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就賭博,說盲盒是「潮玩」就沒意思了

本文來源:仙人JUMP

微信id:xrtiaotiao

作者:半佛仙人

1

最近有家做盲盒的公司上市了,於是又有一些人跳出來開始講潮玩概念了。

講就算了,主要是方法非常沙雕,除了去年已經被罵過一輪的盲盒裡面那些娃娃是潮玩,有藝術性,有收藏價值,今年又多加了一個話術:「不懂潮玩就是不懂年輕人」。

可拉倒吧。

賭博就是賭博,年輕人沒錢了需要廉價的賭博來滿足內心空虛。

這東西和潮玩有啥關係。

圖片

潮玩有沒有市場可以再說,但盲盒和潮玩是真的沒啥關係。

再多IP聯名,盲盒還是盲盒。

再多動漫人物印在香煙盒子上,香煙也還是香煙。

賣點不是那個皮,是裡面的核心訴求。

就連那個做盲盒做到上市的公司,聯創在對外介紹盲盒特徵的時候也總結了三點。

盲盒本身沒有世界觀,沒有價值觀,藝術性不強。

人家自己做這個生意的,說的都是大實話。

反而是一堆分析師在這裡瞎JB造詞,難怪平時看研報還以為是小說。


盲盒的價值根本不在於裡面的娃娃,賣娃娃那也就是玩具的體量,玩具反斗城都開始關店了,玩具行業挺難的。

這年頭,資本都是很精明的,如果盲盒真的是在賣玩具,資本根本不會陪你玩。

但盲盒賣的是抽盲盒瞬間的快感,或者說,是一種不確定性。

然後再加上鹹魚的二次流轉,一個賭博模型就閉環了。

這些玩具有多容易製造,所謂的稀有款在供應鏈面前有多可29笑,這些都是去年已經講過的了,但為什麼大家還是在抽盲盒,而且還抽出了一個上市公司。

因為對於本質是賭博的一個商業模式而言,這些其實都不重要。

遊戲抽卡也是如此,大家都是合法賭博,沒有本質區別。

開盲盒的時候,裡面的娃娃就是骰子和麻將牌。

摸到一個好牌,投出六六大順,這種快感的來源是因為「我很幸運」,而不是因為牌和骰子本身具有稀缺性。

合法的賭博,人性的生意,永遠是最好賺錢的。

2

閒魚上有大量非常便宜的盲盒娃娃,很多人抽完盲盒以後轉手就掛上了閒魚,而且還經常賣不出去。

還有人為了把花大價錢抽來的娃娃賣出去,只能玩捆綁銷售,把不好賣的款式和好賣的款式一起賣。

如果真的是想要娃娃,到閒魚買肯定是最划算的,因為確實更便宜。

但幹嘛要買娃娃呢,那多沒意思。

娃娃本身也不重要,我買的其實是未知的快感。

這年頭商品沒有想像力,但賭博有。

氪金遊戲的抽卡,在法律上叫「射幸合同」,射幸就是僥幸的意思,我花錢買的並不是某樣商品,而是得到這個商品的機會,商家販賣的其實是「幸運」。

如果這種生意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只要不違法,本身其實沒什麼問題。

實話實說就好,不要玩一些虛的概念。

既當又立才是最惡心的。

氪金遊戲雖然被人罵逼氪,死要錢,但是為什麼大家沒有覺得這個模式本身有原罪?

因為除了抽卡還有其他玩法,不是非抽不可。

而且人家有自知之明,就是說我是抽卡,是運氣遊戲,沒有給抽卡掛一個「潮抽」的名頭,沒有說你抽卡能抽出品位。

如果相對於玩具的成本,盲盒的定價肯定是很浮誇的,但是當你去買「幸運」的時候,其實就是在花錢圖一樂。

定價合不合理,只取決於你願意為了取樂花多少錢。

況且現在盲盒的單價也確實不貴,和抽卡遊戲一比,賭博都在降級了。

3

真正的潮玩,人家都是明碼標價的,你花多少錢,我就給你相匹配的東西。

既然賣的是不確定性,那就是賭博。

很多玩盲盒的人開發出了各種玄學套路,在店裏望聞問切,靠手感,重量,搖晃的聲音來判斷裡面的娃娃是什麼款式,這和所謂的聽聲辨骰子點數沒什麼區別。

你不能說這個技術沒用,但這件事情拿出來說就荒謬。

你可以說我就是圖個樂,我不是賭博,但一元購還可以說自己是消遣呢。

不過一塊錢而已。

為什麼2017年一大批一元購被認定為非法賭博,因為一元購的概率是黑箱,平台收到的錢和給出去的獎品價值完全可以不對等,反正我也不公示,你也不知道我拿到了多少錢。

任何合法銷售的射幸產品,比如商業彩票,總付出和總回報必須是大體相當的,除非你是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把差價拿來做慈善了,不然機構就只能賺服務費。

現在的問題是,盲盒的概率也是黑箱,大品牌還會告訴你,我的稀有款是1/144的概率,有些盲盒品牌直接就說別管多少連抽才能出,反正我有。

遊戲抽卡會積攢幸運度,會有保底,但盲盒沒這個機制,所以我為什麼不去遊戲裡抽卡?

