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尾汁」、「集美」…等,中國層出不窮的「諧音梗」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殷錦繡 

玩梗是一件快樂的事,如果有人拋出一個諧音梗,大家恰好都聽懂了,就會有「自己人」的感覺,滿足了人們的身份感、歸屬感。

「24孝第一孝是仰天長嘯(孝)」「年輕時的程璐是少年老程(成)」……演員王建國的諧音梗又「破」又好笑。

微博甚至有專門的「諧音梗研究所」等帳號,用於每天分享諧音梗。

今年的流行詞中,也有很多諧音,某視頻博主帶紅的「集美」,原本只是帶口音的「姐妹」,但現在上網的女孩們幾乎人人都會用。

「耗子尾汁」原本是自稱「渾元形意太極拳掌門人」的馬保國說來教訓年輕人的「好自為之」,但現在已經成了網路用語的新寵。

這麽「破」的諧音梗為什麼大家都愛用?

諧音梗為什麼好笑?

其實回想一下,在各種喜劇節目火起來之前,人們還在看紙質版《笑話大全》時,就已經看過很多經典的諧音笑話了。

甚至在課堂上,也總有諧音鬧出來的笑話,比如老師講「韓愈是偉大的文學家,二十幾歲就是進士了」,學生就會接話「那也不算厲害啊,我十幾歲就近視了」。

諧音梗總是包含著雙重含義,比如觀眾聽到「24孝」之後,原本腦海中期待的是中國傳統故事中的孝順故事,但接下來「仰天長嘯」顯然打破了這種認知期待。

在看到學生認為「二十幾歲的進士不太厲害」時,就會想知道學生有多厲害,但「近視」跟「厲害」完全不沾邊了。

心理學中的失諧理論(incongruity theory,也稱為「不一致理論」)認為,這種原本期待與實際資訊的衝突失諧,就是幽默感的來源。

在這些情境下,聽眾們聽到了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不正經」內容,原本期待中的正經緊張就會一下子松弛下來,這一放鬆就產生了愉悅感。

也就是說,諧音梗好笑,靠的就是一音兩意的意料之外。

諧音梗為什麼傳播廣?

在資訊飛速更新迭代的互聯網時代,一個流行詞往往用不了半年就會OUT。

沒有哪個諧音梗會永遠好笑,但諧音梗永遠好笑,因為它們實在太好傳播了。

「24孝仰天長嘯」的熱度下去了,王建國又說出了「深淵無處申冤」;人們漸漸不再提起「少年老程」,但立馬又對「為了寫出新梗我差點心梗」津津樂道……

為什麼諧音梗總能傳播這麽廣?

早期的諧音詞火,是因為溝通效率高。

10年前,大家都還在用「886(拜拜嘍)」結束一段網聊。

這類諧音詞就像法國著名語言應用學家Martinet提出的經濟原則那樣實用,在對話中,人們總是試圖用最便捷的手段達到最佳效果,也就是說花最少的力氣完成有效的溝通,尤其是在鍵盤打字時,這樣的諧音詞可以用讓我們少打幾個字母,縮短輸入的時間,提高語言的表達效率。

而現在很多流傳很廣的諧音梗,是因為能在溝通中顯得「有禮貌」。

出於禮貌,我們在很多情況下其實並不能只遵從經濟原則、完全有話直說,而是要彬彬有禮,委婉一些、多使用敬語,這就是英國語言應用學家Leech所提出的禮貌原則。

現在的很多諧音梗,雖然看似增加了聽眾的理解成本,不符合經濟原則,卻很符合禮貌原則,比如對不熟悉的女生稱呼「姐妹」,可能過分自來熟、顯得不禮貌了,但一聲「集美」既能表達親昵,又有一定的距離感,顯得很有分寸。

對別人說「好自為之」很生硬、不禮貌,但說「耗子尾汁」既能表達出原來的意思,又能讓大家都知道是在玩梗,不失委婉含蓄。

最後,玩梗本來就是一件快樂的事,如果有人拋出一個諧音梗,大家恰好都聽懂了,就會產生一種「自己人」的感覺,滿足了人們的身份感、歸屬感。

即便在場的人有第一次聽的人,也能很快理解,然後再把諧音梗說給更多的朋友,讓更多朋友成為「自己人」。

就這樣,諧音梗飛速傳播,生生不息。

閱讀原文

為什麼現在微信朋友圈的時評文章不好看了?

xxx

中國最大體育社群虎撲上的鋼鐵直男們,為什麼這麽喜歡為女孩打分數?

xxx

騰訊的遊戲「防沉迷」措施搞了四年,究竟防住了誰?

xxx

對小S一面倒的撻伐中,微博有個膽大的博主發文砲轟網民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一個大學女生隨手把宿舍裡的日常發到了B站,粉絲才三個人,三天後播放量B站第一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