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師徒大戰」開打

本文來源:問芯Voice

微信id:semiconvoice

作者:連于慧

中芯國際 12 月 15 日董事會後公告,前武漢弘芯首席執行官、前台積電營運長蔣尚義加入董事會擔任副董事長,入職日為 12 月 15 日。

不過,在董事會當日,梁孟松竟然對蔣尚義的入職無理由投下棄權票,並且憤怒提出辭呈,火爆的「師徒大戰」因此上演。

圖片

對此中芯國際回應,董事會表決通過關於委任副董事長的議案,雖然梁孟松無理由投棄權票,但董事會認為蔣尚義符合執行董事任職資格,能夠勝任所聘崗位,且提名程序符合法律、法規和本公司章程的規定,因此歡迎蔣尚義加入董事會。

熟悉蔣、梁二人的業界高層指出,梁孟松直接在董事會上對蔣尚義開戰的做法完全不令人意外,這就是他標準的做事風格。

當初他會憤而離開台積電,與今日中芯國際董事會發生的「辭職風暴」有異曲同工之妙。

梁孟松當時在台積電時與曾任台積電技術長孫元成,一直處於既是同儕又是競爭激烈的關係。

2006 年蔣尚義從台積電退休之後,因為台積電研發組織日益龐大,開始在研發團隊導入 「Two in a Box」 的策略,也就是任命兩個研發副總。

另一個原因應該是蔣爸退休後,無論單獨升任誰上來,都沒辦法壓住台積電這一大群各個智力/能力過人且武功高強的研發隊伍,因此才采取兩位研發副總的方式執行。

被升上來的其中一位是台積電現任的研究發展/ 技術發展資深副總羅唯仁,他曾經任職過英特爾。

另一個研發副總的職位,梁孟松一直認為是自己是最適合的人選,但結果卻是與梁有瑜亮情結的孫元成出線,這點種下梁孟松離開台積電的導火線。

回頭來看 15 日發生在中芯國際董事會上的梁孟松「辭職風暴」,是不是感覺仿佛昨日才發生類似的事件而已。

業界高層認為,這次有個很大的不同點是,中芯國際聘請來擔任副董事長的蔣尚義輩份與資歷都比梁孟松高非常多,梁孟松不應該以「既生瑜、何生亮」的心態來看此事。這和當年梁與孫元成的競爭不一樣。

倒是蔣尚義對於梁孟松的技術能力是給予肯定的,認為他做事和帶領團隊的能力都很強;畢竟徒弟行不行,師傅最知道。

圖片

趙梁的瑜亮情結

在這次的「辭職風暴」下,除了這次與蔣尚義的「師徒大戰」搬上台面,業界都知道梁孟松與另一個首席執行官趙海軍沒太多往來。

今年因為 5G 手機商機爆發,相比 4G 手機的電源管理晶片用量多了 3 ~ 5 倍,造成全球電源管理晶片 PMIC 大缺貨,去年很多晶圓廠在做產能規劃時都沒有想到今年會這麽缺。

業界高層對問芯Voice 透露,去年趙海軍曾在董事會中提議要擴建新產能來滿足電源管理晶片 PMIC 客戶的龐大需求,但傳出梁投下反對票。

理由是,這種成熟制程和產品的利潤不好,不如梁自己負責的先進位程技術產品最重要,就這樣把趙海軍的建議擋掉,自然也把今年 PMIC 大缺貨的商機擋在門外。

自從梁孟松加入中芯國際後,公司人員有一波非常大幅度的變動。當時業界很誇張地形容,「梁加入後,中芯的研發團隊人員走了三分之二」。當時跟中芯國際求證此事,公司表示可以請人資部門提出證明這個數字太誇張。

但也有人為梁孟松喊冤指出,他確實汰換了很多研發部門的人,因為他出身一流半導體公司像是台積電、三星等,自然要求標準會非常高,而他加入的目的不就是要幫中芯國際脫胎換骨嗎?

