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牙貴,在中國換一口牙能買一輛特斯拉

本文來源:市界

微信id:ishijie2018

作者:林夏淅

這個世界上難以自拔的除了壞掉的愛情,就是疼痛難忍的牙齒。

比牙疼更疼的,是看完牙醫,付款時的心疼。

曉寧現在最懊惱的,是沒有在那顆牙出現小黑點的時候就及時治療,最終釀成現在的苦果。

醫生說,她是平時食物卡到牙縫裏沒有及時清理,形成蛀牙,慢慢壞到牙神經的深度。

現在,需要自費1千元左右,做根管治療,前後要去三趟。

那半個月,她不管喝冷水還是熱水都會被刺激到,晚上睡覺也會感受到那種「牽動整個頭部神經」的疼。

為了避免碰到那顆牙,她總是有意識地保持右邊的嘴張開。

雖然沒有經歷過生孩子的10級疼痛,但這次她已經預先體驗了一把4-5級的疼痛。

在此之前,她其實已在另一顆牙上花了數千元。

幾小時血流不只的體驗,讓她終生難忘。

和這種「肉疼」相比,治療這顆牙的數千元開支,同樣讓她心疼不已。

所以,相比於什麼車厘子自由、吃飯自由,看牙自由才是更大的自由。

在心臟支架大幅度降價之後,我國何時能把看牙的價格降下來,成了包括曉寧在內的網友們,最熱切的願望之一。

「看牙貴」的背後,到底是誰的問題?

是行業暴利,還是牙科本身是個高成本行業?

我們何時能實現看牙自由?

種一口牙能買一輛特斯拉

小王的姥姥有一口假牙,是幾十年前花180元戴上的,如果現在小王要給自己種上這樣滿滿的一口牙,價格大約是姥姥的1666倍。

目前在國內,一顆牙的根管治療費用大約數千元;種植牙的價格在1.5萬元上下;而正畸(矯正牙齒)的價格區間更大,從金屬托槽、陶瓷托槽到最貴的隱形托槽,價格大多在近萬元到5萬元之間。

以1萬元每顆種植牙的價格估算,一嘴的牙,相當於一輛標準續航版特斯拉Model 3。

市界了解到,在北京,配備有北大口腔醫學部博士的民營牙科診所,全口種植價格高達45萬元,比一輛頂配Model 3還貴。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無疑是天價。

無數個「看牙貴」背後,醞釀著一個巨大的市場,許多巨頭亦早已看上這塊肥肉。

目前市場上的口腔類疾病可大致分四種,包括種植、正畸、兒童和綜合類業務。

其中的綜合業務包括根管治療、齲齒(蛀牙)治療、拔牙等單價較低的業務,但需求量更多,市場總值也更高。

正畸和種植業務雖然滲透率有限,但客單價更高,市場規模可觀。

根據國家統計局和平安證券數據,我國目前牙齒種植和正畸的市場規模分別為347億元和271億元,滲透率分別只有0.15%和0.68%。

整體來看,中國口腔醫療市場2018年達到960億元,近五年的復合年均增長率為14.3%,遠超醫藥製造業的3.1%,是一個潛力十足的行業。

以經營連鎖牙科診所的上市公司通策醫療為例,2011年到2019年,其營業收入從3.16億元增長至18.94億元,歸母凈利潤則從0.49億元增長至3.96億元,分別實現了25%和27%的年復合增長率。

這算得上是一個 「朝陽產業」。

圖片

自2016年以來,種植和正畸業務合計貢獻了通策醫療4-5成左右的收入,兒童業務則保持在兩成左右,有小幅的提高,剩下的就是維持在四成以下的綜合業務。

這樣的業務結構變化背後,近幾年通策醫療的綜合毛利率雖然有所提高,但也始終維持在40%-46%之間。

與眼科行業內的龍頭企業愛爾眼科相比,其實並不算高,2019年還落後了大約3個百分點。

如果放眼全球,在澳大利亞做一次正畸,花費約3000-8000美元,約合人民幣1.9萬-5.3萬元;在美國做一次根管治療,花費在1000-1600美元之間,約合人民幣6500元-1萬元。

有段子說,澳洲人不願意在國內排長隊、花高價看牙,寧願花同樣的錢出國玩一趟,順帶把牙治了。

所以年輕人,頂著一口白白的健康真牙,價值約等於口裏含著一輛特斯拉。

看牙貴,是個世界難題。

相對來說,國內的看牙價格其實也不算太高。

那為什麼還是有這麽多人覺得貴呢?

