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95後女孩的創業之路:大一輟學,如今年收入百萬人民幣

圖片

本文來源:YOUNG財經 漾財經

微信id:youngcaijing

作者:李暢

沒有人一直年輕,卻一直有年輕人。

全球18億年輕人,他們是充滿潛力的一代,互聯網讓這一代年輕人擁有了前所未有的自我表達權利,他們通過網絡交流、學習,創業。

他們從網絡中汲取養分,又用自己的創造力反哺這個繁榮的生態。

從愛好到職場,他們的人生觀和職場觀與父輩有著顯著的區別。

打工人、乾飯人,這些年度爆梗背後是年輕人對於職場、生活的自我解嘲,也反映了他們對於嚴肅議題的獨特思考。

如何正確認識這一代年輕人?

為了解答這些問題,騰訊新聞聯合眾多優質創作者,圍繞95後這個「年輕群體」,通過行業觀察、人物故事、市場報告等一系列的內容,試圖為大眾揭開這個新興群體的真實群像。

圖片

▲圖:創業初期王春妍為產品拍攝廣告

「財富比錢能帶給我更多快樂。人終究會有夜深人靜的那一刻,那一刻痛不痛苦,開不開心,只有自己知道。對人生影響更大的,是財富,包括情感滿足、價值滿足。」

14歲第一次經商賣旗袍;18歲開禮品店日賺3千;大一輟學創業以創始人卷錢跑路告終;22歲歷任兩家公司最年輕的CMO,月入3萬。

22歲成為中國少女內衣第一人,獲京東眾創數百萬Pre-A輪融資,卻給自己開4千月薪。

同年登上福布斯U30精英榜。

現在憑7年品牌營銷經驗,成功操盤國內外品牌營銷事件,是多家上市公司的抖音導師品牌顧問,年收入近百萬。

這些傳奇故事都發生在95後東北女孩王春妍身上。

小學初嘗創業,高中掙到第一桶金

王春妍不是富二代,她認為自己的生意基因來自生前最後一份職業是開串兒店烤羊肉串的父親。

在她2歲時,父親不幸車禍身亡,她對生父的唯一印象來自於媽媽從小對她說的話,「劉德華都沒你爸爸長得帥。」

8歲時,王春妍和媽媽一起搬到了天津生活。

六年級暑假剛好要回東北姥姥家,沒有假期作業的她就想回去找點事做,當時還沒有淘寶,喜歡天津民國風旗袍的王春妍想到,是不是可以把天津旗袍賣到東北去。

那個暑假,媽媽帶著她到天津的批發市場人肉打包了二、三十件小旗袍帶到了吉林,到周五集市上去賣,這是王春妍的第一次生意經歷,「當時還小,不太有買賣的心態。」她當時單純的想法就是,「覺得自己穿旗袍比較好看,想讓同齡人也穿上這樣的旗袍。」

她和媽媽第一天在集市只賣掉了一件旗袍,「但是我特別開心,因為那是第一次我用我掙來的錢去買了一碗冷面。」 王春妍現在回到東北,還會去吃那家的冷面。

由於戶口問題,王春妍初高中回到了東北上學,不太習慣教育環境的她基本沒什麼朋友,大部分課外時間都用來讀書,初中的她就讀過了伍佰的詩集——《我是街上的遊魂,而你是聞到我的人》,當時的她已經理解了「浪漫」這個詞。

到了高中,王春妍開始看商業類的書,小時候沒有錢,她每周都會去一個套牌書批發市場淘書,「現在書店LED屏上放商業人物一般都是馬雲,當時是郎鹹平講香港股市。」

香港股市離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江北鄉靠山村的一個小姑娘,距離太遠了,了解到郎鹹平的王春妍,就像是被蘋果砸到的牛頓。

當時她毫不猶豫花了72塊錢買了郎鹹平的全部光碟,現在回想起來,15張光碟72塊錢肯定是盜版,「但是它們當時承載了我對這個世界的所有期許,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可能不只於此。」

光碟買回家後,媽媽花120塊給她買了個小型DVD播放器,從此王春妍每天4點起床,看視頻看到6點去上學,就這樣她背下了所有光碟裏的內容。

如果說生父是王春妍的生意基因賦予者,那郎鹹平就是她的創業啟蒙者。

有一天,她意識到理論用於實踐才有意義,於是她想到了學校裏只有一家便利店的事,並且便利店裏的生活用品不超過8種,薯片永遠只有3種口味,這對周一至周五封閉式住校的同學們來說,是一大痛點。

「如果臨時知道有同學過生日,禮物都買不到。」王春妍幫同學們解決了這個問題,花1000塊在校外租了個檔口,賣情侶杯、生日禮物,把SKU圖片傳到QQ空間,把鏈接分享給同學,簡訊下單,一節課送達,貨到付款,下課十分鐘自己取貨並且充當快遞員,禮品店最高可日賺3000元。

