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對電商平台徵稅了,將影響數千萬商家

本文來源:電商報
微信id:kandianshang

留給數千萬網店店主的時間,只有6個月!

12月10日,讓數千萬家網店店主一直提心吊膽的那只靴子終於落地了:國家稅務總局發布了《2020年電子商務稅收數據分析應用升級完善和運行維護項目》的中標公告。

圖片

這個公告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中標的網店店主必須在六個月內完成電商稅收數據的升級完善。

為什麼要升級完善網店店主的稅收數據?

因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平台數據與稅務部門之間是不完全開放的,有些企業就利用了這一點進行逃稅;而在升級完善電商稅收數據後,網店資訊和市場監管、公安、社保等部門實現共享,向網店商家征稅的盲點已不復存在了。

也就是說,從現在算起,留給線上商家們喘息的時間,只有六個月了!

其實,電商征稅這事,很早就在籌劃了,雖然中間經過了一些起伏,但整體上這根緊箍咒一直都存在,並且一直向前推進。

今年5月,部分線上商家就收到了當地稅務部門發送的風險自查提示,提醒他們存在少計營業收入的風險,要求線上商家們補齊從2017年開始的三年納稅。

圖片

一位被抽到的某電商平台商家說,當時自己的感覺是整個人墜入了冰窖!

做網店這麽多年來,收到這樣的通知還是頭一回,而如果按照通知的要求補齊過去三年的稅收,他們公司鐵定要進入破產程序!

據了解,該店家在某電商平台經營著一家大碼時裝店,他們店的年收入在1000萬左右,但是今年年初疫情發生後,店裏的生意受到很大影響,整個上半年只賣了80萬,算上房租、員工工資等固定投入,上半年共虧了200萬。

為了準備冬天的新貨,店主又將自己唯一的一處房產抵押了出去,如今身上已經背了500萬的貸款。

但是,和這500萬的貸款相比,要補齊的這900多萬的稅收才是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還好到了6月18日,國家稅務總局又發了一個重磅通知,這個通知讓她再次逃過一劫。

圖片

通知明確要求:嚴禁征收過頭稅費。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以前你們漏交的稅,既往不咎,不用補了。

這個動作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本來今年年初電商法的出台就給了線上商家們的合法經營一個緩沖期,按照電商法的相關規定,今年6月開始征收電商稅是題中應有之義;但是因為今年疫情對企業的傷害很大,而不得不暫緩征收電商稅。

第二層含義:過去沒征稅,不代表就是永遠不征稅。因為從一個長遠的過程來看,電商征稅是大勢所趨,千萬不要心存僥幸!這不,雙12一到,電商征稅不就來了嗎?

最少影響數千萬家線上商家!

可能很多小伙伴有些好奇:做生意交稅是天經地義,從古至今還從來沒有哪一個行業是可以不交稅的,為什麼網店店主這麽害怕電商征稅?

這裡就不得不提到電商行業的一個「潛規則」:就像上文提到過的,有些電商賣家向稅務部門申請的銷售收入和平台實際統計的銷售收入之間是有很大差距的。

造成這個差異的原因,一是很多消費者和商家在電商購物時不需要開發票。

從消費者角度而言,因為是個人消費,發票對於他們沒有用,目前他們在電商消費中普遍都沒有形成要求開發票的意識。

所以,大多數商家也只有在消費者主動要求開發票時,才會在再經過和消費者的溝通後才會開發票。

有機構統計過,中小商家給消費者開票的比例只占實際收入的15%。

也就是說,如果有商家報稅150萬,實際銷售可能達到1500萬,這中間的差額1350萬要按照13%的增值稅 +10%的企業所得稅+滯納金+罰款,需要補交的稅款則在300萬以上。

圖片

從商家的角度而言,電商激烈的價格戰,也是導致商家主動不要票的原因。

比如說,有些商家在進行服裝面料采購時,開票是一個價格,不開票是另一個價格,兩者之間的價格達到6個點,而服裝行業的凈利潤也就只有10個點左右。

所以,為了維護這點微薄的利潤,很多商家在進貨時也不會主動要求開票。

造成平台統計和稅務部門統計差異的另外一個原因:存在著很多虛假訂單。

事實上,作為一種銷售手段,很多商家的流水都是通過刷單來完成的,原因也很現實:不刷就沒有流量,現在的消費者越來越懶,他們不會翻十幾頁去找商家,而要讓商家的排名往前排,商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刷單。

