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電視劇中的小三們不能擁有幸福?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

微信id:idxgh2013

作者:伍橋

從「真愛至上」到「三觀端正」的國產情感劇演變史。

在今天,但凡提起瓊瑤劇,必定會有人貼出一張出自《一簾幽夢》的「毀三觀」截圖:

圖片

瓊瑤劇真的如此腦殘,竟拿失去腿和割舍愛情比較輕重?

至少,這張廣為流傳的截圖有明顯的斷章取義嫌疑,連截取的台詞都有刪節,它原本應該是:

那個時候的你,只不過是失了一條腿,紫菱呢?她丟了半條命啊!更不要說她為你所割舍掉的愛情……

截圖中說出這番話的費雲帆,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妻子紫菱,說明她對綠萍(即「你」)從無壞心,才氣沖上頭舉出「丟半條命」(為綠萍的車禍而內疚自殺未遂)、「割舍愛情」(從綠萍、楚濂的三角戀中主動退讓)作為依據。

結合其護妻心切的背景,這段台詞在邏輯上並非荒謬絕倫,它也不能代表「瓊瑤劇的價值觀」。

不過在今天,即便是了解劇情背景的網民,也多半會抨擊這部電視劇,原因在於它對婚外戀態度曖昧,可以解讀出「打著『真愛至上』旗號為小三正名」的意味。

在這方面,中國的大小熒幕倒是確實經歷過一番思想變遷,直到最近十年,才讓影視作品養成了戀愛行為規範。

瓊瑤帶來的愛情啟蒙

中國大陸的愛情文藝啟蒙,差不多是瓊瑤一力促成的。

瓊瑤小說在大陸的最早現身是 1982 年《海峽》雜誌刊出的《我是一片雲》。

三年後,瓊瑤的《我是一片雲》和《船》《幾度夕陽紅》一起入選上海電視台「我最喜愛的十本書」評選。

她最早的讀者是 80 年代的大學生,在文革中長大的他們一度只能讀到《青春之歌》這樣宣揚革命友誼的書,談不上任何愛情啟蒙。

圖片

▲ 1959 年根據楊沫小說改編了《青春之歌》同名電影

在彼時中國大陸文學中,常見的是人們對浪漫愛情的追求讓步於崇高革命理想的橋段,如青年團員為了集體生產屢次推遲結婚登記(馬烽《結婚》),新郎從婚禮現場溜到地窖裏去看管農業社的紅薯種(周立波《山那面人家》)。

瓊瑤式愛情的到來,對這一代人意味著顛覆性的個性解放。

被她打破的不只書本上的保守,電視熒幕上的小心翼翼也同樣為她改變。

80 年代後期,國產影視已經開始把「感情破裂」的離婚用作素材。

1989 年的《籬笆•女人•狗》,受到不公待遇的農村女人棗花,在保守的大山裏,第一次提出離婚兩個字,就像投下了一枚炸彈。

1990 年的《渴望》,中國理想女性的化身慧芳一生賢惠勤勉,為別人而活,最終也和變心的丈夫離了婚。

但這些都只是感情中的被動防禦,跟同時期「瓊瑤劇」的主動出擊相比,就顯得力度不足。

1989 年,瓊瑤與丈夫平鑫濤來到大陸尋求發展,歐陽常林代表湖南電視台和瓊瑤合作。

從 1989 到 1994 這五年間,瓊瑤愛情故事的主要傳播渠道就是湖南電視台拍攝的 11 部電視劇。

▲ 當時火熱的 11 部「瓊瑤劇」,包括「六個夢」系列:《婉君》《啞妻》《三朵花》《雪珂》《望夫崖》《青青河邊草》,「梅花三弄」系列:《梅花烙》《鬼丈夫》《水雲間》以及「兩個永恒」系列:《新月格格》《煙鎖重樓》

