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字節跳動張一鳴撞見員工摸魚談起,中國互聯網員工都是怎麼摸魚的?

2020年12月9日,字節跳動CEO張一鳴撞見員工集體摸魚的截圖瘋傳。

後來還傳出他被嗆的退群截圖,不過都說這是P的。

本文來源:深燃

微信id:shenrancaijing

作者:魏婕 周繼鳳 金玙璠 唐亞華 黎明 李秋涵 蘇琦

大型摸魚現場被老板全程目睹,可以說是打工人的噩夢了。

「好奇,一大早到現在就在群裏聊天的同學/部門是今天工作很空閒嗎,這很常見嗎?」

近日,據多家媒體報導,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在公司內部遊戲交流群中看到,一些員工在上班時間聊熱門遊戲《原神》,這讓他感到不滿。

「雖然公司不禁止上班時間偶爾閒聊,但連續幾天都在遊戲群這麽活躍,我還是非常意外的。」

按照故事的常規走向,被大Boss批判一番的「打工人」們早該作鳥獸散,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繁忙的工作上。

但此次事件中,妙就妙在有員工祭出字節跳動價值觀之一「坦誠清晰」,對張一鳴進行實力回懟。

該員工稱,上班時間閒聊是沒法回避的問題,應該算一下群裏單個員工在群裏閒聊花的時間占上班時間的百分比,以及這些員工的業務是否和遊戲相關,再看是否影響了工作效率。

如果僅僅是因為群人數太多導致刷屏,每個人並沒有在群裏閒聊花太多時間,就沒有必要擔心。

儘管這件互聯網人摸魚趣事以張一鳴的「退群」落下了帷幕,但關於互聯網人摸魚的討論不會停止。

深燃和7位互聯網人聊了聊他們對於摸魚和工作效率、管理方式的看法。

有的人摸魚摸成了表演大師,能瞬間把摸魚演成業務探討,有的人探索出了摸魚的最高境界——拉著領導一起摸魚,有的人深剖自己內心,認為摸魚背後是對公司深深的失望。

而從管理者的角度來看,並不會盯著摸魚這一件事不放,而是首先會考慮員工業績是否達標,如果覺得摸魚影響了工作,才會考慮裁員或調整工作量。

無論是員工還是老板,其實都不否認,摸魚是人性,適當摸魚,無傷大雅。

在頂頭上司旁邊看韓劇

摸魚的關鍵在於假裝認真工作

李紅 | 25歲 遊戲公司營銷專員

對我來說,摸魚是必備的。

摸魚相當於我和工作之間的潤滑劑。

可以說不會摸魚的互聯網人不是好打工者。

每天早上打開電腦的時候,「不想上班」的念頭幾乎占據了我整個大腦,於是我一般幹一些「可以但不是很必要」的事情,從而混過早上。

比如吃吃早飯,打打水,上洗手間(公司洗手間排隊的人超多這樣就有了摸魚的借口)……

就這樣過去了半個小時。

我的頂頭上司其實就在我座位旁邊,但這也不影響我摸魚。

摸魚的關鍵點是要裝出你其實在認真工作的樣子

打開網頁,誰知道你是在查資料還是沖浪。

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同事,經常借著工作的名義去摸魚。

比如,在群裏或者和同事小窗聊天,看似在聊工作實際上我們在八卦;借著找素材的名義打開B站刷一下;趁領導不備小窗視頻網站,一邊看韓劇一邊做一些不費腦子的工作……

不過有時候摸魚和工作之間的界限沒那麽分明。

因為我們是遊戲公司,打遊戲反而成為了正業。

有一回我上班時間拿著switch,大領導看到了有點兒不滿,但實際上我在截圖做素材。

說實話,摸魚門道千千萬,領導其實是很容易識破的。

