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樊勝美】杭州女孩過世後父母成功向公司索賠人民幣16萬,網民認為家屬無恥

近日中國互聯網熱門議題:現實版樊勝美。

2021年1月27日消息,當事人洛洛的公司總共給了洛洛家人人民幣16萬元。

樊勝美是電視劇《歡樂頌》裡的一個人物。

現實版樊勝美則是一位在杭州工作的姑娘洛洛,在江邊遇難過世,父母向公司索賠。

公司給錢了,但事情和公司沒啥關係,網民認為「給了是情分,不給是本分」。

公司給了人民幣六萬,幾天後又遭索討二三十萬,說是要給兒子買房當頭期款。

通過公司方說法、朋友作證,以及洛洛微博貼文,發現洛洛長期被父母索討金錢,而且是被拿光。

朋友:「她可能只有七千塊,她爸爸問她要一萬塊,她只有七千,她爸爸就說都給我吧」

網民義憤難平,特別是看了父母和公司交涉的影片之後,拳頭都硬了。

議論焦點包括父母討錢、公司立場、男女不平等。

以下是新聞影片:

以下是引爆輿論的完整版影片part1

以下是引爆輿論的完整版影片part2

本文來源:金融八卦女頻道

微信id:baguanvpindao

作者:yoyo

自從《歡樂頌》之後,「樊勝美」就來到了人間。

今天更有位「現實版樊勝美」衝上了熱搜。

標題就很狗血:姐姐殞命父母索賠為弟弟買房?

圖片

我找到這位發視頻的博主「杭州和事佬」,看到他在b站上發的關於這則新聞的視頻,看完了之後只想說,垃圾父母!

96年出生的女孩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由於長期疑遭受家裏的索取,心理壓力很大。在2019年十月份,心情不好和男友吵架,去錢塘江散心,遇到漲潮意外去世。

後來公司老板出於人道主義和同情,答應給家屬慰問金6萬塊。甚至白紙黑字都簽下了字據。

圖片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就了結了,沒想到麻煩的在後面。

公司的負責人說,給了6萬塊的三天之後,去世女孩的父母就帶著人來公司鬧,開始反悔,想要更多的賠償金,理由是在公司工作這麽多年,公司給了女孩新項目負責,工作壓力大,公司要給賠償。

但是在視頻裏,根據女孩的朋友說,她朋友在生前已經多次表現出自殺傾向。

一次是割腕,一次是喝安眠藥。

圖片

甚至在去世的前一天,她對朋友說,「想看到血,看到血會非常舒服,然後她說她拿剪子扎自己手掌心」。

圖片

雖然在視頻裏說,這一次去世的原因不確定是跳江自殺還是因為漲潮落水,但是翻看女孩的微博以及其他社交賬號,自殺的想法早已存在。

圖片

圖片

或許有人說可能因為情商或者工作壓力太大,但是後來朋友又說到,最近這段時間,她爸爸經常問她借錢。

圖片

看到後面的視頻,我只想說,公司裏的人都比她的親人有良知。

在「杭州和事佬」的b站賬號上,這則新聞一共分成了3個視頻,在視頻第三集,這家的父母親人露出了真正面目。

圖片

一開始,死者女孩的母親說:「我的女兒就值六萬?」

圖片

去世女孩的叔叔說:「這是一條人命啊。」

去世女孩的父親說:「我很感謝公司對孩子的栽培,但….(吧啦吧啦說了一堆,總結下來就是虛偽客套的官方論調,一點也沒有來自親生父親的悲痛欲絕)」

公司這方,老板情緒也比較激動,並說父母對女孩的關心不到位,也是導致女孩有輕微心理壓力和問題的原因之一。

節目組的調節人員還問父母,「你們知道女兒平時的上班情況嗎?」

女孩的媽媽說:「她在哪裡上班不知道。」(到這裡,我也能理解,畢竟在外打拼,父母們大多不知道我們在大城市裏的具體工作位置)

圖片

這時父親蹦出一句:「我承認確實是和女兒溝通不多,我們都沒有彼此的號碼,平時也沒怎麽聯繫。」

圖片

然後話鋒一轉,就說因為女兒從小太獨立,太堅強,所以對女兒很放心。

圖片

我就?????

難道不是因為你們對女兒從來都是漠不關心,沒有足夠的關愛,女兒自己不得不更加堅強,更加獨立嗎?