但是當同學上課都在看她的QQ空間挑選商品時,老師就覺得她影響了同學,媽媽當時也對她說,「你要是考不了第一名,就去學美容美髮。」

那時候又要賣貨又要保持班裏第一的學習成績不被影響,王春妍每天早上4點就要起床學習,因為優秀的成績,偷偷開店賺錢的她得到了家長老師的諒解,關於賺錢,關於創業這件事,漸漸開始變得光明正大起來。

王春妍突然發現生活變得自由了,不用再給媽媽打電話要錢,嘗到了賺錢的快樂。

「我的人生完了」

努力學習的王春妍考上了北京的大學,學日語專業,當她身邊的同學要麽逃課要麽看韓劇,還在攀比吃穿的時候,她經歷的事情甚至比她們看的電視劇還要精彩:背叛、謊言、與曾經最信任的人互相撕扯。

大一上學期,對商業感興趣的她做了30多種兼職,婚禮策劃師、幼師、銷售、中日導遊……還經常在中關村車庫咖啡免費主持創業公司的新品發布會,有一次,一家大數據創業公司向她伸出了橄欖枝,她入職後從負責商務到負責越來越多的事,半個月後就升職到了創始人助理。

王春妍通過這次工作經歷學習了一個創始人是如何管理一個公司的,半年後她覺得可以做自己的項目了,於是決定輟學創業。

高中就開始學日語的她想在北京找一個語言伙伴,發現並不好找,於是她想到了線上尋找語言伙伴,線下咖啡館聚會的模式,她做了一份BP開始路演,平均一天要跑兩次路演。

找到合伙人後,王春妍把高中開禮品店積攢的十萬塊錢全投入了語言學習社交項目whoochat,這個項目後來登上了知名雜誌的創業排行榜,她拿到了人生第一筆風險投資。

當時,她白天在北京西三旗的公司上班,晚上跑20公里去東南三環聽「如何開咖啡館」的課程,夜裏她就睡在正動工裝修的咖啡館裏。

有一次她去西安的一所大學出差時,突然接到銀行電話說她賬上的錢都被取走了,發現合伙人也失蹤了,她咣地一下坐到椅子上,「當時就覺得我的人生完了。」

接下來就是司法程序,投資方起訴,開庭審判。

「當時開了三次庭,那個合伙人在庭上還反咬了我一口。」

前一天還是合伙人,如今為了錢,變成了陌生人都不如的仇人。

王春妍開始懷疑這個世界,開始懷疑人性。

咖啡館的房租還有一個月到期,當時她全身上下只剩下2000塊,這個月她每天就待在咖啡館裏,幾乎沒出門,覺得自己的人生不會再翻盤了,甚至想消失。

這次正式創業以失敗告終。

「堅持無非就是年薪更高,放棄還會擁有更多」

一個月後,上門按摩O2O公司的3位創始人把王春妍拖出了自我懷疑的漩渦。

這3名創始人都來自BAT,產品經理出身,但團隊缺乏對市場營銷的敏感度,他們邀請王春妍成為第4個合伙人,當他們紅著眼眶對她說,「曉雁,你要是能加入我們就太好了,這個項目才有希望。」

她感動得哭了,接受邀約成為了CMO,「有的瞬間就是在你喪失希望的時候,會成為你的勇氣。」

王春妍加入這家公司,用了半年做到了行業第一。

這時,她遇到了上升的瓶頸,「沒有升職的空間了,除非做CEO。」她在公司最火爆的時候離開了。

離開之後,王春妍加入了另一個項目,仍任CMO,對她而言,這是能力的平移。

不同的是,她是團隊裏唯一的95後,創始人是3名70後。

兩代人的碰撞,常常可以激烈到吵架,拍桌子。

「如果我的工作能力已經算可以了,那在這裡可以考驗我的職業素養和配合度。」 王春妍想,如果自己能跟三個70後配合,之後應該跟誰都能配合。

「後來這個項目上線後,當天就跑到行業單量的前三名。」 王春妍也在這個項目中看到了70後的資源的力量,「這是95後創業者缺乏的。」

王春妍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天花板,21歲就看到30歲的樣子。

當時的她從月薪2、3萬到拿年薪百萬,公司還給她配了車,「再堅持下去無非就是年薪再高一點。」

她當時也有一種自我懷疑的想法,「我覺得外界尊重我並不是因為我是我,而是因為我的合伙人,因為我的職位。」

因為我們從小到大都在做選擇題,高考的一道選擇題甚至可能決定我們的命運,所以我們固化思維重選題。

但是這一次王春妍想要自己來出題。她開始尋找新的創業方向。

她發現日本和韓國的女孩子很早就開始注意到自己的不同,可以很優雅不羞澀地跟同性以及異性接觸,而中國少女的啟蒙教育一直是缺失的。

王春妍認為,「國內女生的青春期啟蒙教育是缺失的,沒有人告訴小女生應該怎麽做。」

找到方向後,2015年夏天,王春妍選擇了裸辭,股份也沒有拿。

辭完職,她連夜寫出BP,第二天拿著去找投資人,投資人聽完她的經歷後覺得,這個年紀能夠放下物質和享受是不太容易的事情,王春妍對他講,「我未來可能會擁有更多,我現在想做的是早一點開始實現個人價值,我要做的事是有社會價值的。」

