,快手GIF做到了累積90萬用戶的成績,開始發力視頻社交。但4位年輕創業者在人力、融資、產品等問題上陷入了困境。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程序員出現了——宿華。

出生於湖南湘西永順的土家小山寨,宿華從小到大都是學霸,從清華大學畢業先後供職於谷歌和百度。此前,他在搜索引擎方向上的創業項目被阿里收購,一舉實現財務自由。

人稱「天通苑張小龍」的程一笑,與宿華一見如故,徹夜暢聊後,決定搭伙一起幹。緊接著,宿華與程一笑組建了新公司,由宿華擔任CEO,主要負責戰略、技術以及對外事務,而程一笑負責客戶端。

2014年,快手砍掉了GIF轉換的功能,轉型成為一個短視頻社區平台,瞄準被互聯網遺忘的三四線城市甚至鄉村群體

快手因此被貼上「土味」標籤,但一批現象級主播在這裡誕生,老鐵文化開始往外蔓延。令外界訝異的是,這個被大多數人偏見的新事物,卻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快手日活躍用戶數就超過了千萬,成為中國第四大流量的APP。

隨後幾年快手發展更是迅猛,2019年是關鍵的一年

為應對抖音的狙擊,快手打響K3戰役,全面加速商業化進程。至此,快手在電商、支付、教育、遊戲等領域排兵布陣。招股書顯示,2020上半年快手實現收入253億元人民幣,而2017、2018年、2019年的收入分別為83億、203億、391億元人民幣。

半年進賬250億,快手靠什麼?招股書顯示,快手成為全球以虛擬禮物打賞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費用戶計最大的直播平台,2020上半年直播業務收入達173億元。此外,快手在電商領域上的發力開始顯現,上半年電商GMV已超千億元,達1096億元。

坐擁超3億用戶,快手的想像空間令人驚嘆。今天,快手終於成功登陸港交所,成為中國短視頻第一股,市值沖破1.3萬億港元。

快手早期融資往事:

「見了一圈投資人基本都被拒絕了」

然而,快手的融資歷程並非一帆風順,一開始很少有人願意投這家公司。

2011年,一封郵件開啟了快手與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的故事。那時,才剛剛入行的五源資本袁野,通過微博找到了程一笑,並通過郵件與他取得了聯繫。

隨後,袁野將GIF快手推薦給了同事——五源資本張斐,這款小工具立刻引起了張斐的興趣。於是,張斐與程一笑見了一面,並幫他成立公司,還投了200萬元占股20%,五源資本由此成為快手的天使投資人

可以說,是一封郵件促成了快手的第一筆融資。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快手陷入瓶頸。張斐曾回憶當時快手的融資困境:「投資人對他們信心不足,見了一圈投資人,基本上都被拒絕了。」張斐依然記得,「除了被老牌基金投資人放鴿子外,有一個投資人問我還有什麼好項目,我覺得快手很好就介紹給她,她看完後就埋怨我總給她推薦不好的項目」。

「讓記錄更加普惠」,是快手的創業夢想。但當時沒有投資人敢給這樣的夢想買單,最困難的時候,程一笑甚至找到了一下科技創始人韓坤溝通,打算讓他來並購快手,但當時韓坤也沒有看上

為了改變這一狀況,2012年張斐開始說服宿華加入快手。為了讓宿華安心,張斐設計了一個讓他無法拒絕的方案:五源資本和程一笑團隊各自稀釋一半的股份,拿出50%的股份做期權池,再把期權池中的大部分股份給宿華和其團隊。雙方一拍即合。宿華加入後,五源資本立即追加了投資,這才讓快手慢慢地渡過了難關。

DCM是繼五源資本後第二個押註快手的投資機構,也是快手轉型做短視頻後的第一個投資方。2014年中,宿華與DCM中國創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在北京長安街的東方廣場見了一面。當時,快手的主要用戶群體年齡為13歲-17歲,林欣禾直言,「用戶太低齡,就算在這個年齡段做到第一,可能也很難賺到錢。」

對此,宿華向林欣禾分析,13-17歲的青少年有強烈的想要被看到和認同的需求,給他們用短視頻低門檻表達展示和互相交流的平台,他們在這裡被看見和認同,就能產生很強的社區黏性。「13-15歲的孩子到了15-17歲的時候,基本就開始用QQ了,18歲以後就用微信了。要做社區和社交,必須在用戶年齡段小的時候抓住他們,否則他們長大後,很難有機會。」

「宿華這句話我聽懂了。我知道網絡效應一旦起來,再入局會很難,所以下決心投了。」與此同時,林欣禾發現快手團隊做產品很克制,想得很清楚不做什麼,「當時只做8秒,只做青少年,只做內容生產和消費(不做私信)」。

就這樣,DCM在快手爆發前夜迅速出手,領投了快手B輪融資,並在後續幾輪中持續押註,成為其迄今為止回報最大的項目之一。

紅杉多輪押注,騰訊為最大股東

他們為何都投快手?