這種獨立、堅強,竟然成了這位父親嘴裡為自己開脫的理由,成為了自己沒有盡到應有的父愛、責任的理由。甚至說這些話時的表情,異常冷漠。

所以,這個做為人父的所謂父親,連自己女兒的聯繫方式都沒有,在女兒死後悲痛欲絕地在這裡討價還價要錢。

話裏話外說得全都是,女孩最好的三年青春時間用在了這家公司,所以公司得去賠償。

圖片

對比起來,坐在家屬對面的公司負責人,甚至情緒都比他們悲痛,真是看得人諷刺。

在對方家屬大談特談要賠償的時候,公司負責人說:「她爸爸說,再多拿二十多萬錢給他兒子買房付首付!」

圖片

女孩的爸媽面對這些事實情況,也沒有任何反駁。

在公司提供的聊天記錄裏,女孩的媽媽明知女孩有自殺傾向,也沒有做一些及時的阻止,一直強調家裏的人都是她最親的人。

圖片

但是在女孩眼裏,她只想用金錢買斷這些將她壓垮的親情,兩不相欠。

「實不相瞞,我一直想但那種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能被愛的垃圾。」

「原生家庭是我這輩子都脫不開的牢籠….」

「獨立慣了的孩子….」

「沒有人覺得我是脆弱的…」

面對這樣的實情,去世女孩的家人們完全無動於衷,也只是說「女孩子心情不好」。

甚至因為女孩把家裏對她的壓榨發在微博上,而有點埋怨,「現在的年輕人都比較大膽,有什麼情況都全部在微博上社會上發」。

圖片

甚至在調解的最後,去世女孩的叔叔和姑父說,「這是一條人命,前面賠償的六萬除掉,再多拿二十萬」。

圖片

呵呵,這句話可真的是把人命明碼標價到極致,在他們嘴裡,親人的生命就只是嘴裡的二十萬。

而女孩的媽媽除了一開始掉了幾滴眼淚,說了幾句女孩從小懂事、不用操心,在後面的過程裏全程沉默,看神態更是同意家裏其他人的說法。

節目到這裡結束了,根據這位「杭州和事佬」的回復,這件事情最後的賠償方案是把保險公司的賠償都給家屬,具體金額保險公司不肯透露,說是不多。

圖片

到這裡,這個事情就結束了。

但是「現實中的樊勝美」遠遠沒有結束。

不僅是普通女孩會遭遇這種家庭不公的待遇,女演員女明星們也無法避免原生家庭的壓榨。

早已過世的梅艷芳,之前的張韶涵,自出道以來就為家庭還債,而她們的父母也總是理直氣壯,甚至梅艷芳的母親還時不時在媒體前哭訴女兒給她留的錢不夠用。

但是看著穿著光鮮亮麗的她,沒有一個人相信。

就連最近事業越來越好的毛曉彤,之前也經歷過被棄養她很久的父親上節目討要5000萬的經歷。

圖片

當年蔣欣飾演的「樊勝美」,每次面對家庭無理的索取,只能自己無助發泄、哭泣,最後妥協。

如今在豆瓣上,隨便逛就能看到很多女孩都經歷著被家庭、被父母壓榨的情況,甚至每每這種情況都伴隨著「重男輕女」、「扶弟魔」這樣的聲音出現。

家裏有哥哥或者弟弟,就所有事情都會依著男孩,女孩基本上就是一個提款機,經常就是一畢業工作就要給家裏寄錢。

圖片

「父母也總有各種理由把我的錢包掏空。」

圖片

今天這則新聞讓「樊勝美」又成為了眾矢之的。

我只想說,女孩的家屬們,在你們為了她的去世想索取更多金錢時,更應該去思考為什麼她寧可有自殺的想法也不願對他們多說,而不是在她去世後,僅僅是一句她心情不好就可以敷衍了事。

甚至,更多家長應該意識到,給孩子的愛是無條件付出,而不是以定價索取。

不管什麼感情,摻雜上金錢,都會變質,都會惡心,都會讓人想要逃離。

對於正在遭遇這種情況的女孩們,我也想對你們說,為自己而活吧!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誰該為誰的感情買單,在對父母家人盡到應有的責任與義務時,再多無良的索取,你們都應勇敢說拒絕。

真正的親情是讓你想要主動反哺,而不是推著你走向絕路。

好好愛自己,把那些差點毀掉自己的人事物忘在腦後,踩在腳下,融入泥土,等待消解不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