投資人選擇相信她。當天她拿到百萬元種子輪融資。

王春妍創建了專門研發 8 – 15歲的內衣少女品牌,瞄準了國內較為空白的青春啟蒙市場。

2016年7月,這個產品獲京東眾創數百萬Pre-A輪融資,她成為了當時京東投資過最年輕的創始人。

王春妍自己通過漫畫的形式出了一本書,詮釋了少女胸部發育的過程,用獨特的方式傳遞了少女要如何維護自己的胸部、怎樣穿內衣等知識。

通過這樣的品牌營銷方式,他的品牌在業內有了影響力。

許多傳統行業的企業家開始請教王春妍關於品牌營銷的事,於是她決定成立一個單獨的部門為企業服務做品牌營銷。

「沒想到我們的創意真的能拯救了一些公司,有家公司運營了三年,有400多人,但是無論在行業還是市場都一直不知名,我們重新為他做了品牌定位以及品牌提升,突然間許多投資人都找到他們,合作伙伴也在倍增。」

後來這個品牌營銷事業部越來越大,王春妍就把它交給了線下經銷商運營,整個公司開始轉型做企業服務,於是有了現在的項目。

「比起穩定,90後更需要活得精彩」

京東決定投資王春妍之前,曾對她說他們從不投資95後,因為他們缺乏對靠譜、穩定的追求,王春妍反擊到,「因為70後在解決溫飽,80後在奔小康,到90後才有極大的物質選擇,所以95後更自由——不需要多穩定,只要活得精彩。」

即使拿到了三輪融資,作為內衣品牌的創始人,王春妍也只給自己開4千的月薪。

「我是一個低物欲的人。」 王春妍說,「我小時候會想要很多東西,但是媽媽也不會什麼都滿足我。直到我高中開了禮品店,我比同齡人都擁有更多東西,當我擁有了整個店的時候,突然變成了低物欲。那些東西有也行,沒有也行,只是工具。」

王春妍一直都很喜歡一些古著的東西,她會買一個復古的打字機,但很少去買一個新款包,「我做營銷我會去了解流行趨勢,會去看,但是很少買。」

她喜歡去舊貨市場淘寶,喜歡買一些有故事、有情感的東西。

王春妍定義了她認為的財務自由,「如果一個月花1萬塊錢,就滿足了你需求的物質生活,那你就是財務自由的。」

王春妍認為,財富更多的是一個人的情感滿足和價值滿足,「財富比錢能帶給我更多快樂。我想問題會想到終點,人終究會有夜深人靜的那一刻,那一刻痛不痛苦,開不開心,只有自己知道。對人生影響更大的,不是財富。」

公司裏有一名員工有聽力障礙,但非常喜歡二次元文化,通過他總是能迅速找到二次元資源。

王春妍認為,「當我們的企業開始尊重每個人價值的時候,這個人的價值才會發揮到最大,企業的價值也才能發揮到最大。這是一個良性迴圈。」

要發揮自己的價值,王春妍的方法論是「刻意練習」,她一直以來都足夠努力,足夠勤奮。

小時候學習好是因為在預習的時候就能背下課文,直到現在她每天都在逼自己刻意學習新事物。

就在YOUNG財經採訪她時,她最新的一條朋友圈是12月3日凌晨1:17在一家24小時拉麵館發出的,「伴著老張拉麵的神秘辣油,開啟了新的一歲,生日快樂。」

伴著一碗拉麵和一碟冷盤,射手座女孩王春妍跨過了25歲,她說自己的成長過程就是一個不斷蛻變的過程,她給自己起的英文名叫做swan,因為她想成就的故事就是:醜小鴨一直不停努力變成白天鵝。

閱讀原文

北大畢業的ofo戴威,為何輸給了三本學校的摩拜胡瑋煒?

xxx

那些騎機車絕塵而去讓你看車尾燈的中國女孩們

xxxx

中國大陸70後、80後、90後三個世代,在生活方式上有何不同?

xxx

北京一位90後的女稅務官,一天的生活是怎樣的?月薪人民幣4200元,每晚和父母通視訊。

xxx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了

xxx

一個北漂創業者南下杭州一個月的感受總結:真香。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