另外,美國對於中芯國際的禁令也是讓梁孟松異動頻傳的原因之一。外界會認為,在美國的阻擋下,未來發展先進位程的步伐是個未知數,梁孟松可能沒有非要留下來的理由。

圖片

梁孟松辭職公開信

梁孟松在 15 日董事會上的辭職內文指出:

「我知道今天在這個會議上我們要做一個非常重要的人事任命決議。

目前,中芯國際正面臨著美國的種種打壓,導致先進工藝的發展受到嚴重威脅。我認為,今天這個人事提案必然會關係到公司的前景。

我自從 2017 年 11 月,被董事會任命為聯合首席執行官,至今已三年餘,在這 1000 多個日子裡,我幾乎從未休假,甚至在 2019 年 6 月份,當我正在經歷著生命中最危險的時刻,都從來沒有放棄、也沒有辜負過諸位對我的囑托。

這段期間,我盡心竭力完成了從 28nm 到 7nm,共五個世代的技術開發。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十年以上的時間才能達成的任務。

而這些成果是由我帶領的 2000 多位工程師,日以繼夜、賣命拼搏得來的。當然,董事長和諸位董事過往的信任與支持也是成功的關鍵要素。

我來中國大陸本來就不是為了謀取高官厚祿,只是單純的想為大陸的高端集成電路盡一份心力。

目前,28nm, 14nm, 12nm,及 n 1 等技術均已進入規模量產,7nm 技術的開發也已經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馬上進入風險量產。

5nm 和 3nm 的最關鍵、也是最艱巨的 8 大項技術也已經有序展開,只待 EUV 光刻機的到來,就可以進入全面開發階段。

目前看來,我的短期目標,似乎已經超預期、圓滿的達成了。

我是在 12 月 9 號,上星期三早上,接獲董事長電話告知:蔣先生即將出任公司副董事長一職。對此,我感到十分錯愕與不解,因為我事前對此事毫無所悉。

我深深的感到已經不再被尊重與不被信任。我覺得,你們應該不再需要我在此繼續為公司的前景打拼奮鬥了。我可以暫時安心的休息片刻。 

在公司董事會和股東會通過蔣先生提名任職之後,我將正式提出辭呈。

但是公司應該對我這三年多的貢獻給予全面公正的評價,而我應有接受和申訴的權利。

我在此很鄭重的告訴大家,我並沒有絲毫意圖想要影響各位接下來對此人事任命的表決,但是我覺得我應該要讓大家知道我內心最真切的感受。

我的這份聲明,希望董事會秘書郭光莉女士可以列入本次臨時董事會的正式會議紀錄。」

梁孟松在信中指出「 2019 年 6 月正在經歷著生命中最危險的時刻,都從來沒有放棄、也沒有辜負過諸位對我的囑托。」

事實上,那段時間梁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出現在公司,兩岸半導體圈對於他的健康狀況傳言非常多,如今他在信中這樣說,等於間接證實了那段時間的風雨傳言。

無論梁孟松如何不滿,蔣尚義加入中芯國際擔任副董事長已經成為事實。

蔣尚義曾於 2016 年 12 月 20 日至 2019 年 6 月 21 日擔任中芯國際的獨立非執行董事。

這次中芯的聘用合約是從2020 年 12 月 15 日起生效,至 2021 年股東周年大會為止,之後只需在股東周年大會上重選,每三年一次輪值退任。

再者,蔣尚義的聘用合約為固定現金酬金 670,000 美元及年度激勵,加上年度激勵將按照公司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薪酬政策且由董事會參考本集團的業績以及其個人的表現厘定後發放。

圖片

蔣尚義日前接受問芯Voice 專訪時表示,自己非常醉心於先進封裝、小晶片等系統整合的技術,加入大陸半導體產業有兩個目的:

第一是追求理想與事業的目標,因此希望外界不要把這件事情政治化,他只希望能安心在技術領域上發展。

第二是協助中芯國際把技術做好,成為世界一流的公司。

專訪蔣尚義

蔣尚義目前人在上海進行 14 天隔離,接受問芯Voice 專訪時也首度透露同意加入中芯國際營運團隊的心路歷程,以下是他與問芯Voice 的獨家專訪。

問芯Voice:離開武漢弘芯後你不是回到美國,決定再度回來加入中芯的關鍵是什麼?