我們的工作還是結果導向的,用業績說話,所以很多時候領導都是睜只眼閉只眼

但是不能太過分,堂而皇之的摸魚很容易觸碰到老板的雷區。

比如,我一個同事剛入職第一年,因為沒有項目,上班超級閒,然後在上班時間看起了漫畫。

結果被大老板看到了。

大老板記到現在,一提到她就想起「上班看漫畫」這件事。

她的升遷也受到了影響,在工作中也沒什麼存在感。

不過,在我看來,摸魚是肯定會摸的,適當摸魚反而能讓我在壓力和繁忙的工作中,稍微得到放鬆。

摸魚之後再工作,工作效率反而提高了。

並且該幹的活還是會幹好的,畢竟還是要用績效說話。

「工作」和「摸魚」這兩者不衝突,反而是相輔相成。

上班8小時摸魚7.5小時

因為業務能力強老板還能忍

小明 | 29歲 教育機構全托班主任

張一鳴這個事怎麽說,大公司摸魚應該很常見吧。

可能因為這就是我的日常,所以我見怪不怪了。

我的職業是教育機構全托高三生班主任,負責學生的日常管理、答疑解惑。

由於學生的學習有專業教師管,生活有宿管阿姨管,家長有招生老師管,學生的問題不算多,我的工作本來就輕鬆。

再加上一部分工作可以交給新人來幹,一部分可以拖著以後幹,每天就做一點不得不做的工作就行。

可以說我的工作就是摸魚。

打完卡就開始在辦公室裏發呆、嘮嗑、打遊戲,除此之外還會看小說、刷抖音,有時還會聚眾在線上斗地主、打麻將。

每天大腦狀態就是,「好煩呀,又上班了,今天要幹點啥」,每天都在找摸魚的新玩法。

如果按每天8小時為工作時間來計算,我應該每天平均摸魚時長大於7.5小時

幾乎每一次學生來問問題時我還在打遊戲,摸魚摸得我都快忘了上一次工作是什麼時候了。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摸魚工具主要就是手機,只要開好靜音模式和及時鎖屏,就不會被發現。

其實就算發現也沒啥事,領導也不說什麼。

前兩天我們聚眾在線上打麻將,有倆人開了聲音,突然校長就推門進來了,雖然我們第一時間就把螢幕扣過來、鎖屏,他應該聽見打牌的聲音了。

他也沒說啥,就叫我們去接待家長。

只要不是過分不務正業,他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其實他也不知道我每天幹了什麼,而且我是答疑老師裏唯一211畢業的,解題能力強,不然就我這種摸魚態度,早就混不下去了。

摸魚的生活還算快樂吧,每個人的欲望不同,我是純粹的利己主義者,就想愉快的度過餘生

如果非要說本質的原因,其實我就是用摸魚來填補內心的空虛

之前在學校裏,有一個很固定的及格線,我知道我學習的方向、目的是什麼,但工作對於我來說一直沒有很清晰的目標。

我在天津工作,是土生土長的天津人,沒有買房壓力,也沒有養家的重擔,不上班也不會餓死,工作就很虛無縹緲,沒有什麼動力。

用摸魚打發時間,空虛的痛苦能通過遊戲、小說快速填充,讓自己不用長時間處於無聊的狀態,思考意義。

有時候看完一本小說或者通關遊戲之後,什麼也不想幹了,會想想工作這7年收獲了什麼,會發現什麼也沒有。

我知道這份工作不可能讓我這麽一直摸魚下去,所以也在同時考公務員,這對於毫無升遷想法的我來說簡直是絕配。

摸魚無止盡,空虛沒有盡頭,其實考公務員,也就是讓眼前有個目標吧。

上班時間摸魚創作,真香

高原 | 30歲 互聯網公司體育視頻編輯

每年12月-次年2月,都是我們固定的摸魚期。

因為我們組主跟足球賽事,夏天忙到飛起,但冬天的摸魚期也不是沒有工作,只不過每天拿出2-3個小時就能完成,偶爾也會有一些臨時緊急的工作任務,剩下時間大家就各自摸魚。