並沒有想像中暴利

要解決這個疑問,還要從「為什麼貴」這個問題說起。

事實上,在牙科疾病早期如果能夠做好預防並及時就診,比如日常養成良好的潔牙習慣、每年花一兩百元洗牙、出現齲齒(蛀牙)及時花數百元補牙,那麽牙齒方面的開支並不算高。

此時如果能夠及時就醫,那麽包括補牙、拔牙以及牙周病、牙齦炎等產生的治療性費用,其實還有部分可以由醫保報銷。

只是根據不同地區和醫院的標準,報銷比例會有所不同——在保底消費1800元之後,大約能夠達到50%左右。

但國人對於牙齒這個器官的重視程度不足,往往都是等到小洞醞釀成了大洞、口臭醞釀成了牙周炎、智齒炎醞釀成了智齒冠周炎,才下決心去醫院治療。

用雲飛的話說,他在牙齒出現黑點的時候、刷牙喝水感覺有點酸的時候,都沒有太過在意,等到最後一次吃了涼的東西爆發了,才去醫院掛號。

除了根管治療,「病入膏肓」後需要進行包括鑲牙、種植以及非治療目的的正畸(矯正)項目,不僅單價更高,還都被劃入醫療美容修復類別,無法通過醫保報銷,自然也就顯得更貴。

除此之外,國內與牙齒相關的保險產品,遠未發揮應有的作用。

包括泰康保險、平安保險、大地財險在內的多家保險公司,雖然陸續推出了針對牙齒的保險產品。

但現有的齒科保險產品中,許多都還停留在保險公司和齒科診所合作的層面上,重在引流,且消費者在這方面的意識還未形成,相關保險產品的普及程度很低。

相比之下,美國看牙的價格雖然也不便宜,但針對牙科診療費用的保險產品普及程度明顯更高。

一份美國牙醫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全美有90%左右的兒童和66%左右的成年人,擁有部分或完整的牙科保險。

圖片

在美國密西西比州定居的Jay告訴市界,許多老板會為員工購買保險,其中包括牙科保險。

Jay每年向當地保險公司繳納300美元的費用,洗牙和拍片全額報銷,但不包括種植牙。

另外一種每年500美元的保險,可以報銷50%的種植牙費用。

南卡州的Ni告訴市界,她雖然買了每月40美元的牙科保險,但由於涵蓋範圍有限,去美國的第一年還是自費了7000多美元治療蛀牙。

這種保險產品的不同普及情況背後,同樣是民眾對於牙齒健康和美觀的重視程度不同。

除此之外,很多人對於牙科醫生勞動力價值的忽略,也容易造成「看牙貴」的錯覺。

業內人士告訴市界,一個專業的牙科醫生,基本上要經歷10年的學習(本碩博)、3年以上的臨床和合規培訓——合計13年以上的時間,有的甚至長達16-17年,培養成本極高。

相比於眼科治療,從術前檢查到手術過程,越來越依賴於昂貴和專業的設備,牙科的治療過程中,「不可復制」的特性更明顯,更長時間的「人工勞動」,自然成本也就越高。

從通策醫療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和成本明細中可以看到,占收入比重最大的是人力成本,占比達到31%以上,其次是15%-17%的材料成本,再往下就是占比在3%及以下的租賃費用等等。

從規模相對較小的牙科診所情況來看,在北京經營著一家規模600平方米左右的牙科診所已有2年的君先生告訴市界,他們的人力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在1/3以上,場地成本不超過1/3,材料費用可能只占到1/10。

醫生的技術和時間,是很多人容易忽略的一部分成本支出,卻也是最重要的。

在這樣的成本結構下,口腔行業究竟能掙多少錢?

