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許多短視頻博主紛紛來到杭州直播帶貨?

本文來源:都市快報

微信id:dskbdskb

作者:萬禺

常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刷短視頻的網友們,想必對任海龍、小秋褲、大狼狗鄭建鵬&言真夫婦等草根博主並不陌生。

這些在各大短視頻平台上有著百萬粉絲的內容創作者,憑借著極具腦洞的視頻創意,或引起大家情感共鳴的樸實內容,收獲了很多粉絲的喜愛。

杭州姑娘小喬平常很喜歡刷短視頻,同時她也是上述這些草根短視頻博主的粉絲。

不過,最近小喬挺納悶,原來她發現,這些原本純做內容的短視頻博主,現在不是正直播帶貨,就是已開始籌備直播帶貨,「短視頻上的個人定位也從原來的大連、廣州等城市,變成了杭州。」

這些本身自帶粉絲流量的短視頻博主,為什麼紛紛跑來杭州直播帶貨?

「後浪代表」來杭州

遭6家直播帶貨機構瘋搶

「來杭州想學直播帶貨,更想做一些有意義有溫暖的事!」上月21日,在抖音上有111.5萬粉絲的短視頻博主任海龍,從大連飛到了杭州。

很長時間不變的平台個人主頁介紹,也在他來到杭州後,換成了上面的這句話。

▲任海龍改了自己的個人主頁介紹

熟悉任海龍的網友們,可能都是通過去年刷屏全網的「希望每天掙300塊錢」的這條短視頻,認識了這位樸實的河南小伙。

憑借著記錄自己工作、生活的短視頻,在網上任海龍被網友們稱為「後浪代表」。

圖片

▲圖片來源:任海龍微博

今年5月份,任海龍在被記者問到是否以後會做直播帶貨時,回答還是否定的。

半年多時間過去,又是什麼原因使原本單純做內容創作的他,改變了想法?

這周三,我和任海龍約在了市區的一家西餐廳,了解到了促使他來杭州做直播帶貨的背後原因。

坐在我面前的任海龍,皮膚白皙,和經常出現在短視頻裏的那個帥小伙形象一樣,眼神中充滿真誠。

「其實一開始,我也並沒有想過往直播帶貨方向上發展。」任海龍說,今年9月他與在臨平做直播帶貨的一家MCN機構老板在微博上互關,巧合的是,這位機構老板的助理還是他的河南老鄉。

「10月份,老鄉和我說,他覺得我來杭州做直播帶貨會很有前途。」在這位專做直播帶貨的老鄉判斷中,任海龍為人很真誠,也有喜歡他的百萬粉絲,而這是很多從零開始的素人主播並不具備的條件和優勢。

考慮到在大連船廠一直做打磨工的工作並沒有發展前途,簡單收拾了行李,任海龍從大連飛到了杭州。

上月24日,在翁梅附近租好了月租700元的單間後,安頓下來的任海龍拍下了他來杭州後的第一條短視頻。

就在發布了這條視頻的當晚,他在後台收到了杭州很多MCN機構的簽約邀請。

對於沒做過直播帶貨的任海龍來說,他直言一開始自己整個人很蒙。

「帶什麼貨、怎麽聯繫商家、怎麽賣貨,這些我都沒有概念。」因此,剛來杭州的前半個月,任海龍每天都要從翁梅的出租房出發,乘地鐵去和向他拋出「橄欖枝」的MCN機構溝通。

任海龍說,一開始他並沒有想到會有這麽多的MCN機構想要和他簽約。

掰著手指,他認真數了數,「余杭的有三家,下沙有一家,濱江有一家,市區也有一家,一共有6家機構想和我簽約。」

對於本身已自帶流量的任海龍,和其有簽約意向的各家MCN機構,對他的帶貨主播打造規劃都不一樣。

「有的機構想把我打造成像辛巴一樣比較霸氣的主播,主要帶酒水、男裝;有的機構覺得我女粉絲占比較多,想讓我直播帶水果、零食;還有的機構覺得我本身是個暖男,適合帶家居類的產品。」