圖片

但是問題就來了:稅務局在收稅時,並非按照商家的實際銷售額,而是賬戶產生的流水交易納稅。

一方面,如今的電商紅利期早就過去了,現在大多電商是一種微利,這種微利還是建立在未納稅基礎上的;另一方面,真的按照賬戶產生的流水交易納稅,很多商家要交的稅收可能已經超過了銷售額本身,數千萬網店都會受到影響。

統一征稅難度大,但勢在必行

現在對線上商家征收電商稅,難度的確非常大。首先,征收電商稅影響的範圍太廣了。

一方面,如今九成以上的網店店主都很難賺到錢,這時候對網店收稅無異於是巨大的災難,納稅的商家肯定生存困難;更關鍵的是,征稅後的影響的不只是網店,因為如果網店活不下去了,與之相關的平台、快遞、運輸等上下遊行業也會跟著一起下沉。

其次,如何平衡為中小商家謀利和征稅之間的關係。曾經有一種觀點認為:電商為中小商家解決了就業等問題,為國家做出了應有的貢獻。

所以,國家對電商平台上的商家在稅收上網開一面,應該作為一種「共識」;但是,這樣就會造成一個情況:如果放任平台的營銷、刷單、直播帶貨等都沒有票據的話,財稅法規跟不上平台的營銷模式,電商最終只能淪為資本的後花園。

圖片

還有,查稅相互舉報可能會引發行業性恐慌。

目前對線上商家征稅采取的是中標機制,也就是說,有人先征稅,有人後征稅,被抽中的人心裡肯定會不平衡,抽查後可能會選擇舉報同行;於是,同一個平台之間相互舉報,不同平台之間為了追求公平也會要求全網店鋪普查,統一征稅,這極有可能引發行業性恐慌。

但是問題是:統一征稅實際上是很難做到的。這是因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業,稅負率也是不同的。

比如說,一樣的海鮮,廣州的利潤偏低,內蒙古的利潤偏高。如果兩地都用統一稅負率,就會造成另一種形式的不公平。

而如果對線上商家不征稅,只對線下實體店征稅,也是更大的不公平。

所以,雖然難度很大,對所有線上商家的征稅還是勢在必行。比如說,可以先做一個簡單的分類,然後針對個人賣家、企業賣家、平台企業等進行差異化的、漸進式推進的征稅,防止用力過猛而扼殺小微賣家。

電商直播進入寒冬!

電商征稅如果真正落地,首當其沖的肯定是直播行業:在今後兩三年裏,以直播帶貨為代表的現象級風口將不復存在。

其實,直播帶貨並不是沒有它存在的理由,但現在的問題是,在利益的驅動下,太多的因素湧入直播帶貨這個行業,讓這個行業變得扭曲。

比如說,公然售假問題。燕窩售假風波未平,羊毛衫售假一波又起,一次次傷害廣大粉絲對頂級主播的信任,長此以往,粉絲們遠離直播間是一個大概率的事情。

還有,瘋狂刷單,這是直播行業的一個堪稱偉大的創造。

圖片

「雙11」剛過,很多直播平台的主播都曬出了亮眼的數據。

不過,就有媒體揭露,在一場粉絲量達311萬的直播中,其中的300萬的互動都是通過刷單公司營造出來的虛假繁榮。

而這,只是直播行業刷單的冰山一角。如今,對於觀看人數、互動率、銷售量這些數據,都可以通過技術輕鬆實現。以至於一位服裝銷售商在嘗試了幾次直播,交了幾回不菲的坑位費而對產品銷量和品牌價值沒有實際推動後公開表示:我已對90%的MCN失去了信心,這些MCN已走入病態!

圖片

既然有病,那就得治,而電商征稅,而有可能就是一劑猛藥!

泡沫褪去後,就能看清到底誰在裸泳。隨著電商征稅政策的出台,電商平台所有的交易數據都無所遁形,網店店主偷稅避稅將成為過去,電商直播的虛假繁榮也有望得到根治:無論對商家還是消費者,一個更加理性的交易環境,才是我們最需要的。

閱讀原文

封號、破產、裁員,亞馬遜中國賣家的艱難60天

xxx

中國有一群神奇的電商工作者,人稱「莆田系賣家」,你會的,都是他們玩剩的

xxx

新華社報導很多盲盒被廠商用來清庫存,呼籲別買

xxx

杭州59歲大姐做社區團購幫鄰居買東西,一天營收人民幣五千元,一天賣150隻鴨子

xxx

中國各大二手交易平台默許大量買賣「品牌空瓶」,官方徹查後提交整改方案

xxx

逛拼多多的人首次多過淘寶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