瓊瑤劇告訴人們:愛情,可以挑戰倫理陳規,可以跨越階級、年齡、師徒關係,甚至可以跨越婚姻。

人們發現,促使一個柔弱的女人站起來反抗的,還可以是愛情。

圖片

▲《新月格格》裏的台詞

那些美好的潘金蓮

無論怎樣挑戰陳規,瓊瑤劇的特徵仍然是「一門心思只知道戀愛」,真正有意以「真愛至上」衝擊婚戀家庭的傳統觀念的,反倒是瓊瑤的大陸同行。

1993 年的熱門劇集《北京人在紐約》,設計了一位成熟優雅、精明幹練、魅力四射的第三者阿春。

直到隨處可見「三觀警察」的今天,這個角色得到的主流評價仍然是「活得如寶石般燦爛的女性」。

圖片

而由此開創的「原配不討喜,小三風情萬種」模式,在後來的電視劇裏多次被復制。

1998 年的電視劇《來來往往》,許晴扮演的林珠是一個風情萬種的小三,她作風洋派、有文化品位,充滿女性魅力。

劇中男主角康偉業蒙著眼罩被指揮進入浴室,然後解開眼罩看到自己的禮物 —— 花瓣浴缸裏的林珠,這一幕被許多網民稱為自己的「情欲啟蒙」。

與之相比,呂麗萍扮演的原配段麗娜就是個老派的女人,沒有生活情趣,最初連胸罩也拒絕穿,將之視為「資本主義情調」。

這一時期的電視劇,還多將婚外戀歸因於男女雙方的真情。

男方在年齡上多數已步入中年,生活的歷練使他們成熟穩重有內涵,外表風度翩翩,事業上大多取得了一定成就。

圖片

而第三者往往具有良好的教育修養和物質基礎,並非貪圖男性權勢和金錢。

圖片

這樣設計的劇情,往往能贏得評論界的喝彩。

如 1999 年,劇中幾乎每個人都有婚外情的《牽手》包攬了第十九屆飛天獎四項大獎:長篇電視劇二等獎、優秀導演獎(楊陽)、優秀男演員(吳若甫)、優秀女演員(蔣雯麗)。

圖片

▲飛天獎獎杯。飛天獎是 1981 年起由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主辦的電視劇獎項,與中國電視金鷹獎、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並稱中國電視劇三大獎

而這部電視劇獲獎理由竟是「導引觀眾通過審美鑒賞鐘銳與夏曉雪的婚姻變故與情感風波深思……註入了一股凈化人的靈魂、升華人的道德情操的感人肺腑的人文精神和人生況味」。

▲俞飛鴻在《牽手》中扮演了單純善良的第三者王純

90 年代熒幕上最為大膽的婚外戀刻畫,當數 1998 年央視版《水滸傳》。

編劇有意顛覆了潘金蓮的形象,將她從一個出軌殺夫的蕩婦改寫成一個為性禁錮所苦的受害弱女子。

劇中特意給出了武松壯闊胸膛、武大猥瑣面容、潘金蓮雪膚花貌的幾組鏡頭對比。

結合潘金蓮木桶洗浴自憐自嘆的場景,性壓抑之感呼之欲出。

圖片

潘金蓮不滿丈夫的不僅是他相貌拙陋,更是情意木訥,言辭魯鈍。

所以乍聞武松「我哥哥為人老實厚道,如今有這麽一個家,全得感謝嫂嫂一手操持」,不覺有得遇知己的動情之感。

圖片

央視的潘金蓮改編惹起了輿論喧嘩,但當時最常見的批評,也不是說它為出軌張目有悖倫理道德,而是指責它作為「四大名著正劇的最後一部」,擅改原著意圖,屬於不分場合的夾帶私貨。

電影院也同樣被「美好的婚外戀」征服。

2000 年,王家衛執導《花樣年華》,電影中欲說還休的婚外戀情、張曼玉的 26 套旗袍以及台詞「如果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同我一起走」共同成為銀幕經典。

2001 年央視春晚,張曼玉和梁朝偉攜手登台,獻唱影片同名主題曲。

羅曼蒂克的傷逝

對潘金蓮們的正面描寫,從來就不會沒有阻力。

發表在 2002 年 6 月 21 日《人民日報》第 12 版(周末文藝)上的一則評論《有多少愛可以胡來》就可視為當年反對聲音的代表。

它對此前的熱播劇《牽手》、《讓愛做主》、《水滸傳》都作了批判:

在一些反映婚外戀、多角戀的影視作品裡……極力宣揚惟「愛」論……讓人追求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也變成了隨意牽手,總之,一切「讓愛做主」。

讓愛做主,就可以振振有辭地拋棄幾十年的結發妻子,重新劃動「愛情的小舟」;讓愛做主,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為愛不惜放棄一切,連貪汙腐化也可以在此尋求一個可以原諒的理由。

《水滸傳》中的潘金蓮通奸殺人,在編導「精心」編織情節的演繹下,變成了令人惋惜的沒有真「愛」而奮起反抗的苦命紅顏,這樣的愛,可愛嗎?