上班時間是早九到晚六,食堂11點半開,有的同事可能稍微晚點到,在工位坐一個多小時,就下樓吃飯了。

中午休息會,下午一般是工作時間,然後下午5點健身房開門,很多人就去健身,健完身再洗個澡,6點就正常下班了。

在不影響到其他人的情況下,我會看一些比賽的回放集錦或者直播,關注行業動態。

如果我這算是摸魚的話,那其他人就比較誇張了。

上班時間倒頭就睡的,打各種遊戲的,最誇張的是,一個同事開了幾個小號用幾台電腦同時打遊戲。

每天下午,有的同事偶爾下樓抽煙、買水、透氣,一個下午出去一到兩次都是常有的,大家在樓下集體性地吐吐槽、聊聊天,有的直接叫外賣,幾個人坐在一塊認真地喝下午茶。

我喜歡喝茶,時常一到工位先去把茶盤、茶壺都清理一遍,再坐到工位開始沏茶。

還有個同事特別喜歡喝咖啡,每天到了工位,先把咖啡豆放到器皿裏,然後開始搖,搖成粉末,最後沖上一壺咖啡。

剛到這家公司的時候,有閒暇時間,我還是想多關注一些頂級比賽,比如上午會看NBA,但也擔心領導看見,因為我們不需要做NBA報導,有一次領導提醒說「還是要注意點」。

後來發現,一到歇賽期大家都是這個狀態,都見怪不怪了。

因為這份工作掙的錢不是很多,很多人的想法是,工作量跟這份錢還算是成正比

當然,我不算是一個特別愛摸魚的人,因為工作已經很不飽和了,再摸魚有點說不過去, 於是這段時間就成了自己培養興趣愛好的黃金冬季。

反正我是不會讓自己閒下來,對著電腦發呆,或者跟同事純聊天

我喜歡傳統曲藝,最近又迷上了脫口秀,上班開會時會試著寫一些段子,把想法列成提綱,再慢慢往裏填內容。

這份工作現在挺適合我的,因為我晚上客戶應酬比較多,有時候晚上應酬完回去挺累的,如果工作要求準點到、要求上班時間不能摸魚,時間長了會比較疲勞。

而且我平時有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比如做足球解說,時間多是後半夜,那第二天到公司可以瞇一會兒。

我的這些愛好,都需要花一定的時間做功課。

錢多事少離家近,這份工作至少占一樣,我覺得還挺幸福的。

看綜藝被抓個正著

轉而假裝在做產品體驗

鐵木 | 35歲 互聯網從業者

我在國企、外企、私企都待過,我發現,每當宣布自己要摸魚的時候,老板一定會來找我,這就是職場墨菲定律。

在國企,職員需要展現自己的外向和與人溝通的能力。

落到摸魚上,如果你坐在角落裏刷手機摸魚,老板看見了會不高興,同事也會覺得你是個怪咖。

國企正確的摸魚方式,是午休時幾個人聚在一起打牌,哪怕下午稍微晚會兒開工也不要緊,老板甚至會加入

在牌局上,你要展示自己對牌局的計算能力,和影響別人出牌的能力,也就是邏輯能力和煽動能力。

其實這也不完全算是摸魚了,而是另一種形式的能力展示,有時候都會收到老板意想不到的好評

在外企的時候,老板是充分尊重每個人的,只要完成了份內的工作,老板不關心你在做什麼。

只要別大聲喧嘩,別刷黃賭毒網站就行。

在互聯網企業的時候,又是另一種有趣的體驗。

因為互聯網公司崇尚加班,又沒有加班費,大家很容易傾向上班摸魚

而互聯網本身的產品形態,多少都帶些輕娛樂的色彩,很多產品是用來給用戶刷時間的,因此很難說清楚摸魚和體驗產品的邊界在哪裡

我在互聯網公司時,有一件摸魚趣事。

我們大部門是做電視的,我的Team做視頻推薦,我工位後面擺了個70寸的超大電視。

那段時間正好對接騰訊視頻,有天晚飯後,我開始津津有味地看吐槽大會。

隨著李誕在節目上侃侃而談,我也在電視前笑的前仰後合。

突然,電視後面面向我坐著的一位老哥,抬頭看了我一眼,那個眼神非常奇怪,我不太確定意味著什麼。

但我下一秒就自動演起來了,自言自語說:「嗯,能把吐槽大會這個節目推出來,和用戶的歷史行為還是很吻合的,這個推薦模型效果不錯」。

然後我回頭瞟了一眼,發現我們CEO在微服私訪掃樓。

不管她信不信我是在工作,至少她沒有當面批我,也沒問我叫啥。

我覺得摸魚可以算是上班族的天性,但如何合理摸魚,在不同的職場環境裏,評判標準也不同。

不過不論什麼場景下,別人在幹活,你出大動靜摸魚,都是很糟糕的行為。

我的體會是,內向的人獨自摸魚總是不討喜的,但如果把摸魚成果應用在工作中,就不一樣了。

對於外向的人,把各部門同事搞在一起摸魚,抽煙、喝酒、打牌、打球,不但領導不會干涉,這個人早晚要成領導

摸魚的最高境界

是讓領導跟著你一塊摸

邱坤 | 25歲 某創業公司員工

很多人提到摸魚,覺得好像是一個貶義詞,跟偷懶耍滑是掛鉤的,但我覺得對於現在很多年輕人來說,摸魚可以說是一種工作方式。

我在一家創業公司,當時入職挑座位的時候,我專門選了一個角落的工位,左邊是窗戶,後邊是牆,前邊和右邊全部都是工位,其他位置要麽跟其他人挨得太近,要麽靠近走廊和門口,我這個簡直就是摸魚的黃金分割點。

