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止分享的文章:扶貧劇《山海情》熱播說明了什麼?

本文來源:楓葉君評

微信id:fengyejunping

作者:楓葉君

作者簡介:楓葉君, 前新華社資深編輯,駐外記者。著作:長篇小說《移民》(2011年)

一部主旋律電視劇,能熱到成為熟人間打招呼用語,必定有其內在原因。好些天了,朋友見面常說的一句話是:看《山海情》了嗎?

劇本好,導演棒,演員陣容強,娛樂記者都講了。

大力宣傳黨的扶貧政策,那是周小平的強項,也不用我在這裡贅述。

我在琢磨那些策劃們,他們才是關鍵,相當於舞龍中的龍頭。他們怎麽就知道,人們可能對這樣一部土得掉渣的電視劇產生濃厚的興趣呢?

要知道,現在的熒屏上貨源充足、五花八門,有大開殺戒的,有美女如雲的,有都市炫富的,有裝傻充愣的,還有妃子被頭飾壓得喘不過氣來、太監從頭到尾捏著嗓子說話的各色宮廷劇,可以說,滿足了當今各方人士的不同需求

然而,《山海情》跟它們比,除了一個窮村子和一幫做夢都渴望甩掉窮帽子的農民,什麼都沒有。可就是這部劇,卻秒殺了上面那些大投入、「精心」製作出來的劇。

圖片

我想,除了宣傳黨的政策,策劃集體恐怕牢牢把握了三樣東西:

一,現在還有大量貧困人口,尤其是在西部農村地區,

二,讓相當一部分人脫貧,既是國家扶貧政策結出的碩果,也是值得所有脫貧人驕傲的事情,

三,富裕起來的地區和人們,沒有忘記那些尚在貧困中的人們。

 影視作品要想感人,必定首先要在價值觀上和觀眾產生共鳴。就《山海情》來說,它提出的一個最樸素問題就是,當你富裕了,甚至開始變著法兒地享受生活了,你對那些生活在貧困地區的農民,還有沒有同情心?

 圖片

窮,就不用說了,電視劇中的畫面展現得明明白白

都90年代了,褲子還沒的穿。沙地上挖個坑,搭個篷子,也就是家。96年吊莊移民,一隊村民在馬得福的帶領下走在土路上,拖家帶口,帶著家當,看上去和逃荒的人並無二致。

這就是西海固的農民,生活在寧夏貧困農村地區的中國人在90年代生活的真實寫照

就算成為吊莊戶後,看看那個村子,房子是土磚,地上是土路,不光人土,一刮風,全村全是土。

《山海情》是這樣讓觀劇者不知不覺找到代入感的:當一個因巨大成就被全世界誇得有點頭暈的國家,還能記得它那些曾經或仍然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嗎?

在日益富裕的生活中,人們的同情心是否隨著屋價的不斷上升而日益減損?生活好起來的人,還記得當年的自己是個怎樣的窮酸樣嗎?

福建和寧夏對口幫扶是《山海情》的主框架,這個對比正是最有看點的地方:先富起來的地區和人們,是怎樣看待和對待那些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們。

 圖片

經濟發展的地區差別本來就存在,再加上改革開放以來,沿海地區從政策中得到的實惠,東西部差距更進一步拉大。

80年代中期,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大原則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區發展快一點,帶動大部分地區,這是加速發展、達到共同富裕的捷徑。」

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確實先富起來了,問題是,這部分人,這部分地區,還記得他們在貧困落後地區尤其是西北廣大農村的窮同胞嗎?人人皆知,過去,尤其是在幾十年的計劃經濟年代,中國農民為國家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犧牲。

坦率說,另一部分人、另一部分地區,不怕後富起來,怕的是富不起來,怕的是,那些先富起來的人、先富起來的地區,不管是政府、組織還是個人,都把當年那句話當成自己隨便一說別人隨便一聽,完了就完了,富了之後,拍拍屁股走人,你過你祖祖輩輩的窮日子,我吹我改革開放富起來的牛逼。

《山海情》之所以感人,吸引人,就在於它給出了一幅與此相反的畫卷:那些富了的人們,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沒有忘記還有貧窮得超過他們想像的西北農民,社會的良心沒有丟。

在劇中,寧夏一方從上到下的集體努力自不必言,更具閃光點的是來自福建的熱情之手,這隻「手」的主要承載者是菌草專家凌一農教授、福建扶貧幹部陳金山、吳月娟以及那位莆田電子廠的老板。這是因為,農民脫貧通常離不開農業科技、政府支持和企業家在城裏的「接盤」。

凌一農無疑是劇中最具感召力的人物之一,他引導村民們種菇脫貧致富,甚至自己出錢補足農民的賣菇差價,其一心為農的精神正如他的名字

圖片

凌教授之所以感人,是因為他身上閃爍著中國古代讀書人的優秀品質,如範仲淹所說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那種境界。村民們為什麼總喊他「大教授」、「大專家」?就是因為,一個衣食無憂的大學教授,其個人生活與西北貧困農民,本來並無必然的聯繫。

可是,劇中的凌教授把幫助村民脫貧致富,當作自己的使命,就像人物原型、著名菌草技術專家、福建農林大學林占熺教授自己所說:「我是農民的兒子,農民是我的衣食父母,我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圖片

與凌教授相輔相成的,是陳金山、吳月娟這樣的政府幹部,他們是黨插在西北貧困農村的旗子,用自己的熱心和行動告訴人們,黨和政府沒有忘記那裏的農民,沒有對他們到了90年代還在過著艱苦生活視而不見。

更是告訴大家,當年那句「讓一部人先富起來」,然後帶動大家共同致富,是一種堅定不移的政策,而絕不是隨口說說。

麥苗等海吉姑娘打工的那家電子廠老板,戲份不算多,但也可圈可點,這個人物暗示著,在發達地區的企業中,還有對農民的一份善意。因為政府不做生意,專家不開工廠,很多農民還是要奔向工廠,他們希望城市能給他們一顆熱心,而不是一張冷臉。 

圖片

看《山海情》的人為什麼總會被打動?我覺得,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樣一個原則,那就是,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組織,一個工廠,乃至一個個具體的人,不要講你多麽正確,多麽高大上,多麽有文化,多麽有財富,最根本的,你有沒有一顆同情心?以及由此而生的責任感?有,你就有前途,即便現在沒有,將來也會有。

否則,經濟再發達,級別再高,財富再多,鳥用沒有,從來沒聽說過,在人們眼中,一個唯利是圖的土財主,會有多高的品行,更談不上所謂的高大上了。

《山海情》對現實生活多少有點美化,但這不是創作集體的問題。從觀劇的角度說,人們本就希望看到這樣的一個群體,一個群像,因為只有美好的東西才能給人以希望,哪怕和現實還有那麽一點點距離。 

圖片

把這樣的陽光作品奉獻給人們,要比充斥著妃子鳳冠和太監公鴨嗓子的那些古裝宮鬥劇強百倍。

因為,同情心,堅守,毅力,奮鬥,是一個人最可貴的品質,這些品質告訴人們,任何人都不是神仙,但是,只要大多數人都能像馬得福那樣堅守,像凌教授那樣奉獻,像陳金山那樣熱心,國家和社會就大有希望,我們每個人也就大有前途。

給福建點贊,給寧夏點贊,更要給《山海情》劇組點贊。

《山海情》給2021年電視劇開了個好頭,缺點就是起得高了點兒,上半年和下半年怕是都不太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