雖然對任海龍帶貨主播的形象規劃不同,不過每家機構對他開出的條件都很誘人。

「具體的我不太方便講,不過和我在大連船廠做打磨工的月工資7000多元來比,肯定高出了很多。」

自帶粉絲流量的主播薪酬

是素人主播的兩三倍

前不久,任海龍在抖音平台上做了來杭州後的第一場直播,沒有涉及賣貨,只是單純地和在線的7000多名網友聊了聊天。

這場直播過後,原先「搶」任海龍的6家MCN機構都加速了自己的「搶奪」步伐。

任海龍給我看了他的抖音後台和微信,對話框裏都是機構工作人員給他的留言:

「你只要做好直播就好,專業的選品、售後這些事我們都會幫你處理的;海龍,我知道你一路走來也很不容易,我也很想幫幫你,讓你別在直播這條路上踩到我原來踩到的坑。」

對於是否要簽約直播機構,任海龍坦言自己還沒有想好。

「不過我還挺感謝這些想和我合作的杭州機構的,來杭州之前,我真的從來沒想到會有這麽多機構想要簽我。」

最低底薪8000元,直播帶貨提成10%-15%,這是杭州MCN機構對已有粉絲流量的主播開出的平均條件。

「沒有原始粉絲的小主播底薪一般是3000多元,無底薪的則按小時計算,價格大概是每小時150元-200元。」

小雷是杭州九堡一家MCN機構的負責人,他向我介紹,從今年5月份開始,自帶粉絲流量的主播遭機構瘋搶,「就算主播粉絲只有1萬多,機構開出的條件比沒有粉絲的素人主播也會高出很多。」

小雷分析,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帶貨主播沒有職業門檻,只要會說話誰都能做,「現在的情況是,如果主播本身沒有原始自帶的流量,可能直播幾個小時才只有幾個人看,更別提賣出去貨了。」

這就導致沒有粉絲的素人主播想簽約規模較大的機構很難,「現在直播帶貨競爭這麽激烈,大的機構寧願多花錢找有粉絲基礎的主播,也不太願意從零開始培養素人主播。」

徐小虎是濱江中赫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直播負責人,他說,和原來主要培養素人帶貨主播不同,現在他更多的時候,會通過刷抖音、快手以及借助各類直播實時排名軟件,來找到自帶流量的目標主播。

「不過說實話,比起去招素人主播,簽約這些有粉絲基礎的主播顯然要難一些,不僅要做到手速快,開出的價碼條件也要有一定競爭力。」

這個月,在杭州喬司擺地攤賣衣服的女攤主「喬司一枝花」在全網爆火,小雷說,最近一段時間,他朋友圈的同行發的定位好多都在喬司,「這種自帶粉絲流量,還有賣貨基礎的網紅真的難得一見。」

比起要花「真金白銀」還不一定能培養出來的素人主播,深耕直播帶貨領域的杭州魚羊傳媒總經理余洋說,簽約有粉絲基礎的主播,MCN機構對其培養周期顯然會更短一些。

有粉絲、有流量

就一定能做好直播帶貨嗎?

和任海龍一樣,打開短視頻博主小秋褲、大狼狗鄭建鵬&言真夫婦的平台首頁,會發現他們也都來杭州直播帶貨了。

「有的可能是自己想過來嘗試,還有的也是像我一樣被機構邀請來杭州。」

任海龍說,自從他決定來杭州直播帶貨後,原來他的一些鐵粉也在評論區表示不理解,「有些粉絲會覺得我是不是變了,火了以後就想通過直播帶貨賺他們的錢。」

圖片

▲短視頻博主小秋褲也來杭州直播帶貨

「我一直覺得直播帶貨本身是沒問題的,疫情期間,很多商家也通過直播帶貨讓生意有了起色。」

對於下個月要開始的第一場直播帶貨,任海龍說,他會盡自己的全力選好貨品,不辜負一直支持他的粉絲們。

和國內其他城市不同,徐小虎認為,杭州天然具有直播帶貨的基因,「這裡有很多專業做直播的機構,濃厚的直播電商氛圍,也吸引很多來自外地的網紅內容創作者和主播來杭州做直播帶貨。」

不過,比起素人主播,徐小虎坦言,也並不是所有有流量的主播都能做好賣貨這件事,「有一位挺有名的男主持的媽媽做直播帶貨,就是看的粉絲多,下單的粉絲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