君先生認為,對於正規、專業的私人牙科診所而言,這一行給老板留的利潤不超過20%,超過20%可能就有問題。

但如果是一些不正規的「莆田系」牙科診所,最貴的成本反而在於營銷方面。

他們巧立名目,花大力氣拉來很多消費者,很多老人也因此受騙。

上市公司通策醫療的數據則顯示,除了人力、材料等營業成本外,還要再扣除合計15%-20%左右的管理費用、銷售費用和財務費用,最終的凈利率在15%-30%之間。

這樣的利潤率雖然不錯,但相比於「一本萬利」的概念其實還有差距。

所以,牙科並非大家想像中那麽暴利,但當一個合格的牙醫,也是真掙錢。

未來會降價嗎?

自心臟支架大幅度降價之後,看牙降價成為很多網民的心願。

但口腔、整形、美膚等市場化程度較高的醫療項目,並不在醫保範圍內,因此帶量采購導致大幅降價的情況,也不會出現在口腔科室。

這裡其實又涉及到另一個問題:高單價的牙科項目為什麼不能進醫保?

圖片

目前,我國的醫保支付壓力已經較大:2019年全年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總收入2.33萬億元,總支出1.99萬億元,年末累積結存2.69萬億元。

知乎上一個來自深圳的牙科醫生表示:中國目前是世界上缺牙最多的國家,缺牙顆數是以億顆來計算的,一旦種植牙納入醫保,種植人數將大量增加。

如此,以目前一顆種植牙1.5萬元的價格計算,即使醫保報銷比例為50%,2億顆牙就將消耗1.5萬億元的醫保基金,這對目前不到3萬億元的結存金額來說,無疑是極大的壓力,因此各級政府目前基本不可能將種植牙納入醫保。

烤瓷牙、牙齒矯正等是同樣的道理。

某公立醫院副院長陳塵也認同這種觀點。

他還表示:即便納入了醫保,也有可能引發「不適當醫療」的新問題。

排在牙齒前面要進醫保的,是正在推進納入醫保的抗癌類藥物、高血壓類藥物及糖尿病類藥物等等。

醫保報銷短時間內無法指望,保險產品的推廣尚需時日,看牙能靠著市場的調節慢慢降價嗎?

陳塵告訴市界,目前客單價較高且治療周期較短的種植牙專業,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牙科學生,他們在研究生階段會選擇「種植牙」這個細分領域,繼續深造。

因此,未來種植牙項目可能由於專業和非專業醫生數量的增長,以及種植材料的多元化,存在一定降價空間。

圖片

▲種植牙X光檢查

如果將時間線拉長到10年來看,陳塵所在的公立醫院牙科科室,單顆種植牙價格已實現小幅下降。

降價更明顯的是民營牙科診所。

一些民營牙科診所通過改用二線品牌的種植材料和牙冠材料,把價格降到4000-5000元。

公立醫院為了在市場化競爭中增加競爭力,也開始通過使用更具備性價比的二線種植材料來降低價格。

通常來說,正規醫院的種植牙產品,因價位不同會在術後恢復速度及使用壽命等方面有所不同,但更重要的還是醫生的技術水平,業內有著「寧願選便宜的牙,也要找專業的醫生」的說法。

種植牙在「降價」,但根管治療卻在漲價。

陳塵所在醫院的牙科,這幾年根管治療的價格已經從幾百元,漲到上千元。

作為牙科的細分專業之一,牙醫為患者進行根管治療花費的時間並不比正畸、種植要少,但單價遠遠低於後者,因此牙髓專業的學生也越來越少。

其次,過去很多患者對於花上千元治療牙疼這件事,沒辦法理解,寧願花小錢拔掉牙齒。

但現在醫療界對於能夠保全牙齒的這種根管治療,已經在給予越來越高的評價,未來的需求也會逐漸增加。

一來二去,在供需的調節下,根管治療逐漸漲價。

總結來看,看牙貴背後,包含了相關意識不足、醫保制度限制和保險產品不夠完善等多方面原因。

當然,如果能夠每天早晚都至少花上3分鐘時間,以標準的「巴氏刷牙法」,認真對待自己的牙齒,那麽不管是漲價的根管治療,還是降價的種植牙,可能都與你無關。

但在大多數人固有的印象中,牙齒的地位與身體的其他器官相比相去甚遠,這種意識實在謬以千裏。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曉寧、小王、君先生、陳塵、雲飛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