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吉林出現「超級傳播」,1傳19,跨三個市

本文來源:北京日報

記者:張力

黑龍江、河北聚集性疫情還未結束,吉林出現了「1傳19」的超級傳播事件——1名黑龍江省輸入無症狀感染者,已導致吉林省3市19人感染,分布在通化市(12例)、公主嶺市(6例)、松原市(1例)。

據吉林省衛健委1月13日通報,1月12日0-24時,全省新增無症狀感染者7例,其中3例為黑龍江省輸入無症狀感染者,4例為關聯無症狀感染者,均通過主動篩查發現。

此次通報中的無症狀感染者3,後續導致了吉林多地多人感染。

其行動軌跡有幾個關鍵點——

1月5日他從黑龍江南岔乘K350次列車(11車13號)抵達哈爾濱西站,與1月11日0—8時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1和2同車廂。

1月7日從黑龍江雙城堡乘Z174次列車(2車6號)抵達長春站,約15時從黃河路客運站乘客車到公主嶺市範家屯鎮,1月8日約11時從公主嶺市範家屯鎮乘客車返回長春站,乘坐K1383次列車(2車070號)返回黑龍江雙城堡。1月9日從哈爾濱西站乘D124次列車(5車5A號)至長春站,隨後乘坐地鐵1號線到達長春市高速客運站,於12時35分乘客車從長春市到通化市。

1月10日至11日在源升品質生活坊進行培訓授課。

1月12日通化市針對黑龍江省推送的該人為密切接觸者的資訊,立即追蹤到該人並對其進行核酸檢測,檢測結果為陽性,經臨床專家組會診,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

13日,吉林通化市通報新增6例無症狀感染者,其中5人均參加過另一人的培訓。這個「另一人」就是13日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3,此時培訓班已經發生1傳5疫情。這5人系通化市源升品質生活坊的負責人(男,37歲)和4名員工。

在吉林衛健委1月14日的通報中,再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松原市寧江區人,男,31歲)與其有關。此人1月7日從公主嶺市範家屯鎮富望居小區艾尚瀚邦養生館自駕到公主嶺市範家屯鎮馬市客運站,將1月13日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3接至艾尚瀚邦養生館辦班培訓。

1月15日,吉林省通報的13例新增關聯感染者中,12人參加過該無症狀感染者3的培訓活動。

7例無症狀在通化市:6例系1月10日在通化市源升品質生活坊參加過培訓授課的學員,1例是學員的丈夫。

6例無症狀在公主嶺市:均系1月8日在公主嶺市範家屯鎮艾尚瀚邦養生會館參加過培訓授課的學員。

至此,這名13日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3已導致19人感染,分別是通化市(12例)、公主嶺市(6例)、松原市(1例)。

其中,絕大多數是60歲以上的老人,共有14人,年紀最大的是一名1940年出生的女性,已屆81歲高齡。被感染者的13名學員及其家屬中,有7名是70歲以上的老人。

據天眼查APP資訊顯示,通化市源升品質生活坊企業經營範圍為保健食品零售、預包裝食品、家用電器、日用品零售。

吉林13日通報的黑龍江省輸入無症狀感染者3的傳播鏈此前已經較為明朗,極有可能系在1月5日南岔到哈爾濱的K350列車上被同車廂的長春市11日0-8時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1和2傳染,而這兩人曾於2020年12月29日在望奎與無症狀感染者共同乘坐一輛車。也就是說,傳染鏈源頭指向望奎。

1月13日晚,黑龍江省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會上通報,經國家疾控中心對病毒基因測序,綏化市望奎縣所發生疫情病毒與大連疫情病毒毒株100%同源,是人傳還是物傳,還需通過流行病學進一步研判。

一天之後,黑龍江省綏化市相關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經對病毒基因測序,望奎縣2個病例和去年12月大連疫情病例病毒基因高度同源,目前並不能證明病毒是由大連傳入的。具體病毒來源正在溯源中。

大連於1月11日公布了此輪疫情的源頭。通過對截至1月11日的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共83例及相關環境,貨物樣本病毒的全基因度測序發現,病毒基因組與此前大連市以往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組序列對比,均不同源,排除本地新冠病毒的持續傳播,且與我國既往已報告的輸入性病例以及國內本土病例不存在基因關聯性,是一次新的輸入。

結果支持傳染源來自國外,初步判定此次大連疫情來源於汙染了新冠病毒的進口冷鏈產品。

如何看待超級傳播現象?

去年底以來我國散發的疫情中,大連就曾出現過「1傳33」的超級傳播現象。

遼寧省大連市自2020年12月15日報告4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至2021年1月8日24時,已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51例,無症狀感染者32例。其中,一名確診病例因參加家庭聚會造成10人感染,此後經傳播累計導致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達33例。

如何看待超級傳播者和超級傳播現象?

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介紹,新冠肺炎感染者裏有相當高比例的人並不傳播,不會造成二代病例;但有少部分感染者或病人的傳播數會超過基本傳播數——3以上,會傳播超過3個二代病例,這就構成了超級傳播現象,這是新冠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徵。在各地疫情控制過程中,發現超級傳播現象或超級傳播者並不奇怪。

馮子健表示,新冠肺炎是超級傳播現象非常突出的疾病,減少聚集性活動,是消除超級傳播現象一個非常重要的措施。

「在疫情控制過程中,我們沒有辦法識別哪個感染者會扮演超級傳播者的作用。當我們觀察到超級傳播現象時傳播已經發生了,只能事後看在什麼場所、什麼樣的環境下容易出現超級傳播現象。我們對這些場所、對這些人群的活動采取更多的防範防控措施。」馮子健說。​​​​

閱讀原文

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xxx

中國多所學校發布通知,家長沒打疫苗,孩子暫緩入學。輿論抨擊呼籲叫停

xxx

廣東小伙子創作「核酸檢測上河圖」

xxx

越南報告變異毒株混合體,能在空氣中迅速傳播。鴻海在越南工廠即將恢復生產

xxx

四川醫院鼓勵打疫苗,創作「打疫苗」神曲走紅,打算要做醫院界的湖南衛視

xxx

不到一個月,印度疫情為什麼三級跳?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