但其實我很少在上班時間內摸魚,一般都是下班後。

因為公司雖然預設下班時間是六點,但其實是八九點。

創業公司加班很嚴重,每天下班了所有人都不走,有些人是工作沒忙完,有些人是假裝加班給老板看,還有人是不敢走,我就是不敢走的那一個。

有幾次我剛下班就走了,後來被部門領導談話,批評我工作不積極,後來每次我都等領導走了我才走,即便是手裏工作忙完了,我也非要磨蹭到八九點才走。

但下班了還待在公司真的很無聊,沒辦法就只能摸魚。

我喜歡打網遊,但公司的電腦配置太低,每次上線都卡成馬賽克,隊友說話都像說rap,所以我只能去附近網吧

為了避免被發現,我每次去網吧都是什麼都不拿,公司電腦也不關,比如停留在某張PPT的頁面,杯子裏倒滿熱水,放一袋打開沒吃完的零食在桌上,甚至有時候還不拿手機,造成我還沒下班,只是去衛生間的假象

這個效果非常好。

每次6點多我就去網吧,打兩個小時遊戲,八點多返回公司拿東西,正好趕上大部隊下班,我還可以跟老板打個招呼,兩頭都不誤。

但這也有個問題,畢竟人不在公司,有時候領導找我有事,一等一個多小時我都不回來,打電話不接,領導也開始懷疑了,所以這個頻率得把握好。

摸魚的最高境界,是讓領導跟著你一塊摸

有一次中午我在公司打王者榮耀被領導發現了,當時其實已經到了上班時間,我縮在角落裏以為大家看不到,但領導突然走到我旁邊,嚇得我手機都掉到了桌上。

那次領導沒說什麼,後來我找到機會就給他安利王者榮耀,還說身邊所有人都在玩,誰不玩誰落伍,就這麽洗腦洗了兩個星期,後來他就開始跟我組隊,我們一塊摸魚……

其實老板也摸魚,他玩在線斗地主,有時候我從他辦公室門口經過,能聽到裏邊傳出來的斗地主背景音樂,玩過遊戲的一聽就懂。

還有兩次在電梯裏,我還看到他拿著手機正在玩斗地主,都不看四周的那種。

上班偶爾摸個魚很正常,是一種休閒放鬆以及同事間交流的方式,尤其是組隊打遊戲,很快大家就熟絡起來了。

與其加班裝樣子,不如在線摸魚。

我摸的不是魚,是對公司的失望

Jacky | 29歲 某海外電商品牌市場

摸魚人的悲哀在於,有大把時間,但不知道摸什麼魚。

說起摸魚,我感覺我們整個組都在摸。

環顧周圍同事的工作狀態,有的拿上手機、筆記本,面做焦慮狀,裝作去參加會議,其實在裡面一呆就是一小時,也不知道在裡面幹什麼。

有的打開做到一半的PPT,裝作在查找資料和數據,實際在看帖,有的甚至在玩新出的《賽博朋克2077》,一個2天可以做完的PPT,已經拖了一周

當然我自己也是摸魚大軍中的一員,我一般打開釘釘聊天窗口或者做了一半的表格放在桌面,看看新款電子產品的發布,看看股票基金,這樣還能夠瞬間切換到工作界面,至少不會出大問題。

或許你不相信,以前我是一個工作效率非常高的人,而且像我是做海外電商品牌的,經常要等大洋彼岸客戶的時間,等大促一來,不睡覺是常有的事,但我從來沒有抱怨過。

不僅如此,我還經常做份外的事,比如主動找朋友調研歐美市場,做數據分析,最後為公司找到了瑜伽褲這個爆款單品。

但今年,一切情況就不一樣了,疫情對我們行業來說本身就是一次大洗牌,加上公司之前積累的舊疾一下子爆發,公司已經奄奄一息,甚至老板本人也一直留在國外,至今未在公司現身。

同事們從一開始突然松懈的小心摸魚,到現在已經是家常便飯

除了公司的變動,同事的動向也一再影響著我。

幾個我之前比較欣賞的同事,先後離開,大家原本私下都公認能力一般的同事,得到了老板的「提拔」,再加上今年我的身體查出來有些問題,對健康的擔憂會不斷讓我分心,至今還呆在公司沒有離職是因為去醫院方便請假。