後面的融資故事更加精彩——越來越多VC/PE開始注意到快手了。

紅杉中國是陪跑快手最久的投資機構之一。2014年5月,宿華與程一笑在北京長安街邊的一家咖啡廳見到了紅杉中國合伙人曹曦。首次接觸快手時,曹曦就特別興奮,「我在做投資之前也是產品經理,所以我們兩個多小時裏聊的都是產品,當時對快手的第一直覺是:這事情做對了,要變成大東西。」

曹曦曾經在騰訊工作,「快手是我在騰訊產品之外的內容產品裏第一次見到階層如此廣泛的用戶,一起在很活躍地貢獻包羅萬象的內容,而且是在早期階段就如此。」於是,紅杉中國很快給出了投資意向。

盡調期間,紅杉中國連續幾天對快手後台用戶統計進行抽查,發現用戶在各省的分布排序和中國各個省份人口數量排序類似,而不是像其他一些中心化產品一樣用戶集中在頭部區域。

「這說明團隊知行合一地做到了他們所講到的理念,產品的上限會非常高。演算法驅動、技術驅動 用戶自發的高黏性,這是非常可貴和有潛力的產品表現。」曹曦說。基於此,在快手後續幾輪融資裏,紅杉中國持續押註至今仍堅定站在其身後,成為快手最重要的投資方之一

2015年7月9日,快手完成2000萬美元C1輪融資,順為資本為參投方之一。「我們在三四年前就發現了快手,但因為綜合因素,當時沒有投資,一直到2015年,快手C輪融資的時候我們才進入。」順為資本合伙人程天曾回憶。

冷靜且表達犀利,渾身上下散發著很濃的理工科男氣息,刻有深深的技術烙印,這是很多投資人對宿華的評價。2015年中,剛剛完成C輪融資的快手並不缺錢,但CMC資本還是與快手牽上了線

「當時快手賬上還有2億美元,而且一直沒有進行大規模的市場投放,其實並不需要融資。但公司考慮到未來發展,還是對有戰略資源的機構持開放態度。」CMC資本合伙人陳弦告訴投資界,此前CMC資本已經對互聯網媒體和社區進行了深度的研究,也掃描了市場上其他的短視頻產品,快手確實非常獨特和優秀。

「我們是帶著濃厚的興趣也帶著幾個關鍵的問題去見宿華的。在當時還很小的快手辦公室,我和宿華交流了兩個小時。他話並不多,但卻都一針見血,十分犀利,給出的答案與我們的研究以及對短視頻領域的未來設想非常契合。快手團隊對平台價值觀超乎尋常的堅持,以及對於主流大眾人群的深刻洞察,也令我們十分欣賞。」一番交談後,陳弦心中已經做好了投資決策。

這一輪在談的機構中,除了CMC資本,還有百度和騰訊。後兩者對於快手而言,戰略資源都很明顯:百度能提供搜索入口,騰訊則有強大的社交優勢。最終,快手在D輪融資中選擇了百度和CMC資本,共引入1.285億美元的資金,騰訊則在下一輪進入。

騰訊投資連續4輪押注了快手

2017年3月,騰訊領投快手3.5億美元D輪融資。馬化騰這樣評價:「快手專注於服務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記錄和分享,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隨後的兩年裏,騰訊三次加持快手。2020年1月,快手以超200億美元的估值完成F輪融資,融資額30億美元。

創業十年,快手背後集結著一支豪華的投資隊伍。招股書顯示,IPO前,騰訊持有快手21.567%的股份,五源資本持股16.65%,DCM占股9.23%,DST持有6.43%股權,百度持股比例為3.78%,紅杉中國持股約為3.35%,博裕資本持股約為2.29%,CMC資本持股1.46%,淡馬錫持股約為0.86%,星光熠熠。

創始人身家千億,成就一群年輕投資人

一大波員工財富自由

伴隨著今天一聲鑼響,互聯網造富奇跡再次上演。

IPO前夕,快手已經在90後人群中掀起一股浩浩蕩蕩的「打新潮」。1月26日,快手啟動招股,打新畫面異常火爆——認購開啟僅2分鐘,券商的融資額度便被一搶而空,而此時認購頁面還有數萬人在排隊。因申購過於火爆,快手比原計劃提前了兩天結束。在這個熱火朝天的隊伍中,甚至出現了大批字節跳動員工的身影

打拼十年,宿華與程一笑成為最大贏家之一。根據招股書,IPO前,宿華持股快手比例為12.648%,程一笑持股為10.023%,以此計算,宿華、程一笑二人分別坐擁1700億港元、1400億港元身家。此外,十年前跟著他們一起創業的銀鑫和楊遠熙,也輕鬆實現財富自由。值得一提的是,退休後的原美團二把手王慧文,也出現在了董事名單中,成為快手獨立非執行董事。

當然,快手也成就了一群年輕投資人——袁野、張斐、曹曦、程天、陳弦…..「快手是我投資工作中遇到過的飛速增長的平台當中,很罕見的在相對早期就以一種符合中國人口分布的方式自然增長的產品。能目睹和親歷這樣的公司成長,是非常幸運和幸福的。」曹曦告訴投資界。

而陪跑10年的五源資本將斬獲超高回報。根據招股書,IPO前,五源資本持有快手16.65%的股份,按發行價115港元計算,五源資本持股市值達787億港元。從快手天使到E輪融資,五源資本累計投資2億美元左右,整體回報超50倍。而十年前那筆200萬元的天使投資,則締造了萬倍回報的經典一役

此外,還有一眾普通的「打工人」也迎來高光時刻。快手招股書透露了一個隱秘的特殊股東——雇員持股平台,也就是員工持股平台。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4551名快手公司員工認購5.24億B類股份。

也就是說,以上快手員工人均持股11.5萬股。按發行價115港元計算,這些快手員工人均身家超1300萬港元,互聯網又一個造富神話誕生。臨近春節,這一批快手員工無疑最讓人艷羨。

接下來,就等著字節跳動上市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