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農村搭綠皮火車進城賣水果的「大筐隊」,幾乎是他們家庭唯一的收入來源

本文來源:拍者

微信id:ipaizhe

作者: 鄭新洽

秋末冬初,河北承德山區新杖子鎮早晨的溫度已達到零下。

果農孫秀榮像往常一樣早早起床,迎著朝陽下窖「取貨」,準備帶到承德市區售賣。

窖子裏存著各式水果,其中蘋果還有五千多斤,足夠她賣到春天。

▲ 11月11日,河北承德新杖子鎮葦子峪村,果農孫秀榮家的窖子裏的蘋果。

孫秀榮家所在的新杖子鎮因盛產蘋果、酸梨、紅薯等瓜果而聞名,被稱為「花果山」。

早年前,由於山區交通不便,鐵路是當地果農們向外運輸農產品的唯一通道。

1987年,承德市區至興隆縣的6433/6434次綠皮火車開行,途經新杖子在內的多處農產區。

果農們上午挑著籮筐乘坐6433次列車到承德市區售賣,下午再坐6434次列車回家,形成了當地有名的「大筐隊」。

進城賣山貨,幾乎是「大筐隊」家庭唯一的收入來源。

▲ 11月11日上午,孫秀榮帶著裝滿水果的籮筐前往新杖子站坐火車。

新杖子站是一個靠山的露天車站。

站台前,三十多名像孫秀榮一樣帶著大筐的果農們早早在此等候列車。

▲ 11月11日上午,新杖子站,等待乘車的「大筐隊」。

「大筐隊」的成員中老年婦女居多,大家互相拉著家常。

一旁,應季瓜果整齊碼放在長圓形的籮筐中,框中還有水壺、桿秤、微信二維碼卡片等。

上午9時,6433次綠皮車緩緩駛入新杖子站,「大筐隊」帶著裝滿水果的籮筐依次上車。

不用乘務員提醒,他們自覺地把籮筐放在座位同側,留出一個通道,這是多年乘車養成的習慣。

▲ 11月11日上午,新杖子站,「大筐隊」依次有序登上6433次列車。

▲ 11月11日,6433次列車上的果農。

▲ 11月10日,在6433次列車車廂裏穿梭的果農。

▲ 11月10日上午,6433次列車過道裏整齊碼放著裝滿各種水果的籮筐。

近年來,隨著公路的延伸,乘坐汽車外出銷售的人員有所增加,但因為綠皮車具備站站停車、票價低、承載能力大等優點,目前仍是「大筐隊」出行的首選。

「要是坐汽車從新杖子到承德,一天往返要30元,一筐蘋果就白挑了。但坐火車一次只要2塊錢,一天來回才4塊錢,而且時間還很合適。」孫秀榮說道。

▲ 11月10日上午,乘坐6433次列車前往承德市區售賣自家瓜果的「大筐隊」。

孫秀榮和這趟車緣分不淺。她當初結婚嫁到葦子峪村就是坐的這趟車,當時的票價還是2毛。

孩子斷奶後,丈夫在地裏幹活,她就開始坐這趟車去承德市區賣水果。

從一個小箱子換成草筐,再到現在的籮筐,算下來已有三十多年了。

坐著這趟車,她把孩子養大了,如今孫子都有了,對於她這樣的果農來說,生活離不開這趟火車。

▲ 11月10日,河北承德,抵達承德火車站的果農們推著裝有籮筐的小車出站。

10點整,列車抵達承德火車站,孫秀榮把大筐運到出站口,利落地將折疊手推車打開。

她把裝滿水果的大筐擺好,奔向自己熟悉的街道與小區。

▲ 11月10日,河北承德,孫秀榮與往常一樣,推著裝有籮筐的小車前往熟悉的街道,時不時會遇到打招呼購買水果的顧客。

晌午過後,孫秀榮的幾十斤蘋果和紅薯幹就售賣一空,她抽空還去車站附近的書店給小孫子買了兩本書。

▲ 11月10日,河北承德,部分果農選擇在承德火車站前售賣水果。

夕陽西下,忙碌了一天的「大筐隊」準備乘坐下午5點45分承德至興隆縣站的6434次列車回家。

▲ 11月10日傍晚,河北承德火車站,「大筐隊」在站內等候,準備乘坐6434次列車回家。

▲ 11月10日傍晚,河北承德火車站,「大筐隊」登上6434次列車回家。

此時,籮筐變得空空的,錢包裏卻「裝滿」了一天的收獲。

果農們或睡覺、或打牌、或聽收音機,享受一天難得的悠閒時光。

▲ 11月10日傍晚,6434次列車上,「大筐隊」帶到市區的瓜果銷售一空,籮筐裏只剩些塑料袋。

▲ 11月10日傍晚,乘坐6434次列車回家的果農們在火車上打牌。

▲ 11月10日傍晚,勞累了一天的果農們在列車上打起了盹。

時光如車輪滾滾而過,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行至今的這趟綠皮慢火車,陪伴沿線的老鄉們從青絲一直到白發,也見證著沿途百姓的生活變化。

▲ 11月10日,河北承德,6433次列車沿途經過的村莊,每年都有新景象。

閱讀原文