需要說明的是,「周末文藝」版上的評論只能視為一種輿論,不宜理解為官方的聲音。

同一日同一版面上出現的,有批判熒幕上「老爺」「丫鬟」宣揚了封建夫權的,批判刑偵劇裏「厚黑」反派太有魅力的,甚至還有批判警匪片太多,要求多拍「健康向上、輕鬆歡快的優秀影視作品」。

真正有官方意味的,是出現在 2009 年廣電總局文件裏的一條:「宣揚婚外戀、多角戀、一夜情、性虐待和換妻等不健康內容的」要「及時進行剪節、刪除」。

數年後,它在網上被總結為「主角切忌太花心,小三不能有幸福」。

在當年互聯網「反低俗」的背景下,文件起草者大概只是追求把所有有「低俗」嫌疑的情節悉數丟進一個要刪除的口袋裏,它的實際執行尺度可粗可細。

其中,像「易使人產生性聯想」「過度驚嚇恐怖」「引人模仿的方式表現打架斗毆」「宣揚消極、頹廢的人生觀」之類罪名,想要冠給絕大多數影視作品都找得到相應的說辭,但帶有相關嫌疑的節目至今也不少見。

而「算命、看風水、占蔔」「表現或隱晦表現性行為」「僅用肢體掩蓋或用很小的遮蓋物掩蓋人體隱私部位」「以成人電影……挑逗性文字或圖片作為視頻節目標題」等情節,在此後熱播劇中都曾出現,並未立即導致相關劇集下線。

圖片

▲ AV女優本人出演曾是網劇《屌絲男士》一大賣點,直到它播出兩年後才被審查刪除

但「婚外戀」的罪名可能不太一樣,因為觀眾的好惡已經變了。

90 年代讓愛做主的編劇們很少意識到,他們的創作是基於男性視角,無論他們在作品中如何美化那些敢愛敢恨的女人,都沒能反映現實中女性的想法。

當年主流的電視劇觀眾 —— 30 歲左右的婦女看到這些作品,心態多半是矛盾的。

一方面,她們「經人介紹」而結婚,搭伙過日子,缺少浪漫愛情的體驗;另一方面,對婚外戀的正面描寫又始終是對她們生活秩序的一種冒犯。

十多年後,主流觀眾換成了下一代,此時 20-40 歲的女性,在青春期經歷過戀愛,對其看法反而變得更為現實。

同時,社會財富的性別分配也發展得更為不均。

2018 年,密西根大學學者王政接受採訪時給出了一組數據:「上世紀 80 年代時,中國女性和男性的收入比例是 80 比 100,但在過去的這幾十年裏,下降了 20 多個百分點。」

雖然沒多少人願意直接說出口,婚姻的經濟考量權重在事實上提升了,與之同步的是第三者的可惡程度。

而互聯網的普及也給這些女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發聲渠道。

2007 年,豆瓣網上第一個由女性抱團取暖的大組「小小女人幫」就在其組名中註明「男 3 勿進」,把第三者劃為女性公敵。

緊隨其後的「打垮小三」小組至今也已聚集了 6 萬余正室原配。

圖片

上有政策號令,下有觀眾呼聲,再高舉「真愛至上」只會招來反感和投訴,婚戀劇的人物設定終於反轉。

2009 年熱播電視劇《蝸居》的女主角海藻,恐怕是最後一個中性形象小三。

在她身上,有少女對待感情的天真,也有面臨現實壓力無奈的抉擇。

一年後,《回家的誘惑》登陸湖南衛視,這個豪門少婦慘遭出軌,策劃復仇收獲真愛的故事收視率最高達 5.19%,僅次於《還珠格格》,是 2000-2017 年中國大陸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

此後的國產電視劇中,壞小三層出不窮,如《婚姻保衛戰》中靠著柔弱企圖上位的「職業小三」張瑾、《守婚如玉》中的囂張小三華莎。

而這些小三在故事最後都悉數敗下陣來。

到了今年的《三十而已》,終於退化產生了史上最廢小三林有有,她沒工作沒事業,只會死纏爛打。

原配顧佳則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連顏值都更勝一籌。

圖片

▲ 《三十而已》中的小三(左)與原配(右)

儘管輿論早已轉化為「不婚不孕保平安」,人們仍然熱愛看到電視裏的小三一次又一次不幸福。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