但這件事一直懸在我心裡,我知道我該行動了,不能再這樣下去。

其實互聯網行業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講究自我精力和時間管理的行業,不是工作時間越久幹的活就越多,互聯網公司更應該考量的是如何激勵提高工作效率。

這一點我覺得在這次「字節員工摸魚被張一鳴抓現行」的事件中也有體現,如果員工真的是抱著摸魚的目的,完全可以避免在有老板的群裏討論。

大家都不是傻子,心裡都有分寸,一般都不會影響工作結果。

摸魚還得先把船開好,與其嚴抓群聊,不如思考如何提高效率。

應對摸魚,永遠不要挑戰人性

班傑明 | 38歲 前酒店業運營總監

張一鳴還是太「嫩」了,摸魚這種事,要是老板把它當個事說,就顯得老板小氣了,也會暴露老板的心思、顯得沒有城府,這種事情,得在暗處下功夫。

而且根據我多年的職場經驗發現,一個領導越自信、段位越高,就越不會看特別細致的東西,他有自己獨特且隱晦的判斷標準或方法論,評估公司的情況。

先說員工為什麼會摸魚,一是他的工作量不飽和,二是因為每個人都有拖延症,如果deadline不是迫在眉睫,很多員工就會先摸一會兒魚,然後推進一點工作,到最後發現時間來不及了就開始加班。

從管理心理學上講,摸魚是人性,因為摸魚的快樂是即時反饋,能夠給人迅速帶來快感,而工作是延遲滿足,工作需要克服很多困難,經過一段時間的艱難探索,才能獲得「獎勵」。

誰都很難禁住即時反饋的誘惑。

針對這一點,管理者可以做的就是幫助員工進行目標拆分,將大的目標拆分成小目標,讓一件工作看起來不那麽「漫長、艱難、看不到頭。」

如果我覺得員工摸魚已經影響了整體的工作進度,我會重新調整工作量,完不成的員工肯定會開始抱怨KPI太變態,自己就會考慮辭職。

如果自己完不成、也不走、還影響團隊進度的,我會把他裁掉。

一來,殺雞儆猴,重新形成一種團隊內的緊張氛圍,二來,如果少了一個人,工作量就會重新分配,剩下的人雖然活幹得多了一些,但是能拿到更多的工資和獎金,還會感覺到資源多了一些。

這就叫順著人性管理。

圖片

而且,如果我是張一鳴,我絕對不會暴露自己,因為那是一個多麽難得、多麽鮮活的能夠真實地觀察員工的地方!

我會繼續隱藏在群裏觀察員工,然後根據觀察,對工作量進行評估,重新制定目標或裁一些績效落後的員工

一個有智慧的管理者一定是順應人性的、結果導向的。

我不贊同那種在廁所安計時器、屏蔽網絡防追劇的「防摸魚辦法」。

因為大部分工作,並不像流水線工人一樣,不動腦子擰螺絲就行,而是需要思考,需要創造力,這些方法就是純粹把人當工具了,那如果這樣的話,現在的技術也很發達了,怎麽不考慮用機器、人工智慧去代替這部分人的工作呢?

如果用太生硬的方法阻止員工摸魚,會讓員工心裡不舒服,帶著抵觸情緒工作,這對工作沒什麼好處

我也做過員工,我知道和同事聊聊天,是會讓心情很愉悅的,雙方甚至會在看似摸魚的交流中碰撞出一些靈感,最後變成很不錯的產品或策劃。

還有一點,老板在考慮員工是否是在摸魚的時候,也應該考慮這個員工的工作性質

比如我以前有個做客戶開發的同事,他每天就嘻嘻哈哈地跟別人聊天,找各種人喝酒,醉醺醺地出現在辦公室,還和漂亮姑娘約會。

這在別人看來可能是摸魚,但其實這就是人家的一種工作方式。

*題圖及文中配圖均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李紅、小明、高原、鐵木、邱坤、Jacky、班傑明為化名。

閱讀原文

阿里和騰訊雙雙跌出了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xxx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xxx

讓騰訊蒸發3800億人民幣的那篇官媒文章已經刪了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戴字節跳動(抖音)的工牌能光宗耀祖嗎?

xxx

中國的B站正在日本走紅,但走紅的路子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