蔣:我只是很單純的工程師,我有權利追求我的理想和事業的目標,尤其是技術上的理想。

我和周董(中芯國際董事長周子學)很熟,我們也談了很久,主要是因為我對於半導體還有很強烈的熱情,我非常熱衷先進封裝技術和小晶片(Chiplet),在中芯國際實現我的理想會比較容易。

問芯Voice:比較容易的意思是指中芯有比較多資源?還是公司有承諾要給你什麼協助?

蔣:比較容易的意思也是與武漢弘芯相比,在中芯國際可以做得比在弘芯多得多,因為中芯的能力也較強,本身已經有先進封裝的基礎了。現在中芯的先進位程技術已經做到 14nm、N 1、N 2,相信在中芯實現我在先進封裝和系統整合的夢想,可以比在弘芯快至少 4 ~ 5 年。

不過,中芯國際並沒有特別承諾要給什麼資源,因為它本身是一個很大的公司,營運不可能馬上轉向。應該說這是我的個人理想,未來還要說服很多人,才能真的實現。

問芯Voice:那如果中芯國際最後不同意投入資源在你鐘愛的先進封裝和小晶片呢?

蔣:可能再回美國吧!(開玩笑語氣)

問芯Voice:當初你加入武漢弘芯時,台灣很多人說你是叛徒,會不會擔心未來壓力更大?

蔣:一定會。我只是一個工程師,很單純非常熱愛技術,卻被罵得很慘。

台灣批評我當初答應不做傷害台積電的事,但現在卻在做傷害台積電的事,這是很不公平的。

當初我講得很清楚,第一,我不挖台積電的人;第二,我不泄漏台積電機密。你不能說我做的工作和台積電有一點競爭關係就叫做傷害,武漢弘芯做的事情根本傷害不了台積電,為什麼要把我講成這樣?

問芯Voice:那你加入中芯,與台積電又更是對標競爭,怎麽應付這些對你不公平的輿論?

蔣:反正很多人都罵我叛徒了,多罵幾次沒差,但真的希望不要這麽政治化,因為我也有追求我的理想和事業的權利吧?

發展先進封裝和系統整合技術是我的夢想,也是我到大陸想做的事,每個人都有實現夢想和期望的權利,在我這個年紀,坦白說機會不多了。

問芯Voice:為什麼對先進封裝和系統整合技術如此情有獨鐘?

蔣:台積電開始做先進封裝是2009年時我提議的。當時我去找張忠謀董事長做這個建議,只花了一小時跟他解釋,他不但馬上批准,且立刻同意給我 400 名工程師,加上一億美元的設備去做先進封裝,我也找來余振華來做。

台積電 2009 年進入先進封裝這條路時,並沒有人看得出這條路,最後台積電走通了,很多人跟進,大家也同意這是後摩爾時代應該走的路。所以,我想趁著我還做得動的時候,多做一點事。

問芯Voice:但後來有傳言你想要往 Chiplet 技術擴大發展,但張董事長不同意?

蔣:我想朝這方面發展的規模當然不只於此,但台積電是非常上軌道的公司,很多事就不再詳細說了。

問芯Voice:外傳你會接受武漢弘芯和中芯國際的邀約,是因為有非常豐厚的待遇條件吸引?

蔣:不是。中芯國際給我的待遇比我以前在台積電的還要差,武漢弘芯給的也沒有比台積電好,這是確定的。

問芯Voice:武漢弘芯的經歷對你而言會是陰影嗎?

蔣:不想多談,真的很不開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