當然準確的說,遊戲抽卡和盲盒哪個更坑人,這其實是個迷。

再重復一下盲盒的三特徵:沒有世界觀、沒有價值觀、藝術性不強。

這不是我說的,這是人家說的。

另外盲盒也不是什麼新東西。

這個東西在日本早就有了,是一個很成熟的商業模式。

實際上做盲盒的公司自己也沒有否認這東西有賭博性質。

賣盲盒也沒啥問題,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總有人錢包太大比較活該。

別碰瓷潮玩就好。

文化現象就沒有靠概率遊戲起家的。

4

現在盲盒還有一種玩法,就是玩成金融和理財。

正常來說,一個東西是先有價值再有交易市場。

但是怎麽把一個沒價值的東西賣出高價?

我可以通過人為製造市場,來賦予這個東西價值。

如果我是資本,我就在市場上高價收稀有款,吸引韭菜來抽盲盒,這個就和當年的網遊回收麻痹戒指差不多。

至於是不是真的有人高價收,或者即使有,但是交易量是不是穩定,是不是今天故意收幾個,明天我就換一個號倒手賣掉,其實都不重要,因為這些交易都是不透明的。

只要花錢讓人幫我宣傳幾個天價成交案例,讓韭菜們形成一個這東西很有價值的共識,就可以了。

韭菜的共識也是共識。

這種玩法的危險之處就在於,所有工業品都是可以簡單復刻的,無論是球鞋還是玩具,所謂的限量和稀有都沒有任何保證,只要有人接盤,我隨時可以自己找個生產線做一萬個出來,而且成本並不高。

鞋圈為什麼被監管點名批評,就是因為當年球鞋的交易直接證券化了,沒有人真的想要鞋,都想等鞋子升值以後賣掉。

大筆的錢沉澱在這些實際上沒有價值,價值全靠共識堆起來的東西上,一旦這個共識崩塌,這些錢就會蒸發。

什麼時候蒸發,就看莊家什麼時候想收割,什麼時候跑路。

證券市場有監管把關,鞋圈和盲盒圈靠什麼監管?

靠良心?

這個年代談資本的良心是想笑死人麽。

聽說現在還有人買盲盒買多了,竟然想自己去做盲盒品牌,這就更搞笑了。

做盲盒品牌的門檻高嗎,確實不高。

同樣是收智商稅,奢侈品是有門檻的,要先花時間建立品牌,然後再去賺取品牌的溢價。

而一個盲盒玩具的上線,基本上就是從設計到生產兩步走,IP需要尋租,品牌還在塑造,形象只在小圈子裏流傳。

有些做盲盒玩具的人乾脆就是遊戲原畫轉行過來的,從平面到3D的建模一弄好,看看效果,就去找代工廠了,整個設計過程可能就是兩三個人在一個小工作室裏搞完的。

到現在眾籌平台上還時不時冒出一個盲盒項目,但是絕大多數盲盒項目都等不到實現就會胎死腹中,即使上線了也賺不到錢。

普通人去做一個盲盒品牌,不會比開一家奶茶店困難多少。

但倒閉起來也一樣簡單。

買幾個盲盒解壓完全理解,但非得自己去搞,那就奇了怪了。

5

為什麼盲盒概念那麽火熱,因為實體產業的價值是可以客觀估算的。

你要是做IP玩具,那就太沒意思了。

你一年能賣多少玩具,市場有多大,產值是多少,這些都可以算出來。

但是一旦開始炒概念,這就不是科學也不是數學了,這是玄學。

因為我是潮玩,因為我是年輕人經濟,所以我可以講故事,可以說這個市場是未來。

就像P2P,明明是非法集資,非說自己是互聯網科技賦能金融。

長租公寓,明明是拆東牆補西牆,非說自己是給年輕人提供一個家。

現在又開始社區買菜了,人家火箭上天,你搞送菜下鄉。

真是有遠見。

資本一炒概念,準有韭菜要遭殃。

真正的大玩家根本沒打算靠賣玩具賺錢,甚至也沒打算靠做合法賭博賺錢,開賭場哪有在資本市場上割韭菜來錢快。

但韭菜也要有韭菜的自我修養,不知道前面有危險,被人坑了,那是壞人的問題。

如果已經和你講了,你還要一頭沖進去,那多少也算死的清楚明白。

當然,如果你還是覺得自己抽盲盒是在跟緊潮流,覺得自己做盲盒品牌是在擁抱年輕人經濟,勸你管好錢包的人都是在攔你發財,那我只能祝你幸運。

希望人人都能有好運氣,尤其是把命運交給盲盒的那些人。

他們會格外需要好運。

畢竟盒子打開之前,誰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